超级U盘 第一千五百九十章 砍掉长尾变尾根

小说:超级U盘 作者:纸火花 更新时间:2019-02-04 21:24:01 源网站:笔下文学
  白了某人一眼,汤佳怡换了个话题,“不说这个了,蜂视那边‘禁片合集’搞的怎么样了?”

  “哪有什么禁片?”马竞摇头笑笑,“只是别人看不上的沧海遗珠罢了。”

  禁片自然是有的,电影拿不到龙标不能在内地公映,自然属于被禁之列。可笑的是,很多人将这个概念挪到电视剧上,将某部剧未能播出的原因归咎于被禁,直接给有关部门头上扣了个大黑锅。

  实际上,电视剧只要走正规流程拍摄、报审,自然会拿到相关发行许可。之所以长期不见播出,其实是卡在了播出平台那里,要么是卖相不好,电视台不愿意开高价、给档期,要么是内容和演员存在争议,无法通过上星备案也就是拿不到传说中的“上星证”。

  上星意味着更大的播出范围、更丰厚的收益,是以遇到第二种情况的制作方和播出方通常会积极自救,通过换人补拍、剪掉胸部、修改剧情等方式规避麻烦。

  可要是电视台爱答不理,制作方就很可能坐蜡抓瞎。全国每年制作几百部电视剧,电视台长期处于买方市场,一线大台选择众多不想买、二线卫视乃至地面频道压低价,剧集惨遭搁置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原本,视频网站有机会成为传统电视台的补充,让电视台不要的沧海遗珠可以呈现在观众眼前,就像当初的‘士兵突击’那样。”

  因为没有女主角和爱情线、更没有大腕明星出镜,《士兵突击》这部剧一度遭遇卖片难,最终只能在唐都电视台这个地面频道上首播,限于播出范围未能引发大的反响。直到影片因为剧情和人物塑造在网络上走红,这才重新引起电视台的关注,成为大量重播的知名电视剧。

  马竞颇为遗憾地说道:“只是可惜,那帮视频网站折腾来折腾去,最终全都走上了Hulu的邪路,抛弃对长尾效应的看好,转而跑去追逐大体量、低风险的所谓头部剧,事实上变成了不带tv的电视台,那些冷门剧更加没人要了。”

  Hulu是2007年成立的视频网站,因为出资人是知名电视网NBC和Fox,Hulu从一开始走得就是传统媒体网络化的路线,依靠重金购买的大量电视剧和电影吸引观众,然后通过广告和月费会员来获取营收。

  看到Hulu推出后很快获得千万量级的用户,付费会员数也颇为可观,国内这帮纠结于怎么吸引用户注册、怎么吸引用户付费的视频网站顿时如蒙大赦,纷纷开始Hulu化改造,各种砸钱买热门剧,各种VIP独播、黄金VIP抢先看吸引用户充值会员。

  然而,作为始作俑者,Hulu尽管业绩显著,却始终未能在盈利上取得突破,国内这帮模仿者的日子同样不是很好过。为了继续采购热门影视剧以及电视节目的播放权,Hulu的年度亏损已经上升到10亿美元甚至更多、

  所幸Hulu本由康卡斯特(控股NBC)、迪士尼以及二十一世纪福克斯(Fox电视网和二十世纪福克斯电影公司的母公司)等传媒巨头控制,去年迪斯尼收购福克斯后更是实现了绝对控股,背靠大树好乘凉,短期不用担心没钱买版权然后轰然倒闭。

  国内效仿者的境况也是类似,虽然他们的年度亏损数额也在不断上涨,加起来已是超过百亿元,正在向着200亿元积极迈进,但为了背后所谓互联网巨头的泛娱乐战略,即便亏损也还支撑着没有放弃。

  有意思的是,在三家换着花样比拼亏损的同时,选择另外一条道路的蜜蜂视频同样没有赚到钱。因为从不搀和所谓头部剧,上线影视节目不是自制就是低价采购,蜜蜂视频的版权采购成本向来处于头部视频网站的底部,奈何营收和活跃用户同样垫底,是以同样处在亏损状态,只是没别人亏得那么多罢了。

  汤佳怡曾经多次和马竞争执过这个问题,这次看到后者推动蜜蜂视频搞什么“遗珠计划”,她再次按耐不住旧事重提,希望叫停那些过于理想化的做法。

  轻轻摇着头,她看着对方说道:“Hulu模式、头部剧策略其实没啥大问题。主流视频网站都有应用P2P插件,短时间密集观看可以有效降低流量成本,倒是蜂视那样搞什么冷门长尾,流量成本积少成多反而更高。”

  “同样是长尾产品分发,亚马逊和阿里可以成功,YouTube到现在还在亏损,原因就在这里面!还有短视频和直播也是,要是平台上全都是一万粉以下的主播和拍客,那些平台肯定早都倒闭消失了!”

  所谓长尾效应(英文:Long Tail Effect),指的是个性化的,零散的小量需求看似不起眼,然而一旦将它们聚集起来,同样能够形成一个堪比流行市场,甚至远甚的大市场。

  只可惜,想要实现长尾效应却也不太容易。个性化的尾部需求固然有着可观的总量,但是开发难度也是非常巨大的。

  众所周知,当商品可以规模化生产、大排量销售,附加其上的设计制造、仓储物流成本反倒可以不断摊薄,越是流行越是赚大钱。然而“长尾”需求由众多差异化、个性化需求聚集而来,却是天然就不具备大量生产销售以摊薄成本的能力。

  放在以往,经营者只能尝试通过转嫁成本,让消费者为他们的个性化需求买单。然后就有了高级定制服装、限量手工机械表,以及深受文艺青年追捧的各种“家族传承手作物”。由于需求和产能都很有限,这类产品只能长期保持在“小而美”状态。

  直到互联网时代到来,亚马逊因为将书库搬上网络而有效拉低了冷门书籍的仓储展示成本,这才通过开发长尾“贫矿”发家致富,进而使得长尾效应受到广泛关注,成为一代互联网人深为信服的终极梦想。

  然而事实却打了很多人的脸,网络固然可以降低诸多成本,可若是产品本身还有其他成本,网络带来的降本效果就可能大打折扣。正如汤佳怡所言,长尾效应的弱点在视频领域表现最为明显,头部内容热度聚集,可以有效摊薄购片、宣传和分发成本,小众长尾内容没有宣传播放稀少,虽然采购成本和流量成本相对微小,加起来同样颇为可观。

  “流量问题确实有些麻烦,”马竞也是忍不住轻叹口气:“当初杰德·迈克卡勒伯发明电驴协议、布拉姆·科恩发明BitTorrent协议,想的都是绕开中心服务器,让所有人参与进来共同分享文件和信息,结果发展到现在,P2P反倒成为巨头削减成本的工具,想想也是挺讽刺的。”

  “还不是你们这帮程序员不给力?”汤佳怡丢给他一对好看的白眼,“克卡勒伯跑去玩区块链,又是发币致富又是搞交易所混得风生水起,然后科恩也有样学样搞了个新的虚拟货币出来。曾经受人敬仰的天才程序员都这样,那些天天996还不敢辞职,唯恐社保房贷断供的普通程序员就更不用说了!”

  讪讪地摸了摸鼻子,马竞觉得还是应该替程序员这个群体辩解一下,“人的注意力和时间终究是有限的,用户时间越来越碎片化,互联网内容反倒出现中心化聚集、傻瓜化获取的趋向,这是大势所趋,无可避免的。”

  想了想,他举了个两人都很熟悉的例子:“以前的PC游戏玩家为了玩盗版,可以忍受挂机下载好几天、可以满世界搜集各种补丁,对于语言和bug的容忍度也非常高,甚至有人为此自制补丁、自学外语。换成现在情况就不一样了,下载太慢秒删任务、bug太多卸载不解释、语言不支持果断差评,付款下载越来越方便,大家反而变得急躁了。”

  “还有音乐也是这样,以前的音乐爱好者会不厌其烦地删除替换MP3里面的歌曲,为了找歌、找歌词、配封面花费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也不会觉得自己吃亏,换成现在的歌迷,看到歌单里的热门歌曲变灰,立马卸载换播放软件不解释。”

  “既然知道这些,”汤佳怡转头看他,“为什么还让蜂视继续走长尾路线?”

  马竞叹气摇头,“严格说来,我们其实早就背叛了长尾效应的理念,现在的运营策略只能说是尾根模式。”

  虽然只是头次听说,汤佳怡还是秒懂了这个词的含义,当下笑着说道:“舍弃最小众、最生僻,最不容易开发变现的那部分尾巴尖儿需求,争取还算众多的‘尾根用户’?听起来怎么像是‘圈层营销’?”

  “嗯,”马竞颔首确认,“本质都是寻找数量相对较多、付费意愿相对强烈的那部分消费者。”

  汤佳怡闻言不由摇头,“嘿!圈层营销、深耕垂直细分市场,喊的人多,成功的人却是少之又少。”

  “确实,既然是小众窄垂的细分需求,就没法借助走量摊薄成本,天然需要转嫁更多成本到消费者头上。消费者一方面不想让心头好出村变得大众化,另一方面又存在价格承受极限,运营方操作不好很容易里外不是人,最终变得相看两厌。”

  “说来说去,”汤佳怡重提先前结论,“最后还不是Hulu、Netflix那样的头部模式风险更低、操作性更强?”

  Netflix同样依靠热门影视剧吸引人气、收入来源也是收费会员,不过它更喜欢自制节目并掌握版权,曾经推出《纸牌屋》、《黑镜》等多部大制作精品美剧。

  “现在来说确实是这样,”马竞无奈摊手,“虽然会员收入依旧无法覆盖版权和流量成本,但是随着主流用户付费意愿逐渐增强,或者说主流网民越来越懒得折腾盗版,他们总能看到盈利那一天。至于具体是哪天,这就不好说了。”

  肯定了竞争对手的运营模式,他接着话锋一转,马上说道:“不过我们的尾根模式也不是全无机会。长尾效应在视频方面失效,关键在于成本还是不够低廉。等到人工智能兴趣推荐系统、P2P CDN发展成熟,机会还是有的。”

  “问题是别人同样可以使用AI智能推荐还有P2P CDN,甚至因为只需处理少量头部热门内容,还能做到更低的成本、更好的效果,你们照样竞争不过!”

  “亲!”马竞忽然伸手揽住对方,“加入红海竞争的因素,回头再看谁赚谁吃亏?”

  不等对方真去添加因素,他就施施然说了起来:“毫无疑问,头部市场从来都最受重视,也是竞争最激烈的战场。如果有人可以熬死对手,事实上达成对头部市场的垄断,他确实可以享受到低成本的所有优势。然而现实却不允许这种文化巨头出现,其在成本和收益方面的优势会被充分竞争分薄,这就给了我们这些做尾巴的机会。”

  “只是看起来有机会而已,”汤佳怡撇了撇嘴,把话题拉回到一开始的“遗珠计划”上面,“不说别的,你的采购成本该怎么做?主流视频网站不爱买二三线冷门剧,还不是因为价钱谈不拢?”

  十年前,电视剧主要依靠电视台这一传统渠道获取收益,片方对盗版横行的视频网站无能为力,但凡有视频网站上门求购网络播放权,即便开价不高制片方也可能同意,反正给钱播放总比一声不吭直接盗版要好。

  等到正版化运动逐渐深入,视频网站成为比肩电视台的播出渠道,制片方的心态随之发生变化,影视剧网播权的开价越来越高。他们想要卖高价回本甚至赚钱,视频网站却嫌弃片子冷、价格高,不原意出钱购买。再加上正版DVD市场萎缩的厉害,最终竟是全都拖成了线上线下都看不到踪影的“稀缺禁片”。

  “采购成本的问题,其实很好解决,”马竞笑着摆了摆手,“对于这种偏向冷门、创新、个性化的剧集,最适合的处理做法就是收益分成、风险共担。这次参与合作的电视剧全部签的是低保底、高分成协议,我们通过‘遗珠计划’进行整体宣传推广,最终能不能成就看各自的造化了。”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超级U盘,超级U盘最新章节,超级U盘 笔下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