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U盘 第一千五百六十九章 家族办公室

小说:超级U盘 作者:纸火花 更新时间:2019-01-16 00:03:24 源网站:棉花糖
   “FO?”汤佳怡挑了挑眉,“现在舍得放手了?”

  当了这么久的董事长夫人,她当然不会不知道那个FO是什么。

  家族办公室译自Family Office(简称FO),是负责家族资产管理的专门机构。

  如果只是想要优化投资组合、实现资产保值增值,商业银行提供的私人银行服务就能满足需求。不过银行经理终究属于银行雇员,为了获得更加忠诚、长期、保密且全面的服务,超级富豪们还是倾向于自行招聘专业人才成立家族办公室。

  一百多年前的约翰·皮尔庞特·摩根、约翰·戴维森·洛克菲勒,新世纪借IT产业崛起的迈克尔·戴尔、比尔·盖茨,这些知名富豪都是FO的忠实用户。

  新世纪以来先是互联网泡沫破裂,接着又是次贷危机以及欧债危机,传统投资理财方式的局限性暴露无遗,进而导致更多家族办公室出现在世界上。

  当然,家族办公室也有着它的缺点,那就是成本高昂。

  除了资产管理、会计避税、风险管理、法律服务等基本功能,现代家族办公室还肩负管家服务、物业安保、艺术品收藏、慈善与形象管理,乃至家族成员管理以及遗产管理等等功能,堪称现代家族的治理中枢。

  显而易见,实现这些功能需要各种专业人士,这些人才本就属于高收入阶层,为了让他们长期服务还要高薪养廉,种种因素导致FO人力成本巨大,通常只有亿万富翁才能负担得起。

  为了缩减成本,市场上出现服务复数客户的多家族办公室(Multi-FamilyOffice,简称MFO),通过均摊费用将客户门槛拉低到2500万美元。相应的,原先那种只服务单一家族的则被称为单家族办公室(Single Family Office,简称SFO)。

  虽然家庭财富早就越过门槛,有能力也有需求成立SFO,但是马竞却从未这么做过。别说成立SFO,他连私人银行业务都懒得去碰,自始至终都坚持亲自负责投资事务,只在碰到资格门槛时才会想到专业人士。

  汤佳怡只当是自家老公泛滥的控制欲作祟,却不知道马竞也是有苦难言。

  别人不清楚,他却知道自己能够发家致富,大半功劳都在当年那只被他偶然踩爆的神秘U盘身上。开挂发展固然快捷省事,却也让他错过了结识人脉、培养班底的机会,为了安全放心只能自己撸袖子上。

  还好,E7U这个外挂赋予马竞更快的学习填鸭速度、更隐蔽的消息渠道,以及简单粗暴的握手读心能力,虽然初期因为缺乏经验吃过亏,后面却是越发得心应手事半功倍。既然自己能够做好,马竞也就懒得去想成立SFO的问题。

  一来二去,这件事就被拖到了现在,若非胡润和《福布斯》杂志先后送来全国首富头衔,可能还要继续拖下去。

  “首富帽子都丢过来了,不放手不行啊!”马竞郁闷叹道。

  瞥了眼大屏幕上的实时地图,他转头对妻子摊手说道:“这次还可以推说股市下行导致侥幸进位,可要是明年继续上榜,又该如何跟媒体和公众解释?”

  “咱们遵纪守法不偷不抢不骗,哪里需要跟别人解释?现在已经不是‘杀猪榜’那阵子了!”

  因为上榜富豪频繁出事,早年的“胡润富豪榜”被人冠以“杀猪榜”的戏称。而之所以频繁出现“杀猪”诅咒,却是和早期上榜富豪的身份脱不开关系。这些人多是改开后崛起的第一代富豪,当初打拼事业为了达成目标经常不择手段,等到富豪榜把他们拖到公众视线之下,自然要为当年的偷漏税款、无证经营、低价签约付出代价。

  进入新世纪以后,随着老牌富豪被家底更加清白的科技富豪和新生代房产商取代,富豪榜的诅咒早已淡化,富豪恐惧上榜不惜掏钱求下榜的现象也是不复出现。汤佳怡在榜单上呆了好几年,心里早就适应过来,并不觉得名次再进几位有什么特殊的。

  “话不能这么说,”马竞摇摇头,“胡润百富榜上有1900人,然而对媒体和公众来说,第五名和最后一名其实没有太大区别。他们只会关注前三甲,尤其是那些有过首富头衔的家伙。”

  “榜单更新到现在已经一个月了,成为首富夫人的烦恼你应该已经体会到了吧?”

  汤佳怡顿时默然,接着狠狠瞪了马竞一眼。

  听闻她成为货真价实的女首富,老家那边的亲戚同学再次活跃起来,各种卖惨求帮助不说,要钱的口气也是强硬了不少。熟人如此,陌生人也是不遑多让,每次登录围脖都会看到一对催捐逼捐的留言,其中不乏听过没听过的慈善团体。

  比起这些还能设法屏蔽的烦恼,蜂拥而来的邀请函更让她感到困扰,马竞这家伙还能借口加班出差避而不见,她自己却是躲无可躲,这一个月里没少被拉去出席各种公益晚会、行业会议之类的活动。

  想到这些恼人事情,她的语气顿时软化下来,只是质疑道:“成立FO就能解决这些问题?”

  “那是自然,”马竞欣然点头,“FO只对雇主负责,无需公开投资清单,只要确保分散投资避开那帮财经记者的视线,就能把资产藏起来。正好咱们现在有驰援A股还有回购子公司股份两项任务要消耗资金,抛售业务资产缩水也是理所应当的事。”

  正如马竞所言,除了打理投资、分散风险,FO事实上还有隐藏财富这项能力。FO将雇主资产分散到其他行业、其他地区乃至外国,再用复杂精妙的间接控制体系将它们串联起来,即便掌握第一手资料的银行和税务部门也只能管中窥豹了解部分细节,只能看到公开信息的财经媒体和普通人更加无法掌握全局信息。

  实际上,FO的高成本、高门槛也和这种隐蔽分散的投资方式有很大关系,涉足行业与地区越多,需要了解和掌握的信息也越多,负责人员的能力要求水涨船高,薪资和忠诚奖励的投入也只能不断增加。

  “关于佳境的改组,我的计划是留干削枝,只保留农业食品以及交通设备这两条业务线,其他则全部剥离出去。至于是彻底卖掉还是换手控制,还要等人员到齐看了今年的报表再做决定。”

  听见马竞的计划,汤佳怡却是连声发问:“只保留佳食还有小马,我那边的服装还有化妆品怎么办?你那支大学生球队怎么弄?也要一并剥离出去么?还有,你找到FO的负责人了?”

  这么多天过去了,联赛去商业化的传言终于得到落实,大部分中超、中甲球队都需要拿掉冠名的企业名称,其中同样包括蜜蜂队。

  有鉴于此,马竞和其他董事商量后决定安排蜜蜂退出,将俱乐部股份移交给同为股东却存在感稀薄的鹭岛佳农。后者是佳境控股100控股的孙公司,马竞想怎么折腾都无人可以置喙。

  “球队当然继续移交,以后佳境摆在明面上的业务就只剩食品、汽车、无人机、电动船这些,然后则是球队还有佳境慈善基金会。你那些做着玩的公司,留不留我不管,全看你心情。”

  “至于FO的管理人,”马竞再次摊手,“短时间内想要找到一个负责千亿资产的职业经理人显然不太现实,现在只能是广撒网多观察慢慢培养。即便是迈克尔·拉尔森,也是一步步成长起来的,咱们也要给人才时间。”

  迈克尔·拉尔森(Michael Larson)是比尔·盖茨的私人投资顾问,为他管理名为瀑布投资(Cascade Investment,音译为卡斯凯德投资公司)的家族办公室。

  作为一个外国经理人,拉尔森本来不甚有名,直到去年微软公司市值重回6000亿,使得一度只以慈善家面目示人的盖茨重回公众视线,连带他也受到中文互联网用户的关注。

  有些好笑的是,让他走红的竟是一则嘲讽他业务能力的段子。

  众所周知,作为微软公司创始人,比尔盖茨曾经大量持有微软股票,最多时高达45%,然而等到微软市值达到6500亿美元,盖茨的持股比例却只剩下3%。然后经过一通小学二年级水平的计算,有位段子手同学惊讶地发现,要是盖茨不减持股票他的身家将高达2925亿美元。

  再查一下比尔盖茨在全球富豪榜上的实际身家,段子手同学运用小学一年级加减法得出第二个惊人结论:因为聘请迈克尔·拉尔森担任投资顾问,盖茨同学足足少赚了2000亿美元,迈克尔·拉尔森简直是披着投资专家外皮的超级骗子!超级坑货!

  显然,这个算法是极其不严谨的,段子手同学忽视了微软有融资接受外部投资的需求,比尔盖茨本身也有套现从事慈善事业的需求,罔顾这些事实只说45%股份的价值,只会被人当成胡搅蛮缠。

  确切说,那位段子手同学确实发现了问题,但他得出的结论却是错的。比尔盖茨的实际身家和理论身家之间出现插值,罪魁祸首确实是他抛售了太多微软股份,然而这些确实盖茨心甘情愿的结果。

  按照沃沦·巴菲特的黄金搭档、知名投资人查理·芒格(Charlie Thomas Munger)的观点,高度分散的投资其实很不明智,在理性分析的前提下用90%资产投资单一股票才是发财捷径。

  唯一的问题是,如何确保自己押注的股票是伯克希尔·哈撒韦(巴菲特和芒格工作的公司,也是重点资产的产业),而不是旋起旋灭的垃圾股?

  盖茨之所以选择套现微软股份,却是因为2000~2001年网络股泡沫破裂微软股价惨遭腰斩,然后他从2003年开始逐步抛售股份,将得来的现金委托给拉尔森,让后者投资在和微软关联不大的产业上,从而抵消微软股价再次崩溃造成的风险。

  众所周知,分散投资的主要作用其实只是分摊风险,不同投资标的之间关联越少风险也就越小。为了达成这一目的,不光要把鸡蛋放在不同的篮子里,还要确保那些篮子不在同一辆车里,那些车不在同一条路上。

  想要做到这些,就要承担运行成本过高、整体收益降低这些附加问题。一边是收益预期降低,一边是持续向盖茨和梅琳达·盖茨慈善基金会捐赠现金,拉尔森还能让盖茨的身家不断增长,连续15年夺得世界首富头衔,其他年份也能高居富豪榜前列,足以看出此人投资功力的不凡。

  “话是这么说没错,”汤佳怡轻叹口气,“不过你的经理人都是在哪里找的?国内这帮经理人貌似都不太行呢?”

  倒是不见得都不行,而是提起投资管理人、基金经理人,国内民众尤其是股民往往都会皱起眉头。正是因为不信任这些专业人士的能力以及操守,大部分股票投资者才宁愿自己看盘、自己选股,去当那些听风就长,然后被一轮轮收割的散韭菜。

  (抱歉抱歉,还差300字,稍等几分钟。)

  众所周知,分散投资的主要作用其实只是分摊风险,不同投资标的之间关联越少风险也就越小。为了达成这一目的,不光要把鸡蛋放在不同的篮子里,还要确保那些篮子不在同一辆车里,那些车不在同一条路上。

  想要做到这些,就要承担运行成本过高、整体收益降低这些附加问题。一边是收益预期降低,一边是持续向盖茨和梅琳达·盖茨慈善基金会捐赠现金,拉尔森还能让盖茨的身家不断增长,连续15年夺得世界首富头衔,其他年份也能高居富豪榜前列,足以看出此人投资功力的不凡。

  “话是这么说没错,”汤佳怡轻叹口气,“不过你的经理人都是在哪里找的?国内这帮经理人貌似都不太行呢?”

  倒是不见得都不行,而是提起投资管理人、基金经理人,国内民众尤其是股民往往都会皱起眉头。正是因为不信任这些专业人士的能力以及操守,大部分股票投资者才宁愿自己看盘、自己选股,去当那些听风就长,然后被一轮轮收割的散韭菜。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超级U盘,超级U盘最新章节,超级U盘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