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U盘 第一千五百零六章 七夕夜

小说:超级U盘 作者:纸火花 更新时间:2018-12-19 23:49:59 源网站:棉花糖
   东风吹散暮云,弦月现身中天。

  人潮车流散去,忙碌一天的蜂园逐渐沉寂,只有大楼饰灯自顾自闪烁流转。

  圣诞糖大楼内,陈晓萌取回员工卡完成下班操作,正要收拾东西准备回家,耳边却响起询问声:“小萌,今天晚上有什么安排?”

  前者手上动作不停,随口问道:“能有什么安排?回去看看剧、玩玩游戏,然后好好睡个懒觉第二天起来洗衣服。怎么,康康姐你又想搞啥活动?”

  “嘿!”后者忽然提高了音调,“你怕是忙傻了,居然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

  “不年不节的,能是什么日子?公司要发高温补贴?”

  没理会对方后面的反问,康康直接抛出答案:“今天是七夕节,你不知道?”

  “是嘛?”陈晓萌闻言愣住,拿起手机看向时间,“还真是七夕,这几个字太小了,之前都没注意到。”

  “你把节日提醒和壁纸推送关了,现在又嫌文字显示不显眼,还真是难伺候。”

  随口打趣着,康康眼看对方收拾完毕马上催促道:“行了,收拾好了就赶紧跟我走,不然等下抢不到好位置,有你哭的!”

  陈晓萌匆忙抓起手机还有坤包,站起来好奇发问:“什么情况?到底是活动啊?”

  “你都没看首页推送么?”康康回头看了她一眼,“今晚有七夕主题无人机表演,位置就在蜜蜂中心。”

  “那个我知道,不过不是说连日阴雨,活动临时取消么?”

  抬手指向窗外,康康挑眉轻笑:“老天爷给面子,傍晚一阵大风吹散雨云,这会儿却又停了。然后我刚才收到通知,今晚的表演照常进行。”

  “原来是这样,要不是康康姐你来叫我,这回铁定错过了。”

  “回去了也可以看直播,只是肯定没法和现场比就是了。”

  “对了,”康康抖了抖手里提着的袋子,“你有没有准备望远镜什么的?”

  “没有,”陈晓萌摇头,“必须要望远镜才能看么?”

  “那倒不是。不过有装备视觉效果比较好,可以用望远镜,手机长焦镜头貌似也行,不过最好还是这种。”

  看着对方随手掏出来的眼镜,陈晓萌忍不住轻笑出声,“我以前倒是想过把望远镜拆下来装到眼镜上面,想不到居然早就有了产品。”

  “有需求就有市场嘛,这东西主要是钓鱼人用来看鱼漂的,也能凑合着拿来看表演。公司隔三差五来一波灯光表演,我们当然要准备些专业装备,你上福利商店搜索钓鱼眼镜,应该还有存货,注意别买成偏光太阳镜。”

  “小萌,我这里有多余的,你先拿去用好了!”

  一只椭圆盒子被放到她办公桌上,看大小形状应该是眼镜盒。

  回头看到是同事澜涛,陈晓萌歪头晃了晃手机,“谢谢,我已经剁好了。”

  “你的手速还真快,”康康插话缓和略微尴尬的气氛,笑着给出了自己的建议:“这种非餐食的小额订单要去提货点自提,倒不如撤销订单用他这个。”

  “福利商店还能撤单?”

  “当然可以,商店还支持7天无理由、分期购、拼团以及心愿清单,你把它当成限定用户、价格有补贴的精选电商就是了。”

  “功能这么齐全?怪不得刚才看到系统推荐钓竿钓桶还有渔场VIP卡。”

  说完这话,陈晓萌转头对澜涛同学笑笑:“那就多谢了!”

  前者脸上闪过一抹得色,此时却故作大气道:“没关系,我也是凑巧。”

  陈晓萌没有接话,低头在手机上操作一番,“退货成功,钱我发你发红包了。”

  “我只是随手帮个忙,不用这么客气!”

  “拿货交钱,这也是我的规矩。”

  “行了行了!”康康插话打断两人的推让,看着澜涛问道:“我们要去吃饭了,你要不要一起?”

  “哎呀,我正好饿了,正好一起!”

  陈晓萌恼火看了康康姐一眼,却也没有表示异议。把手机和眼镜盒都塞进包里,她便当先朝外走去。

  丢给澜涛一个“哥们只能帮你到这里了”的眼神,康康拔足追了上去。

  因为强调逻辑思维和高强度工作,IT行业普遍男多女少,即便蜜蜂有着业界前列的女员工比例,研发部门依然是男人唱主角。具体到蜜蜂游戏事业群,女员工大多进了美术、音乐、编剧之类艺术部门,然后才是运营、策划以及程序部门,像康康一样进入测试部门的更是极少数。

  鉴于女玩家占比以及消费额正在快速上升,蜂游刻意加强了研发和测试部门的女性占比,试图藉此为自家产品引入更多的女性审美。正因如此,陈晓萌才被安排来测试部门轮岗实习,就算她最终不会留下,好歹也能临时改善测试部门的阳盛阴衰问题。

  然后顺理成章的,作为整栋楼也有数的美女之一,陈晓萌从报道伊始就被人注意到,前后有好几个同事对她展开追求。只是可惜,这姑娘还未从毕业就失恋的情伤里走出,果断给他们发送了好人卡。前面的失败了,今天又冒出了这位澜涛同学。

  虽然同样遭遇出师不利,澜涛却还没有打算放弃,果断掏出手机给康康姐发送新一期活动经费,接着他就收到后者回复的“小萌攻略v1.5”,马上信心满满地跟了上去。

  一起用过了晚餐,各怀心思的三人很快来到蜜蜂中心,坐在澜涛“恰好”找到的广场长椅上面,安心等待表演时刻的到来。

  夜幕下的蜜蜂中心流光溢彩,红橙蓝绿粉紫六色光芒在外围球壳轮转闪烁,尽力渲染着梦幻热闹的气氛。

  可惜这套夜景灯光系统此时已经过气,现在拍视频挑背景都要跑去圣诞糖那里,其他人也对它见怪不怪,此时纷纷掏出玩游戏、看视频,全然无人关注它表明的色调与花纹。

  没让观众们久等,随着时间来到19点20分,广场音箱里的轻音乐被人关掉,换成了大家耳熟无比的《蜜蜂进行曲》。随着乐声向前推进,道道彩色光束被射向天空,顿时就将众人目光吸引了过去。

  “开始了!”陈晓萌借机拜托旁边某人的尬聊,扭头看向蜜蜂中心方向。

  光柱还在舞动,乐声却悄然发生改变,笛子、琵琶、古琴古筝、扬琴等民族乐器相继发声,等到唢呐嘹亮高亢的声音出现在众人耳边,曲调已经悄然变成了一首隐隐有些熟悉的古风民乐。

  “这是什么曲子?”

  嘴里随口问着,陈晓萌已经打开了手机上的听歌识曲功能,结果却不是非常满意。

  “是98版‘水浒传’的插曲‘鹊桥曲’。原版是浪子燕青的笛曲,这个是重新编曲的交响民乐,而且改了速度调了调,软件识别不来很正常。”

  不用问,说这话的当然是正想尽方法拉关系套近乎的澜涛。

  “原来是这个,怪不得听着特别耳熟,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心中好奇,陈晓萌也顾不得冷处理什么的,转头问道:“我前几天刚重温过水浒,原曲好像是有人声歌词的,这边怎么就只剩曲子了?”

  “肯定会有人声的,单纯曲子就太高冷了,”因为不太确定,澜涛下意识挪开目光,却第一个看到了天空的变化,“快看!无人机出场了!”

  “嗯?”陈晓萌和康康闻言纷纷看向他手指的方向,接着更是相继拿起钓鱼眼镜戴在了头上。

  只见蜜蜂中心忽然降低了亮度,对面空中不知何时飞来一片闪烁光点,它们如同夏夜的流萤一般聚散流淌,看起来分外浪漫。

  借助头戴望远镜的帮助,她们依稀看到光点的出处,却是一群流萤无人机。小小的螺旋桨上光点闪烁,硬是在空中模拟了一片星河。

  “快看!喜鹊来了!”

  旁边有人大喊一声,顿时引起众人注意。

  一群大鸟“咔、咔”叫着从小树林里飞起,朝着“星河”两边汇聚而去。

  它们有着白色的腹部、白色V形背纹和翼尖,黑色的躯干不时闪烁蓝、紫、绿三色光晕,正是备受民间喜爱、频繁出现在各种吉祥图案里的喜鹊。此时它们的行为,显然是在组成传说中的七夕鹊桥。

  看着空中飞舞的发光喜鹊,陈晓萌顿时想起了蜜蜂出品的扑翼无人机,或者说是机器鸟。

  “所以这次无人机表演的主角其实是机器喜鹊?”

  “应该是的,”澜涛微笑点头,“无人机表演别人也能做,虽然咱们的数量最多、场面最宏大,但终究还是在一个层级上面。换成扑翼机,蜜蜂可就是天下仅有、无双无对了!”

  这话其实有些夸张,扑翼飞行器的研究早已有之,相关团队固然没有多轴飞行器那么多,却也不至于单手可数。蜜蜂的优势之处在于,他们的“大鸽”无人机是全球第一款量产上市的扑翼飞行器,迄今依旧牢牢占据着这块细分市场。

  因为材料强度、飞行算法限制,“大鸽”系列的个头普遍比较大,翼展普遍在30厘米以上。此时正在三人头顶飞舞盘旋、似乎是要结成阵型搭建“鹊桥”的机器喜鹊也是如此,即便距离足有几十米,隔着望远镜看过去还是很有体积感。

  看了一会儿,陈晓萌忍不住摇了摇头,“外观和姿态都很完美,就是个头太大了,要是再小些就更像是喜鹊了。”

  这时康康忽然插话进来,“这个大小其实刚好合适。”

  “对的,”澜涛笑着解释,“喜鹊号称鸟中恶霸,经常欺负落单的猛禽,大到海雕、小到燕隼、猫头鹰,碰到三五成群的喜鹊,都是狼狈逃窜的命!之所以这么猛,靠得就是个头大、脑子灵,以及团结对外。”

  “啊?”陈晓萌瞪大了眼睛,“那我小时候见到的喜鹊又是什么?”

  嘴上说着,她还忍不住伸出双手比划起了个头,“也是黑白花的,个头只有这么大,好像不到20厘米。”

  “是不是还会跟麻雀一样翘尾巴?”

  “嗯嗯!”

  “那是四喜,学名鹊鸲,”澜涛笑着安慰她道,“南方不常见到喜鹊,很多人看到鹊鸲都会错认。后来索性将错就错,给它安上个四喜的外号。‘一喜长尾如扇张,二喜风流歌声扬,三喜姿色多娇俏,四喜临门福禄昌’,也是一种吉祥鸟。”

  “哦,”陈晓萌点点头,目光随着渐渐成型的鹊桥向前延伸,“居然真要搭个鹊桥?就不怕互相干扰掉下来么?”

  澜涛连忙看向鹊桥,终于给他找到了问题答案,“你们看鹊桥下面,那些机器鸟都伸出爪子抓着根黑色弯管,自然是随便扑扇不会掉下去。”

  “是嘛?”两女循声望去,却只看到不断扫动的光柱以及扑腾闪烁的翅膀,根本看不到所谓的黑色弯管。

  看不到就看不到,她们很快就将这份疑惑抛到一边,目光扫过鹊桥两端,却见光束闪过,一个散发柔光的粉衣女子出现在鹊桥之上。天衣无缝、披帛飘飘,正是织女。

  这边织女刚出场,空中马上响起一声牛哞,然后就见一名骑牛青年现身桥头,牛背上挂着两个筐子,里面有总角小童正在好奇张望。

  虽然两道身影都稍显透明不似真人,现场观众还是忍不住送出惊呼和掌声,网络那头的直播观众也是忙不迭地刷起了赞叹弹幕。

  不等感叹变成疑惑,空气中的乐声便是一变,想起了温柔恬淡的歌声:“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却说自从欧阳修率先写下“月波清霁,烟容明淡,灵汉旧期还至”一词,文坛便有了“鹊桥仙”这个词牌名。此后不断有人为其填词,结果不是失之哀怨,就是流于艳俗,直到秦观这首“纤云弄巧”问世,世间再无“鹊桥仙”。

  因为古代记谱方式失传,唐诗宋词俱都失去了吟唱的曲调。此时空气中回荡着赵季平大师谱写的民族交响乐,又有专业歌手浅吟低唱隽永古词,总算让人依稀看见了千年前的大宋风华。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超级U盘,超级U盘最新章节,超级U盘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