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U盘 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 打白工

小说:超级U盘 作者:纸火花 更新时间:2018-12-29 23:54:29 源网站:笔下文学
  听见蜜蜂电竞果然用了AI,汤佳怡挑了挑眉。

  “游戏AI现在已经赢多输少,再发展上几年,电子竞技还没兴起就要完蛋了。以后的电竞比赛会越老越看重算法,没准会变成类似奥赛、ASC一样的学术竞赛。”

  奥赛不用多提,作为面向中学生的老牌学科知识竞赛,奥赛尤其是奥数知名度很高,也曾对社会造成明显影响。而随着奥赛加分政策逐步取消,奥赛虽然还是名校自主招生的重要门槛,社会影响力却是下降了许多,逐渐回归本源变成精英学生的自娱自乐。

  至于ASC,则是亚洲大学生超级计算机竞赛的英文简称。这是一项新兴的竞赛项目,参赛队伍需要在3千瓦功耗约束条件下,使用给定的浪潮服务器构建自己的超算系统,并用它完成各个来源于时下热点应用的赛题,最终根据完成速度决出名次。

  在浪潮、蜜蜂等赞助商的资助下,ASC的规模逐年扩大,已然变成全球范围内规模最大的学生超算竞赛,只是简称却没有因此升级为SC。

  “不会变成ASC和奥赛的,电竞吃枣药丸更加不可能,”马竞笑着摇头,端起桌上的蜂蜜水喝了一口,这才说道:“算法和算力关系胜负自然重要,但是竞技比赛还需要有娱乐性和话题性,AI在演出效果、粉丝号召力方面还有着欠缺,十年内应该无法取代真人。”

  “说到底,观众看得终究是人和人的对抗,AI做得再好人家也只当它是数据,天生就低看一眼。就像是足球游戏里的球员,不论你做得是否精致智能高还原,决定最终销量的还看长着谁的脸。”

  “嘿!”女士晃晃手中玻璃杯,抬头轻叹:“怨气很大啊!”

  “没办法,这次被FIFA和FIFPro坑了不少,”马竞撇了撇嘴,“老是给人家打白工,心里当然舒坦不起来。”

  FIFA是国际足球联合会的法语简称,FIFPro则是国际足球运动员联合会的法语简称。

  虽然名气不如前者响亮,后者同样是足球圈鼎鼎大名的存在,因为它是囊括60多个国家、6.5万名球员的同业工会,在劳资谈判、球员形象管理授权等方面拥有很强的话语权。游戏公司想要在游戏里使用成名球员,通常都要找他们打包批发。

  现代足球经过百年发展早已成熟完善,由此带来的结果之一便是利益分配的精细化,这一点在球员肖像权的使用上表现得尤为明显。

  作为人格权的一种,球员的肖像权和姓名权一样理所当然属于他们本人,任何人想要使用就得签协议获取形象授权。不过他们加盟俱乐部、参加各种比赛、加入球员工会都要签署相关协议,将后后者有关的形象授予后者,进而导致肖像权使用的碎片化。

  除了球员本人,他们曾经和目前效力的俱乐部、这些俱乐部所在的联赛、球员所属的足协和工会、国际足联和大洲足联,以及球员目前签约的代言品牌,都在协议范围内拥有部分球员形象的使用权。

  因此之故,游戏公司若想要凑齐“完整”的球星,就需要同时拿下球员本人或工会、FIFA、各国足协、各大联赛、明星俱乐部,以及服装鞋子品牌的授权,这样才能在游戏里复现一个基本完整的球星。

  介于这些有关部门不见得都好说话,有些还被诸如EA家的“FIFA国际足球”系列签下了独占协议,其他厂商只好退而求其次,直接找FIFPro打包购买基础的形象授权包,其他部分则用改名换形象的办法糊弄过去,是以经常出现真球员身穿假球衣代表假俱乐部踢假联赛的怪异场面。

  蜜蜂游戏的“疯狂足球”系列强调开脑洞玩新意,只需引进玩家熟悉的真球员即可,对真实联赛和俱乐部的需求自然不甚强烈。但他们抢在世界杯热潮到来前推出的足球手游却不能这么糊弄,32强国家队以及国际足联一个都不能少,全部算下来代价着实不菲。

  放下手中的果汁杯,汤佳怡笑着看向对面某人:“嘿!年年都抱怨打白工,怎么不见你们放弃?”

  “没办法,”马竞两手一摊:“玩家就认这个,该花的钱还是得花。这东西就跟那些大热续集一样,虽然成本高利润薄,但是风险也相对较低,虽然鸡肋为了维持生活还是不能放弃。”

  “所以今年破天荒找法国男足担当封面代言,也是为了这个?”

  “不是,”马竞轻轻摇头,“之前找他们代言PT2,主要是因为便宜,而且实力成绩也还不错。后来代言效果符合预期,今年自然要扩大合作范围,这是当初协议里写明的。”

  虽然历史成绩优秀、球星辈出,但法甲和法国足球的国际存在感却不是很强。这里面既有法国足协不热衷推广的黑锅,也有让人无语的历史原因。

  作为欧陆中心,法国在世界史里存在感满满,可惜却是“帅不过三秒”的悲剧角色。法王路易十六帮北美人民打赢独立战争,自己却被人民推翻死在亲手改造的斜刃断头台上;法国大革命建立资产阶级共和国,最终却让拿破仑当上了皇帝;拿破仑横扫欧陆,最终却兵败困死孤岛;一战好歹收获惨胜,到了二战却坦克铁流碾压;法语曾是世界语言,如今存在感大减……

  凡此种种,让人在追捧法国的同时,心理上难免出现些许调侃轻视之意,进而影响球迷的感情投射。当然,于绝大多数伪球迷而言,胜利才是最好的号召,只要球队能够取得奖杯,必然迎来热度激增粉丝疯涨的美好时代。

  “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是看好他们能够夺冠,这才重金押宝呢。”

  “杯赛意外性很大,老牌强队的硬实力都足够,谁能给球衣上绣星星全看运气,我们也不能确定谁会夺冠。不过法国队确实比较热门,今年的赞助费也是上涨了不少。”

  习惯性抱怨一番成本问题,马竞话音一转,“所以说,我们还是需要加强虚拟球员的打造力度,等到能够实现替代,就能甩开这些知名球队自己单干了。”

  汤佳怡眉眼弯弯:“嘿!指望‘疯4’里踢球的八仙和孙悟空么?”

  听出话里的揶揄,马竞还是点头应是,“这些人物终究有着现成的名气形象事迹以及人格魅力,站在巨人肩膀上显然更加轻松。”

  “确实是个惠而不费的办法,可惜就是容易招黑。”

  不论历史人物“饮中八仙”,还是神话人物“上洞八仙”和“齐天大圣”,都跟蹴鞠以及足球没啥关联,“疯四”把这些人都拉来踢球,显然有违原著精神有曲解之嫌。

  若是以前倒也罢了,类似的恶搞混搭乱炖早已有之,大家早就司空见惯,不过MOBA手游的广泛流行却是将这种做法推到社会大众面前,进而惹来主流媒体的关注和连番抨击。虽然之前的风波已经基本过去,但是残余影响却还没有消退,《疯狂足球4》上市后同样有类似的批评声音出现。

  “有一利就有一弊,神仙球员也只是过渡手段,”马竞倒是看得很开,“将来肯定要让位给更符合游戏世界观的原创人物。”

  听见这话,汤佳怡也是忍不住心生向往,“真希望技术赶快突破,让真正的虚拟偶像、虚拟主播变成现实。”

  虚拟偶像早就出现,直到雅马哈Vocaloid软件发行,初音未来火爆全球才算取得成功。到了最近两年,更是出现绊爱这样面向二次元用户群体,疑似打破次元壁的虚拟主播。不过虚拟偶像本质是软件作品,说什么做什么唱什么都需要有人为其输入,而后者更是披着二次元人物外皮的真人。

  “不用等到将来,”马竞笑着摆摆手,“不需要人类参与的虚拟偶像和主播都已经有了,只是技术还不成熟,被淹没在人类偶像和主播的汪洋大海里面。”

  翻了个好看的白眼,汤佳怡开口嗔道,“电动车早在卡尔奔驰发明汽车之前就已出现,但真正变得成熟实用却是最近几年的事情。别告诉我虚拟偶像和主播也需要一百多年才能变成熟。”

  “这个却是不用担心,AI的进步速度远比你想象的还要快,现在是‘人工智障’,过两年就让你刮目相看。”

  说到这里,马竞站了起来,“人们只担心AI进步太快,很少有人发愁进展太慢。”

  至于人们发愁的内容,倒不是科幻作品里设想的AI反叛、人机大战,而是技术进步、机器换人带来的失业潮。虽然旧职业消亡自有新职业填补,但是生物本能还是会让人不自觉地担忧和抗拒变化。若是再将学习成本造成的转换壁垒考虑进来,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将带给人类的,似乎并不是多么美好的未来。

  当然,放慢研发速度等待社会进步也是不可能的,技术竞争升级的大潮流无可阻挡,为了田园牧歌悠然林下而主动放慢脚步,最终只会吃到落后就要挨打的教训。是以无论是国家层面还是企业层面,根本没人敢于在这方面放慢速度。好在现在不是工业革命那会儿,就算生产力增加带来社会问题,主要国家都能提供有效救济,真正受伤的是那些最贫穷的国家。

  把这个有些沉重的话题放一边,汤佳怡追着问道:“你去哪里?”

  马竞停步转身:“去蜂巢那边。”

  汤佳怡眨眨眼睛,起身追问道:“跑那里做什么?”

  “听说我要来农场,咱妈让我给她弄些蜂巢蜜寄过去。”

  马竞让人在蜂园放养了几箱中蜂,因为品质反倒超出预期,久而久之竟然成为一项知名特产。带到租下这处农场,他同样让人放养了中蜂,这边地方更大花果更多,蜂群规模还要更大一些。不过现在的时节却不太对,鹭岛虽说四季花香不绝,但是冬季蜜源终究偏少,再加上春季孵化幼蜂的消耗,此时正是蜂蜜产量最低的时间。

  汤女士长期负责佳境农牧,对此自然一清二楚。

  “这会儿哪有什么蜂蜜?”撇撇嘴,她跟上马竞步伐,“我也一起过去,要是找不到合适的,就给她拍些照片发过去凑数得了。”

  “噫!”马竞闻言故作惊讶:“你真是岳母大人的亲女儿?”

  顾名思义,蜂巢蜜就是带着蜜脾的蜂蜜。因为不加分离,其中包含大量蜂蜡和蜂便,以及可能存在的微量花粉、蜂王浆、蜂蛹幼虫,营养成份的丰富程度远胜普通蜂蜜。

  因为内容丰富原生态,江湖传闻蜂巢蜜具有治疗鼻炎、无法造假的有点,逐渐受到市场追捧,价格也高于普通蜂蜜。

  于蜂农而言,因为蜂王喜欢在新蜂巢上产卵,旧蜂巢终究会被淘汰掉。把将要淘汰的蜂巢连蜜卖掉,既满足了顾客的需求,自己也能增产增收,貌似双赢。只可惜有人贪心不足,蜂巢蜜无法造假很快就被人证明是个伪命题。

  蜂蜜的主要成份是葡萄糖和果糖,但蜂蜜的种种特效却是花粉、维生素、氨基酸、芳香物质、酶和有机酸等上百种微量物质带来的。因此之故,纯蜂蜜的成本和价格远高于单纯的葡萄糖、果糖、食糖,以及淀粉水解制成的果葡糖浆,也给了造假者牟利的空间。

  普通蜂蜜造假,便是将食糖或者果葡糖浆以及水掺杂进去;巢蜜造假稍微麻烦些,需要用果葡糖浆或者蔗糖喂蜜蜂,再由后者回吐到蜜脾里面。喂糖本来是冬季蜜源稀少时保持蜂群规模的过渡手段,如今却是成为增产妙招,也是颇为讽刺。

  “嘁!”汤佳怡撇撇嘴,“我这是不惯她毛病。”

  说到这里,她忽然眉毛一挑,“不对!”

  不等马竞问哪里不对,她就自己说道:“我爸我妈就呆在秦岭山里,有怎么可能缺少蜂蜜乃至蜂巢蜜,专门找你要巢蜜,明显有问题。”

  马竞当然不能说岳母大人嫌弃土蜂蜜卖相不佳,只好反问一句:“就不许人家换换口味啊?秦岭那边顶多能够找到橘子蜜,荔枝蜜、龙眼蜜却是铁定没有的。”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超级U盘,超级U盘最新章节,超级U盘 笔下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