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U盘 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 一桩绑架案

小说:超级U盘 作者:纸火花 更新时间:2018-12-19 23:49:59 源网站:棉花糖
  红日沉入西山,明月跳出东海。

  十五月亮十六圆,今晚的月亮却是比较圆。

  天色变暗看不清文字,吴攀合上书本从躺椅上下来,转身走进公寓房间。

  之前国庆大长假,他和齐琳琳跑去南美洲玩耍,留下沈莫两口子留守公司。这次元旦小长假,换成沈莫孙湉出去玩,他俩留守值班。等到众人回来上班,吴总监果断办理调休,拉着齐琳琳当起了居家情侣。

  客厅里面,后者正在摆弄花瓶,一束枯枝插在细水晶瓶里,枝端隐现紫红花苞,看起来别有生气。

  见到男友进来,女孩笑着回头,“快看快看!有花苞了诶,马上就要开花了呢!”

  随便看了一眼,吴攀忽然问道:“原来那束不是已经丢掉了么?你又买了新的?”

  这束枯枝是产自大兴安岭的野生杜鹃,看起来干枯细弱,但只要插在花瓶泡水,过几天就能“枯木逢春”,开出许多淡紫色花朵。北方早春没什么花卉,然后有人便把主意打到野杜鹃身上,上山采集枝条以“干枝杜鹃、枯木开花”的名义在网上销售。

  实际上,只要是先花后叶的木本植物,因为花芽形成于入冬之前的关系,只要采集有花芽的枝条放在温暖室内,再把下端泡在水里,就能诱使花芽继续生长进而“枯枝开花”。只是梅花、腊梅、迎春太过常见,桃李杏花期较晚,这才让开花早、较少见的兴安杜鹃受到额外的追捧。

  鹭岛地处南国,冬天短到几乎无感,花市有水仙、蝴蝶兰、虎头兰、仙客来、长寿花,路边有洋紫荆、三角梅、夹竹桃、美人树,冬春之际同样不缺时令鲜花。不过齐琳琳看到朋友圈炫图,心里还是被种了草,然后火速下单买了一束兴安杜鹃打算试试看。

  枯枝刚刚泡进水里,还得花苞显露,“拒绝兴安杜鹃”就上了热搜。兴安杜鹃是野生灌木,因为东北天寒生长相当缓慢,大量采枝售卖很容易造成植株衰弱退化,进而危害生态环境。看到网上流传的拒买文,齐琳琳大受触动马上删除了刚发的微博,这束枯枝也被她随手丢在一边。

  几天过去,偶然看到枝头出现花苞,她的文艺心迅速复苏,又把花瓶端出来细细打理。

  “就是原来那些,”齐琳琳摇摇头,“刚才收拾屋子偶然看到,它居然没有死掉,生命力还真是顽强呢。”

  “不开花还有可能活,一开花却是必死无疑。营养都用在花上面,自然没力量生根长叶发新芽。”

  “去去去!”齐琳琳顿时恼了,伸手一推对方,“不要打扰我。”

  “没问题,这就走,”吴攀顺势跌坐进沙发,拿起茶几上的手机看起来新闻,“对了,给你提个醒,想让它真的成活,得买生根粉泡水浸枝扦插,再把花芽全部扣掉,应该有一定几率成活。”

  齐琳琳听了却又瞪了他一眼,“怎么不早说,现在花苞都这么大了,肯定来不及了。”

  “来不及就算了,反正就算成活也不一定适应……,”吴攀忽然抛弃这个话题,扭头都女友说道:“湉湉,咱们马董又上新闻了。”

  “少见多怪,我早知道啦,”齐琳琳头也不抬,“那个VR版丰镐城我也下载了,这会儿应该已经完成了。”

  最近的马竞可以说是从年尾忙到了年头,先是开发布会高调宣布“3个开放”,接着跑去岐山举办“百姓祭周”典礼,周二上班又跑去秦省安市,联合曲江文化集团共同发布“周都丰镐”虚拟旅游项目,除了线下的AR实景旅游项目,还面向全网发布免费的VR软件。

  “不是那个,”吴攀摇摇头,“这回上新闻,是因为一桩绑架案。”

  “绑架?”齐琳琳停下动作扭头看他,“肯尼亚那次绑架案不是还没行动就被扑灭了么?”

  虽然没有官方报道,但是小道消息还是传了出来,大家都知道马竞在肯尼亚差点被索马里匪徒劫持。

  “不是那次,”吴攀继续摇头,把手机递给女友,面色古怪道:“算了,你还是自己看吧。”

  抓起毛巾擦了擦手,齐琳琳接过电话看了眼,然后脸上同样浮现还有这种操作的表情,“绑架骨灰盒,这也太缺德、太那么了吧?”

  这一次,遭到绑架威胁的并不是马竞本人,而是他的亡父马尚军。后者去世后葬在平县公墓里面,至今已有十几年。马竞有钱后没有张罗着给老爹迁坟,只给公墓捐了笔钱,让他们改善环境、升级安保,之前一直平安无事。

  然而老话有言,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马竞的简历籍贯并不是秘密,每到清明、寒衣,都尽量回老家扫墓,还是被有心人惦记上了。

  这次趁着陵园工作人员放假松懈,一伙人夜里潜入墓园,以熟练手法破开水泥封盖盗走了骨灰盒,然后在傍晚时分全网发布勒索信,要求马竞支付100枚比特币换取骨灰盒的位置。

  比特币去年一路疯涨,单价一度接近20000美元,年底时却出现暴跌行情,价格一路掉到11000美元。

  然而即便是这个“腰斩跳楼价”,100枚比特币也是价值110万美元的大额财富,虽然买不了首都学区房,去纽约弄个小公寓安心收租还是没问题的。

  因为最近一系列活动,马竞已然将自己的关注到拉到了最高点,如今突然爆出遭勒索100枚比特币的新闻,所有人都知道其中蕴含的新闻价值。几乎没有犹豫,收到转发勒索信的自媒体都发布了这个消息,其他正式媒体也没矜持太久,同样陆续报道了这个新闻。不到一个小时时间,“勒索马竞比特币”就上了各大搜索引擎的热搜头条。蜜搜头条本来也上了,却被人工干预拿掉,替换成“马竞的声明”。

  “那是你不知道,”吴攀摇了摇头,卖弄起刚刚看来的背景资料,“干这个的还真不少。”

  “为什么呀?”齐琳琳把手机还给对方,“这也太缺德了。”

  “都打算犯罪了,谁还在乎缺不缺德?盗墓罪基本上只针对古墓,最高可以判到无期徒刑,可以说非常重了。但是对于现代墓,目前的法律却有些薄弱,破坏坟墓只是治安处罚,偷盗骨灰盒只能按照盗窃罪判罚,然而盗窃罪轻重主要看案值,一个骨灰盒又能值多少钱?”

  “对了,说到不值钱,林肯总统知道吧?”说到这里,他忽然把话题岔到了太平洋对岸。

  “知道,怎么了?”

  “当时,有个假币老板手下制版工匠被抓,便想着盗掘林肯总统的棺木拿去威胁官方,用死人换活人。结果招募手下时瞎了眼,把警方线人招进了团队,一伙人刚刚走进墓室就被警察堵住,很快就被抓住。你知道这伙人最后怎么判的么?”

  “嘿!”齐琳琳看了他一眼,别过头去不接某人的话茬。

  吴攀讨了个没趣,只好自己说出最终答案,“合谋盗窃价值75美元的棺材,判处一年有期徒刑。”

  听到明显过轻的判罚,女孩很快转过头来,“这也太轻了吧?”

  “没办法,”吴攀耸耸肩膀,“那是1876年,美国的法律还不够完善,根本没有盗墓罪这个罪名,只好按照盗窃罪判罚。也是因为这个事情,林肯墓所在的伊利诺伊州才修改刑法,规定盗墓是重罪,最高可达十年徒刑。”

  “嗯?美国不是海洋法系,法官直接定罪么?”

  “是这样没错,不过美国也有成文发条,一般判案先看法条、再看判例,没有判例才创造判例。不过创造判例也有一定的流程,不然就会变成口含天宪,让律师还有普通人无所适从。”

  这个道理倒是不难理解,要是法官可以随便制定判例,“法无禁止即可行,法无授权不可为”就成了废话。

  “也对,”点点头,齐琳琳把话题拉了回来,“那些人偷骨灰盒做什么?这东西好像没什么价值吧?”

  “单纯的骨灰盒的确没什么价值。不过,”吴攀伸出右手立起食指,“第一,有些人会因为遗言或者别的原因,在骨灰盒里放置随葬品,从而给了盗窃的动力。第二,现在墓地越来越贵,营业性墓地闷声发大财,然后就有人想着黑吃灰勒索他们一笔。至于第三个就是马老板这种,骨灰盒不值钱但是意义重大,有人专找有钱人的祖坟然后胁迫要钱。”

  “马竞并不是第一个受害者,之前就有人这么干过,国内国外都有。除了林肯,卓别林、还有法拉利汽车创始人恩佐-法拉利都是受害者。”

  喜剧大师卓别林在1977年去世,他的遗棺在第二年被盗,后来盗尸贼被抓,遗棺才被从一片玉米地里挖了出来。相比之下,恩佐-法拉利却是要“幸运”一些,筹划盗墓的黑帮花了太多时间在制定计划上,结果还没来得及行动就因涉嫌走私武器被警方围捕,企图自然不了了之。

  “对了,”齐琳琳接着问道,“马竞给钱了没?居然想到要比特币,这伙劫匪也是与时俱进呢。”

  “应该是没给,”吴攀摇头,“他在蜜蜂围脖挂出声明,表示拒不合作,决定用技术手段找出那个罪犯。”

  “能找到么?不是说比特币是完全匿名、不可追溯么?”

  “匿名差不多是真的,”吴攀点点头,接着摇摇头,“但是不可追溯就是笑话了。”

  “接收比特币需要收款地址,这东西就跟网购地址一样,只是不像网购地址那么清晰透明,卖家一查就能看到。比特币的交易都是匿名的,但是记录都保存在区块链上,任何人都能下载并且提取分析,只要舍得花功夫、堆资源,还是有很大可能找到蛛丝马迹,进而把人找出来。毕竟得到黑钱是要花的,只要这个收款钱包里的比特币有向外流动,不管是拿去上STEAM买游戏,还是去交易平台换成现实货币,马竞都能顺藤摸瓜把钱包背后的实际控制人找出来。”

  齐琳琳一开始也被唬住了,不过她很快就联想起之前看到的新闻,眉毛一挑:“不对,貌似不一定能找到吧?要是人家不直接套现,而通过交易所砸盘托盘操纵币值,马竞还怎么查?”

  精明的黑客已经发现区块链的可追溯性,不过他们已经想到了破解的办法。那就是不直接套现,而是把赃款拿去炒币。用比特币买入其他虚拟币,必然导致比特币微跌而后者微涨,大量卖出买入规模较小的小众币,就能实现类似庄家砸盘托盘的效果,再通过其他干净的钱包通过低买高卖获利。

  当然,这么做的前提是手中持有足够数量的主流虚拟币,小众虚拟币固然易于操作,却也存在水太浅容易暴露的风险。从这个角度看,将来很可能出现专门的虚拟币洗钱公司。

  “的确,”吴攀点点头,“却是存在这样的可能,不过他想找到人,根本不用那么麻烦。比起费时费力追踪比特币钱包,我觉得还是查监控比较靠谱。现在到处都是摄像头,根本不缺视频资料,偏偏蜜蜂在视频分析、人群追踪上非常在行。要是我没猜错的话,现在应该已经找到人了。”

  “哪有那么快?”齐琳琳摇头表示不信,“现在随便个司机都知道遮挡车牌,小偷戴帽子的也越来越多,不一定能够找到。”

  “要是别的地方,还真不容易找到,”吴攀摇摇头,“不过你别忘了,那里是小县城的公墓,大晚上路上又没几个人,很容易圈定嫌疑人。”

  像是为这话作证似的,这边话音刚落,他的手机恰好响了起来。拿起了一看,吴攀也是乐了,把屏幕转向女友,“看到没,警方火速出击,神速擒获盗墓贼。案子已经破了。”

  “这么快?”齐琳琳顿时惊讶了,“从勒索信发出来,到现在还不到1小时吧?”

  “不能这么算,”吴攀不以为然,“陵园假期里也有人值班,警方还有马竞应该早就知道这事。从早上忙到现在,十几个小时才破案抓人,已经算是慢的了。”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超级U盘,超级U盘最新章节,超级U盘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