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U盘 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 田间

小说:超级U盘 作者:纸火花 更新时间:2018-12-29 23:54:29 源网站:笔下文学
  在这人人向钱看的当下,博弈论堪称显学真经,孙湉也读过几本入门书。

  入门书少不了经典案例,里面都有提及囚徒困境和它的破解方法,可以加强沟通破解信息隔离、可以借助教育加强理性,借助社交增加互信也可,在多次博弈的情况下,还能用第三方惩罚者、一报还一报强迫参与者在下次博弈时选择互助。

  其实,即便不懂博弈论,人们也在实际博弈的过程中或多或少应用了这些办法,比如建立行业网站沟通信息、组成合作社和专业协会订立合同,最后还有官方引导扶持救济。不过香蕉生产者成千上万,又分布在多地多国,最终产销量还受到台风霜冻病虫害,以及交通发展、国际形势的强烈影响,这些措施的效果往往被限制在一定范围,总有照顾不到的时候。

  见孙湉还在皱眉思索,沈莫笑着撞了撞她,“想什么呢?”

  “没啥啊,”孙湉扭头看看周围,“我在想怎么破解这种困境。”

  “只要还是现在这种个体生产,囚徒困境就会一直存在,”沈莫拉着她往回走,“不过现实终究不同于理论模型,全体胜利达不到,多数胜利还是可以想办法达成的。”

  “嗯?”

  “不管是发扬工匠精神走精品小众路线,还是积极跟随市场灵活调整,都能增加获胜赚钱的几率。当然,最终极的解决办法还是上下游联合,积极向下游深加工发展,像是都乐那样,鲜果价高就卖鲜果,鲜果价低就切片榨汁做罐头,简直美滋滋。”

  听男友提起这家公司,孙湉却是眉头一挑,微笑说道:“都乐的日子貌似也不好过,一边淡化罐头业务、一边出售资产,还有官司缠身。照这么看,你的产业链整合理论貌似也不好用呢!”

  沈莫摇摇头,辩驳说:“有麻烦的北美都乐,而且问题也是他们老板自己折腾出来的。亚洲都乐自从被卖给岛国人,还不是被玩得风生水起,日子各种美滋滋。”

  都乐(Dole)品牌的创立者是詹姆斯-多乐(James Dole),一位哈佛毕业的农学生。他在1899年前往夏威夷,投奔他的堂哥、曾任共和国总统,时任夏威夷州长的桑福德-多尔(Sanford Dole)。在后者的帮助下,詹姆斯创立夏威夷菠萝公司,在瓦胡岛租赁荒地引种菠萝取得成功,接着又购买拉奈岛建立世界最大的菠萝园,后者也因此有了“菠萝岛”的美名。

  因为1929年爆发的大萧条,夏威夷菠萝公司业绩下滑,詹姆斯-多乐失去公司控制权。这家公司在60年代被卡斯特库克公司收购,后者在80年代又被卖给著名的辍学大亨大卫-默多克(David H. Murdock)。这位房地产商让人铲平了拉奈岛上的菠萝园,将其改造成私人旅游岛,并因为比尔盖茨选择在那里举办婚礼而闻名世界。

  位于瓦胡岛的第一座菠萝园也被大卫改造成为种植园主题旅游景区,建起了世界最大的植物迷宫。之前去夏威夷旅游时,孙湉和沈莫也曾慕名前往那里游览,并因此对这家公司产生好奇,搜索了一些资料。

  1991年,大卫-默多克将手中的蔬果食品业务剥离出来成立都乐食品(Dole Food ),靠着旅游地产开发的资金输血,都乐在亚洲和拉美地区收购土地招募工人,建立起新的菠萝和香蕉种植园,很快就成为世界最大的蔬果产销商,年营业额高达数十亿美元。

  水果行业赚钱终究有些慢,大卫很快就打起了进股市圈钱的注意。他先在2003年安排都乐私有化退市,接着又在2009年带领都乐重回股市,募资5亿美元。然后没有消停几年,他又筹划第二次退市。

  2012年,大卫让都乐主动瘦身,将亚洲业务以16.9亿美元的价格卖给岛国贸易公司伊藤忠商事(Itochu),并借此炮制一波利空消息。都乐先发布公告说卖厂能够带来每年5000万美元的成本节省,接着又让首席财务官CFO改口说实际只能节省2000万美元每年,然后趁着股民抛售降价的当口展开回购行动,最后只花了12亿美元就完成私有化。

  因为涉嫌舞弊,大卫很快就遭到中小股东起诉追讨,并在2015年收到监管部门的罚单,被判补偿老股东们每股2.74美元的差额,总额高达1.48亿美元。

  到了今年,更有意思的事情发生了。都乐在年初第三次递交IPO申请,打算在股市融资1亿美元用以偿还债务以及支撑日常运营。

  “还债的钱要去股市借,都乐却花费5亿美元设立研究中心,主攻植物性饮食和长寿研究,这位默多克还真是怕死的厉害,”孙湉最后总结道。

  “正常,”沈莫放下手机,“他是1923年生人,今年已经94岁,还放豪言说要活到125岁,不氪金怎么延寿?不过我怀疑这五个亿肯不够用,到时候还要再想办法。”

  叹了口气,他又说道:“虽然没有新闻集团那个鲁伯特-默多克有钱,这个大卫-默多克也算得上有手腕了,堪称美国顾老板。”

  顾老板以前是做无氟制冷剂的,后来在2001年主导收购经营不利的科龙容声公司,接着又拿下美菱的控制权,又买来其他困难工厂的闲置生产线,手上合计掌握800万台冰箱产能,规模全球第二、全国第一。2003年CCTV经济年度人物对他的评价是“用10亿元的资本杠杆撬动上百亿元规模的企业,他是制冷专家,更是投资赢家。”

  然而这位赢家并没能赢太久。

  之前在杂志上撰文,将其形容为“善良的管理人”,夸他是企业救星的郎教授,在2004年突然转变立场,发表《格林柯尔:在“国退民进”的盛宴中狂欢》演讲,终于把顾老板送上风口浪尖,接着就是日月旋转,等后者在2012年减刑出狱,当初的冰箱帝国已经分崩离析了无踪影。

  出狱后的顾老板开始各种打官司,先告当初低价接盘的海信,又告当地官员,三告证监会,很刷了一波存在感。

  听男友提起这个人,孙湉却是撇撇嘴,“人家两个默多克一个是传媒大王,一个是菠萝大王,咱们这位顾先生就要差不少了,他那个冰箱大王全是落后产能堆砌成的,还没来得及转化成真实的效益就垮掉了。至于他的造车梦,更是只开了个头就玩不下去了。话说顾老板是被造车拖累、贾老板也是被车拖累,看起来造车真是毁人不倦啊!”

  “FF91还没上市,老贾还没彻底失败呢,”沈莫摇摇头,“不过说真的,汽车产业投资大、关联行业多,还需要政策层面支持,的确很考验老板们的能力,要是底子不厚背景不牢,的确很容易翻车。”

  看到前面刚撑开的折叠帐篷,孙湉联想到马竞最近发布的造车项目,随口问道:“话说,马老板应该不会翻车吧?”

  “一没搞百亿投资,二没说当年上市,稳得跟老牛一样,这还怎么翻?行了不说了,那边在喊人呢,一起过去吧!”

  蜜蜂组织过多次类似的活动,工作人员却是早有经验,趁着乘客下车透气的当口,他们拿出印有蜜蜂标志的帐篷和折叠桌椅,在一处空地上展开布置成摊位,放上新鲜采摘的香蕉,这才招呼大家过去品尝。

  来到近前看到盘中香蕉,孙湉忍不住有些大失所望。这些香蕉颜色偏暗,表皮遍布黑色小斑,外形也有些矮胖,有些上面还有疙瘩坑洼,看着有些惨,着实谈不上颜值。

  沈莫见了也不多做解释,拿起一根用湿巾擦了,剥开递到女友面前,“你先尝尝看?”

  试着咬了一口,孙湉两只眼睛当时就眯了起来,一把抢过香蕉,三两下就下了肚。

  把果皮丢进旁边垃圾桶,伸手又拿了一根剥开,她这才点头赞道,“想不到样子丑丑的,吃起来却非常好吃呢!”

  “好吃是肯定的,这可是真正熟透了的香蕉。看到没?”拿起一根破了皮的香蕉晃了晃,沈莫指点道:“这些伤痕都是小鸟光顾的结果,鸟儿都很滑头的,只挑熟透了的果子吃。”

  孙湉点点头,“对了,为什么外面没有这种香蕉啊?是因为样子太丑不好卖么?”

  “的确有样子的原因,不过最主要的问题,还是它太软了运不远。”

  这边说着话,沈莫也没忘照顾自己的胃,剥了根香蕉咬了一大口,他这才带着满足的表情含糊说:“完全成熟的香蕉,上面有真菌导致的‘梅花点’,要是没有套袋还会有老化痕迹,鸟啄虫咬雨淋风刮这些,样子不好看不说,还软乎乎不耐撞击,储存期也不够长久。所以要在青果快要成熟时就及时采收,这样果皮更硬也更加耐放。等长途运输到终端城市分销商那里,才会在在箱子里喷洒乙烯利人工催熟,这样外形颜色更均匀、看看起来更好,卖起来也比较方便。唯一不好的,就是风味难免比枝头自然成熟的差一些。”

  随手丢掉果皮,他又回忆说:“小时候,每回去乡下亲戚家做客,我都要缠着亲戚带我去蕉林里找这种香蕉吃。后来亲戚家不种了,我又去了外地上学,就再没吃到了。”

  “嘿,肯定是被你吃穷了、吃怕了!”

  沈莫耸耸肩,伸手抓住最后一根香蕉,在孙湉面前得意摇晃。后者见状不依,马上炸毛争抢起来。看着周围其他人眼里,却是在提醒他们,“还有3天就到中光棍节,你做好吃狗粮的准备了么?”

  没过多久,又有吃的被送了上来,这次却不是香蕉,而是装在盘子里的点心小食,烤香蕉片、煎香蕉段、香蕉鸡蛋卷、麻辣炸香蕉、香蕉饼之类,酸辣咸甜皆有适合各种口味,林林总总放在几张桌子上面,黄灿灿闪着油光,散发着甜香,看起来很是美味。

  和这些食物一同到来的,还有村主任和种植户代表。后者代表感谢了市民朋友们的援手以助,村长却趁机推销起了本地的旅游资源。今年这季香蕉已经注定悲剧,若能借此机会把乡村游、农家乐的牌子打出去,多多少少也能挽回一些损失。

  这次活动一共在周边县份选了六个村,虽然谈不上好山好水好风光,却也树绿路通各有特色,具有发展农家乐的前提条件。村委提前得到通知,还发动村民整理了村子内外的环境卫生,此时看来倒也值得一观。

  两个中老年男人的讲话乏善可陈,不过大家还是看在点心的面子上给予了还算热烈的掌声。

  蜜蜂这边的工作人员也很配合,马上表示大家吃完了可以休息下,没事就去附近转转看看,一直拖到十点半这才开始安排工作。

  采收香蕉有些类似砍甘蔗,需要用刀砍倒假茎,再砍下果穗放在蕉叶或者海绵垫子上,稍后统一运至收购站或加工厂。为了提高产品卖相,有时还会采用多人合作方式,确保果穗全程不着地、不碰撞,从而避免影响评级的留下压伤和划痕。

  这些香蕉都要拿回去送人,不用太过在意外观品质,不过工作人员还是将壮年男性按三人一组的方式编组,派他们跟在拿砍刀的专业人员身后,帮忙扶住果穗以及搬运。一支果穗上通常有几十根蕉,加起来不比纯净水桶轻多少,这帮人又多是缺乏运动的城市白领和退休男士,必须要加意照顾。

  沈莫他们跟在采蕉工人后面进了香蕉园,孙湉她们这些女性志愿者也没闲着,同样被分到拆分装箱的工作。她们搬来蔬果箱放在折叠桌上,然后在里面铺垫上牛皮纸,只等男人们抗来香蕉果穗便拿起小刀对其进行分割,然后两把一组放进箱子,盖上牛皮纸然后用胶带封口。

  这次“爱心帮采”有明显的旅游休闲性质,负责砍伐的工人都被提前打过招呼,采收香蕉的速度被刻意压低,时不时还会选几株彻底成熟的砍下来吃一半送一半,大家悠哉哉边干边吃,时不时还停下来拿起手机拍几张照片,倒也过得颇为愉快,欢声笑语不断。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超级U盘,超级U盘最新章节,超级U盘 笔下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