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U盘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乌鸦嘴

小说:超级U盘 作者:纸火花 更新时间:2018-12-18 09:48:31 源网站:恋上你看书网
  乐起来书屋 ,最快更新超级U盘最新章节!

  朱载堉是明太祖朱元璋的九世孙,属于郑藩一系嫡支。

  身为王长子,他本当继承郑藩做个逍遥王爷,然而他却七疏让国,归乡研究律学。

  他制作了一架拥有81档的大算盘,并研究出一套科学的珠算方法,后世“两弹元勋”们串联算盘计算工程数据,很可能就是受到这位前辈先贤的启发。

  使用这台当时最先进的计算工具,朱载堉率先找到了更加科学的定律方法——新法密律,正式解决困扰音乐人两千年的“旋宫不入黄钟”(循环转调时不断积累误差,最终无法回到主音)问题。

  当代乐器,尤其是钢琴等键盘乐器的定音,都要依据十二平均律进行,两者的差异相当小,因此朱载堉被他的仰慕者视为十二平均律的发明者,进而奉为“律圣”乃至“乐圣”——虽然他的音乐作品少有传世。

  《闪光少女》里面出现“朱载堉在看着你”的镜头,根源便在这里。

  然而在另外一些人看来,这位老前辈的境遇其实很有几分问题。

  所谓律学,乃是用数学手段研究音律变化的学问,但很快就脱离音乐范畴,进入天文历法领域。

  早在先秦时代,就有先民总结出五音十二律,五音是很多人耳熟能详的宫商角徵羽,十二律则是黄钟、大吕、太簇、夹钟、姑冼、仲吕、蕤宾、林钟、夷则、南吕、无射、应钟。黄钟大吕最是混厚低沉、庄严肃穆,故被用于宫廷雅乐,后来更是成为堂皇大气、高雅严肃的代称。

  因为数字上的巧合,古人用十二律代指月份,子月称黄钟,亥月称应钟。

  上古皇帝喜欢制历,夏历建寅、商历建丑、周历建子、秦历建亥,汉武帝时又改用夏历,以寅月为一年之首并延续至今,导致子月黄钟变成如今的农历十一月。

  因为和历法的这种关联,律学研究受到古代统治者的重视,历朝历代有很多人专门研究这个,试图找到最为清正准确的音阶排列。然而也是因为统治者的重视,律学同样被戴上了镣铐,能否得到应用完全取决于皇帝老子重视与否。

  在朱载堉那个时代,明帝国已然露出颓势,比他小27岁的万历皇帝朱翊钧前半辈子忙着和首辅张居正比续航,后半辈子忙着和大臣高官闹别扭,自然顾不得理会这位“庶民伯父”上交的诸般著作。

  等到几十年后,崇祯皇帝朱由检在煤山上吊自杀,朱家子孙狼奔豕突自顾不暇,更是没人在意这些。

  为了证明自己的“应天承运”,新朝初建都要定正朔、颁新历、明律制,大清朝万国来朝,自然不能使用前朝王孙的学术成果。理所当然的,朱载堉和他的新法密律就这么遭到埋没。

  1636年,法国人梅森(peremarinmersenne)出版《谐声通论》,提出了与之类似的理论。

  因为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同时认识朱载堉和梅森,有人自此猜测是新法密律传到欧洲,这才有了梅森的十二平均律,并将两者等同视之。

  朱载堉的众多粉丝中,最有名气的当属提出“李约瑟之问”,让无数大学校长瑟瑟发抖的英国汉学家李约瑟。这位“汉粉”将朱载堉称为“东方文艺复兴式的圣人”,率先为这位被埋没的先贤正名。在他的努力下,朱载堉重新受到国内官方和民间的关注。

  恰逢世纪之交,有关部门在中华世纪坛环廊先后树起40位历史文化名人塑像,其中就有他的一尊,与老子、孙子、孔子、司马迁、张衡、蔡伦、李白、杜甫、吴道子、毕升、黄道婆、曹雪芹、詹天佑、蔡元培等先贤后辈同列。

  正所谓过犹不及,等到自媒体时代到来,有人又抛出“朱载堉泡沫”论,试图将这位受到官方推崇的“律圣”拉下神坛。虽然文章中提出了一些干货史料,却难掩异论惊人、引流博名的偏狭目的,再加上朱载堉作为科学工作者,不像司马迁、李白、曹雪芹等文学之士那般出名,这番“异论还原”却是媚眼抛给瞎子看,并没有掀起太大的波澜。

  不过,还是有人注意到了这番纠葛,然后就有了下面的对话。

  飞往沪海的私人飞机上,汤佳怡伸手按下暂停键,指着电视屏幕上的朱载堉挂像,转头朝旁边之人抱怨起来,“真是让你害惨了!到时候影片上映,我铁定会被音乐圈无情嘲笑。”

  音乐是声音科学,却也是听觉艺术。

  代表着科学进步的十二平均律在历史上曾长期不受重视,一方面是因为数字太长太精确缺乏操作条件,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精细刻板的划分和强调感性表达的艺术思想相违背。直到1722年,德国作曲家巴赫发表《谐和音律曲集》(另译为《十二平均律曲集》)以及同期问世的现代钢琴逐渐流行,它才逐渐受到重视。

  及至现在,十二平均律因为标准化易于生产推广,已然成为乐器工业的执行标准,却还是受到部分古典音乐人的抵制,比起科学,他们更加尊重传统尊重耳朵。

  从这点上来说,“朱载堉在看着你”其实并不成立,西洋乐和民乐有着各自的历史渊源发展脉络,并不能笼统地硬塞进十二平均律的框架里面。硬要如此,必然会遗笑方家。

  更让汤佳怡恨得牙痒痒的是,这个镜头明明出自马竞之手,他自己却没在电影制作名单上署名,别人要骂也只会找制作团队,以及她这个挂名的总出品人。

  “没关系,”马竞淡定地摆摆手,“他们就算要骂,也肯定只会盯着梁翘摆这个音乐总监,一时半会不会把火力对准你。再说了,不懂乐理的流行歌手那么多,很多还混成了大明星,也没见音乐圈跳出来清理门户,你的问题洒洒水啦!”

  “说得轻巧,”汤佳怡翻了个白眼,“还不都是你害的?没有你不打招呼改剧情,哪有这些麻烦?”

  马竞挑了挑眉,理直气壮地反问一句:“我当时不还给了你一个没有老朱的版本嘛?你要是对他不满意,直接把那个版本拿去送审就行,为什么还要用这个版本?”

  俩人正在看的就是影片的公映版本,而这个版本里显然有朱载堉挂像的,也就是说对方虽然嘴上抱怨,实际却没有付诸行动,是妥妥的“口嫌体正直”。

  被他这么抢白,马夫人脸上也微微有些挂不住,只得以退为进,先承认现实,“我觉得这个镜头虽然有些生硬牵强,却对揭示主题有一些作用,所以还是决定用它。”

  马竞歪头看着她,“那不就结了,还纠结个什么?”

  被对方看穿一切的目光注视着,汤佳怡也是微微有些气苦,“你有想法直接和我说,先跟导演编剧主创团队打声招呼,大家讨论着来,不是更好么?”

  “他们两口子跟你抱怨了?”马竞两手一摊,“问题是你没给我他们的联系方式啊!与其为这事再给你打电话,倒不如直接做两个版本任君选择,反正只是两秒钟的空镜头,根本费不了多少事。”

  听见这话,汤佳怡更加来气了:“什么叫费不了多少事?那段镜头之前根本没有拍过,你找人专门补拍岂不是更麻烦更费事?就算空镜头不需要召回演员,不还要麻烦幕后人员?”

  轻佻地眨眨眼睛,马竞嬉笑道:“谁告诉你我找过别人?我连导演电话都没有,又到哪里去找副导灯光摄影道具场务这些人的电话?何况剧组早就解散了,人家有没有时间还是两说。”

  “啊?”意识到自己犯了想当然的错误,汤佳怡心下一惊,想也没想张口便问:“那你怎么做的?”

  “当然是后期剪辑,”马竞点点头,“咱们那位导演毕竟不是重生者,废镜头大把大把的有。素材这么多,找48帧画面凑个镜头出来,实在不是什么难事儿。”

  得益于网文改编的盛行,汤佳怡知道重生者这个概念,不过她还是忍不住问道:“又关重生者什么事?”

  “多看几本重生文你就知道了,那些重生者导演大都拥有‘精准复制’技能,凡是上辈子看过的电影,重生后都能一点儿不差地复制出来,完全照着最终成片来设计分镜头脚本和拍摄计划,绝不在无用镜头上浪费时间和经费,端的是省时省力还省钱,简直不能再好!”

  “不要歪楼!”汤佳怡把话题拉了回来,“就算可以用废镜头凑素材,那挂像怎么办?你说没找过道具师,难不成p了一个上去?”

  “当然!”马竞理所应当地点点头,“朱载堉的画像塑像那么多,素材并不难找,剪下来粘贴进去就行。”

  这个理由可没法说服汤佳怡,“你当我傻啊?这是电影又不是表情动图,都不需要考虑纹理、位置透视,还有光线阴影么?换一般特效师来做这些少说也要几天时间,还有很大可能被观众发现瑕疵说成是五毛特效,搁你这儿却是顺手就能弄好,比打电话还简单,我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没办法,一般的特效师只有图形工作站,而我却有两台图形超算。”

  这下子,汤佳怡彻底无话可说了。

  别人有钱了不知道怎么花,就买酒庄囤名车收藏艺术品进行慈善活动,想尽办法提升品味逼格,只有自家这位不走寻常路,每年花费大笔资金提升私人超算的性能。完全拥有好几台排进全国百强的超算,玩起特效渲染赖,貌似的确不需要多少时间。

  因为只顾着生闷气,她并没有意识到丈夫说的是两台图形超算,除了马宅地下室机房那台,另一台其实指的是马竞体内的e7u,后者虽然续航无力,计算五分钟、散热两小时,性能却是妥妥的。

  伸手拍拍妻子后背,马竞安慰她道:“等着看吧,没人跳出来也就罢了。要是有人站出来,我一定帮你把这场争论搞大,争取帮你弄一波流量。”

  蜜蜂自己的媒体资源虽然丰富,却也不能虽然让老板娘挥霍,限于题材问题,《闪光少女》一直走的是精准营销的路子,大众知名度委实不高。

  “嘁!”汤佳怡转过头不去看他,“你还是安心顾好自己吧!没准下一秒,蜜蜂移动的店面就被人给砸了也说不定。”

  “没可能的,”马竞淡定摇头,“老仙是国内改革遇到遇到问题,想要搞点小动作吸一波粉,借此转移民众对土改、税改的怒火。所以他最终的目的还是发展经济增长国力,两边不可能真的打起来,9月份之前肯定会主动退让。”

  他说的笃定,汤佳怡转过头来看着他问道:“为什么是9月?”

  “9月有鹭岛会议,不做退让怎么拉项目谈合作;10月有国庆,拖的越久越容易玩脱。”

  “嘿,这是什么道理?7月还有回归纪念日呢,你又怎么说?”

  “老仙也是有面子的嘛,随便退让很伤脸面的,总之……”

  正待再说,马竞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

  青鸟号上装有卫星通讯模块,即便翱翔九天亦能接到消息推送,就是网速有些坑爹。

  拿起手机一看,他的嘴角就是一抽,转身把手机递到妻子面前,“看看这个,你还真是个乌鸦嘴,咱们的在孟买的手机店真的被人砸啦!”

  汤佳怡心里一惊,低头看向手机屏幕,果然看到一条蜜蜂集团董办发来的一条紧急消息。说是位于蜜蜂商贸旗下新德里的手机店被一伙当地青年堵门抗议,人多挤坏了大门,丢了一批展示机。

  除此之外,并没有人员伤亡,而那些印度小伙举着的抗议海报,更是让她忍不住笑出声。

  海报是ps的,马竞的头被p到一个穿着扎规藏袍的汉子身上,手里端着一杆上了刺刀老式步枪(李-恩菲尔德mkii)。这副图像上面被人印上醒目的禁止符号,旁边用英语写着“杀人狂,滚出去!”

  汤佳怡见过这副图像,有人从马竞带人打《红河谷》的视频中截取开枪耍帅的片段,p上他的头像,做成动图表情“一枪一个头巾佬”,很快就在网络上传开。

  “哈哈,这可怪不得我,看看人家手里那些标语,明明是冲着你去的!嘿嘿,这下自作自受了吧?”

  马竞幽幽一叹,“唉,都是网友害我!”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超级U盘,超级U盘最新章节,超级U盘 恋上你看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