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U盘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投入和产出

小说:超级U盘 作者:纸火花 更新时间:2018-12-19 23:49:59 源网站:棉花糖
  马竞说了一堆职业,记者同学却只关注最后那个。

  药剂师的工作,按照官方说法,理应包含用药咨询、审核处方、推荐剂型、安排剂量服法、提醒注意事项等等职能。然而在大多数时候,他们的工作只是单纯的照方抓药、卖药拿提成,看起来的确很容易被人工智能所取代。

  虽然心里大概有了答案,她还是开口问道:“为什么只有国内的药剂师是例外?”

  马竞点点头,“有‘天书处方’和注册执业药师制度在,他们短期内不用担心失业问题。”

  “天书处方”是患者和网友对那些过于潦草,非常人所能看懂的病历/处方的戏称,戏谑中暗藏浓浓的嘲讽、猜疑和无奈。

  手写病历还是电子病历,表面上只是手写和打印的区别,内里却包含着医药分开、互联网医疗、药物零售连锁的大命题,利益纠葛自然没办法迅速完成替换。只要手写病历存在一天,药师的天书认读能力就是必须技能,不用担心被ai取代计算机笔迹识别的性能正在不断提高,但还没到100%准确的地步。

  至于执业药师制度,更加是药剂师行业的保护伞。

  执业药师指的是通过药师资格考试的普通公民,执业药师从事药品行业,必须要在省药监部门注册接受管理,是为注册药师。1994年,卫生部重启执业药师资格认证制度,希望通过资格准入提高从业人员专业水平,进而提升国药品质,所以彼时的注册药师多是药品企业雇佣的研究员和制药工程师。

  后来随着医药分开政策逐步推进,社会上的零售药店越来越多,药物滥用、误用的状况愈加严重,卫生部因此强力筹划推动药师进药店,规定2015年后药店没有注册执业药师不得继续营业。

  2013年,全国有46万家零售药店,注册在药店的执业药师却只有7万余人,而拥有资格证的人也才不到28万,有着巨大的缺口急需填补。

  连锁药店比较老实,只敢用远程视频提高药师工作效率,一人照管十家店;单体药店没法玩规模效应,就从同样有着执业资格制度的会计行业学来“挂证”技巧,雇佣证件来上班;那些药店工作人员,也都蜂拥冲向考场,硬是在2014年、2015年,连续两年搞了大新闻。

  14年药考,单单是被媒体曝光的三座城市就抓出近四千名作弊者,而全国报考人数只有84万。15年药考,报名人数激增至150万,其中自然少不了作弊者,鄂省考区又揪出千余人。

  执业资格考试的安保级别向来不如高考,参加者很多都是工作多年的“社会人”,外因内因齐备,一直都是“包过团队”活跃的舞台。而卫生部2015年必须配齐执业药师的规定,以及当年11月生效的刑法修正案九(作弊入刑、最高七年),也给了很多人一种大限将至的感觉,终于上演群魔乱舞、药店碧莲的精彩戏码。

  最多时候,全国各级管理部门总共为一千多个职业设定准入门槛,近年开始部署整顿,分批清理了导游、餐厅服务员、保洁员等职业的入职门槛,同时继续控制律师、教师、医师、药师、建造师等职业的进入资格,以免因为人员素质造成严重的安全问题。

  有这层前提存在,智能药师自然无从谈起。

  女记者在心里悄悄翻了个白眼,虽然颇为认可马竞的观点,奈何职责所在,她不得不制止某人肆无忌惮的吐槽行为。想了想,她把话题拉了回来,“就和自动驾驶一样,在人工智能没有证明能力和安全性,并因此得到法律许可之前,人工智能无法代替人类,担任驻店药师一类的工作。”

  “你说的没错,”马竞也不打算深谈这些,点点头同意了对方的说法,“ai也好、mi也罢,自始至终最大的问题就是变通能力不足,它们可以重复千百次不出问题,可随便一个未曾预料的小差错,都可能导致整个系统的故障停摆。”

  “而这一轮ai/mi的高速发展,就是因为神经网络理论的出现催生了机器学习技术,使得机器有了类似人类一样通过学习归纳总结的能力,能够通过喂数据自动训练不断提升能力。借助机器学习和对抗训练,google的alphago已然在围棋领域打败人类,我们的megabot也在电影和游戏中证明了自己。未来肯定会有更多‘打败人类’的ai和‘超越人类’的mi出现,直到大家再也见怪不怪。”

  拜科幻作家和编剧所赐,ai人工智能这个词逐渐有了“像人”的内涵。提起聪明、强大的ai,很多人会联想到终结者、德洛丽丝(科幻美剧《西部世界》女主角)这样的有感情、会杀人的高仿真机器人,甚至是擎天柱和威震天,虽然按照原著设定,他们其实是外星机器生命,并非人造之物。

  为了破除这层概念限制,有人提出mi(machine intelligence,机器智能)的新概念,用来特指那些“不像人的人工智能”,比如智能交管、智能工厂之类。当然这只是换了个说法,mi和ai本质上还是一回事,ai运作离不开机器,mi也无法离开人类的参与,除非它们进化到天网乃至变形金刚的层次。

  作为it行业的嘴炮之王,阿猫马教主最近盯上了mi,在多个场合公开推销这个概念。拜其所赐,记者同学对这个词并不感到陌生,不过马竞口中的megabot还是引起了她的注意。

  mega这个词本意是大、巨大、超大,却被电力电子行业赋予“百万”之意,bot通常指的是软件行业的虚拟机器人,比如游戏bot、聊天bot、搜索bot、抢购bot等等。这样两个词连起来,显然有两种全然不同的意思,超大机器人,或者百万机器人,她很好奇马竞要说的是哪一个。

  “我能问一下,这个megabot是什么吗?”

  “当然,”马竞爽快回应,“这是我们自主开发的超大规模bot管理系统,最高可以并发百万规模。用在电影上当,可以代替绝大部分群众演员,很适合搞大场面;用在游戏上,可以极大提高真实感,让世界活起来。”

  虽然电影和游戏不是她的关注领域,女记者还是点点头追问道:“我猜的没错的话,‘流浪地球’中的千万路人,都是通过这个系统实现的?”

  “哈哈!”马竞笑了,“的确是这个,不过总数肯定没那么夸张。”

  在各部门的共同努力下,网络上始终没有出现这部电影的高清盗版片源,但观众云端截取的高清截图和15秒短视频却已成铺天盖地之势,尤其是暗中鼓励相关话题的蜜搜和蜜蜂围脖,更是成为重灾区。

  看得多了,便有网友戏言“总有一天我会在围脖上看完整部电影”,获得上百个赞。受其启发,有人收集这类资源按原片顺序拼接,居然凑出一段长达30分钟的视频,这段《流浪地球超长剧透预告片》随后被上传到网络上,短短半天功夫点击量就过了30万。

  考虑到这种短片不会对票房产生太大影响,蜂影非但没有刻意打压与它,反而顺势发起“我来剪‘地球’”活动,公开征集各种二度创作版本,获胜者可以现金加出境游的豪华大奖。

  公告一发,网友们很快行动起来,争相下载各种截图短视频资源包,制作自己的拼接视频。其中点击量最高的一段视频,却是某位技术帝上传的《流浪地球之大家一起数人头》。

  这段视频的剪辑其实很粗糙,大量图片顺序排列,加上顺序播放的ost原声音乐就完事。唯一的亮点在于图片上覆盖人物脸部的红色线框以及右下角不断跳动的数字。视频播完,数字最终定格在12156795。

  视频作者其实是位技术宅,视频上的红框和数字,是他用自己编写的监控端人流量统计工具分析“流浪”素材包的成果。

  影片中自然不可能有1200万人,即使号称世界十字路口的纽约时报广场,每日人流量也才30万人次,

  这个数字自然错的离谱,却也巧合地满足了“蠢到深处自然萌”的奥义,无数人被这种“一本正经数错数”的姿态逗笑,然后果断点赞转发,推动这段视频的热度不断上涨,如今播放量已然突破300万次,还在不断上涨当中。

  女记者同样莞尔,笑着问道:“那是多少?”

  马竞摇摇头,“这个暂时不能说。”

  “人流量统计很有价值,不管是城市管理还是景区控流,都能用得上。所以我们马上会推出专门‘机器数人’比赛,希望用竞赛手段提升相关算法的效果,可不能现在就把答案泄露出去。”

  “是受到这段视频的启发?还是数‘流浪地球’?”

  “是的,”马竞坦然承认,“稍后我们会发布一段数人头专用素材视频,包含三段人最多的戏份。”

  “数人头”走红,那位技术宅随即把自己失败的源码上传,放到代码托管网站github和蜜蜂代码云,允许任何人下载修改以及使用。这份代码同样吸引数千人次的围观,连带着蜜蜂人脸识别api的使用量也增加了不少为了利人利己共同进步,主流ai公司都对外开放了自家ai产品的调用接口,蜜蜂也不例外。

  女记者暗暗点头,这时候发起“机器数人”比赛,既可以侧面宣传电影,又能带动ai接口人气,一举两得,端的是一手好算盘。

  想了想采访提纲,她开口问道:“对了,还没有恭喜你,这部电影的国内票房已经达到23亿元,是今年暑期档的票房冠军。对于这样的结果,你先前有预料到么?”

  今年的暑期影市似乎延续了去年的“中暑”症状,上映影片的票房都不太理想。

  除了“流浪”一枝独秀,其他国产片的表现都不怎么给力,很多未能过亿,即便过了也都和华仔投资并主演的《拆弹专家》一样,票房不到制片成本的三倍无法完全收回成本,只能依靠植入广告和版权分销填补缺口以及小赚一笔。

  另一方面,引进大片的表现同样萎靡,“海盗5”本就口碑参差,又和本土作战的“流浪”争抢3d和imax银幕,票房自然大受影响,上映19天只收获7.6亿元。“神奇女侠”则是另一个受害者,这位dc女英雄的人气本就不算太高,又要和“流浪”、“海盗”,以及“新木乃伊”争抢高价银幕,只拿到3亿多票房。

  相较之下,来自印度的“摔跤爸爸”凭借着良好的口碑以及身为2d电影的优势,几乎不受大片撕逼的影响,上映40天票房依然稳健,更是悄然突破10亿元。

  听见女记者的问题,马竞略一思索,坦然张口:“对于票房成绩,我们自然有着预见。我们的票房综合预测系统给出的预期票房就是20亿,现在已经达成了目标。”

  国内的制片方一直在拿低分成说事,女记者虽然不了解行业内幕,却也耳濡目染听说了票房达到制作费3倍才能保本的说法。她眨了眨眼睛,“20亿的话,岂不是堪堪保本?”

  “的确是这样,”马竞笑了笑,“不过我们现在的单日票房还维持在两三千万,国内票房还没彻底见顶。更何况,我们还没在海外市场正式发力呢!”

  “不是已经陆续上映了么?”

  “的确是这样,”马竞点点头,“但是我们有意控制了上映影院的规模,所以票房还没正式爆发。这部电影完全按照米达斯公式来拍,为此不惜修改公映版结局,再加上强大的画面效果以及优良的配音配乐,我们对海外票房非常看好。”

  还有一个他没有说,那就是北美市场阶梯式分成模式的影响。

  上映首日制片商最高可以获得90%票房,然后按照放映时间逐渐降低,直到电影院获得90%票房分成。商业大片的票房通常是滑坡式下降,首周票房占比极大。所以好莱坞大片通常追求首日、首周大规模上映,为的就是截取最美味的“头部”利润。而文艺片通常选择小规模长周期,以便用高分成吸引院线持续放映,这样获利虽少,却能更好地扬名。

  《流浪地球》之于蜜蜂,同样是一部扬名之作,所以蜜蜂影业也为它选择了类似文艺片的长线放映策略,同样是长线放映,质量不差、票房还未大爆的商业片自然比文艺片更有吸引力。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超级U盘,超级U盘最新章节,超级U盘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