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收藏,求收藏。

  ……

  李逵是水浒中被刻画的很出彩的一个角色。但陆谦对这个角色并不喜欢,不仅因为这家伙滥杀无辜,更是因为他还认为李逵的心,毫无底线。

  四岁孩儿杀得,苍发老者杀得,真正的天杀星,便是那人肉都能吃得出滋味出来。一颗铁心,鹤泪猿悲。像这种蛮不讲理、缺少理性思考、出手极黑的人,对于不想驱使他人的人们来说是可厌、可恶、又可怕的。

  金圣叹对李逵的评价很高,认为他一片天真烂漫到底。而大名鼎鼎的李贽,认为李逵是梁山泊第一尊活佛也,为善为恶,彼俱无意。

  特么,陆谦却万万不能苟同。他对李逵的感知是厌恶居多,但李贽的评价后半句很叫他认同:为善为恶,彼俱无意。只是这个‘无意’,细思则极恐,极恐。而这也是他认为李逵心无“底线”的原因。

  但以眼下时空的‘舆论’,李逵这种人在绿林里还真算不上‘罪大恶极’,何况那很多事儿,此刻还没有发生。现如今的李逵还不是水浒上在江州出场的小牢头,也不是劫法场时从头砍杀到尾的杀神,现如今的李逵只是一个因争执才打死了人,向外跑路的小屁民草根。

  陆谦要不要把这样的李逵推出去呢?那几乎是想都不想,他就决定了要收入囊中了。

  虽然他半点约束李逵杀性的信心都没有,但宁可事发之后再砍李逵的脑袋就是,现在却还要亲切待之。

  不看僧面看佛面,李逵可是朱贵朱富兄弟的老乡,就如薛永于他和林冲一般。

  而打小也没过过什么好日子的李逵,显然对梁山的气象甚感惊喜,从他跳上金沙滩就大嚷着自己的好日子到了,就可见一番。听得不少山上头领具是笑了。

  梁山上的迎接礼仪非常郑重,陆谦亲自带队,左右是鲁智深与林冲,其余头领悉数在场。

  阮小二与山上一众头领见过了后,自把身后一干人等介绍于陆谦等。陆谦再挽着韩伯龙的臂膀把他郑重的与一干头领介绍,“当日我流落江湖,心神难安,惶恐不宁,幸遇到了刘唐兄弟和伯龙兄弟,不离不弃,相伴左右,始知晓江湖有义气。”

  “而及今日,我等兄弟,身属天南地北,却共聚这梁山水泊,有缘有分,实乃天意。”

  “我陆谦其余的话就不说了,今日山寨天幸得众豪杰相聚,大义既明,非比往日苟且。只愿我等今后能竭力同心,兄弟齐心,共聚大义。”

  “叫我梁山威名,传于天下;叫我水浒好汉的名头,天下皆知。”

  “如此,方不枉我等来此世间一遭,亦不枉我梁山上竖起的这面大旗。”

  替天行道,除暴安良。山顶上,一面杏黄大旗上书写着八个大字,迎着东风,猎猎招展。

  “好叫虞侯知晓,薛永就是知晓这八个大字,感于梁山义气,才特意来投。今后愿随哥哥执鞭坠镫,敢不尽心竭力!”

  薛永第一个跳出来呼应陆谦,话说的还甚是漂亮。

  梁山偌大的名头,更多怕是大败官军得来的,却是被一言略过,很是可陆谦之心。要不怎么说是老乡,怎么有‘乡党’这个词汇呢。

  那薛永抢了先,韩伯龙就是第二个,只是他的话说的就没前者漂亮了。“俺只是个粗卤匹夫,不过会些枪棒而已,无学无才,无智无术。但俺虽然不才,却是顶天立地的汉子。既愿上了水泊,聚义于此,那自然就义气为重。今后愿随哥哥执鞭坠镫,舍得俺一条性命去,也万不敢玷污了旗上那八个大字。”但韩伯龙也不傻,没去扯杀败官军之事。天知晓他在老家待不得了,投奔梁山更多是因为其与陆谦的先前情谊,而赚上锦豹子杨林,则更是因为梁山战绩。

  “对对。韩大哥所言甚得俺铁牛的心。这山寨里尽做好汉,却不做畜生!”如此立下了规矩,就是李逵都扯了大旗。李逵扯着嗓子叫道,脸上笑呵呵尽是欢喜之情,半点也不知道在那原著上,就是自己一斧头赚了韩伯龙的小命。而陆谦在心底里呵呵冷笑,这句话在场人等都说的,唯独你李逵差上三分。

  而就所谓:交情浑似股肱,义气如同骨肉。打李逵扯了一嗓后,自韩伯龙、薛永一下等人是尽数做拜道:“兄长义气过人,梁山大义赫赫,不容小弟不依,今后愿随鞭镫,敢不尽心竭力。”

  这般来,一干人就算是入伙了。

  或许那王定六的武艺连周大明都有不如,但陆谦没有褒贬,那么就也混上山来有一把交椅了。其他好汉看在朱贵的面子上也不会说甚,那朱富体型甚是富泰,厮打拼斗来怕还不如王定六。但朱富是朱贵的亲弟弟,此番上山,岂能没把交椅来坐?

  一干人在聚义厅里左右按座次坐下,陆谦还没说话,李逵又先开口了。“哥哥如何不坐那正中的大位?王伦那鸟人还留他作甚,待俺一斧头砍杀了他。”

  陆谦的嘴巴都不觉张了开来,怪不得后人有评价说李逵这黑厮对于不想驱使他人的人们来说是可厌、可恶、又可怕的,而对于想驱使他人的人来说,却是可亲、可爱,更可信的。

  在水浒原著上,这黑厮就似乎屡屡为宋江的地位出头,冲锋陷阵,而现在却是陆谦来享受了。

  “李逵兄弟且停口,此话今后休说。那王伦不义,我等昔日兄弟也人人恨之。但当日迫于官军征剿,恐除了王伦动摇山寨人心,因而发布了下去只说他受了风寒,生了病症。这短时日里,也只叫他偶尔现身高处,发说是病症日重,慢慢抹杀了去。万不可粗鲁行事。”

  “这山寨毕竟是他所创立,旧人中多有感其恩德之辈。如因一王伦,而离了山寨人心,此大大不值也。更休说传扬出去了坏我梁山的名头。”

  陆谦还坐在那大位旁边的小位,名义上依旧是山寨的二当家。

  “今日一干新兄弟上山,乃我梁山的幸事。几位兄弟或许已听了二郎兄弟的介绍,晓得山寨诸头领的座次。但鲁师兄和林教头上山时候,二郎兄弟还漂泊在外,怕不知道山寨新情。”

  陆谦接着便正式介绍了一干人,他是梁山之主,林冲为副,鲁智深次之,杜迁、宋万再次之。接下是刘唐、朱贵、三阮,如此梁山上就已经整整十人了。现如今再添人等,那也没有越居前人的道理,陆谦把当日排座次时候的理论拿出来,赢得一群新人的喝彩。

  是以,韩伯龙排十一,其下是樊瑞、薛永、李逵、焦挺、项充、李衮、杨林、朱富和王定六。

  至此,这梁山之上已经有整整二十位好汉。

  陆谦点薛永、焦挺为梁山作训司的枪棒教头和拳脚教头,陆谦听说了这焦挺之所以上山是因为被朱富、李逵给撞上了,焦挺瞧着李逵黑又硬,多瞅了几眼,便起了争执,结果李逵被打服气了,心中甚是好笑,他还记得原著上这焦挺就是如此被李逵带上梁山的。有着一手的好拳脚,能一拳打倒浑身横肉的李逵,再一脚让黑厮彻底的心服口服,虽然实力上在陆谦的‘眼中’只是如韩伯龙一般的浅红,但只论拳脚,或许燕青也不敢轻易言胜。

  樊瑞为山寨先生,掌管机密军师是假,执掌医护营是真,一干医患事宜皆有他来做主,再兼管钱粮,此外还要记录那梁山泊周边的天文气象。看了樊瑞这个混世魔王,陆谦就晓得在眼下世界里道法尽是假的。但天文气象于军事上的作用却是毋庸置疑的。

  陆谦把自身上的系统翻了又翻,那是寻不到‘天气预报’的,如此就只能依靠有真本事的樊瑞来做这个‘气象卫星’了。陆谦是很期望着他能够完美胜任的。

  而朱富、王定六则划归到朱贵帐下,后者为梁山泊谍报总头领,这朱富与王定六就暂且副之。如此安排自然叫朱家兄弟高兴,那王定六也是兴奋。不知不觉当中,陆谦就向情报系统掺了一把好沙子。

  而余下的五人,韩伯龙、李逵、项充、李衮、杨林。那来路前文没有具体交代的便只有杨林。这人是韩伯龙的老相识,后者带了钱财回到老家,故是安顿了一些时日,休整了祖坟祖宅,可没过多久便于当地的青皮生了冲突。青皮被韩伯龙一拳打断了脖子,韩伯龙只能投奔到柴进的庄园去。如此下一步也只能来到梁山泊。这杨林就是他在路上遇到的。

  陆谦选了韩伯龙做自己的亲随头领,李逵、项充和李衮那是必须要去冲锋陷阵的。原著上面,这三人加上个丧门神鲍旭,这‘杀人四人组’那就是梁山最强的敢死队。能远能近,大剑大斧配合着飞刀标枪!

  现在虽然没了鲍旭,但有了李逵这个不怕死的和项充李衮,陆谦自然把他们编入步军做头领,好做冲锋陷阵。

  而杨林则被他许为重任,为谍报头领,专行北路。只待年后山寨里积攒下一些钱财后,就叫杨林带上前去北方贩马。

  梁山想要发展壮大,骑兵是必不可少的。而且在必要时候,陆谦会叫杨林着重打探玉幡竿孟康的行踪消息,或许那饮马川一干人,就能被引入梁山呢。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