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风万里尽汉歌 第八百七十二章 征服

小说:长风万里尽汉歌 作者:汉风雄烈 更新时间:2019-02-06 09:09:00 源网站:棉花糖
  如此的战斗完全没有悬念。

  两艘朱罗战船一个干脆的打出了白旗,另一个却不巧,白旗还没打出就被炮弹打碎了侧舷,破口偏偏还在吃水线下。船上的水兵在封堵无效后纷纷抱着木板、木箱、木桶等漂浮物跳进了海里。

  这些人自然就只能成为俘虏,齐军放下小艇,像捞鱼一样,把他们一个个提溜儿上来,毫不废话,尽数给严加看管了起来。

  这些人今后就是陆齐军的免费劳力了。每多抓到一个,就是一份财富啊。要知道齐军最终的目的绝不是在南天竺大陆扫荡一圈,而后便就打道回府,他们是要钉在吉登伯勒姆的。

  对比这支船队的任务,眼前的战斗就只是一个小插曲而已,齐军的最终目标是在吉登伯勒姆建立起一个牢固的支撑点,日后这里会成为他们登陆南天竺的桥头堡之一。而锡兰的角色则会慢慢向着大本营转变。

  当然,对于陆皇帝的整个天竺战略而言,锡兰如何算得上是大本营呢,那儿只是一翘板罢了。

  只是这个时候,天竺人绝想不到陆齐的野心罢了。

  吉登伯勒姆城且还在离高韦里河入海口二十余里处,它与沪港的问题一样,入海口处海岸线还没有稳定下来,海水不时倒灌岸上,入海口两侧全都是连绵的沼泽水洼。

  天竺人根本无法部守入海口,齐军自然也无法在此登陆。船队一行顺着河道逆流而上,直到行过了十几里后方才看到连片的绿色,也看到了一座朱罗军队的营垒。

  船队的指挥官把手一挥。两艘五千石级的福船便向着岸边直扑过去,在距离岸边还有百多米的时候搁浅,两艘福船落下了帆,然后船上大摇大摆地放下了大量的小艇。小艇上满载着士兵,朝岸上划去。

  此番充当前锋的自然不会是南洋各国联军,而是西洋舰队的陆战队,他们在营正的率领下只花了两刻钟就登上了岸畔。

  朱罗军的步骑兵始终在一里之外徘徊,他们不敢冒着大炮的轰击来攻击登岸的陆战队,但也更不甘心就此后撤。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个营的水师陆战队顺利登岸。而在有了这一个营的陆战队登岸之后,那陆齐兵马可不是更肆无忌惮了?

  当朱罗军再忍无可忍的对陆齐军发起进攻时,第二个营的水师陆战队已经上岸了七七八八了。而他们的攻击也只是更加证明了枪炮的威力。

  “冲锋,冲锋……”一个帽子上缀着一颗红宝石的朱罗军官高呼着。

  手下的步骑军全力的吼叫着,强忍着恐惧,向着陆战队冲了来。前方是一群持着弓箭挎着短剑的步兵,稍后是数百名朱罗军骑兵。

  在朱罗国,骑兵的份量可远远比步军重要。

  数千步兵黑压压的冲杀过来。最前面的是弓弩兵,稍后些的是刀枪兵,一个个都在歇斯底里的大嚎大叫,以来减轻心中的恐惧。

  但这些努力在一颗颗炮弹降临到他们中时,惨烈的一幕幕,立刻就叫他们所有的努力化作了乌有。

  呼啸声中,一颗五斤重的实心弹正中一名朱罗步兵军官的胸膛,一阵噼啪的骨折声响动中,血雾仿佛爆炸一样激射,那铁球直打碎了那军官,透体而过后又扫断了好几个人的手臂腿脚。嘶心裂肺的哭叫声传出,中炮伤残的士兵躺在地上翻滚嚎叫。身旁的其他军士无不是面无人色。

  一声声的炮响声如惊雷,大小数十颗炮丸劈头盖脸而来。

  阵列中哭爹喊娘的嗷嚎声络绎不绝。一颗颗铁球打的朱罗士兵血肉横飞。

  冲锋中的朱罗步兵队列密集,因为他们在冲锋中,不自觉的人便拥挤到了一块,这种密集的军阵,一颗铁球冲入阵内,那就是一条血肉胡同被滚开。

  “啊,啊,啊……”

  两轮炮击过后,朱罗军冲锋的势头已经停住了。

  处处残肢鲜血,不知多少被炮弹打伤打残的朱罗士兵滚地嚎哭。如此一味的挨打,场面又是如此的惨烈,让朱罗军立时就有了崩溃的苗头。

  尤其是最前面的那些人,一边尖声大叫,一边如无头苍蝇般乱转,更有人哭喊着往后阵逃来。

  大炮加火枪的威力不是天竺人的血肉之躯可以抵挡的。泰米尔人的勇敢换来的只是更加惨痛的失利。

  等到大量的南洋联军登陆岸上后,残存的朱罗军连营垒都顾不得要了,纷纷向西逃窜去。

  战斗非常轻松。朱罗军的营垒没有遭受半点破坏,基本都完整地保存了下来,里头储存的大批草料粮食和其他物质,就通通归陆齐军了。

  当日,陆齐的水陆军都没有继续向吉登伯勒姆城进发,就地宿营的齐军通过对战俘的审讯,大致上摸清了敌人的实力。人数是比他们多出很多,甚至还有两百头象兵,但这点实力根本不被前来的齐军放在眼中。

  或许真刀真枪的拼杀,南洋联军兀自能轻松吊打阿三哥,但此事存在着不小的风险,毕竟朱罗是一人口超千万的大国,陆皇帝如何会不考虑周详?

  大幅度的利用枪炮,最大限度的将两军实力拉开拉大,将整个风险压缩,这就是陆谦“天竺征服计划”的最大保障。

  南天竺也好,北天竺也罢,距离中国都太遥远。陆谦虽然可以承受失败,但他并不希望能够看到失败,更不喜欢失败那苦涩的滋味。

  对这片土地,他所需要的只是殖民,而不是彻彻底底的将之变作汉土。

  因为前者十分轻松的就能达成目的,后者却会是十万分之困难。

  吉登伯勒姆城内,朱罗国的贵族们自然接到了败讯,可是讲真,他们到现在为止就没有想出如何应对火器的法子。

  大象只有面对血肉之躯的时候才会显露出巨大的破坏力。而若是面对炮弹枪弹,很难说一百头战象可以起到多么大的作用。

  中国人在征服蒲甘、女王国等处的时候,战象面对火器时候的表现,绝对可用拙劣和无能来形容。

  朱罗贵族们在城内争吵不休,有人主张主动出击,发起人海攻势;有人觉得守城才是正确,城池会给他们带来强大的助益和庇护,还可以把骑兵放到城外,对齐军形成一定的威胁。

  就在他们争吵不休,无法决断的时候,陆齐军却已经直逼吉登伯勒姆而来。并且靠着大炮,轻轻松松的轰开了吉登伯勒姆的大门。

  朱罗王俱卢同伽·朱罗二世暴跳如雷,短短时间里,五座港口城池失陷,中国人的战船甚至已顺着高韦里河深入进朱罗腹地上百里,眼看着都要打进朱罗国都城坦贾武尔了。

  他部署在吉登伯勒姆,部署在马尤乐姆,部署在贡伯戈讷姆的数万朱罗国军队仿佛在这一瞬时间里具变作了虚无。

  且齐军的攻势也并非只是吉登伯勒姆这一路攻势进展的顺利,其他四路也无一不是如此。面对火炮和火枪,朱罗国的陆军就像他们的水军一样无以招架。

  这是一种全然不同的战争模式。而且没有历经数百年时间的演变演化,已经可以冠之‘成熟’二字的枪炮瞬间划过时空的隔阂降落到他们的面前,别说是阿三哥不曾,就是契丹人和日本人,在装备着大量火器的齐军面前,也是不堪一击。

  那耶律大石可不是个懦夫,看他在历史上的成就,就可知道这是一个心智坚定如铁石的人。非是真的绝望到看不到一丝光明,何苦投降陆齐,更在此后的多年中为陆皇帝东征西讨,鞍马前后?

  两支完全不对等的军队产生的碰撞,冷兵器与虽然原始却相对成熟的热兵器的碰撞,其结果不言而喻。也怪不得数百年后的史学家会感叹:中国对天竺的征服是世界史书所记载的无数次‘征服’上最轻松的一次。

  天竺社会本就是一个‘畸形儿’,自身的发育先天不健全。自己因历史的缘故而先就存在的一些“缺陷”在这场战争中被无限的放大,被动的成为了中国征服天竺和统治天竺过程中最好的帮手。

  虽然现下还只是一个开始!

  ……

  时间进入六月份,一道捷报飞跃过万水千山,直送陆皇帝手中!

  妙书屋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