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城内高俅府邸。

  自打济州府官军征剿梁山大败,一并死了团练使黄安和兵马都监蒋磊,将州府的两营禁军丧个干净的消息传到,整个太尉府就如提前三俩月到了寒冬腊月,阴沉着一张脸的高俅,浑身向外散发着‘嗖嗖’的寒气,叫一干亲随仆人个个战战兢兢。

  也就前两日有消息打西京送到,叫他神情缓和了一会儿,而近日就又复回原状。

  “太尉,党世英到了。”

  一亲仆向端坐在椅子上的高俅禀报到。“叫他进来。”

  高俅下垂眼皮,遮住了他那双满含杀意的眸子。作为殿帅府太尉,高俅帐前牙将极多,于内两个最了得:一个唤做党世英,一个唤做党世雄,弟兄二人见做统制官,各有万夫不当之勇。最最得高俅的看重。

  党世英是长兄,现年三十出头,身高六尺,虎背熊腰。但见了那亲仆,却把腰弯成了罗锅。

  “见过恩相。”

  高俅张开那蕴含着慢慢杀气的眸子,看着堂中的党世英,说道:“济州府事宜已经妥当,你近日便收拾行李、心腹,前往济州府上任。”

  党世英听了大喜,事情妥当了,也就是说他能去济州赴任了,且济州兵马都监制下两个营已全军覆没的禁军也已经与临近的广济军和濮州禁军完成对调,变成了实打实的四个营头。

  如此怎不叫党世英高兴?摆明了是要去立功的么。

  “敢叫恩相放心,来年开春,必取陆谦贼子首级,献于恩相。”高俅这番运作的目的,就是让党世英去砍陆谦的脑袋的。

  要知道,殿帅府统制官品阶可比之地方州府上的兵马都监大上一等,党世英如果不是为了巴结高俅,何苦去要自降一级,巴巴的做这个济州府兵马都监?

  从京城到地方不官升一级,那就是受贬,何况还下降一等?

  那目的就是为了叫他好去砍陆谦的脑袋,有了这颗头颅在,降下去一两等官职算个屁啊?

  高俅不可置疑,他如此的一番筹措,党世英砍了陆谦脑袋才是理所应当。须知经他的一插手,济州府下辖的禁军营头比以往翻多了一倍。

  对于高俅来说,这比抹掉两营禁军全军覆没都难上许多,他先后去见了蔡京和梁师成,还在小王都尉那里搭上了不少人情。“你去济州赴任,路上且先办个事儿。”

  秋后算账的高俅,一纸文书就叫回到老家的林冲吃了官司,然当今的西京河南府尹不是别人,正是当年屡屡上书弹劾蔡京的前御史中丞石公弼。那次蔡京栽了个小跟头,被赶去了杭州。但没过多久,蔡京以花石纲复宠,重新入京,再次执掌国政。而后石公弼就被蔡京赶出了东京。

  石公弼并非多么廉洁奉公,尽心尽责的官员,弹劾蔡京也不是全部出于公心,但这显然是一个与蔡京有着化解不开的矛盾的朝廷老臣。现在他于林冲的案子上,也略作周全,不能说完全驳回了高俅的两面,却也叫高俅暗骂声老匹夫。

  “石公弼把林冲那厮判到了沧州牢营发配,老夫却不想叫他活着走到沧州。你去取他首级来,老夫要先用他的脑袋祭奠我儿。”

  高俅明明是一个只会三脚猫功夫的混混,真死斗起来,党世英能宰他十个还富裕。但是现在的高俅,那浑身上下散发出的戾气,却叫党世英一阵心慌气乱。忙是应允,待退出房后还觉得心悸。

  此人在赵宋官场里厮混,就必要吃得高俅威风。便如那苏东坡的那句名句: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那呼延灼、关胜等人,不也要在高俅面前俯首便拜?

  虽然水浒的世界里,名声对人很重要,但权力一样重要。

  出身齐鲁的宋江到了江州都能引得一干人物追捧,可如此受人尊捧的宋江,生死与否也一样操于蔡九之手。

  正在梁山上感慨的陆谦想不到东京城里有如此一遭,便是正被官差衙役押送的林冲,和暗中一路护送的鲁智深、周大明也想不到如此。

  后者从洛阳出发,一路顺着黄河直向东去。

  还是那汴口,在此处渡河,去了黄河对岸。鲁智深故地重来,在此寻找当日险些害了他性命的那俩艄公,依旧半点影子没有看到。找人打听,也解说多日不见了。只能作罢。

  如此行走了七八日,怕是张教头带着妻女都已经要到了梁山泊了。林冲这儿则才行到修武。

  一干人并不进修武城池,只在城外小店落脚,这里隔着一条黄河,对面就是郑州。小店不大,熟门熟路,却是这俩公人住贯了的。掌柜的是一年过半百的小老头,与两个做公的尽皆相熟,只是这生意似乎不好,客房只有七八间,却一无外人。

  林冲一路行来,待遇比水浒原著上好了甚多,但其心灵和肉体依旧受了极大的摧残。晚上缩在房间一角,盖着一薄被,就睡去了。两个差役一个个脱了外袍爬上床,呼噜声此起彼伏,半夜时候三人都睡死了。

  漆黑夜色里,林冲陡然从睡梦中惊醒,此刻怕都是凌晨了,黑洞洞的屋子里,只有缕缕月光顺着窗棂上的白纸照射进来。屋外夜风呼啸,树枝在夜风中发出哗啦啦的响动,在月光之下,映在窗棂上的影子好像妖魔鬼怪在张牙舞爪一样。

  可林冲却再也睡不着了,人就如鬼魅一样从房间一角缓缓站起。

  外头那嘈嘈杂杂的声音毫不遮掩的传来,林冲可不觉得那是夜猫子在打架。这分明就是人在活动的声音。

  党世英就立在小店外。身边站着一个面貌普通的汉子,如果林冲记忆力超强的话,他就能发现最近三五天里,他已经多次在路上见过这个汉子了。

  小店的掌柜也立在一旁,像一个全力讨好着主人的泰迪。

  党世英没甚好说的,他身后有着二十条大汉,对付一个挨过棍棒,吃了多日的牢饭,废人般模样的林冲,若是还拿不下来,他也不用去济州府当兵马都监了,直接回家养孩子吧。

  党氏兄弟武艺不弱,这技业高强之人胸中总有三分傲气在,他自有自己的骄傲。于此占尽优势之下,不愿意下阴招坏了林冲性命,只明火执仗而来。

  林冲凑到窗棂前向外一看,心中大吃了一惊,就见小店外已经燃起了火把,好几十人已经将小店围住。他急忙唤醒床上那两个做公的,只是漆黑中他并没发现那其中有一个脸色有异常。

  另一个人被唬了一跳,来不及穿鞋就跳下了床,赤足走在地上,两步跑到窗口去探望。

  “嗖——”

  “啊——”

  一声惨叫来,原来那公人肩膀上已经挨了一箭,这错非是林冲拉了他一把,否则那支箭就已经射穿他的脖颈了。

  “休要废话,快与我开锁脱枷。”

  林冲急道,外面人已经涌入进来了,脚步踩在木板上,‘咚咚’作响。

  “林冲,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笔下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