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根本不能理解银行之作用的赵不试,根本不知道东海金银岛的赵不试,完全想不明白陆齐的财政是如何之健康发展的。

  那可根本不是在吃老本。

  摇摇头,赵不试看着大艺术家,“陆氏要官家亲笔罪己诏,且要以帝王之心态,坦诚祖宗筹谋之心意……”赵不试脸皮涨的通红,羞耻,很羞耻啊。可卖祖宗就要这么卖,因为人买家就这样个姿势来买。

  陆谦让赵福金给大艺术家传的家书里都写了甚个要求?就是如此。

  拢共就这一个要求。

  让大艺术家以艺术的手笔来自爆其短,来揭示自己老祖宗的“龌龊之心”。

  什么文华盛世,什么天子门生,说穿了只是皇帝要压制武将的手段罢了,是皇帝巩固自身利益的一种方式。把这层皮给扒掉,以文驭武的神圣性便就没有了。那不再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了,而只是天子的一念之私心。

  配合着大艺术家的罪己诏,报纸上再频频爆出些老赵家吃过的败仗,和因为以文驭武而栽的跟头……

  这可能仍不能一举把‘文贵武贱’的思想给踩翻在地,也不能一举把‘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理念给粉碎,但绝对能在老百姓心中造成巨大的影响。

  任何事情都需要慢慢发酵的,便是老赵家善待士人,也是百多年养出的口碑,就是那烂泥一样不堪一提的禁军,也是澶渊之盟后的百年光景里一点点腐朽的。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陆谦现在就是要挖个大口子,而后期望着有一天这堤坝总会彻底倒塌。

  而且想想十年后的陆齐,想想二十年后的陆齐吧?

  一个又一个封国的建立,大批‘贫困’人口的向外迁移,国内人口不说增长了,能保持眼下的水准不下降都很难很难。

  那时候日本已经覆灭,新福【吕宋】的铜矿会得到更大规模的开发。有了日本的金银、吕宋的铜矿,以陆齐财政之富裕,完全可以在运转国事的同时大肆的普及中小学堂和各类技校。

  而且那时候的中国已经对天方、对天竺,甚至是对万里之外的欧洲、非洲和美洲都有了涉及……

  那时候中国的商业会是何等的繁荣?

  贸易商船航行到哪里,中国的商品就抵达到哪里,财富会源源不断地汇聚到中国。

  别以为万里之外的美洲、非洲、欧洲是多么遥远。

  此刻的宋人已经涉及了天方和非洲,而蒙古人能靠着几万的骑兵,西征欧洲大陆,陆皇帝没理由在更优越的条件下做不到啊?

  再有那美洲。

  横穿太平洋自然是一困难的事儿,但沿着日本北边的阿留申群岛,船只能一路顺着岛链行到美洲的最西北角,或者直接就乘着北太平洋暖流抵到北美的西海岸。然后进入加利福尼亚寒流南下,怕都能有抵到中美的墨西哥了。

  十年二十年后,中国的财政只会更加富裕。

  工商业发达,税赋无有变化,百姓们也只会越发的富裕。

  那个时候他们就会发现,知识真的就是财富,而读书也真的能使人进步。

  只是那些‘书’并非是四书五经。

  中国仍旧会是一个官本位时代,但‘秀才’、‘举人’所开启的公差时代,以及进士高中也要从基层做起,也是八品官儿的现实,必会很大程度上抵消科举的影响力。

  不经过任何的过渡,只要一举高中便可以直上云霄。赵家果然是善待士人,人老朱家都还有“观政”这一说呢。

  而现在,科举虽依旧是官场之人进步的阶梯,却远没有赵宋来的直接。陆齐朝的八品官那是在县堂官之下啊,县一级的父母官都是正从七品,与赵宋朝从八品的诸州县令是全然不同的新制度。且士子们读书有几人是真为了读书?不都是为了科举扬名,为的是做官么。所以,读四书五经对他们言只是一种手段,实则是为了做官。而为了有官做,上头考什么他们学什么。这点,王安石的《三经新义》已给出答案了。

  那种死抱着经典不撒手的人,改朝换代时候自然有,但经过十几二十年的熏陶后,这世上还会有很多“遗老遗少”么?尤其是闻焕章封国之后?

  一切都需要时间来发酵,来衍化啊。

  后来事谁人能看的清楚?

  大艺术家看不起的,赵不试也看不透的,他们放下纠结后,目光所触之处,也与此毫无相干。

  “新福气候湿润,土地肥美,地藏夺矿,又有南洋水师开垦征讨,若陆氏真能将此地赐予九皇子立国开疆,那当再好不过。”

  让大艺术家把祖宗卖掉,陆谦也是给出了大回报的。他允诺日后要将新福赐予赵福金之子做海外立国之所在。这就像是一根诱人的胡萝卜,瞬间吸引去了赵福金全部的注意力。

  她虽然是后宫妇人,不止前朝政事,但海外风情陆皇帝给从来不对她们隐瞒,相反很多是前朝的一些大臣还不如她们透彻呢。因为陆谦觉得父母是孩子的第一老师,他因为身份缘故,陪孩子的时候自不如嫔妃们时长。若是这些后宫娘们整日里给孩子灌输些海外皆不毛荒蛮之地,都是鸟不拉屎鬼不下蛋的鸟地方,让孩子们潜意识里就对海外生出惧意或是蔑视,那可就不美了。

  事实上,内务办下属的著书局,在写话本给陆皇帝、后宫嫔妃解闷的同时,还有一个人物就是编撰《海外风情》这套科普书籍。

  日后陆皇帝还想着把这套书刊发天下,送进各处学堂,开阔学生视野呢。

  新福那地方对于南洋而言,也是一好去处了。

  虽然大平原不很多,可气候、矿产,着实不少。更重要的是,彼处年年也有巨风扫荡,但却不比更南面的爪洼岛和苏门答腊,那里年年巨风方是浩大呢。

  若是按照地舆图言,爪洼岛和苏门答腊就俨然是新福的一条防护线,虽然新福本身也是东南沿海区域的挡风墙,但这点上总是要好过方腊的。

  “大宋是完了,但公主之子还在。”只要有后者,赵氏就落不到烂泥堆里去。

  一个国家的创立那需要多少各种各类的人才。现下的赵氏就必然会成为赵福金之子最大的后盾,就如耶律氏与答里孛之子一样,二者都是一个道理。

  总数高达几千人的赵宋宗室,好好利用,那将会是一笔不可估量的财富。他们每个人可都识文断字,能写会画,甚至不少人小算盘打的一流。这都是能用得到的人才。

  而且还都不用担忧后者变得尾大不掉,因为陆氏皇子们的靠山更牛逼!

  “故而,现下官家之用,当是倾尽全力满足陆氏之需,勿要舍不得颜面,今日事败若此,只能忍辱负重也,官家一切以大局为重。”赵不试这话说的干巴巴的。因为他知道眼前的大艺术家那就是个没脸没皮没节操的。

  赵佶闻言是好不感动,“不试知我,不试知我,……”仿佛是背负了巨大的委屈,终于被人理解了,直要热泪盈眶。()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