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黄埔码头。

  随着赵桓一行人一同抵到广州的李助一行,望着哭哭戚戚、一片哀云笼罩的南宋皇室和文武重臣们,被驱赶着登上一艘艘大海船,心中也有一股不自在的滋味泛起。

  “秦王扫六合,虎视何雄哉!挥剑决浮云,诸侯尽西来。……”

  李助的感慨尤其多,他眼前的那穿着赵宋皇帝衣冠,颤颤巍巍,两腿都软成了面条的男子,那就是大宋朝的天子,是中原的主宰啊。

  如果没有陆皇帝,王庆就能真的成气候么?李助心中本来是有点信心的,不然他不会那么大力的辅助王庆。看看王庆的家底,有多少大将是王庆给拉拢来的。

  可残酷的现实告诉他,那纯粹是他在痴心妄想。

  摩尼教在挨揍之前,王庆与田虎可是先一步被西军打的嗷嗷叫的啊。连淮西都待不住了,逃奔去了洞庭湖。

  强悍的西军,那真不是他们可以抗衡的。

  所以,现在的王庆等‘君臣’,那一个个对自家的‘下场’真的很满意很满意的。从身死族灭到一跃荣华富贵,一切的变数都在于陆齐,都在于陆皇帝。

  李助正是看明白了这一点,方才果断的从王庆这艘注定要不成的船上跳下,带着侄儿李懹暗中投靠了陆齐的。即便是局势明朗下,王庆一伙来日的富贵可期时候,他也没半点后悔。因为李助不愿离开中原,李懹也不愿去那荒野蛮地。

  此次李助前来广州,有四个目的,一是用钱财从广州的商人手中购买更多的物质。从粮食食盐,到生铁布匹,五花八门,各种各类全都要。

  第二是招揽人才,读书的、算账的,各行各业的手艺人,只要来投他全都要下了。

  第三则是与萧嘉穗商谈桂西的俘虏事宜,如果可以,那些被全家抄没,注定要为仆为奴的人,王庆那里都能要了去。但这显然不可能,钟相同样在盯着这点。

  对大理势在必得的二人,每个都摆出一副十足信心的模样,在大理之地都远没有拿下的时候,就已经在准备‘后事’了。

  可实际上这半点问题都没。

  不管他们中的哪一个最终得到了大理,另一个即使落败,也注定是要列土封疆的。这不管是人口还是各类工匠人才,还是数不清的物资,他们早晚要准备。

  所以,李助此来广州的第四点就是与接头人好好的商议一番,将自己肚子里的情报告于益都。

  却不想还有幸见到眼下的一幕。

  李助身侧亦是王庆一伙的文臣策士,内里有两人就是赵宋遗臣,也就是南宋都跑路了后这才投效王庆军的宋臣,因为无甚大的劣迹,陆齐就也不来过问。此刻看到自己曾经效忠的皇帝如犬马一样被人赶着上到大海船,心中更是有数不尽的感慨……

  只是二人这脸上方露出悲色,便就得罪了人来了。

  要知道,这王庆军也好,钟相军也好,都跟早期的梁山军无甚两样。甚至二者更加的江湖一些,他们没有那么多的朝廷降将么。

  这王庆军中虽然已经在开始‘正规化’,可执掌大权的,份量更重的,还是王庆当初的老兄弟。

  如跟随李助前来的潘忠、柳元两个就是,这二人当初皆是王庆的亲将统军,是王庆的心腹。却也尽是江湖绿林好汉出身,那出身就决定了二人对赵家没甚的好感。

  此刻看到俩鸟文官也在悲悲切切,当下就耐不住了。“哭哭啼啼的摆给谁看?搅俺兄弟的好兴致。”

  潘忠方发话,柳元就接道:“兄弟说的是。俺看这俩鸟人是念着老赵家的好了。军师,不若就送这俩鸟厮也上船好了。”两句话说的两个文官面如铁青,适才的伤感也全都烟消云散去。

  李助且是没好气的怒视着潘忠、柳元,他在这二人面前可是很有威严的。

  潘忠见他要恼,只做哈哈一笑,扯着柳元就走。“军师且在这儿观看,俺们兄弟先走一步。难得回到广州这繁华之地,俺们兄弟且去痛快的耍玩几日,找些漂亮的粉头小娘来伺候,可不耐来这里看鸟的赵小官家!”

  两个粗汉,全然感受不到眼下场面的意义。

  柳元忙跟着道:“就是,就是。这鸟皇帝身子软的很,一路走海路到益都,无不知道还能不能活下。俺看这些鸟官都吓的要是,路上可不要吓死几个。军师且看着就是,俺们先走一步。”

  这话说的剩下的人脸都青了,直让李助来替二人赔了个罪。

  ……

  剑门关驿站。

  现在,这里是鲁智深南下大军的临时指挥部。

  齐军已经沿着汉中到剑州的官道杀下来了,大军汇聚,刘光国束手而降,交了兵权后被立刻送去了汉中,稍后再去长安,然后前往益都去了。

  他的功劳不可谓小,但如此的功劳在陆齐面前也兀自没有话语权,就跟徐徽言一样,那下场都是交付了兵权后送去武略院里深造两年,然后才会得到重新启用。

  哪怕这二人都一百个忠诚陆皇帝,头顶上的气柱浓白如酸奶,也半点用没有。

  刘光国也不反抗,跟着手下的王德、解元等大小七八个将领,直前往汉中去了。

  那历史上也声名响亮的王德、解元二将,现在也是川蜀宋军中的悍将,但也就是如此罢了。

  整个蜀宋已经到了悬崖边上,就看接下的绵州之战了。那一战齐军若是顺利得手,锦官城唯一的选择就只能是投降。

  可是奇怪的是,这段日子里锦官城内的大艺术家竟然没有下一道旨意给姚平仲。反倒是赵不试、郭仲荀等人的书信全都送到了姚平仲的面前。

  只是此刻的姚平仲正值烦躁异常,齐军已经下到了剑州,那谁能告诉他,剑门关以北的利州如何了?

  之前北面传来的消息是,姚友仲和刘锜率残兵退守利州,那么,现在的利州已经告破,二人都已经身死军灭了么?

  亦或者利州宋军仍旧还在,齐军并没有对利州强攻猛打。因为只要他们逼降了锦官城内的赵官家,利州也就能不战而下了。

  姚平仲很烦躁,他一点消息都没有。自从姚古去后,姚友仲那就是他血脉最亲近之人。姚友仲现下里生死不知,他也定不下心来。

  因为他是准备要与齐军狠狠地干一仗的!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妙书屋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笔下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