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宣中的劝慰让一众人感慨良多,他们说不上是该高兴还是该悲伤。因为上升通道肉眼可见的更加宽广了,但一个时代也真正的逝去了。

  在座的人年纪最小的也近四十岁,在如今的时代里,这已经是半辈子犹多了。赵宋的存在对他们而言绝不仅仅是当官。

  但现在他们却必须要正视一个事实——赵宋完蛋了,它再也不可能重来了。

  且同样的是,他们的年龄,还有曾经的经历,都决定了他们今后极可能与新朝官场再无缘分。如此,被陆齐朝收编了,且已经有一个美好的前程的宇文宣中,可不就成为了他们羡慕嫉妒恨的对象了?

  要知道宇文宣中且都年至半百了,如此年龄在他们当中却是不小了,黄土都要埋到胸口的时候,这厮竟然好运的当上了官,真正的官儿,跟之前他们被逼着花钱买的官儿全然不同的实职,真叫他们再感激宇文宣中的‘救命之恩’,也不得不升起由衷的羡慕。

  尤其是年龄最小的两个,他们且还不到四十,这辈子却似乎半点希望也无。宇文宣中可是半百老头子了,却还能风风光光的做官,这就是佛陀的修行也都要生妒的。

  宇文宣中自然知道什么是过犹不及的道理,故作苦苦一笑,叹气道:“宣中是安然了,却就怕如此消息传去了锦官城,届时赵宋屠刀砍下,日后宣中便是再回故乡,怕也只能看到无数尸骨了。念之可能回家破人亡,我这心中便方寸早乱,什么官场如意,大展宏图,什么训导官儿,哪还有这个心思?宣中现在是只祈求朝廷大军能早日拿下锦官城,期望家中老小且还安好。否则,否则……”说着用衣袖遮面,早已经是泪流满面。

  ——衣袖内里隐隐一股辛辣气息,让他两眼泪水难禁。

  心中早就打着‘反戈一击,投奔明主’的宇文家兄弟,对宇文宣中的担忧岂能半点无有防备?一家人早离开广都了。

  但外人不知道啊,只见他泪水不止,两眼通红,满脸都是凄苦,心中倒也生出几分可怜来。

  是啊,大家的老家都还在赵宋治下。

  宇文宣中现在人在汉中是风光了,但他的家人呢?想到宇文家可能因此而满门遭殃,甚至是宇文黄中这个川蜀大才子都会人头落地,这瞬间里心中的羡慕嫉妒恨也就消散很多了。

  这人世间事,凡有一得必有一失,有一苦必有一乐,莫过于此。

  次日,宇文宣中带着训导官的腰牌,穿发下的玄色官府,步行去战俘营上班了。

  训导官的职务职责很清明,而且这训导官也不是宇文宣中一个,现在他的主要责任是在被俘投降的团勇练勇中宣讲陆齐朝的财赋政策和各类律法事宜。

  这个任务对宇文宣中而言还是很轻松的,因为他本身就是团练里的一份子,不少人都认得他,就是不认识的,现在也都明白他是谁了。一些话从他的口中宣讲出来,比军中跟随的专职宣政官,犹自能得到俘虏们的认可认同。

  这都是功绩啊。

  想到自己将来能够正儿八经的做官,且官职还不是甚个芝麻小官,宇文宣中的心情就好了许多,脚下的步子也加快了。

  而在三个时辰的宣讲结束之后,宇文宣中优哉游哉的迈着小步,转回汉中城。就忽的发现城内多出了好多的长龙出来。

  汉中城南的仁德坊,好多的人在排队,队伍的尽头是两张桌子,背后是个官吏在伏案记载着甚。官吏前后各有两名军士护卫,这是在作甚?宇文宣中摸不着头脑了。

  他早上进职时还未见到,半下午回家时候到时有了。

  且看那人群队伍里,有的人一看就是寻常百姓,日子过的凄苦,脸上且带着菜色。而有的人穿的虽不是绫罗绸缎,却也衣冠干净整洁,绝对是颇有身价之人。却都在按序排队,不知道在作甚。

  宇文宣中带着一脑袋疑问走到近处,招人一问方才知道这是在编户入籍。

  这下他就明白了。

  在陆齐朝,户籍且是很重要很重要的。他本人的户籍早已经办理,且人就落户在汉中了。只待朝廷重新丈量田亩后,便可以拿到租赁地契了。

  事实上,就如陆谦那强烈的自信心一样,齐军方才夺取汉中城几日啊,这城内的百姓态度就转变了。

  先是来年免税免赋,然后是两年的半税,一下子就收拢住了最基本的人心。等到今后陆齐朝的税赋政策被转职的宣政官给宣讲下来,那百姓们就都安分了。

  这税不用交了,那税也不用理会了。劳役也大量减少,官府干活给钱,这与赵宋真是天壤之别。

  现在是编户齐民,顺着清理地方的赵宋残渣,很快就会清丈田亩,等到各家各户都拿到了朝廷的租赁地契之后,这人心也就彻底安抚了。

  无奈何,人家陆齐朝在撒钱啊。

  ……

  剑州武连城之中,此刻正值一片慌乱景象。

  多少人如同升起的浪潮,涌向四下的城门,所有人都哭喊着要出城而去。可是却尽数被守在四个城门处的乱兵给阻拦,无法脱出。

  是的,乱兵。

  剑州刘光国‘叛乱’,那自然是不能引领所有人都跟着他一块起反作乱的。内里就少不了有一些残兵败将逃散了出来,眼下武连县城的这批人就是其一,且是比较大的一股。

  这些人的目的很明确,那就是趁机抢上一笔。

  刘光国虽然造反了,但他肯定不会出剑州城池的,甚至他的主力都不会出剑门关。区区几县之地被流兵查毒,与剑门关的意义相比,那是天地之差。

  要知道在剑门关以北还有宋军残余存在的。

  仙人关的姚友仲和刘锜二将,可谁也没有向齐军投降,二人引着残部退到了利州,那就在剑门关以北区域,虽然奄奄一息,且还剩下不足万人的兵马,随时都可能被南下的齐军给碾压去,刘光国却兀自不会轻忽大意。

  而剑州之南的乱兵就是‘看’到了这点,那方才胆大妄为到堵住城门,洗劫整座城池。

  武连城内被阻挡的人们却不死心,纷纷涌向别的城门,结果又和从其他城门涌来的人群撞在了一起。人潮一冲,妻离子散,不少人跌倒在地,互相践踏,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中也挽回不了他们悲哀的命运。

  宋军对比百姓们而言,历来就是比土匪更加凶残的存在。这些家伙真就是一把铁梳子,一点点将百姓们梳唰的只剩一架白骨,丁点血肉也不留。

  而在远离武连城的官路上,贫者扶老携幼步行而去,只带着一点可怜的细软和匆匆准备的干粮。

  大户人家兀自车马仆役,前呼后拥,带着金银财帛,还有看家护院的丁壮和刀矛弓箭,但却一样满面彷徨的逃向南方。

  他们能逃去何处呢?哪里又会是真正的安全之地?

  离开了武连城,那些乱兵们许寻不到他们的麻烦了,但千万别忘了即将到来的齐军!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