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州城中,太阳高挂,难得的晴朗天气。*随*梦*小*说 气色依旧衰败的种师道在孙子种彦崇的服侍下,起身更衣,颤颤巍巍的去到厅堂,他要去见登门拜访的刘延庆。

  虽然是‘改朝换代’了,然种师道祖孙的生活却根本没受到半点的冲击,非但如此,他们还尤其的被陆齐给优待了。

  毕竟老种声名远扬,在西军中影响巨大,而现如今的西军主脉则都已经融入了齐军之中,不看僧面看佛面,陆齐对种家祖孙也只有恭恭敬敬。再说小种已经在为齐军效力,非是距离着实太遥远,陆皇帝都能把安道全派来专门给老种调理身体。

  刘延庆却是被俘之人,可人家在最后时刻没有选择抵抗,更是早早的写下了一封家书,一封给儿子刘光国的家书。同时他的一个儿子刘光远也跟着谍报司的人直接从大理去了川蜀……

  所以,此时此刻刘延庆亦是过的很自由很滋润的。

  后者一身淡紫色袍服,身上已经没有了当年沙场上养出的威严和戾气,就如一平常的民间地主员外。体格倒还健壮,却半点让人感觉不到威武。

  若说种师道即便是重病在身,那也是虎死不倒架,刘延庆那就已经是一个废人,对于他们这一层次的人言废物。种师道脸上露出哀伤,刘延庆完全没了斗志,这可是赵宋最大的悲哀啊。

  堂堂太尉高官,就好比后世的国防部长,如此位高权重的人物对于自己效忠的政权,却全然没有一丝信心,亦半点不愿为之奋斗效死,不是因为他对赵宋全无一丝感情,而是早早认定赵宋必败,这种人在种师道眼中跟废了有何两样?

  这是一个真真实实的叛徒。他甚至痛快的放下了杀子之痛,而给长子写去了家书。那是狗屁的家书,劝降书还差不多。

  中国千古历史上,郑成功那般人物且是极少的。不是谁都能为了忠义而跟父亲翻脸的。何况刘光国那小子本就滑头……

  种师道与刘延庆两人都是修炼千年的狐狸,谁也甭想忽悠谁。种师道眼睛里的悲伤让刘延庆颇是难堪亦是伤感,但大哥别说二哥。你种师道若真的对大宋忠心耿耿,何以在最后时候把种彦崇留在身边?看人家徐徽言。

  讲真的,刘延庆最初是看不起徐徽言的。虽然那厮武艺高强,但一个出身西军将门,一个生在江南鱼米之乡,八竿子也打不着的关系。后者跟着李珙崭露头角的时候,大宋军界且还是西军的天下,如何会有徐徽言的露头之日?

  而待到天地变色时候,在徐徽言成为南宋小朝廷的支柱时候,刘延庆彼时已经退出了政治舞台。那时候的徐徽言在他心中也仍是不堪造化的武夫罢了。

  可万万让他意想不到的是,人徐徽言能干出‘大逆不道’的事来。直直打崩了耿南仲,以武力手段撷取了政治权利,这勇气真的超乎了刘延庆的想象。

  刘延庆那时又小看了徐徽言,认为徐徽言这般做只是为了让自己卖出一个好价钱,他不抵抗住齐军的攻势,怎能让陆齐认识到他的价值呢?

  就像水浒原著里吴用对宋江说的那样:哥哥你休执迷,招安须自有日。如何怪得众弟兄们发怒,朝廷忒不将人为念。如今闲话都打叠起,兄长且传将令,马军拴束马匹,步军安排军器,水军整顿船只。早晚必有大军前来征讨,一两阵杀得他人亡马倒,片甲不回,梦着也怕,那时却再商量。

  在刘延庆看来,徐徽言那时候就是为了显露自己的肌肉,如此才能把自己卖出一个更好的价钱。

  可惜,他又错了。他真的是小觑了人徐徽言。徐徽言是条真汉子!

  看似‘大逆不道’,实则赤胆忠诚。

  在现下的刘延庆看来,徐徽言之所以‘大逆不道’,那的的确确就是为了更好的备战。耿南仲这等文人墨客如何懂得战争?争权夺利倒是一把好手,战争交给他来主导,那是扯淡。

  可这是赵宋的传统,刘延庆对这条规矩也看不入眼,但他没胆去反抗。徐徽言却敢了。

  刘延庆真不把徐徽言当乱臣贼子。若是真乱臣贼子,徐徽言早就投降陆齐了,何以在战争打到那个份上了,且还要死守贵州城。刘延庆现在实是佩服徐徽言。

  可徐徽言是徐徽言,他却从不觉得自己比种师道来的差。大家都半斤八两,谁也别说谁!

  梧州城内的这一幕是刘锜所不知道的。

  现下的刘锜,唯一的念想就是带走更多的军兵。仙人关要破了!

  不止是仙人关要破了,汉中东面的饶凤关更已经破了。

  驻守那里的是知兴元府李夔。金枪将本也没打算对饶凤关死拼硬打,那样会损失忒大,但运气来了,神仙且也挡不住。

  齐军大举攻蜀,宋军中不少将领早胆颤心寒。李夔麾下就有一军将暗降了徐宁,放开营垒,引徐宁军自蝉溪岭绕出关后,夜袭宋军后部,占领山寨,尔后乘高下瞰饶凤关,以一部精兵攻宋军背后。宋军腹背受敌,是被迫败退,都统田晟收余部退守云亭山,李夔在败军中被流矢射中,引败兵逃回兴元府。

  那奋战在仙人关的姚友仲与刘锜,是不败亦败也。

  况乎姚刘二人也挨得艰难,仙人关虽然地势险要,但总要与齐军见仗。这山岭之险与大川之险是不同的,后者隔着人力无法逾越的阻碍,前者却横竖能撘上手。

  而宋军就是扛不住齐军的攻杀,纵然他们占据着地势,但在火炮和震天雷的襄助下,齐军的死伤虽然不小,却只能一步步逼的宋军不停后撤。便是没有饶凤关之失利,驻守仙人关的宋军也会hold不住的。

  看那历史上吴玠的仙人关大捷!

  那宋军在进攻的攻击下是能站住脚的,金军的石砲、云梯等器物,并不能对宋军产生压制性力量。甚至吴麟、杨政、王喜、王武等将,还能率军于金军两阵之间往复冲杀。这才是吴玠打下仙人关大捷的根本原因。

  那时候的宋军能抗住金兵的猛攻,是因为以富平之战后的残存西军为根本组建的赵宋川蜀守军,只说在战力上是不弱于金兵的,更具有地理优势,故而人数虽少,却能借着地势,以弱胜强。

  但现在的宋军却径直丧失了自己最根本的力量,本身战力就不如齐军,再有士气和武器上的劣势,最终的胜负如何,不言而喻。

  但即便是这个时候,刘锜与姚友仲兀自没有投降陆齐的念头,半点也无。

  可屋漏偏逢连夜雨,他很快的就接到了一个恶讯——饶凤关失守也。刘锜直若当头挨了一棒,整个人都要不好。而更可怕的是,他与姚友仲且还没抽出兵力回援汉中,后方就接踵传来噩耗,剑州刘光国举军而降陆齐。

  剑州,即是因剑门关而得名也。

  而剑门关对川蜀的重要性就无需多言了。那里是成都在北方部下的第二道关卡,兴元府【汉中】失守之后,剑门关便是守住川蜀的最后屏障。

  至于姚平仲引兵所负责的进驻绵州,且就是最后的拼杀了。

  绵州北境虽也地势高险,群峰叠嶂,却再无剑门关之险,若是那剑门且都丢了,绵州之战便也就是最后的挣扎了。

  而至于为甚把姚平仲这个昔日里西军中的‘小太尉’丢在绵州,那当然是大艺术家的注意了。对于姚友仲来,这位小太尉显然不得大艺术家的青睐。

  剑州之变是成都君臣所料想不到的,消息传来,不止让兴元府前线的各路兵马懵逼,就是姚平仲也觉得不可置信。刘光国是刘延庆之长子也,其与陆齐有杀弟血仇,这般都能投降么?

  也是趁着如此机会。川中的谍报司迅速发动,一张张没头帖子一夜之间贴满了数十州县,也就是这个时候蜀地的百姓士绅们,乃至是中下层官员,方才知道了南宋的覆亡。

  无独有偶。且就在这个节骨眼上,赵佶忽的昏厥了去,接着便似元气大伤,卧倒病榻且连处理政务都没有了精气神。锦官城内大小官员是全都慌了神,乱了心。

  接着毫不出乎意料,赵佶病危的消息次日里就传遍了全城……

  赵不试又能如何?

  他不是神仙,心中很清楚,赵宋完了。不是完于大艺术家的病重,那只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而是亡于剑门关的丢失。现在的宋军根本没力量去立刻收入剑门重地。而兴元府战场,齐军已经彻底占据了优势。如此环境下,他便是有万丈豪情,也难以力挽狂澜。

  “大宋完了?”李师师人且有点恍惚。她从出生到现在,二十多年岁月,人生刚步入最灿烂多姿的时候,竟然就见证了一个王朝的落幕,而且她本身又在这当中扮演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角色。

  “是啊。大宋完了。”坐在她对面的正是燕青。当剑州传出剧变的消息后,他就知道赵宋要完了。他在大艺术家身上的后手,只是最后的一根稻草。

  “李大家真就不去益都了?”燕青看着李师师的目光全是可惜。这些年相处,让他清晰的认识到了李师师的不凡,或者说是见识到了青楼女子的另一面。那就是应了陆皇帝的那句话,名女支不止长的漂亮,也不止是一名好演员,更是一个精通察言观色,懂得男人心思的女人。

  谍报司需要这样的人才。可惜啊,这位真志不在此。

  “小女子幼年沦落风尘,彼时身不由己,只得随波逐流。现如今好容易重回自由之身,且不愿再与官场沾染分毫。小乙哥就休要再打小女子的注意了。”李师师轻声笑着,多年相处,二人不可能产生感情,处内燕小乙是天上的绿头龟,但二人真的就是相知相交的朋友。

  “小乙哥聪明才智不逊于人,背后更有卢许二人作为依靠,此番跳出匣笼,来日必鹏程万里,前程不可限量。小女子就以茶代酒,敬你一杯。日后遇到麻烦事,许还要寻到你门前相求援手,到时小乙哥千万别忘了老朋友。”

  燕青就要离开锦官城了,这里已经不需要他再坐镇,反而是此刻一片混乱的川蜀地方,才是他一展身手的利好之处。

  “李大家如此说就见外了。你我相交多年,可谓是战友之情,小乙岂是薄情寡义之人?请——”这话说的就仿佛是一队男女情偶一样。

  燕青脸上却全是郑重之色,端起茶盏一饮而尽。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笔下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