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风万里尽汉歌 第八百三十五章 快了 快了

小说:长风万里尽汉歌 作者:汉风雄烈 更新时间:2019-01-30 18:18:34 源网站:云阅小说网
  川蜀大地此刻已经一片沸腾。

  陆谦在《新闻报》上径直刊登伐宋宣言,消息传入蜀地,叫成都君臣震动的同时,也让川蜀各界瞬间变作了沸腾的开水。

  没人能想到陆齐会如此的大胆,如此明火执仗。大军还未筹备,就已经高叫着要打蜀宋了。

  但这也表现出了一股无匹的自信心和霸气,给川中各界,给锦官城内的君臣,都以极大的心理压力。

  第一时间里,成都君臣便鼓起全部的精神,全力以赴的应对起来,不敢留半点余力。军械、粮草、钱财,还有大批的民壮,一切后勤条件都达到了其所能达到的极致。

  而与此同时,大艺术家兀自想要将团练释放出……

  “你能确定?”燕青看着眼前的李师师两眼只绽精光。

  团练,这可是要以地方民间士绅为主体的力量,南宋曾经玩过这一手,但大势滔滔,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团练也并未起到鸟作用。蜀宋却始终是压制民间力量的,大艺术家入主川蜀后更是如此。而他燕某人在川蜀混迹了几年,手心里攥着的可不是只有眼前的李师师。若赵佶真要放出团练,则是他川蜀谍报司的一大喜事也。

  李师师瞄了一眼燕青,她明白眼前的俊俏郎君不是易于之辈,这般长的时间里已经足够他在锦官城内编织出一张大网,在整个川蜀都埋下棋子。大艺术家若真的要下诏地方兴办团练,只会给燕青可乘之机。

  但这又管她甚事?

  赵家最后的疆土要完蛋了,她的任务也就将要完结了。是的,陪着大艺术家走过了好几年,但这在李师师眼中仍旧是一个任务,哪怕大艺术家是那么的宠爱她,哪怕大艺术家多少次懊悔她不能怀上身孕。

  李师师却一点都不喜爱大艺术家,这场戏虽然演的久了一些,可它仍旧是一场戏,逢场作戏。

  已经受够了金丝雀生活的李师师现在更渴望自由,而继续跟着大艺术家,不久后去到益都,或是日后再去到金陵,做那笼中鸟儿的生活,再是吃喝不尽,日子不有半点辛苦,李师师也不愿意。

  她现在就想自由自在的去逛一逛,去转一转,去过一种无忧拘束的日子。

  那只需要等到这场戏结束!只需要等到赵宋咽下最后的一口气……

  她就可以离开大艺术家,改名换姓,带着自己应得的一切,离开所有的是是非非,离开所有的流言蜚语,去过一种平民的生活。

  一身青衣小帽装扮的燕青离开了李府,只留下了一瓶药。

  不,这或许都说不上是药。单独的看它只是一种滋补品,是神医安道全的独门秘方,平日里服用它半点也不会有不好,那是滋阴补肾,一种很温和的补药。可是只要它碰上另外一种药,那立刻就能让大艺术家变得生死两茫茫,体虚神疲如是一场大病袭来。

  最主要的是,这还半点查不清楚因由。

  这最后一点才是最重要的,不留下痕迹来,才能显得赵皇帝纯属自然。这不仅会保住李师师的性命,更可以保总多阴暗面的阴私,不来破坏陆皇帝的个人形象。

  若是让人知道李师师早在东京时候就成了谍报司的一份子,大艺术家的小命好几年里都被握在陆皇帝的手中,这就有点可怕了。

  李师师伸手拿起了药瓶,这是属于她的任务,已经不止一次两次了。而如何把另一副药送入大艺术家的口中,便就不是她的事了。燕青另外安排的有人手。

  在战争进行到关键时刻,大艺术家的身子骨忽的掉链子,这影响对蜀宋而言乃是致命的。

  一个性格坚强,神经坚定如钢铁的人,哪怕他已经变得奄奄一息,那仍旧是一个铁人。可是一个性格本来就柔弱,贪生怕死,怯弱如鸡的人,糊涂起来的布只会让他更加的脆弱。

  大艺术家便属于后者。

  一旦在关键时刻他硬朗的身子骨也变得掉链子来,那会彻底摧毁大艺术家的信心的。

  至于说大艺术家的身体好不好,作者君要告诉大家,作为一个热爱蹴鞠运动的人,大艺术家的身子骨真的是很硬朗的。正史上他被女真捉去五国城,且都能苟活九年,那是一个体虚气弱的人可以做到的吗?

  不仅大艺术家的身子骨硬朗,他那大儿子赵桓的身子骨更硬朗。大艺术家只苟活了九年,赵桓可是窝窝囊囊的活了三十年。

  这俩人至少比周瑜的身子骨强多了。人周公瑾被气了三次就吐血死亡了,他们遭受的耻辱岂不是千倍万倍于周公瑾么?那仍旧活的好好地。

  用事实证明,并非是能写会画的人都是四体不勤的病鸡的。

  但赵家父子的身子骨再是硬朗,他们的精神也永远是软绵绵的。

  李师师嘘了一口气:“快了,快了……”

  ……

  成都府广都县北城的一座大宅内。

  疏朗轩敞的花厅内摆着酒席,外面的花园中百花盛开,清风徐徐吹来,将盛夏的暑热之气全都驱散干净。花厅内围着不少人,不算那侍从婢女,只说入席列坐的便足足有九人。

  精致的酒宴,争艳的娇花,饮酒赏花,端的是文人的闲情雅致。

  在座的人等,一个个都是面带笑容,为首的宇文宣中与宇文黄中兄弟高声趣语不绝,带动了整个宴会的气氛,花厅内高声笑语,是分外欢喜。那跟广都城内不少人仿佛过了今天就没有明天一样的神色不同。

  放在昨晚之前,这些穿着儒服、满脸都欣喜的人物,只是任由地方官府宰割的猪羊。

  前文里说过很多次了,大艺术家是聪明人,所以他绝逼不会放任川蜀地方力量。自从他着手布置川蜀官僚来,那各州县的民丁壮勇就纷纷被官府给死死摁着了。诸多地方豪强和巨室大户全都遭受了创伤。

  那时候,地方上的士绅巨室在官府面前,很难有真正的抵抗力。

  可现在不一样了。

  朝廷开放了团练,他们可以光明正大的整顿手里的丁壮,光明正大的组建队伍。他们手中也便有了与官府讨价还价的本钱!

  眼下集中在宇文家府邸的这些人,便都是广度县城内城外且皆数得着的士绅。这些人联合起来,不说能拉扯出多少人马,可至少跺一跺脚,广都县都要抖三抖。

  所有人里头,就宇文黄中和宇文宣中最是高兴。他们没法不高兴,宇文家可不是那些叫嚷着“有心杀贼,无力回天”,所以才一筹莫展的“饱学鸿儒”。

  他们要的是更加美好的将来,而不是给即将走向末日的赵家王朝殉葬。

  当然,这个意思兄弟俩只会牢牢地放在心里,除非是到了合适的时候,否则他们才不会明着跳反。

  而其他家族的第一目的却是自保。

  纵然他们就在锦官城边上,赵家人绝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优哉游哉的待在广都。但其他家族心中恐是没谁会真正的效忠于赵宋的。这几年里大家的日子过的已经够苦。赵宋不忘,他们这些世家巨室,便没得好日子过。

  拉起一支团练,纵然兵甲不备,在官军面前几乎就是送死的料,但每家每户兀的热衷非常。

  广都不是武风彪悍之地,县里的农人都不大习武,各家族所能动员的也就是种田的佃户,大部分人连弓都没有拉过,家里也没有弓箭,只有锄头粪叉,面对正规军只会不堪一击。

  但这也是一份力量!

  是其他家族自保的力量,是宇文家争取更大政治资本的力量。

  起兵讨宋做内应是不可能的,现在可以做的,无非就是虚与委蛇,假装为赵宋效力,暗中联络陆齐充当诸多内应之一!

  宇文兄弟都相信,蜀地百姓和巨室大户,没人会真心效忠大宋的。大家伙儿都苦宋久也。也是幸好,这赵宋现下看也没有保存下的可能性了……

  为了尽可能的筹集财力物力,武装军队,巩固防务,大艺术家只能竭力压迫川蜀地方,恨不得能从石头里榨出油花。被这般对待的川蜀大户和百姓们,若说还能效忠赵宋,真就是有鬼了。

  陆皇帝为何留着蜀宋最后动手?那原因就是如此。

  川蜀这闭塞的地方,若百姓们不被大艺术家祸害久了,如何能欢快的归附陆齐?而若是人心不依附,遗祸地方,稍后再生出乱子来,靡费钱粮是小,耽搁陆皇帝大事是重!

  要知道,川蜀这地方日后是陆齐整治大西南的根本所在。黔地、滇南,甚至还要关系到吐蕃。

  只有把这儿彻底拿下,人心彻底收复,陆皇帝在施展手段的时候方才能无后顾之忧。

  一扯聚到了日暮,众人纷纷告辞。宇文宣中和宇文黄中回到正堂,等到华灯初上时候,就看宇文阳中一脸不快的归来。

  三兄弟坐到一处说话,宇文阳中先就开口说起了自己白昼所见,然后做结道:“尽都是些迂腐之辈,只管在口上逞强。”有心杀贼,无力回天;有心杀贼,无力回天。你念叨一百遍一千遍一万遍,也念不是一个齐兵。

  人家陆齐的大军是血火里磨练出的强兵,且还有一整套激励作战的制度保障着。赵宋那重文轻武体制下练出来的兵,如何会是他们的对手?

  那就像锦官城里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富家公子与山里头的少民蛮子,看哪个更好强斗狠?不言而喻。

  你打不过人家,什么道理都是空的!哪怕陆皇帝真就如那些个腐儒所说的那样,不尊孔崇儒,最后必灭亡,那也是很多年后的事情。现在你能奈人家何?况且陆皇帝就是不尊孔崇儒了,赵官家总是尊孔崇儒的吧,怎么这赵官家也要完蛋?

  “这人啊,就要知趣。明明打不过人家,那不想死就老老实实的听人家话。不说去早早的投靠跟随,还能搏个开国功臣!即便不跟随,也别去拿着鸡蛋碰石头啊?如此岂不是愚蠢至极?”

  宇文阳中想到那几个大放厥词,吐沫横飞,直把陆齐贬的贱如草芥的‘名士’们,心中只想呵呵。

  “癞蛤蟆垫床腿,死撑活挨啊。”宇文黄中再次为自己当初的决断感到幸运,不然,他也免不了如此。被蜀宋官府给架了起来,哪怕知道事不可为,也只能死撑。不然赵宋先就会饶不了自己!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云阅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