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电像雪白的利剑,挥舞在黑压压的天空,周边密集如水帘一样的大雨,给战地的气氛增添了一种不知名的抑郁感。震耳欲聋的霹雷,沉闷的奏下,又似一条猛烈抽甩的藤鞭,伴着明光一次次划破黑色的苍穹。天幕上浑如被撕裂出一条条的光痕,又好似一头巨兽咧开着血盆大口,正欲吞噬万物。

  这就是桂省的夏季。

  这里亦是要受台风的影响,虽在程度上远不能跟海边地区相比,但盛夏时候,海风咆哮,滚滚巨风从洋面吹来,每每狭着狂风暴雨,你不可能改变它,那就要学会适应它。

  把后世之人都知道的台风余波当成年年都要遇到的家常便饭。哪怕是这种天气对于攻城一方来说着实叫人烦恼。

  贵州城并不大,周围且仅仅十里。在中国这就是一座很普通的州城。然而在被徐徽言不惜人工物力,不惜成本的改造一番后,这座城市却陡然一变成为了第一个扛得住大炮轰击和地穴攻城法的城市。总是徐徽言的魔改让整座城市的城内面积直接缩小了两成犹多,人口也减少了近半。

  整座贵州城,城池四壁厚度足足多达十丈,如此厚度给贵州城带来了最强的防御厚度。休管你是大炮开轰,还是地穴爆破,都很难一举摧毁一堵有着十丈厚度的城池,哪怕它是夯土的。

  本来齐军的大炮是可以径直扫荡城垛女墙的,可现在的问题是,贵州城实质上的女墙已经转移到了原有女墙的五丈之后,在这堵厚厚的城墙中部,徐徽言重新竖起了一道女墙。非但如此,原有女墙的内墙也被他一举拆光。也即是说,原先的女墙只有外墙还仍旧存在,后心却是很发凉。登上城头的齐军士兵第一时间便要遭受到二道城墙上的攻击!

  哪怕第二道“城墙”的高度很低很低,它们实质便是垒在城墙面上的女墙,高度只有五尺。

  但有着前方五丈的间隔,齐军的大炮若想径直轰击到二道‘城墙’上,那显然很难。因为从城外打来的炮弹都是直线射击。他们想要轰击二道女墙的炮弹,不是被城墙给挡下,便是在超出城墙的高度之后,高高的越过二道防线的顶端,飞去更远处。何况城内的守军还会驱使民壮时刻修补受损城墙。

  这种防御结构与现下的城墙防御模式是完全不同的防御方式。这有点像是棱堡的味道,虽然只有那么一丝儿……

  不过真正的棱堡是设计繁复的几何形星形要塞,设计师通过设计上的巧妙规划,实现了不同地点上的火力彼此互相掩护的目的,通常能良好的应对敌人的进攻。而眼前贵州城之多是一个四不像。

  陆谦对徐徽言的‘帮助’,只限于这座城池可以抵挡火炮的轰击。而不是在正面战斗中击败火炮。

  同时这还是他对武略院师生和五军都督府所属参谋们的又一次考核。

  依照齐军现有的武器和装备,如何高效的攻破如此这般的城池?

  徐徽言魔改贵州城也非是一天两天,城内的措施和布置早就被摸得一清二楚。详尽的城防图早就败在了武略院师生和五军都督府参谋们的面前。

  他且是不怕“贵州城”公开的。如此法门便是公布于天下了,又能如何?

  棱堡的根本目的是防御,是用极少的兵力牵制着对方极多的兵力。而陆齐若是对哪一方发起攻势了,陆皇帝的手中还会缺少兵马吗?

  他完全可组织起一支规模庞大的进攻部队,即使分出一部分部队监视棱堡,控制补给线,剩下的部队仍然能强大到足以推翻一个国家/势力。这就使大军能迅速摆脱棱堡带来的麻烦,直插战略核心。

  历史上的欧洲人在十五十六世纪起,开始大规模的修筑耗费巨大的棱堡,那种围绕堡垒攻防的慢吞吞的战争模式一直持续了2个世纪,直到18世纪才被抛弃。其最要原因就是那时候的欧洲各国军力都想当的稀少,欧洲人的家底还不丰厚。而在进入到十八世纪后,尤其是后半叶,无论是七年战争,还是拿破仑战争时候,欧洲各国的军力都有了几何式的暴增。

  以普鲁士为例,腓烈特二世从他的父亲腓特烈·威廉一世手中接过权杖的时候,整个普鲁士才八万军队,而当七年战争开打的时候,普鲁士军已经有小二十万人了。而等到世纪末的拿破仑时代,欧洲各大国都已经普遍能暴兵如尿崩了。

  所以,棱堡也就过时了。而如此的问题对于陆齐对于中国来说,还真的是问题么?

  且不要说,现如今的火炮还是中国的独门武器,外人手里没大炮,便就根本无法发挥出棱堡的精髓,即便是徐徽言,也只能用强弓硬弩。那效果与火炮是全然两码事。

  也即是说,这棱堡便是手把手了教给他们,其作用也只能单一的变成防御措施,还是先天性残缺。

  甚至都不需要他手把手的教,当一个个‘敌人’都感受到了火炮的威胁后,他们自己都会想方设法的增厚城防,唯一的区别是徐徽言这次增厚的尺度有点大,且是一步到位。

  贵州城的攻防简单的说,就是城外大炮不停地轰,城内箭弩不停地射。前者是李彦仙还没想出适当的法子来破解眼前的困居,后者是因为城中守军只有弓弩可以拒敌。

  在齐军白天佯攻佯动,晚上偷袭骚扰的时候。

  贵州城地势西北高而东南低,状似卧牛。在城防设施上,原本是西北比较坚固,东南相对简陋。因为水往低处流,且这地方又许多年不见兵仗厮杀,城池早就老化也。东南城墙在赵桓一行入驻之前都是半垮塌式的。可现在,一切都是一个标准。

  徐昌言担任四壁提举官,在徐徽言入驻贵州后,他很自然的就重返军中。这徐昌言虽非甚个名将能人,但他作战经验还是很丰富的。

  现下时候就日夜都在城头,指挥御敌。且措置果真有独到之处,每天晚上,都令人在城下堆积干草数百捆,发现有齐军骚扰/攻城就点火报警,以此可防齐军偷袭。

  齐军大军聚集后,看着贵州城仍旧无可奈何,李彦仙见大军士气有些低落,便以牛皋为将,试着打上一波,不求真的一举破城,只求振奋一下军中的士气。

  但结果却很令人沮丧。

  牛皋让将士们手持小型震天雷,以为如此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占据了城墙。却不知道徐昌言早叫人在城头结网。那小型震天雷被网子一拦,直落到了女墙之外,对墙内的军兵半点伤害也无。

  城池外城的女墙已经被打的千疮百孔,然而城内的守军却趁着夜色一次次的去修补。用柳条筐、藤筐填土装沙的堵在前面,甚至他们还会把之放在外侧女墙与二道女墙之间,作为路障,让登城的齐军士兵不得不避让,让他们不得不露出缝隙。之后就是铺天盖地的弓弩攒射,同时也有宋军版的震天雷。

  赵宋也有火药武器,他们也懂得如何去配置药粉,甚至连比例与后世相比也相差仿佛。只是因为硝石和硫磺的纯度,以及宋军向里头增加的配料,叫其最终威力显得有些可笑。

  然而威力再是可笑的震天雷落到人身边,那效果也是杠杠的。

  进攻只持续了不到两刻钟,牛皋便无奈的选择了退兵。无奈何,这种猛攻猛打,损失太大,且半点效果也不见。

  牛皋看不到破城的半点希望,如此继续,只会图丧将士性命。倒不如从李彦仙之言,继续来挖地穴,搞爆破。一次不行十次,十次不行百次,就不信搞不定!

  而也是在这个时候,仓惶逃到观州的赵桓一行,正急匆匆收拾行装,放弃了在观州刚刚舒坦了两日的美好生活,君臣一行人向着西头的自杞奔去!

  因为后方有情报传来,一支齐军步骑似乎嗅到了什么,正向着观州疾驰而来。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