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徽言在南宋朝堂上的表演落幕了,但他在战场上的表演才刚刚进入高潮。

  护送赵桓一行从西门跑出去,这是只是高潮的开始。

  但纵然只是一场“开始”,那也是一场激战,一场真正的厮杀。

  徐徽言先领兵从东门杀出来,当下就惊动了对面的李彦仙,二人对彼此都不陌生,战阵上还交过手。那是势均力敌!而牛皋与呼延通也不相上下。狠狠大战了一通,便都清楚了对方份量。

  徐徽言是真服了陆齐将星如云,一个名头不显的李彦仙端的就如此厉害,若是陆皇帝真要对付他来,他徐徽言浑身就是铁打的也捻不了几根钉,怕是招架不了几回合的。

  而李彦仙也很是佩服徐徽言,这厮的一身好武艺,不愧是武状元出身。作战更是顽强硬朗!

  虽然两边都在收着劲儿打。

  近日里徐徽言领兵一杀出,李彦仙便明白过来,赵桓这是要跑。

  讲真的,他并不理解上头为何要放走赵恒。若是简单的要寻找一个对大理开战的借口,那似乎并不难。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

  但显然这只是诸多内由的其中之一,而其他的一些理由,与在他眼中付出的代价——不知多少将士的死伤,那似乎并不能划等号。

  陆谦素来有‘仁义’之名,如此举动似乎也跟他往日的形象有矛盾呀。

  但事实上,如此的一场大仗打下来,那黔州的五十羁縻州和桂西本地的土著头人们却是好生出了一肚子的恶气,一个个却是更加归心了。只此一条,那便值得的很。

  陆齐借着徐徽言的手把土著少民压得有点过于凶狠了,不把仇恨释放掉,日后难保不会是隐患。

  废话少说,就只言现下。

  贵州城外李彦仙与麾下众将,各整队伍,杀奔出营垒。两军相对,各自阵势俨然。

  李彦仙骑着一匹骏马,出于阵前,高叫:“对阵徐将军答话!”

  徐徽言全身披挂而出,喝道:“李将军有何见教?”

  李彦仙道:“徐将军请了。今朝天下大势已然明亮,汝等窃据一郡,割据一地,图祸乱国家,实无半点利国利民。今日我亲率大军前来此处,南宋又只剩下孤城一座,还有何妄想?何不快快归降!”

  徐徽言哈哈大笑道:“李彦仙!汝一介布衣草民,功名未达,未受赵家天子洪恩,现今投效陆齐某且不予尔辈多舌。尔只需知道,纵然当今天下乱贼猖獗,帝星飘摇,宋室亦有忠臣。徐某久受宋室之恩典,只意斩杀国贼,以报皇恩!”

  李彦仙大怒,大喝道:“好胆。谁人愿意上前于我拿下徐徽言!”阵中张用当即飞马挺枪而出,徐徽言未及呼唤,徐昌言舞刀迎上截住。两个大战三十余合,张用更胜一筹,杀得徐昌言渐渐不支。徐徽言见了就叫:“哥哥稍候,看我来斩他!”

  便听一声虎吼,阵中突出一人来,身长八尺五寸,好生威风。

  这边李彦仙看徐徽言出马,也不再叫人上阵,一提长枪:“某来也!”策马而出。

  两个出马,张用、徐昌言各自回阵。便看二人刀枪相击,砰然有声。二马盘旋,八个蹄子踏得阵前灰尘弥漫。各自施展浑身解数,斗了六十余合,不分胜败。

  这种场面真的是很少见的,齐军里多少年都不见阵前单挑了。那当初靠着一手飞石打出偌大名头的没羽箭张清都籍籍无名,至今方才混上一个广州兵马使。李彦仙非是要与徐徽言拖时间,才不会如此。

  且正是这个时候,忽的有消息飞马报来,却是贵州城的西城门猛地大开,呼延通引兵忽的杀入城去,护送着赵桓一行离开了贵州城池。那城西的齐军急忙出营截击,被呼延通引兵抵住。就只看到一支人马趁机逃出了城去。

  此时那齐军里除了一个李彦仙且还不知道那队出城了的人马都是谁。但也潜意思里觉得不对。

  李彦仙与徐徽言分开来。

  两人心里都是微微一笑,剧本虽然不怎么样,但只要演的好就行。

  徐徽言此时打道回府是最妙,李彦仙就要表现的怒气冲冲。就看他一声喝令:“立刻去信于柳州的张将军,让他引兵截击。”这张将军却就是张清。引兵攻取了柳州之后便不再有动。

  言语罢再把令旗一挥,左右两边,两翼的军将各引兵杀出。然他们方才逼近徐徽言阵前,就看徐徽言一声令下,后阵里涌出了上百匹发疯的战马来。

  这些都是军中的马匹,一个个身强体健,且被人刺破了耳膜,用刀枪刺在了臀部上,一个个都发疯样儿向前冲来。稍后就是数千弓箭手,乱箭飞蝗般射出,齐军一时间被发狂的战马冲乱了阵型,又被弓弩集中攒射,倒毙甚多。

  那自从大军西进以来,靠着震天雷,齐军就战而无有不胜。徐军在阵地战中往往吃亏,最后索性就是守城攻防战。

  这一次可谓是出其不意,总算打了齐军一个措手不及。

  等到李彦仙收拢好队伍时候,徐徽言早带人缩回了厚重的贵州城里了。

  这可是一次意外。一个已经定好的剧本里蹦出的小意外。

  但也让这个并不出色的剧本显得更加真实。

  占了一次便宜,真的好不叫守军兴奋。是时,假赵桓也在众多全副武装的卫士保护下,一副皇帝派头的模样下,乘坐一匹大白马,在随从们前呼后拥下走出贵州皇宫。他首先登上城池东壁,视察城防情况,接着抚劳慰问将士军兵,增俸或者升官,据功赏赐。还放言说已经与成都通讯,蜀宋将派出十万大军前来救援。守城将士军兵们一时间皆受鼓舞,士气暴涨。

  只是很快,南面的,北面的齐军,一波波的抵到,三路齐军皆陆续到达贵州城下,总兵力至少有五万余众。而若是把负责物资转运的民壮也算上,这个人数会无限接近于八万。

  现在唯一摆在齐军面前的难题,就是拿下贵州。拿下这个被徐徽言有意魔改后的城市。

  这样一来便就可以宣告南宋灭亡了……

  益都城内,陆谦正看着一份内阁呈上的奏疏,却是工部递来的上半年探矿报表。不只是大陆本土上,在高丽,在新福,在交趾,都发现了太多的矿场,尤其是新福的铜矿。

  彼处铜矿之多,矿石品味之高,让整个内阁都难再坐的安稳。

  陆齐很需要铜,无论是低价值的辅币制造,还是火炮上的铜锭消耗,这都需要极大的数字。其耗费量与现下工部掌握的铜矿产量相比,无疑是有着差额的。故而,他们就更眼馋新福的一座座铜山了。

  然而开发铜矿,以及修筑道路、港口码头,这需要很大的人力。工部这是来伸手要人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云阅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