谟葛失王庭。

  被天祚帝册封为白水王的达呼哩咄鲁正美美的睡着大觉。半点都不知道自己的身边已经隐藏着一头致命的饿狼!

  达呼哩咄鲁近来日子过的非常舒心,就像是有人投喂伺候的滚滚,坐在家里都有肉馅饼从头顶落下,这滋味别提是多美妙了。

  虽然这般代价是一个个中小型部族的崩溃。

  但这干他何事?

  谟葛失部也是传承过百年,总人口达十万人的大部族,自然不可能所有人都聚集在一处生活。当年在阴山以南时候,谟葛失部就已经散出了许多分支。那一代代首领不可能只一个儿子,或是兄弟,或是子嗣,交付以一定的势力,分割出去,成为谟葛失部的分支,这是草原上的游牧民族千百年来的规矩。

  就是后世的蒙古大帝国都免不了此事。

  这些分支也是谟葛失的一员,但是在达呼哩咄鲁的眼中,他对这等分支的掌控力端的太弱了。

  因为辽国的存在,身为谟葛失部的族长,达呼哩咄鲁与这些分支的关系,更多是民国时期的大军阀与小军阀的关系,而绝不是一个体系里的主上与臣属的关系。

  达呼哩咄鲁很想改变这一切,历经了河套一战的失败,他迫切的需要强大起来。因为他有一个埋在心底里始终不曾对外人开口说的愿望——有这一日能重回祖地白水泺。

  白水泺就是后世已经成为一季节性湖泊的黄旗海,它还有个名字叫鸳鸯泺,四周环绕着低山、丘陵、台地。后世时候,这里是一片黄茫茫大沙滩,可在如今时代,白水里的岸畔是一眼望不到头的平阔草原,周遭芦苇丛生、水草丰美、水鸟翔集、牛羊成群,是谟葛失人百多年里繁衍生息的乐土。

  如今总人口过十万的谟葛失人,就是从白水泺一点点繁衍生息来的。当初达呼里咄鲁上了天祚帝这艘要沉下去的船,将部落中最强壮的成年战士都带走了去。部族也随着天祚帝势力的复起,走出了阴山南,进到了中京道西部草原。

  达呼里咄鲁的决定为谟葛失人大大扩张了生存空间,但有一得就要有一失,谟葛失人后路空虚,失去了自己百多年生活的故土,与乌迪里人等阴山室韦诸多族群一样离开了先前的家园。

  但达呼里咄鲁并不后悔自己的决定,忠诚于契丹人是整个谟葛失人的意愿,而且阴山以南的大草原虽然肥美,气候环境也胜过现在的这地方许多,但那里太小了,地理位置又太关键了。随着局势翻转,汉儿们崛起,阴山室韦早晚会成为汉人攻击的目标。这点在齐军攻破西夏,陆谦使田虎军和正黄旗联手,全力剿杀李察哥部【向北败退的党项残余势力】后的举措便可以看出一二。

  等到李察哥的残兵败将被杀尽,其人下落不明之后,汉儿的兵锋就触到了阴山室韦各部,就已经叫他们感觉到了威胁。

  襄助天祚帝虽然是一个有些盲目的决定,但是在阴山室韦后背受到威胁,而女真人又大败而输时候,这个决定却并非全无一点计较的,甚至是不失为一个破解危局,让部族走向新生的妙策。事实正是这个决定为阴山室韦解决了致命的威胁,他们拥有了新的大片的草原牧场,也拥有了全新的政治地位。

  达呼里咄鲁在睡梦中想的都是如何安抚新增的牧民,强大谟葛失部的实力,乃至在临潢府的地位。

  这可不是什么小事儿,这关乎着整个北辽的政治稳定。

  能够执掌一个过万帐的谟葛失部,达呼里咄鲁也不是个鲁莽之人,迅速适应了北辽高层的政治博弈,虽然免不了交了一些学费,但现在他已经像模像样了。他清楚谟葛失人永远成不了契丹人,那么想要保持谟葛失人的地位,就只能让部族尽可能的强大。

  睡梦中的达呼里咄鲁仿佛又一次回到了白水泺……

  ……

  草原上寂静的很,一片漆黑中,只有点点篝火在闪着亮光。

  男人的鼾声此起彼伏,牛羊马也全都陷入了沉寂。

  所以,没人差距到就在他们的身边,一支磨刀霍霍的陆齐马军,已经在枕戈待旦了。

  “弟兄们且听好了,都用毡布包好马蹄,快快。”

  “你这粗胚,叵耐恼人。裹个马蹄兀能让马惊了,忒是无用。”

  “兀个再敢这般笨手脚,我先杀了他……”

  “休管那些,只把副马留在原处。”

  “口粮水袋全都放下。轻装上阵,只管厮杀。”

  短暂的混乱过后,待各部准备妥当,呼延灼遣派史文恭引兵两千先行,绕道去往王庭北路。待过了大半时辰,他自也不再耽搁,传令启程去。

  待到天色蒙蒙亮时,呼延灼部就那么一点点向王庭靠近,待距离王庭还有五六里,就看三朵火花在北天绽放。双鞭将知道,这是史文恭引兵抵到也。

  当下一声大喝,也不再小心谨慎,翻身上马,沉闷的马蹄声立刻响起。

  前方,谟葛失人的营地隐约可见,距离并不算近,可对骑兵而言却又近在咫尺。所有将士都斗志昂扬信心十足,将军英明,带着他们摸到了敌人鼻子底下,鞑子且都毫无察觉。有心算无心,攻其不备出其不意,这一仗稳了。

  而作为一名士兵,能经历如此的战事,这可不整是他们应该感到庆幸和幸福的事情么。

  所有的疲惫在此时皆都不翼而飞。

  只有热血在心头涌动,沸腾,还有那不由自主的从心底里升腾起的暴虐情绪,在不断的冲击着他们的理智。对于草原上的鞑子,那不需要怜悯,任何一个拿着刀弓的人,无分老弱男女,全都该死。

  呼延灼心头也全是炙热。

  男儿就当建功立业。他在赵宋白白空费半百年华,如今气血精力已见衰竭,不趁着还能动弹之际捞取功劳,为祖辈扬名,为子孙谋福,那要等到他骑不得马握不住鞭了,只在脑子里去想那金戈铁马么?

  何况这一次的作战,一切因果都是他与史文恭与耶律余睹拼出来的,这个大好机会是他奋斗出来的。领着不及敌人三成的兵力搅得辽人焦头烂额,现在更可以对北辽一柱石的谟葛失部王庭展开偷袭,这是他领兵才能最直接的体现,也可以是他呼延灼今生的骄傲。

  谟葛失人已经警醒,奔雷一样的马蹄声已经传进了他们的耳中。

  一支支马军在向前涌动,先是徐徐向前慢跑,接着逐渐加速,并进入疾驰的节奏当中。

  隆隆响起的马蹄声,已经成为天地间唯一的主音。

  这一刻士气高亢的齐军马队犹如被嗜血光环笼罩,人人彪悍狂野,满身的杀气。他们斜斜举起刀枪,反射着天地间的第一缕阳光,如一场噩梦笼罩了谟葛失人。

  经验丰富的人,拎着刀子便奔出营帐,以最快的速度跳上马背,向声音响起的方向张望。但也有的慌慌张张的窜出帐篷,手中连一支割肉刀都没有,只一味的嘶吼着问同伴儿,或是惊慌的叫着。

  他们到底是刚刚变幻了角色。早年在契丹人的手下,谟葛失人就是为他们放羊牧马的牧民,牧民是不需要拿起刀枪的。现在谟葛失人主动拿起了刀枪,但是从一个牧民传化为一个合格的战士,可不是一声吆喝便可以成就的。

  达呼里屈列从梦乡中惊醒,昨晚喝的太多,如今酒意仍旧未消,头痛欲裂的他却明白大事不好。如此的震动是个草原男儿都能明白,这是大股马群在奔驰,这也就意味着他们谟葛失人的王庭遭受了突袭。

  袭击方会是谁?不用去想也知道,只能是汉儿啊。

  他的护卫闯了进来,“太师,是汉人,很多的汉人在向我们冲过来。”达呼里屈列是咄鲁的同母弟,咄鲁十分的信任他,委任他为谟葛失部的太师。

  “但汉儿是怎的来到我们这儿的?”

  现在已经不需要去询问汉儿不是不袭击大型部族这种白痴的话了。达呼里屈列最不解的就是汉军怎么就忽的杀到他们眼皮底下了?王庭周遭的部族是全被灭了,一个人都没有逃脱么?竟然一丝一毫的警讯都没有收到。

  这些个骑兵,一听声音他就能估算出来,这是有大几千人的马军,就好像从地里冒出来一样。

  达呼里屈列想不明白。草原上是很难隐藏痕迹的,王庭每日里派出去的哨骑都是瞎子不曾?这么多军队抵到了近处,他们竟没有发现。他从没有经历过这样诡异的事情,如此多的骑兵,杀奔王庭了竟然才被发觉。

  但很快达呼里屈列就不去想了,他是王庭的太师,是白水王的弟弟,是要用刀子将无数敌人的头颅砍落的谟葛失勇士,才不会像懦弱的羊羔一样跪地乞降,等待着敌人的钢刀斩落的,更不会如妇人一样只会怨天尤人,只会把错误往别人头上推去!

  此时,达呼里咄鲁也已经清醒了过来,映入眼帘的就是弟弟屈列那张狰狞中带着无尽疯狂的脸。

  “走,赶快走!”咄鲁还没来得及说一句话就被屈列推入了护卫群中。

  “快,带大王先走。无论如何,都要将大王送到大定府城。”这种情况下只有大定府城才是安全的。

  声音还在飘荡,达呼里屈列就已经抓起他的兵器——一口厚背大刀,翻身上马,引着一队人向着敌人冲去。

  达呼里咄鲁眼睛里流出了泪,也不知道是为他忠诚的弟弟流淌的,还是为他自己流淌的,亦或是为了谟葛失人流淌的。

  梦醒时分真分外残酷!

  爱尚手机阅读地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