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起来书屋 ,最快更新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

  北安州更北处,茫茫的大草原深处。

  连续了多日的雨水终于停了,但天空依旧没有放晴。

  阴沉的天气就像此刻大草原上的环境一样,透着一层叫人喘不过气的压抑。

  早前天祚帝遣派耶律马哥与耶律彦光领兵直逼燕京府。那北安州被辽军围困,由侍卫司侍卫太师耶律马哥引兵坐镇,耶律彦光则继续南下,引兵数万,号称十万骑,兵锋直逼檀州。

  辽军当然不会为了女真火中取栗,北安州也好,檀州也好,都是只虚张声势,从不真刀真枪的干。

  等到阿骨打兵败辽河的消息传到大草原上,耶律彦光大手一挥,人拍拍屁股回家了。

  倒是燕京军不愿意了。小小的契丹还敢来放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把这儿当什么了?

  更基于辽东战事大局已定,叫宋江、晁盖无了后顾之忧,二人便着手准备报复。

  由呼延灼领兵,史文恭为副,陆谦看了黑三郎与晁盖的联袂上疏,就又把耶律余睹给派了过去。后者可不是耶律马五和耶律宗雷,耶律余睹与天祚帝有刻骨铭心之仇,听闻是这等调派,当下乐意效劳。

  黑三郎和晁盖也深知道耶律余睹是何人,才智军略尽都不凡,自然乐意再多帮手。

  晁盖以最快的速度催促冀北一部分骑兵北上,联络了正黄旗的宣赞,更招呼了西边青面兽配合作战。后者很给面子,使了栾廷玉与折可存领麾下马军出击。西面的两路军马再合着燕京府本处的马军,数量足有两万骑。

  大军分三路出击,一路是燕京府马军,一路是正黄旗,一路是栾廷玉和折可存。

  后两路都是个牵制,牵制阴山以北还存有的乌迪里人和谟葛失人,但这都是少数人,真正的目标是那已经大举南下的阻仆人。阻仆人就是室韦人。后者与契丹是同出一脉,在南为契丹,在北就是室韦。其中的一支蒙兀部,就是此刻的萌古部,历史上席卷亚欧的蒙古人。突厥人把室韦喊做达旦或是塔塔儿,而契丹人偏把他们喊做阻仆人,倒是对东北的室韦网开了一面,仍旧以室韦称呼之。

  李唐后期,回鹘汗国崩溃,大部回鹘人西迁,北方大草原再次出现真空状态。此时漠北的室韦人逐渐迁移到此填补了大片空白,在契丹征服大草原后,部分室韦人融入了契丹族。但大部分的阻仆人却仍旧是阻仆人。

  契丹人曾经很警惕阻仆人,因为后者的人口不少,又填补了回鹘人的空白,拥有了很大的生存空间。用了不少手段,把阻仆人在百多年里变成了足足九部。但现在契丹元气大伤,对于上京道西部区域的统治力是直线下降。而且乌迪里、谟葛失等部在认知到契丹真实的力量后,已经日渐有跋扈迹象,天祚帝没办法让手下的契丹人一年间就生出上百万的族人,并且全都长大成人。为了制衡日渐失衡的内部局势,他就只能一边放任其部与燕京府、大同府私下的贸易往来,甚至是军马与铁器交易,把北安州以北的大半个中京道都留给了他们,另一边就是引入阻仆人,以此来制衡乌迪里、谟葛失等部,以求内部达成平衡。

  这些部落都是引弓之民,但他们在契丹人百多年的压制下并不擅长征战,放羊牧马才是他们的专长。而现在想一句扭转各部作风,可是很难很难的。这种由征召的牧民所组成的军队,崩看声势不小,规模也不小,但实际战斗力却是堪忧。天祚帝能在如此局势下仍旧掌控住大局,内部平衡是一,其手中握着的仅剩不多的契丹铁骑也是一重要原因。

  耶律彦光和耶律马哥在见女真大局已经不可挽回后,当即拔腿向北去了。那一路上大军的数量是不断流逝,却是打道回府各回各家,部族联军自然也就解散。

  呼延灼他们就是趁这个机会杀出,有了耶律余睹做向导,大草原的河流湖泊位置,甚至是一些部族的位置,燕京军本就掌控了许多,那些从北地逃来的难民什么不说啊。对于大草原上的地势地貌,他们不说是了如指掌,也知道个七七八八。

  如此大军杀进了大草原,很是打了那些游牧部落一个措手不及。他们哪里想得到,刚刚还如乌龟一样死不出头的汉军,眨眼就杀进了草原?毫无防备之下,几个靠南的部落在短时间里纷纷被大军横扫。

  消息传到耶律彦光和耶律马哥耳中之时,二人都已经进入上京道了。听闻消息后二人如何还会继续折返临潢,是忙发出急令,一边召集人马,一边快马直奔南下。

  史文恭武艺超群,可在用兵之道上还要逊色呼延灼一些,而耶律余睹则更是一个好帮手,才不会不智到跟南下的辽军硬碰硬厮杀,而是仗着马多,现下都要人手三匹了,引着辽军在大草原上溜了起来。

  入夏的大草原正是水草丰茂时候,任凭折腾,也能寻到吃的。

  只是前几日下雨,却叫他们遭了不少的罪。便是有帆布雨衣遮挡,可吃的喝的呢?一口热饭热水都吃不到,只能啃压缩饼干。

  现在天至少不下雨了。对此呼延灼说不上高兴还是担忧,想要将士们不再受苦与辽军战力恢复总是相褡裢的。

  “不分男女,敢反抗的全部杀掉,剩余的赶进马圈去——”

  马盂山下,美丽的湖泊边,碧翠的大草原流淌着止不住的血水。

  似乎是因为刚刚下过一场雨的缘故,也可能是因为血腥沾染的太多的缘故,呼延灼看这片位于马盂山脚下的湖泊总感觉碧水云天,特别的美!

  乌云镶起了一道金边。慢慢的,慢慢的。一缕金色的阳光从云隙缝中穿透过来,照射在水面上。碧波湖水跳荡起粼粼的波光。大地和天空都染上了绚丽的色彩,一道耀眼的彩虹出现在天边。

  耶律彦光比呼延灼整整晚了一日,当呼延灼领军杀向马盂山的时候,耶律彦光和耶律马哥虽然是面色铁青,但还是坚持用一日时间在大定府整编部队。被一连串的溜圈,他们的马儿都跑瘦了。偏偏辽军知道自己真实战力孱弱,不敢分兵包围,只能跟在齐军屁股后头转,这效率真叫一个差。

  然后,辽军才再由耶律彦光继续向杀进心腹的汉儿追去。

  耶律彦光埋头急追,看着呼延灼军行进时留下的残迹追击,那队伍里的部族军看着早已经急不可耐,齐军杀入草原,最能感受到威胁的就是他们。

  只看这短时间里就多少部族遭了秧?又有多少部族无奈的迁移北上,在这个水草丰茂的季节,在这个正是为牛羊马儿长膘的时候。

  然就是这一天的时间,呼延灼在马盂山又踹掉了一个部落。这是一个普通的部落,小型部族,在上万齐军铁骑面前毫无抵抗力。齐军在这里好好地吃了一顿后,抽刀在部族男女老少的哭喊声中将这个部族的牛羊尽数杀死,再把马儿全部掳走。

  血洗,杀人!?这想法不是没有在呼延灼现在脑子里升起过。但如此恶法后果严重,一是会把草原引弓之民逼成死敌,留下难矣抹消的仇恨。二是他们彼此间的冤仇还不至于此。

  齐军能对女真下辣手,原因也是辽阳之战。错不是如此,那斡离不等人被俘的后,陆谦都不好将一干完颜贵将全都斩杀,把所有的女真军士还有渤海人,还有其他各族五十夫长以上者尽数斩杀了去。是那辽阳之战给了他把柄,深仇大恨结了下,再杀人方顺理成章。

  但现在的齐军与辽人,不至于如此的。

  “报……”探马飞骑来道。

  呼延灼两眼中酝酿着“阴毒”也消散了。且还是省省吧。

  辽军追来了,“把俘虏留下,咱们走。”牛羊马就是草原上的经济。掳走马儿,杀绝牛羊,这个部落就完蛋了。这是呼延灼一路来所贯彻的方针,放在中原这可以说就是夺走了百姓的一切。后者也要吃饭,偏偏天气入夏,气候已热,那死去的牛羊不说剩下的有多少,横竖是剩的再多也留不住。

  如是,一个部族就是一个包袱,一个个沉甸甸的包袱,不止能叫北辽受累,更能叫辽军的内部产生争斗。这可是一支部族联军啊。

  眼下这般被摧残后的部族,只剩下人口,牛羊马儿尽数完蛋。这个包袱对于中小部族言是个大麻烦,可对于实力雄厚的部族来说,这却是一块油亮亮的大肥肉,由不得他们不去争!

  一声令下,万马奔驰而去。空留下一个盛满了“油水”的的营盘!

  “哈哈哈,哈哈哈……”

  耶律彦光带领的契丹铁骑还好一些,但是跟随来的部族骑兵的首领、头人,特别是那各大部的太师、太保、太尉等,乃至是节度使、都监们,看着没有一只活着的牛羊,看着关满了女人、孩子的营地,打听清楚以后是都忍不住出了一阵畅快的长笑声。

  “果然如此,果然如此!”

  辽国北面大草原上的官职,宰相、太师、太保、太尉、司徒以及节度使等职位,名头很大却真的很平常。每一宫帐、每一个部族都有这般一套行政体系,而辽国下属的宫帐、部族可是多达上百个。故而他们真的不值得稀奇。

  这些人看着被摧残的部族就如是看到了弥补自我损失,甚至是让自己发展壮大的机会。

  没了牛羊马儿,这个部族就等若断粮了,就像中原的百姓把麦种都给吃光了。偏偏契丹人现在自顾不暇,如何有能力来救济他们?那唯一的办法就是把他们分给各大部族中去。因为只有他们这些个大部族才能承担的起这些人口的生活耗费。

  这不只是壮大他们部族的好机会,更是壮大他们自身的好机会。这让他们如何不哈哈大笑呢?

  部族频频出兵而带来的损失可以全部弥补上了。这是多好的事儿啊。

  不少人在这一刻都把自己此行的使命给忘去了。更希望齐军能够继续这般下去,他们才好捡更多的便宜啊。而一些个中小部族就满脸的难堪与焦急了。

  如此厄运若是降落到他们部族的头上,这可是一场灭顶之灾啊。狡猾的汉儿,就专挑中小部族下手。

  同时他们也对大部族产生了更多不满,别看他们许都是同出一脉的,甚至要听令于同一个王庭。

  好处都给大部族吃净了,他们这些中小部族一点好处没捞到不说,却一样是出兵出力。这叫他们如何可以心平气和?

  不经意间,辽军之间就已经产生了矛盾,虽然那还只是一颗种子。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恋上你看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