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同江以北,强渡大江后的齐军风卷残云一样拿下了宁江州,女真主力早已经退入了更北部,而完颜女真的妇孺百姓则纷纷逃进茫茫的大山密林之中。

  作为黑龙江在中国境内的最大支流,混同江,也就是松花江,并非是贯通如一的一条大江,在后世内蒙与东三省接壤的边界,其一分为南北两支。南支即混同江,北支则称为鸭子河。

  宁江州便是处在这两条支流的交叉三角地带,其北部为北支鸭子河南侧的支流刺漓水【西北—东南走向】,过了刺漓水这便是完颜女真的老巢。完颜氏早年的核心区域实则就是刺漓水以北,鸭子河以南这片巴掌大地方。

  但现在其军马不止已经渡过了鸭子河,就是完颜女真的妇孺百姓也纷纷逃入了密林和山峦中。虽然这片地区的属于后世的松嫩大平原,从整体上就是一块一马平川之地。但总是会有起伏的不是?而且在这个时代,这里并非是一望无际的大平原,而是一望无际的原始森林。

  前者自然由齐军去追击,可后者想要在大山密林中将他们挖出来,却更要依靠镶白旗了。

  随着宁江州的被拿下来,粘没喝的尸首在挫骨扬灰之后,陆谦也通过飞鸽传书,向前线下达了嘉奖。

  从鸭子河到黄龙府这片广阔的地盘就都归属镶白旗统辖,随后齐军会留下耶律宗雷统步骑三千镇守这儿,可以说是帮扶镶白旗渡过自己的幼苗期。毕竟他们实力且还太弱,只有千多人,而完颜氏即便遭受了重创之后,也很难保证他们的实力就比镶白旗要差。

  黄龙府会被改为定边州,州城非是在黄龙府,而就是在过去的宁江州,现在的定边州,此地也随之改名。

  原先的宾州、益州、祥州、威州和黄龙府城等尽皆归属州治下,纷纷改名换姓。这儿在日后机会是镶白旗出击打击完颜女真等敌对部落、势力的桥头堡,也会是统辖鸭子河流域臣服各部族的指挥部,还会是两边贸易往来的窗口。陆谦自然不能真把这一切都教给镶白旗!

  讹鲁朵现已经镶白旗下的一名百户,手下有着五六十人的他在辽阳就当机立断的投靠了挞不野,因为投靠的早,更因为他手下有着实打实的力量,讹鲁朵被挞不野拔为亲卫百户。

  亲卫百户实则是五百户,这是陆谦随后对八旗军制的一改动,旗主与各千户各有一支亲卫。前者为五百户,后者为百户。至于再下的百户那就免了。

  讹鲁朵虽然是挞不野的亲卫百户,然而镶白旗此时兵力空虚,挞不野岂能真的只把亲卫百户圈在身边护卫?资源不是这般浪费的。

  刺漓水东北侧,二十多名穿着破烂皮袄的骑手在一座山丘的南坡停下,领头一入跳下马背,压低身形来到山顶,伏在齐膝高的草丛中。

  讹鲁朵掏出千里镜要向目标张望,顺手在颈子上一抹,抓出一个跳到自己脖颈上的蚂蚱,随手扔到嘴里。就听微微一声脆响后,蚂蚱魂归极乐。

  这才是他过往的日常生活,吃个蚂蚱就像是从身上顺手抓到一只虱子,而后再顺手摁死一样。

  非常非常之平常,非常非常之寻常。

  但他心里此刻却暗自骂了一句,这一想到虱子,身上就又痒痒了。从宁江州出来后自己身上都再次生起虱子了,虽然他自己是早熟悉了那滋味,可这若是被汉儿们知道了,不知道要多嘲笑他呢。

  人都是要面子的,也都是有审美观的。只有脑残的人才会觉得穿的破破烂烂、脏脏兮兮的会比一身衣冠整齐、干净整洁的更牛,更惹人喜欢。

  讹鲁朵也就过了很短暂的一段美好生活,吃得好睡得好,更穿得好。干干净净,身上且闻不到一丝儿的膻腥,似乎是从记事以来便前所未有的干净。那是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和生活体验,让讹鲁朵第一次明白了什么是汉人。

  这是一种全新的感受,虽然只是冰山一角,但对于生在长白山深山老林里的讹鲁朵言,却有着不可抵挡的诱惑力。以至于他都觉得现在的他丢人了。

  不过讹鲁朵清楚,自己想要崭露头角,眼下的艰险却是必须的。汉人有句话么,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人要先苦才能后甜。讹鲁朵认为这句话是再正确不过了,当初他也是经历了不少艰辛才坐上了一部之长的位置。到长白山部整个被完颜女真给归化的时候,也兀的有世袭谋克之职。这可不就是先苦后甜?

  主子给他的任务是探查刺漓水东北这一片的密林,自然不允许他们穿镶白旗的军袍,讹鲁朵他们便就换上了往日的旧服,满鼻腥味,虱子成群。

  讹鲁朵扭扭脖子,举起千里镜往远处张望,那边是一片丘陵,山林密布,期间一条支流穿过,阳光下闪闪发光,如是一条银带缠裹在一片碧绿之间。此处水草茂盛,植被茂盛,又不缺水源,端的是一处藏身的好地方。

  十几座简陋的帐篷搭建在十数里外的河边,周围有数十头牛羊在吃草,还有一些骑马的入影。

  女真人是渔猎民族,但其内多少有些区分。完颜女真已经有了畜牧和耕种,虽然体量不大,但已经有所发展,远比五国部这种更加偏僻偏远的生女真更开化。

  “果然是女真!”讹鲁朵现在是靺鞨了,可不是女真人了。看着对面的女真人,满脸都是兴奋的好。

  “大人……”一旁的人手中有人兴奋叫道。

  大人,这是独属于八旗的一种称呼。在汉人的文化中,“大人”是指在高位者,如王公贵族,如饱学之士,或是对父母长辈的称呼。当然了,这也是古代北方部族首领之称。《后汉书·南匈奴传》:“八部大人共议立比为呼韩邪单于。”可在汉文化中,这个词汇更多是泛指父母长辈。

  历史上是蒙元时候开始被用于官宦之人身上,明朝有延续,到了满清才被发扬光大。

  而现在,陆皇帝却提前数百年给创造了出来。

  如此称谓对于汉人而言,许是有着沉重的侮辱性,可对于女真人来说,完全无所谓。

  下位者都是上位者的奴才了,那奴才称呼一声主子老爹,这不是对他的侮辱,而是对他的奖赏。

  这八旗的奴才和主子关系非常之紧密,只有主子更牛了,奴才才能跟着水涨船高。可是奴才的利益却又不能与主子彻底的划等号。

  这就像后世洪荒里的鸿钧和天道,鸿钧是为天道,天道却非鸿钧。放到眼下的奴才和主子身上就是再合适不过了。这种巨大的不平等同时也是八旗高层权利的来源。

  讹鲁朵的奴才都在为主子的成功而欣喜,他们的利益与讹鲁朵本人紧密相关。可是讹鲁朵为了自己的利益却能毫不犹豫的牺牲手下的奴才。

  就比如现在,讹鲁朵的脑子里想的不是别的,而就是一场厮杀。下头的女真人毫无准备,他们完全可以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才十几帐人,算得了甚,讹鲁朵手下可是有六十骑的。

  他脑子里只想着利益,而从来不去向如此会让自己手下的奴才付出多大的死伤。

  他悄悄退回,来到坡下放出手下去联系其他人,很快六十骑便就尽数抵到。

  如是一场疾风暴雨的打击便猛地降临在那些且是安详的女真人头上。

  有那女真人早早发现了来敌,他们大声吼叫着跳上马辈,向来疾驰,想来迎战,可他们也很快就停下了马蹄。打不过的,来人怕是有大几十人,他们这儿才十几户人家,更不要说青壮去了大半,如何敌的过呢?那是立刻吹响了手中的号角。

  碰到了不可抵挡的灾难,赶紧转身逃命吧。帐篷区的女真人多是小孩和女子,他们闻警后大呼小叫的还想去驱赶牛羊,但镶白旗马军来势极快,这些人终于放弃打算,跳上马背便逃。

  这些人的骑术并不高明,有些马也不及装上马鞍,这些人短时间里是奔策如飞,但却难以持久。

  讹鲁朵根本不愿意放弃眼前的战利品,六十人分出一部分收拾营地,余下的人是继续追击。

  不是因为他们猖獗狂妄,不将女真人不将威胁看在眼里,而是利益熏心啊。

  人力商行早就蔓延到了混同江,刚才跑出去的那些人哪里是人啊,那就是长着两条腿的金钱。而他们镶白旗想要更好的武装,可不就要努力的去捉人么?这是来钱最快的法子。

  虽然就讹鲁朵而言,所获需要大头交给主子,可就是剩下的小头也能叫他乐得合不拢嘴。

  甲衣、兵器!

  这是他最迫切的需要,讹鲁朵是个有野心的人,他明白一个道理,只有强大了自己才能或许更多的利益。所以他决定先把手下全都武装了后,再去谋求锦衣玉食。

  这是现如今镶白旗大部分上位者的共同选择,刚刚成立的镶白旗受齐军的激励和奖赏的刺激,整个群体的上进心都是最蓬勃的时候。从挞不野开始,这个群体就是上进的群体。若是真的有人这个时候就不思进取,一味的只求享受,如此稀有品种反倒引的陆皇帝好奇了。

  同时这也是八旗这种纯粹的军事集团的毕竟发展之路。你甭管他们日后的堕落会有多快,只说他们在开创之初,那就是一个永远也填补饱肚子的饿狼,一个走上了制度化的强盗集团。

  这个强盗集团便是通过集团抢掠和论功分赃的办法鼓励作战的!虽然上位者要占据大头的利益,但对比过去的部族制度,底层人得到的利益显然会很多。让底层人劳有所值,某种意义上成为‘劳有所得,多劳多得’,这就是它发展壮大的根源。

  对比完颜氏的猛安谋克制,对比成吉思汗的壮大,对比后世的满清八旗,甚至是先秦的功爵耕战制,那都有一些本质上的相通。

  打破固有的利益垄断,用一个更加公平的战利品分配方案来鼓励作战了。这就是八旗。

  只是陆皇帝将他们的规模限制在了一个看门狗大小的程度,比之让他们自由演化,从中华田园犬进化成山林里的野狼,从一头野狼进化成一群野狼,那显然更具有安全性。只要后代人不脑子进水,看家狗就是看家狗,八旗的天花板是很低的!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笔下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