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龙府城在后世长春市农安县境内,城池不大,周长也就七里。但也正因为它不大,所以才难攻破。

  粘没喝可是把黄龙府、威州、祥州、宾州、益州的守军都招到了这儿。

  前文里说了,阿骨打燕云之败后,火速扩军至十三四万,其引主力十万屯驻辽东,又在通州放置了几千人,余下的三万兵马就都放到了混同江一带。

  之后阿骨打辽阳大败,主力损失殆尽,通州的金军在被其带着北上途中纷纷逃往,混同江南岸的金军也多有不稳。粘没喝旋即以女真人为骨干,重新编整兵马,虽然期间还是有人员逃亡,但黄龙府还是汇聚了上万军兵。

  上万金军里头女真人有千把人,渤海人有两千多,余下的就尽是室韦人、达鲁古人、兀惹人。这样的军队。战斗力是可想而知的。若不是粘没喝心狠手辣,拿混同江以南的汉儿做肉盾,黄龙府内金兵再多,其也早就被拿下了。

  陆谦等到炮毙第九轮后,那被抓到的女真贵将们通通崩了后,就要打道回府的消息给了黄龙府外的林冲、岳飞很大的压力。

  二人理解陆谦的决定,偌大的帝国,战事并非只限于辽东一处。那关中的宝鸡、大散关一线,燕京府北面的大草原上,还有岭南事宜,都在开战之中。

  现下大金国已经被打的奄奄一息,女真的光辉被彻底踩在了脚下,陆皇帝端的无有留在辽阳的借口。

  但是在二人的理解中,这也可以看做是陆皇帝对他们二人的催促。陆谦显然希望能在自己离开前接到黄龙府破的好消息,最好是能提拎着粘没喝父子,送去给他炮毙!

  ……

  黄龙府里。

  粘没喝整个人湮没在黑暗里,心如冰窖是什么滋味?

  那彻骨的寒冷,无尽的绝望,粘没喝每日里都能品尝的到。在辽阳一战大败后,他的心就死了。

  他很清楚,女真没有复起的希望了。陆皇帝或许不会对整个女真族斩尽杀绝,可是完颜氏,却很快就要不复存在了。

  自己为之奋斗半生的事业彻底破产了。这种痛苦简直是完颜粘罕这种事业男最大的痛苦,他比死了都要痛苦。

  要知道,人最恐惧的事情并非是死亡。

  生命虽然只有一次,但在很多人眼中它绝不是自己最珍贵的财富。这点看红朝是如何建成的就知道,那么多的革命烈士的鲜血就是一个最明显不过的事例。

  对于粘没喝来说,女真大业就是他毕生为之奋斗的信仰,是他人生最伟大的事业。当信仰破灭,当事业破产,这时候死有何惧?

  ……

  黄龙府外。

  战争的硝烟早已经飘散,齐军彻底控制了混同江以南,而这些地方既然为齐军彻底掌控,还有镶白旗来帮衬,大清洗过后那可不就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整个混同江以南,也就黄龙府还燃着烽火,但这朵火光且也燃烧到头了。

  齐军大帐内宴席摆起,从上而下,两列尽是长条矮几,此刻人头攒动,座无虚位。军中团正以上军官除执勤战备外,尽皆到场。

  虽然是在战中,但此刻春末夏初,东北历经了万物复苏,正是万物生长的好时期,有的是食材来整治这场宴席。

  好酒、好菜,应有尽有。酒香四溢,肉香扑鼻,杯盏交错间,人人脸上都带着无可抑制的欢笑。

  “主子,林都督恐已经有了决定了。”高庆裔坐在挞不野的下手,韩庆和又在高庆裔的下手,赤盏晖则又在韩庆和的下手。镶白旗现下已经有三个千户,韩庆和是一个,赤盏晖就是另外一个。

  他原本与挞不野的在金军中的地位相当,可现在却只能在镶白旗五千户里排第三,谁叫他投降晚呢。这也多亏了挞不野大人不记小人过,放下了与赤盏晖间的些许隔阂,而赤盏晖本人也没有参与辽阳一战,他参与了辽西州一战,那一战辽军大败而输,夹谷吾里补直接没在了阵中,他则幸运的逃出一劫。但也因为身负重伤,直接回到了辽阳安养,而不像挞不野又跟着完颜设也马参与了辽河之战。

  赤盏晖先跟着吴乞买一同撤到了沈州【沈阳】,吴乞买后率主力南下参与辽阳一战,赤盏晖却受命押解着王伯龙和耶律余睹北上通州。

  阿骨打辽阳大败,一路引着寥寥的残兵败将逃至通州,赤盏晖听闻了消息,心知女真是再无复起的希望了,就在北上的途中合同王伯龙和耶律余睹逃跑。王伯龙那厮运气不好,被金兀术一箭射中背心,掉下马去,必然是活不了了。赤盏晖和耶律余睹却好运的逃过了一劫,后向林冲投降。

  那耶律余睹虽然有点不识好歹,但他是答里孛的姨夫,林冲还是好好待他的,赤盏晖也因此摆脱了邪恶集团一份子的罪名,他的家人在银州被俘,都已经被关在奴隶营了,但且还幸运的没有遭殃,只家中几个生的漂亮的小妾被人要了去。对于赤盏晖来说,这种小妾都只是玩物而已。合在一起也没他老爹一根头发珍贵。

  陆谦守备镶白旗时,赤盏晖主动与挞不野搭上了线,这才使得他今日在帐中且有一席之地。

  韩庆和就不去说了,陆皇帝是瞧他不顺眼,就丢尽了镶白旗了。后者虽然有实权,也有利益,但不得不说,在身份上还是有些折辱的。韩常在他老爹手下当个百户,今日这宴席却没他的份儿。

  挞不野有些感慨的叹了一口气,是啊,林冲心里肯定是有决断了,不然他不会搞这场宴席。这是一场提前了的庆功宴,那拿下黄龙府后还不知道要死多少汉儿妇孺,庆功宴且是不会举行的,一如当初的辽阳一战。

  “炮毙已是第七轮,眼看着陛下就要折返回去,再是不忍心也要狠下心啊。”孰轻孰重任哪个人都能掂量的清楚,况乎是林冲这样的军中大佬?

  帐中诸将多心知肚明,你就看不到一个人在满脸慈悲的,人人喜笑颜开,欢不自禁。

  都是沙场里走出的人物,对于黄龙府自有自己的判断,粘没喝死心拿汉儿做肉盾,这不狠心,莫不是还要成就粘没喝死守黄龙府不失的伟业么?那当然不可能!

  既然知道不可能,那就该清楚这辣手早晚是要下的,林冲一直拖延到今日不得不为之,这未必就是他心里真的犹疑,于挞不野看来这更是在做个样子。甚至陆谦传言要炮毙九轮后便打道回府,这也未尝不是在给林冲寻一个借口。

  挞不野不知道自己揣测的是对是错。

  他本人是希望自己的揣测是对的的,因为那说明陆皇帝真是一个为手下着想的好皇帝。豹子头有了个借口做幌子,身上的污点顿时就消去了大半。

  这种自己担黑,不让手下人背黑锅的皇帝,端的千古难寻啊。

  而此刻混同江对岸的宁江州。

  这里是阿骨打起兵的第一战,正是当年阿骨打攻克了宁江州,方才正式拉开了辽金战争的序幕。

  此刻人心惶惶的女真人却再度回到了这个梦想开始的地方!

  阿骨打带人回到宁江州后,当晚举行了一场酒宴,强做欢笑一波,当晚就再度吐血,病倒了下来。

  国事大权被交给了吴乞买打理。

  而很快的,他的再度大败以至于女真主力尽丧所引发的连锁反应便就到来了。那五国部先就不听完颜氏的调遣了。

  所谓的五国部是契丹人对剖阿里、盆奴里、奥里米、越里笃、越里吉等五国(即五部)的统称。来源于黑水靺鞨,属辽代广义的生女真。分布在约后世黑省依兰县附近的松花江下游至黑龙江下游南北两岸地区。以狩猎、捕鱼为业,亦饲养马等家畜。【五国城就在这儿】

  辽圣宗时归附契丹,为辽镇守东北境,向辽纳贡无定期,贡物为貂皮、马等。其地产名鹰海东青,是契丹贵族岁岁勒索之物。然而这五国部对契丹虽是时叛时服,可在完颜乌古乃【阿骨打爷爷】时,就已听命于完颜部。但五国部与完颜部也非半点矛盾都没得,在大金国强盛无匹的时候,五国部自然顺服的变成了猛安谋克。而在大金国这条破船即将沉没的时候,彼处的猛安谋克们也就先造反了。

  “逆贼,逆贼!竟然敢……,敢……,咳咳,咳咳……”

  血水从阿骨打的口中咳出。一旁的完颜绳果连忙上前拍着他后背,“父皇,气不得,气不得,您消消气,消消气……”

  “逆贼,我要杀尽了他们!”才喝下了一碗补气汤,阿骨打一股子虚火撑着,怒极下怎会听儿子的。

  “招谙班勃极烈!”又咳了两口血,气喘吁吁的阿骨打才平静下心头的愤怒。瞟了一眼边上的侍从,下令道。

  “臣遵旨!”后者不敢疏忽,领旨后忙大步迈出。

  谙班勃极烈就是皇储,就是吴乞买。

  此刻夜色深深,若是当初早该熄灯了。但今日吴乞买处却还是灯光大亮。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