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起来书屋 ,最快更新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

  “轰轰轰……”

  世界上最可怕的轰鸣声接二连三的响起,每一阵轰鸣之后,就有一百个鞑子被炮弹打的四分五裂!

  陆皇帝准备了一百门五斤炮,一次处决一百人,一千人也就十炮的功夫。

  不管是还没被打死的‘待杀鸡’,还是旁观的女真鞑子,甚至是辽东汉儿、契丹人等等,几乎所有人都觉得大小便失禁了。

  就是那些一开始兴奋地叫嚎的辽东汉儿,在一批批炮毙之后,心头的愤怒和兴奋也都被血腥给冷冻。场地里渐渐变得无有一丝儿外音,很多人屎尿失禁,或嗷嗷乱叫,或是干脆眼珠子一番,也不知道是真给吓晕了还是作假的。

  所有人都浑身颤抖,眼下的一幕深深地震撼着他们。想必今日过后,中原汉儿柔弱而富庶可欺,虽富而不强,是任凭塞外男儿欺凌抢掠的肥羊;一个引弓的男儿可以轻松吊打十个汉儿的兵卒,这种曾经叫他们深信不疑的论调是再也不会有人说起了。

  因为现在东北这片土地上,中原汉人给人的外观是凶残凶悍的,他们不止杀起人来眼睛都不眨一下,更掌握了这个世间最是可怕的杀人法术!

  是的,在不少熟女真眼中,炮毙这就是法术,就是非人力。

  部族里他们最是骁勇的战士,也不可能一棒子把整个人打的四分五裂,就是最勇敢的猎人,可以持刀叉与熊罴、猛虎搏斗的勇士,也挡不住这么一击!

  怪不得这些汉人可以恢复燕云,把契丹人打的不敢反抗,把女真人轻轻松松就打的更是难以翻身,还早早就轻易夺取了契丹和女真都未能征服的高丽国,可以一路扫荡到辽东,那果然是非同凡响样的强大。有这样的法术,哪怕是最勇敢的勇士,也只能瑟瑟发抖的等死!

  十发炮弹,前后也就一炷香的时间,炮口前的残肢碎块,齐军根本不予收拾,只要不耽搁打炮就行。重复清膛、放药包、放炮弹、点火等一连串战术动作,十发炮弹真的很快就完毕,受刑的待宰猪羊们全被打成零零碎碎的尸块,各种内脏碎片、骨骼和人肉碎块,带着浓烈的腥臭气味,撒的到处都是。

  几次炮毙,每当炮声停止的时候,聚集了无数人的刑场总是寂静无声,观刑的女真鞑子一个个眼神发直的看着刑场,傻愣愣的看着这闻所未闻的场面,整个人大脑都一片空白。

  眼前的一幕是超出他们想象的事物,就像古代人看到了后世的飞机轮船,只会以为是神怪,完全不能理解。热门整个人都宕机了,都僵住了……

  直到有人用女真话大声喊出:“汉皇神威无敌,小人五体投地,万不敢再生二意。”的时候,那些女真鞑子才回过神来。

  可以毫不客气的说,就这么一遭,陆皇帝就彻底镇压了半个东北的各族人心。而对于那些被召集来的熟女真头人们,那些个人每看一遭这般惨事,就恍如挨了一遭酷刑一样。

  精神受到极大的刺激,整个人都要不好了。

  但陆谦天眼扫过,很轻易的就能看到这些人内心真正的想法,那头顶气柱是骗不了人的。别看这些个鸟人现在在他面前老实如猪羊,一副胆小如鼠模样,叫打哪打哪,不敢有半句妄言,但真的对陆皇帝生出忠诚的,可没多少。

  现在他对这些人的感触更多是震慑镇压!

  但依照着现下的情况,召集起一支兵马来显然是可以的、虽然这些个熟女真部族都已经被阿骨打抽尽了鲜血,但女真人就是一群野兽,只要有新鲜的血肉驱使他们,再瘦弱的野兽也能向着强敌发起攻击!

  何况他们背后还有一个巨无霸在助阵。

  林冲都已经打到黄龙府了,不把这座他偶像念念不忘的城池给拿下,陆谦岂能满意?

  而黄龙之战的主力军只能是齐军,新建的一旗旗兵,敲敲边鼓便是好的了。

  “那高庆裔现下如何?”

  陆谦向乐和问道。后者脸上闪过一抹怪异,但还是正色回答:“禀陛下,高庆裔已经痊愈!”

  那厮自从被抓住后就一直被陆谦关押,此番大军挺进辽东了,他才被陆谦提留过来。抵到此处的第二天就见识了一下何为炮毙,而后整个人也不知道是江海奔波的缘故,亦或是惊吓的缘故,屎尿齐流,仿佛魂儿都没了,是大病一场。

  安道全随侍陆谦左右,高庆裔就是想死都难,被安神医几剂汤药下去,人就重新活了过来。

  之后就一直卧床休养,直到陆谦再想起他来。

  “罪臣叩见皇帝陛下。”高庆裔气色却是好了不少,被带来见陆谦,表现的非常知趣,进门五步站定后就直接跪了下。

  他当日看到那炮毙的模样后,人都吓傻了。只以为齐军把他提溜过来,就是想要如法这般的炮制他。是以才被吓的屎尿齐流,险些死了过去。

  但人被救回来之后,他心已安。陆齐若是想要他死,必然不会再来救他。这心里的恐惧却掉了七分,人也就渐渐康愈。

  “这几日里卧床不起,心中在作何想啊?”陆谦看了一眼高庆裔。这是他为接下的镶白旗准备的千户之一。只是镶白旗的旗主却不是他,而是举辽州以降的挞不野。那也是个渤海人。

  渤海人的旗主,女真为主的奴才。这样才够味!

  至于挞不野能不能胜任一旗主位,陆谦乐得看到他去挥霍镶白旗的兵马,横竖打的差了,陆皇帝也能撤职的。

  高庆裔屁股高高的撅起,脑袋扣在地上,也不抬头,就道:“女真,偏野小族,趁契丹内祸,得一时之兴,已是大幸。然酋首阿骨打不知天数,竟妄图威压中原上国,实自寻死路。罪臣奉此辈为主,是为虎作伥,罪该万死。”

  陆谦看着高庆裔头顶上的气柱,笑了笑,这也是一个聪明人。怪不得能叫粘没喝看重。

  “契丹败于女真,是对其约束太差,空出偌大空间叫其繁衍生息,发展此策大谬。然女真地势向北,山高路远,朕便是发大军数以十万,也难断其根源。故朕欲在东北之地立镶白旗,作镇压之用。”

  “你可愿为朕效力?”

  高庆裔早等着盼着这句话了,闻言当即就叫道:“陛下不以臣不肖,宽宏大量,拔臣牢狱之间,委以任用,微臣实感激肺腑。愿效犬马之劳,誓死以报陛下大恩!”

  “来人,传挞不野觐见。”

  陆谦脸上微微有了丝笑,这高庆裔至少是很会说话的。

  “奴才挞不野见过主子。”挞不野见到陆皇帝的遣词称呼与高庆裔截然不同,因为他已经是镶白旗旗主了,说陆皇帝千金买马骨也好,说陆皇帝因为辽阳之战而把女真高层人物彻底放弃也好。横竖连杨再立这样的无名之辈都能当上正白旗旗主,挞不野的能力总是不会弱于杨再立的吧?

  而一旦这旨意落下,挞不野的身份从此便就与众不同,在他脱离正白旗前,他就是奴才,陆谦就是他的主子。

  “你二人皆出身渤海,麾下本该是渤海族为主。只可惜渤海人战力微弱,大部居于辽西、辽河平原,以惯于耕种为生,朕思之再三,以为不可取也。”

  “陛下/主子仁慈。”挞不野和高庆裔这般说着,心里就道,渤海人不行,汉人肯定更不行,那就只能是女真了。

  “女真、渤海皆靺鞨也,一族而两名,分家数百年,岂不是荒唐?今后便皆以靺鞨称呼。既然渤海无能,便择女真充填。此番炮毙贼子,朕招来来周遭大小熟女真部之酋首到来。尔等可与之商谈一二,愿意入镶白旗者,尽可收拢。早日编成战力,配合我大军,镇平完颜。”

  陆谦的打算很直白,他不想再听到女真这个民族之名,而镶白旗之兵马,尽取先自熟女真所取。后头很快他们就会出击,协助林冲等,扫荡混同江。

  完颜女真的老巢就在混同江的中上游一带。随着阿骨打起兵,大批的女真人向南部迁移,混同江两岸更是成为了他们的禁脔。

  现在林冲已经打到了混同江的南岸,其分兵一部分包围黄龙府,余下的兵马就在混同江以南大肆扫荡起来,军报上都说他们已经抓到了数万女真妇孺。可这绝不是全部。

  陆谦觉得一样出身女真的镶白旗在搜捕“奴隶”方面,会比齐军更富有经验。

  后者将是陆谦对新立的镶白旗,还有宣赞带领的正黄旗、嵬名屈怀带领的镶黄旗之民,最好的奖赏。

  要知道,随着周边战争越发进到扫尾阶段,陆齐治下的异族人便就越发增多。陆谦主张民族大融合,可他却不会‘一视同仁’。他更希望在某种意义上‘消灭’异族人。

  这种把女真妇孺打做奴隶的法子,就不失为一个得体的好法子。

  这般说吧,当大军从混同江流域折返回来后,陆皇帝需要镶白旗先做一阵儿的捕奴队,至少在大金国彻底灭亡之前!

  混同江以北地势复杂,女真人正面无力抵抗,却完全可以躲进山沟沟里去。阿骨打他们肯定知道自己已经无路可退,他们是不会轻易去死的,而会变成一个个小耗子,利用复杂的地形和广袤的空间来打拖延战,游击战!

  时间已经快入四月了,顶多再有四个月,陆谦就要从混同江撤兵。镶白旗捕奴队大有可为!

  因为关外的鞑子想要从散乱无张的部族进化为一架强有力的战争机器,首先要打破原有的部落体制,就像完颜氏曾经做的那样。要不然在战场上得到什么好处,绝大部分都被部落首领吞掉了,下面的战士没有大的实际收获,又如何肯效死力?

  而现在这部强有力的战争机器被打零散了,那么可以预见的,混同江以北的女真之民很快就又会回到过去的部族状态。可这也需要时间。

  镶白旗能活跃的就是这段时间,因为当女真的一个个部族重新出现的时候,就是他们向陆皇帝献出自己的膝盖的时候,也是完颜氏彻底灭绝的时候……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恋上你看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