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颜娄室默默地擦了嘴角血迹,他现在只觉的头晕目眩,直觉告诉他现在就躺倒是最好的选择,可他不能倒下啊。

  他必须坚持。坚持到完颜设也马和完颜斜保其中的一个到来的时候。

  但是完颜娄室能坚持,甚至连丧子之痛都能忍下来,可那些普通的女真士兵能忍吗?

  一支军队人数很多,却不可能个个都是骨干。尤其是金军这种富有民族色彩的军队,谁会觉得辽东汉儿、契丹人对金国的忠诚能与女真本族人一般无二?

  那金军内部且本就阶级分明,高下悬殊,各阶层士卒的战斗意志高低自然就会有不同,会反应出来。

  那忠于女真,愿意为金国效死的人,全都在战争中冲在最前,落在后头的就是高品周此类人,前面的人死了大把大把,凄惨无比时候,后头的千百个千万个高品周又能有鸟的战斗力?

  再看周遭的士卒,便就是乱成了一团,哭喊着,惨叫声响成了一片,不少人清醒过来后则已经开始撒丫子跑路——作为史上第一支挨震天雷密集轰炸的部队,现在这样的表现完全在意料之内!

  “不许退!后退者斩!”完颜娄室拔出腰刀,纵马一挥间,鲜血飙射,两颗首级滚落到地方,没头的尸身且要向前奔出两三步方才轰然倒地。

  完颜娄室身上没沾染一滴鲜血,可远远看去却好像是凶神恶煞一般。

  “儿郎们,南蛮凶恶,我大金正值忠勇之辈效死之时。今日我完颜娄室绝不临阵脱逃,贪生怕死!你等可愿随我死战?”

  “愿意。愿随郎君死战。”军阵中的女真将领,还有女真兵终于反应了过来,大声应和着。

  “不怕死的就随我杀啊,杀尽南蛮,杀尽南蛮――”完颜娄室同时瞋目大喝。

  军中的女真将领们也开始大声呵斥着手下的军兵,用鞭子抽,用刀背打,甚至是真去斩杀乱兵,就是用一切的手段去试图让自己麾下士卒从震惊慌乱当中恢复过来。可就在这时,齐军的喊杀声已经传了过来,完颜娄室抬头望去,就看见排列成墙的齐军重甲步兵正如一堵长城,呐喊着冲杀过来!

  前方,损失惨重又失魂落魄的女真重甲士兵根本无能抵挡。

  完颜娄室见到这一幕,心中的热血似乎就要喷涌而出,他举起腰刀,大声呐喊:“儿郎们,跟我冲!杀尽南蛮!”

  可回答他这声呐喊的,是金军士兵脸上的恐惧!因为紧跟着这批齐军重甲步兵冲来的还有几十个黑点划空而来!

  至少五十枚震天雷狠狠的从半空中砸落下来,不偏不倚地落在齐军步甲前五丈开外的距离。不少人被炸得哎呦哎呦叫痛,但更响亮的是惊慌失措的仓惶声。

  挨过一次炸的金兵如何还不知道这些玩意儿是什么?

  对于一个四千来人,素质参差不齐的队伍而言,被铁球砸伤砸疼几个人根本无关紧要,就算砸死了,也根本不算个事儿。在那些个铁球轰然炸开化作一团团吞噬人命的火球面前,这点损失不值一提。

  “火器,火器……”

  “是火雷,是火雷……”

  “逃啊,快逃,要炸啦!”

  不知道是谁先发喊了一下,瞬间就将三四千条汉子都推进了恐惧的深渊!

  完颜娄室眼前一花,口中再度出现了铁锈味道,手中腰刀几乎拿捏不住。

  齐军火器的爆炸威力他刚才也是亲眼所见,根本不是血肉之躯可抵挡的!任你武艺天下第一,任你披着几层重甲,都挡不住其之威力。

  他都这般想,金兵其他人也都会这么想,现在齐军再度祭出了这般杀招,金军还如何坚持的住?

  便是能顶住一时半刻,还指望能天长地久么?

  “跑!”这个念头不知道在多少金兵的脑海中浮出,连一些女真人都不例外!因为没人想死,且是这等无意义是死。

  这不是与人的战斗,而是与死亡的战斗!

  敌人的毛都摸不着,大家伙就被炸得粉身碎骨。这样的仗,叫人怎么打下去?

  先是几个人的呐喊,继而就是成百上千人的乱喊乱叫,恐惧已经攥紧了他们的心灵,金军中的汉人、契丹人先就失去了战斗的勇气,继而渤海人也纷纷撒丫子跑路。

  女真人还有些在坚持,他们还不甘心,比如完颜娄室。

  然而老天并没表现出对女真人的半点厚爱,完颜娄室忽的一口血喷了出来,将战马鬃毛都给染红去,人在马背上晃了两晃,一头栽下马来。

  看到此,女真人的斗志也消散了。整个女真兵几乎可以用一哄而散来形容了!王贵举起大刀,下意识的就想挥兵追击斩杀溃卒,可再下一瞬间他就想起了自己的职责。

  叹了一声,直叫人追杀少许便收兵回来。一边使人清扫战场,一边整兵列阵,就看对面的木簰木筏何时能够再来。

  第二波齐军都还没有赶到,他就先击败了女真兵,王贵这一战赢得太干脆,太出乎岳飞预料了。

  ……

  三两刻钟后,岳飞都已经引着第二波齐军上岸多时,一支金兵哨骑飞到此处,远远的打望一眼就立刻再度向来的方向此处。

  此时此刻,粘没喝的长子,真珠大王完颜设也马的脸上一阵青白,看着昏死过去的完颜娄室他就如一头走到了绝路的困兽,呜呜的在方寸之地盘旋,却想不出任何的法子。

  他心里很怪完颜娄室的。这厮也是大金国名将,征伐契丹时候,可谓屡立奇功,战无不胜。可以见了汉儿南蛮就一下变得不会打仗了一样呢?

  事实上他这种心里有点像靖康年间的赵宋朝廷。

  看着一个个积年威名的名臣将帅在一个个名不见经传的女真野人手中吃瘪,甚至是全军覆没,战死,如完颜银术可在太原一战,那些赵宋大臣心中何尝不是像今日的完颜设也马那样恼怒恼恨呢?

  但恼怒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一个选择题就摆在完颜设也马的面前,是继续前往汉人的渡河点殊死拼杀一场,还是趁早引兵去辽阳呢?

  可女真既败于辽河,那辽阳城就真的能守住吗?

  挞不野的脸色也难看的很,当日他引兵早一步脱离了辽西州,好歹为女真保存了一点兵力,如是不仅无罪反而有功,在完颜设也马手下任副将。此刻他伸手抹了一下脸皮,狠狠地揉搓一把,像是如此才能把震惊和恐惧之中僵硬的面孔重新变得柔软来。

  “大王,南蛮火器犀利,不如且先作罢,来日再谋良策吧。”挞不野一叉手,大声地向设也马提议。

  如是,这辽河一线的战斗便至此落下了帷幕。待到完颜设也马收拢败兵与他老爹汇合之后,粘没喝又能如何呢?真论领兵打仗,他且还不如完颜娄室。而这一仗之败说到底,还是人齐军实力惊人。

  设也马知机而退也不能算错。那种情况下再去拼命,只是白白送死罢了。

  刚刚还在为朱仝、雷横之死以及辰州之败而生气的陆皇帝,转眼便收到了林冲的告捷,这叫他心情大为宽敞。

  大军渡过了辽河,那下一步战场便就是辽阳了。

  鹤野、汤州此类地方,确实是巩固辽阳府的重地,可现在阿骨打还会分兵彼处么?

  “传令下去,加速行军。”陆谦心中有一种感悟,辽阳城下的再一次战略决战很快就会来了。阿骨打不会等到陆谦带着步军赶到后的……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笔下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