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阳金国皇宫,大安殿。

  夜色已经降临,三十六支儿臂粗细的蜡烛照的满殿亮堂。

  阿骨打穿着白色的大裘皮袍,一身传统女真装束,自从燕云一战之后,女真内部的汉化趋势骤然为之一遏,上到阿骨打、粘没喝如此权贵,下到寻常的军官小民,无人再穿汉服招摇过市。

  辽西之败的噩耗传来时候,他正与吴乞买、粘没喝等重臣商议要务。

  已经是二月中了,三月眼看就到了。辽东再是寒冷也东去春又来了,如此也是时候转移兵甲物质和工匠、百姓了。

  阿骨打准备把辽阳府搬空,这儿的每一粒粮食乃至每一个人都是女真的财富。

  他们要在混同江繁衍生息,积蓄力量,需要太多太多的财富来装饰生活,同时也需要太多太多的奴隶来为他们耕种为他们创造财富。就像契丹人当初把从汉地俘虏的战俘和百姓,一波一波的安置在草原上,而后这些汉人就在荒凉的大草原上建立起了一座座的城市。

  渔猎并不能叫女真强大,只有耕种,只有工匠,才能让女真变得比现在更强。

  虽然两天前才接到的完颜银术可和完颜浑黜的恶讯叫阿骨打怒不可遏。

  可愤怒过后这却让阿骨打更坚定了走的决心。可谁知道紧跟着噩耗就来临了呢。

  噩耗来临的太突然了。阿骨打人都懵了。两万多女真步骑只逃回了千把人,“斡里衍!”

  阿骨打怒喊着完颜娄室的小字,宫中的太监、婢女大气都不敢喘一喘,就是吴乞买和粘没喝都不敢来这时候劝说阿骨打。何况二人心中的怒火较之阿骨打也不差几分。

  若是说大金国是一个公司集团,他们两个也是内里的大股东,现在完颜娄室丧师败阵,也就等于是一笔投资赔了个精光,损失两三个亿,大老板和股东董事能不恼火么?

  五十有五的阿骨打满脸铁青的坐在那张他日日勤劳的古色书案后,书案上依旧摆满了金国各地送来的奏折、文书以及留底的奏疏,但他却并没有再像往日那样一一拿起来勤勤恳恳的批阅细览。

  两眼无神的望着庭下,曾经黑亮的发丝在烛光照亮下丝丝毕现,却是早在不自觉中就已染上了白霜。

  额头深刻的皱纹让他显得是那样的苍老,黑色浓重的眼袋更让他整个人都是那般的脆朽。

  但阿骨打还没有被打倒,他的头还始终是高昂着的。作为一个在短短数年时间里就把女真带上了巅峰的bug人物,阿骨打这点勇气还是有的。

  同时他也不会热血上头的召集所有兵马,非要平推了平辽寨,砍了岳飞,为死难的女真将士报仇。

  如此一个艰难的关头,阿骨打只会摁下愤怒,冷静自己的大脑,认认真真的分析现下的处境。这才是一个真正雄主明君所拥有的品质。

  完颜娄室之败不是败在岳飞的手中,而是败在那平地里冒出来的一万齐军铁骑的手下,那些人打着卢字将旗,健锐军旗号,身份不问自明。他们是隶属于前军都督府的正军!

  这些人忽的来到锦州,还半点声响没有传入辽阳,这代表了什么,才是阿骨打现下要认真考虑的事。

  “蒲家奴不用去期望了。玉麒麟能率上万铁骑忽的奔至锦州,就可知其结局。如今时候怕已经是汉儿的阶下之囚了。”阿骨打半响才重新发出声音。

  粘没喝添了下嘴唇,“陛下英明,汉儿忽的使卢俊义率上万铁骑入局,可见其亡我之心。”粘没喝在锦州,乃至是燕京府内都是有一些消息渠道的,只是要将消息转到他手中需要费些周折,费点时间,更会受外在因素影响。比如说燕京府官府检查的松紧。

  现在他一点消息都没接到,上万铁骑就这么跨过数百里距离来到了前线,可见那卢俊义军来的快速。

  粘没喝现在就认为,这更可能只是汉人大部队北上的先锋,在卢俊义的背后还有无数大军在滚滚向北而来。

  陆皇帝这是亡我之心不死。

  “我要退回混同江,方才露出苗头,汉儿就恶狠狠的扑来……”阿骨打不是个弱智,辽西败讯和健锐军的忽然插入,叫他如何不产生联想?

  结合之前派去的蒲家奴一行,那是再明显不过了。

  完颜娄室在辽西丢的是两万多人和三座州城,那不是二百来人和三个村庄。对于此时的女真,这是伤筋动骨的剧痛,程度上岂是一个议和谈判匹配的?这是汉儿要亡女真的征兆!

  阿骨打想对了。

  但也正是如此他心中方才更是悲伤。

  因为面对着中原大军极可能发起的灭国之战,此刻的阿骨打却只能选择退缩。他脑子里许是总结不出“以空间换时间”,“存人失地,人地皆存”这样的妙语,也深以为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但内心里却被一股失败感给彻底笼罩。

  是的,失败了。

  面对契丹人从来都是硬怼的阿骨打,这一次却要不战而退了。这不是失败还是什么?

  阿骨打已经失去了一颗必胜的决心,他也知道自己失去了拼死一搏的昂扬斗志。

  当年面对契丹的讨伐大军,实力明明不如人的他,兀自敢领兵正面迎战。虽然那一战中他是凭借着诈败诱敌而获得胜机的。

  那时候的阿骨打,心中充满了对契丹的愤怒。他内心里且是有胜利的信念的,但更多还是一种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蛮劲。

  现在却就不行了。女真人家大业大了,如何还会光脚?

  不是谁都能像刘备那样豁的出去的。孙吴你害我铁哥们,老子曹操放着都不去打,就太起倾国之兵来跟你算账。

  阿骨打也是如此。故而,他干不出起所有军力,在辽阳城与中原大军决一雌雄的事儿来。

  “粘没喝。”

  “臣在。”后者上前一步。

  “你带人于我守住辽河。务必不能叫汉儿越过河来。”那实际上就是鹤野、汤州一线。

  “臣领命。”粘没喝二话不说。辽西州、乾州、显州丢了,完颜娄室败了,那他就必须亲自顶上去,谁叫他是完颜娄室的老大呢。

  “吴乞买。你去统计各处城内的工匠民人和钱粮兵甲一应物资。”

  “臣明白。”……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笔下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