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风万里尽汉歌 第七百八十四章 兄弟有胆量

小说:长风万里尽汉歌 作者:汉风雄烈 更新时间:2018-12-22 09:13:30 源网站:棉花糖
   一战斩完颜银术可与完颜浑黜两员女真贵将,那前者更是女真军中有数的栋梁。其辽西州步甲大队人马赶到场上时候,完颜浑黜早已被王贵当头一刀,砍下马来。女真兵一遭呐喊从来,抢夺去完颜银术可与完颜浑黜的尸首,也乖觉的退回了辽西州。

  这一战规模不大,厮杀也算不得惨烈,却一战而折了女真一根柱梁,岳飞转回到平辽寨后兀自高叫老天襄助也。

  能斩杀了完颜银术可,叫他都觉得欣喜。

  先使人飞鸽报于燕京,再叫人记下王贵、徐庆、曲利出清和张敦固【张觉弟】等人之功,其余各有奖励,再说道:“完颜银术可、完颜浑黜授首,辽西州女真胆裂,正可乘胜进击,围攻辽西州,莫等女真大军援到,多费手脚。”诸将深以为然,岳飞正欲安排,人报燕京有飞鸽传书送到,却是那益都来的骑军,先锋军已由卢俊义带领下抵到了燕京,如今已经马不停蹄的向着榆关驰去。

  “竟然是如此之快?”平辽寨中一干人闻声悉数震惊。就连锦州的步军主力要赶到平辽寨且要等到明日时候,这健锐军竟然已经过了燕京。

  “将军。依照马军速度,从燕京到平辽寨,多则五六日,少则是三四日,便可抵到。也即是说,卢都督所率骑军最快两日内既能抵到前线,慢则也不过三四日……”这速度连他们自己都想不到,那女真人就更是想不到了。“而女真大军接到辽西州急报,且从乾州、显州急调兵马增进辽西州,也许一两日时间。两边相差仿佛。且女真毫无防备。只要筹划得当,何愁不能建功?”

  曲利出清一样是‘利益熏心’。他现在的地位跟早前时候比可差了不少,人已经领略到高出的美妙风景,且再凋落下来,那心情与当初身处低位奋力向上攀爬时候的模样,则大不相同也。

  他心中更有一种急迫感,急于一遭鱼跃龙门。而且耶律宗雷已经踏入军中,在如今这个态势下,他的出现无疑会分去曲利出清的‘资源’。他上头已经有一个耶律马五压着了,可不想看到耶律宗雷这个小儿辈的压倒自己头上。

  那想要出人头地,最快的法子就是沙场建功。

  一双双眼睛紧盯向了岳飞。

  “岳将军,显州、乾州两路援军,总数也不过万多人,合上辽西州军也不足三万众,但已经胜过我军许多。按照常理我军必会缩回平辽寨。而女真人折损一肱骨重将,激愤正盛,纵是明知道无法攻克营垒,也定不会轻易退去。”想也是如此。不多叫嚷两声,不摆出一副要大打出手的架势,女真军心动荡不提,那远在益都的洽谈,他们也会一败涂地。张敦固可不是没有政治头脑的莽夫。话说道这里,一双眼睛已经如若太阳一样爆闪精光。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这些人都渴望着建功立业,岳飞又岂是真的佛系?何况这是明摆着的好事,得胜几率超大。

  乾州城内,完颜娄室始才接到辽西州的十万火急,心中当即就咯噔一下。急忙摊开来看,更是好悬没背过气去。

  完颜银术可啊,这是西路军中仅次于他的战将。便是就整个女真而言,他也是一等一的要角。

  完颜银术可 完颜娄室 完颜粘没喝pk整个女真皇族贵将,尤占上风。

  那对历史真正有了解的人就该知道,女真南下中原看似一路横扫,实则有两个很关键的节点:其一是太原之战;其二是富平之战。

  太原之战的重心不是太原城和内里的王禀,而是赵宋为了解太原之围而几次发起的救援。这一战中是银术可大发神威,先后击败折家、种家等多路援军。大小种中的小种便径直战死,宋军死伤惨重,那先前征辽败回的西军剩余力量,几乎全耗损在了这一仗。

  而富平之战则是志大才疏的张浚在仓促之中发起的一场决战,宋军集结了整个西北的军力,步、骑十八万人,号称四十万大军,于富平同入陕的金军决战。

  虽然是轻率集结重兵,仓促进行反攻,在战役指挥上也恃众轻敌,互不协同,败处甚多。可宋军到底人多势众,且各部兵马又都出身西北,军队甚有战力。

  那厮杀中,确实颇占上风。

  金将赤盏晖所率精骑陷入泥泞难以驰骋,被斩杀甚众,勇将韩常被流矢射伤一目,仍奋力苦战,与金兀术破围而出,然金军左翼却被迫退却。其胜势本已经在宋军。

  危机时候是完颜娄室力挽狂澜。虽身有病疾,却奋不顾身率右翼军猛扑环庆路赵哲军,且身先士卒,督师力战,部将蒲察胡盏、夹谷吾里补摧锋陷阵,拚力厮杀,使军势复振。而赵哲胆怯,临阵擅离,部众争相逃遁,可谓是富平之战宋军战败的根源。

  就是这两战彻底打掉了赵宋的主力军团,让赵宋彻底进入了后西军时代。那张俊、刘光世、韩世忠、吴玠吴麟兄弟、刘锜,这些人都是西军余脉。南宋中兴诸将中,也就岳飞与西军的瓜葛最浅薄。

  完颜娄室身为女真高层,如何不知道女真内部的权利分化。他和银术可隐隐襄助粘没喝,这是因为他们三个虽然姓完颜,却与阿骨打一支无甚血缘关系,偏偏后者那一支中人才济济,随手一指,便可拿出来担当重任。

  为了保持话语权——股份,粘没喝必须要立起来。而完颜娄室和完颜银术可也只能抱团取暖。

  他与完颜娄室、完颜银术可、完颜希尹等人,聚拢到一处乃是理所当然。唯一的区别就是完颜希尹的份量较之前者太差了一些。

  若说前三者就是魏蜀吴三国争霸,那后者顶多是辽东公孙度。

  现在完颜希尹早死,完颜银术可再亡,完颜娄室若又怎能心平气和的接受?

  他当然接受不了,可再接受不了也只能迅速起兵进援辽西州。一边快马加急的送信给粘没喝。

  这件事打击最大的且还不是他完颜娄室,而是粘没喝啊。

  不去提此事传入辽阳府后的震动,就说乾州与显州两路兵马向着辽西州开来。

  彼时的辽西州城外,大批的齐军已经将城池围困,虽说城内城外的兵马相差仿佛,然而女真兵士气低迷,更无有头首,如何还能厮杀?

  夹谷吾里补如今守住城池都觉得费神,如何还能整顿兵马,出城迎战?

  他只是辽西州城内次级将领中的一个,之所以被推举为首领,一是因为他资格老,少年从军,便跟随完颜娄室南征北战,征服辽籍女真、平定高永昌,多次作为先锋出战,率先破敌;二是因为他先前率步军抢回了完颜银术可和完颜浑黜的尸首。

  但想要他如银术可那般指挥万军如臂指使,且是不可能的。完颜银术可那是完颜娄室手下的第一得力人物,常亚副之,岂是夹谷吾里补可比?

  不管是这个时空还是正史上,夹谷吾里补比之完颜银术可都是无名小辈。或许他唯一牛逼的地方就在于他活的岁数吧。女真第一长寿人可不是妄称的,人家活到了一百零五。

  岳飞率万余齐军步骑屯于辽西州下,却并没趁着己方士气正盛,敌人群龙无首之际,轻率的对城内兵马发起进攻。因为这攻势一起,城内的金兵作鸟兽散的可能很小,反而在危机中抱做一团的可能更大。

  常规操作是岳飞只虚张声势一把,呈一回威风了事。在完颜娄室引着援军抵到城下前,乖乖的撤回平辽寨去。甚至连外围的小军寨且都适当的放弃一二,好叫女真人发泄怒火。

  但岳鹏举不愿意再来一次常规操作。辽西州外齐军营地,一张硕大的地图上,辽西战局一目了然。

  “女真兵多,辽西州城固,以我军之兵力很难取胜。如女真救兵前来,我军便只能退守平辽寨。”岳飞已经接到锦州的飞鸽传书,玉麒麟带领的一万铁骑已经抵到,明日下午就当抵到前线。而明日也是完颜娄室引着乾显二州女真援军抵到的时候。可以说是再完美不过的一个局了。

  “锦州城在女真手中时尽两年,很难说内里就无一个他们的眼线。且我皇光明磊落,任由女真使团向回报信,其分做多路行进,行踪便是安保司也万难确凿。万一已近在咫尺,我军图谋怕就生变。”他们本来的打算是在平辽寨里待上两日,以叫健锐军养精蓄锐。然而现在听岳飞这么一说,虽可能不大,却谁也不能否认它的可能性。

  “我意兵分两路,明日一路在城外虚张声势,另一路与城东截击完颜娄室。此人系女真名将,非等闲之辈。怕是有的是手段告知辽西州军。届时我城下之兵马就死守营垒不出,金军定不会全力唯恐,而只会分兵两路,一路看着城下我军,一路疾驰战场。这方才是健锐军一击得胜的大好机会!”

  兵法有云:攻敌必救。

  岳飞这一招就是打在了金军的七寸上。

  “张敦固。”岳飞点名道:“便由你领兵留守,万不得有失。”

  后者上前一步,抱拳领命:“将军放心,末将定把营寨守的固若金汤。”只是,张敦固有些为难道:“若是将军引着大队人物一遭离开,城内金兵立刻出来攻杀……,又该做何?”

  “辽西州连折了银术可和浑黜,群龙无首,安敢出城来战?眼看着机会在前,破了金兵,自有大功可建,岂可畏缩,坐失良机!况且那夹谷吾里补两日子甚是安分,周边地界遍布的都是我军斥候探骑,他们的眼线根本透不出来,对我军情报一无所知。他安知道我是领兵远去了,还是故作迷障,做那诱敌之计?如何敢贸然出兵。”

  军队中岳飞向来说一是一说二是二,一旦他下了决心,做部将的就只有俯听命的份。

  张敦固咽了口吐沫,双拳一抱领命。

  这计策很有风险,但拼就拼把,军中男儿就该拼搏。不拼哪来的封妻荫子,光耀门楣?

  曲利出清、王贵和徐庆全都一样的心思,就岳翻心态最是平沃。

  “兄长。”见到诸将都已经退出,岳翻有些诺诺的向岳飞禀道,“俺有一法。”伏在岳飞耳边就是一阵密语。“你且以为如何?”

  “兄弟有胆量。”岳飞拍案大好,赞赏的目光毫不保留的投向了自己的亲弟弟,“你就放胆去做。”

  就是败了,岳飞也来给亲兄弟收底儿。

  能得到亲兄长的赞赏,岳翻顿时就觉得精神一振。胸脯都不由自主的挺高了一些。“俺这便去准备一二。”

  如是,当日刚过午后,岳飞就引着城外齐军步骑主力一路疾行的直奔东去。

  等过了小半个时辰,岳翻就率一营步甲到了辽西州城下。

  “骂,骂。都给我使劲的骂——”

  岳翻立在阵前,面色淡黄,身躯长大。头戴一顶镔铁盔,身上穿着一副半板甲,内衬着一件皂罗袍,紧束着勒甲绦。骑着一匹枣红马,手提一根银枪。大刺刺的立在将旗下,似就等着女真人出城了。

  “啪!”又是一声碎裂声。辽西州西城楼的一角,四五个破裂的陶碗堆积在一起,阵阵轻微的酒香从那里升起。

  “夹谷猛安,俺只带本部兵马。半个时辰内定提那厮狗头前来敬献。”赤盏晖一脸愤恨的望向城外。声声难闻入耳的咒骂声气得他满脸通红。

  这是一个汉化很深的女真人,连表字【仲明】都有。他的家族是生活在辽国的熟女真,辽末,赤盏晖任礼宾副使,统领来、隰、迁、润州驻军【锦西走廊】。后在女真进击中京道时候,归顺女真。

  也该是他倒霉,女真人刚刚席卷了中京道,就大军进击南京道,结果燕云一战主力十损七八,国势几乎一蹶不振。

  这赤盏晖未尝就没归顺中原的念头,他多少年与女真全无联系了,若说这人真对女真有不离不弃的感情才怪。然而他手中无有嫡系,更没有机会,而却又有偌大的家族连累,除非他能狠得下心,孤身一人投奔中原,不顾父母妻儿的死活,不然他就只能被绑在女真这艘命运未可知的船上。

  “夹谷猛安,我军尚有万余,何惧他五百步卒。末将乞命,出城杀了那个碎嘴的狗贼。”又一个耳朵挂着金环的女真将军忍耐不住了,脑门上青筋一蹦一蹦,已然给气的不行。

  夹谷吾里补略有些心动,眼睛不由的望向城外。他站在城头,居高望远到也把那五百步卒看个亲切。

  “夹谷猛安,末将也乞命。”

  “俺也愿去……”

  看到夹谷吾里补有一丝心动,已经受够闷气的女真将领纷纷请战。

  然有人要战,有人就不想战。挞不野就不愿意战。

  他是渤海人,籍贯辽阳,祖先世代为辽国效命。据说本姓‘大’,也就是渤海王室之后。眼看着就有大战一场的趋势,慌忙劝道:“夹谷猛安,休要中了汉儿诱敌之计!”

  “古来征战,何有听过五百步卒挑衅上万雄兵的?这其中显然有诈!”挞不野多年来一直忠心耿耿。多次被阿骨打夸说忠实。但内心里显然也是有着自己的小算盘的。

  第一,他不想看到赤盏晖建功。此番若是得手,城内士气当是一震,赤盏晖有首倡之功。大家本来档次都是一样的,现在忽的有一个同伴要腾飞了,这感觉是很不好的。

  第二就是他真的不觉得此时出战是个上佳选择。

  “我军一出,他必扭头就跑……”挞不野话还没说完,一脑门青筋直跳的女真将领已经叫道:“区区步卒安能跑得过骑兵,俺出门就砍了他。”

  “城下齐军兵甲鲜亮,行伍整齐。自不是乌合之众。若列阵以战,我军便是全师而上也难一口吞下,若是纠缠在一起,城下齐军趁机攻杀来,救你是不救?”若是救,谁敢说岳飞带走的人马就没在边上潜伏着?

  如一盆冷缩泼头。“罢了!”夹谷吾里补摆了摆手,制止住了争吵,“我及遣快骑出去打探。且等有回报了再做理论!”

  “城内的鞑子听着,快快出城。三合不斩你与马下,爷爷掩面自别,就羞愧我家祖宗。”

  阵阵喝骂依旧传来,那为首的岳翻真是让城头一干人如吃了苍蝇一般。

  “南蛮端的可恨。”恨恨的咒骂一声,夹谷吾里补也气的不行。

  “报……”不多时,还不到半个时辰,一个探骑飞奔进城楼。“禀猛安,城东十余里处山坡发现有汉儿埋伏人数不详。”事实是女真探骑都没有看的亲切,便被忽的杀出的齐军游骑给赶回了城中。

  “下去吧。”夹谷吾里补揉了揉自己脑门,看着众人说道:“无我军令,一律不得出战。胆敢引军擅自出击者,生死自负。”说罢甩手下了城门楼,径直回去了城中府邸。他要好好地躺躺,他头疼。()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