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风万里尽汉歌 第七百八十二章 交锋

小说:长风万里尽汉歌 作者:汉风雄烈 更新时间:2019-01-11 10:03:34 源网站:云阅小说网
  老铁^一秒钟^记住 ..文字更新^速度最駃

  岳飞望了一眼前头,又回过头来看了一眼后方。脸上始终是风轻云淡,疾驰而来的两千女真骑兵和腹背受敌的厄运,半点也不能叫他动容。

  身后的骑兵也分出一部分在王贵的带领下,返回到战场,搜索着未死的齐军。但一刻钟过去了,他也只找到了三个。

  三个伤兵中一个丢了胳膊,一个胳膊腿都被踩得粉碎,还有一个背部挨了一刀。伤愈后怕是一个能留军的都没有。当然,这般的前提是他们能活着回到平辽寨。

  这一战里,齐军折损了有三四十人,而对面女真兵战死的,却至少有二百。剩下的七八百人正停在一里多外的地方,恶狠狠的看着岳飞所部,就如一群饿狼碰到了大象,明明垂涎欲滴了,偏就不敢上前。

  前方的女真骑兵已经只剩不到五里的距离了。

  “走”岳飞举枪一喝,引着身后的部下向斜处里奔去。他才不会带着人马再去跟完颜银术可再拼第二次呢。新式铠甲的威力他已经看得很清楚了,不需要再去试探。

  “追,追上去”完颜浑黜呲牙咧嘴中大吼着。

  前方的女真骑兵在看到岳飞部往斜处里插入之后,完颜银术可一声呐喊,两千女真骑兵迅速调转方向,向着岳飞前路劫来。

  但是依照岳飞的水平,两边且还相隔那么远,岂能轻易地便被完颜银术可截住了前路?

  最后的结果不过是两千多女真骑兵紧追在岳飞部的屁股后头紧追不舍,其最后的结果也就是女真人能捞到几百匹岳飞军丢下的战马罢了。

  几百匹战马,放到中原还有不少的价值,可对于女真人言,那算个鸟价值。二百多条人命换取了三四十齐军性命和几百匹战马,这是大大的赔本。

  如果此刻有飞机鸟瞰大地,当就能发现岳飞正引着两千多女真骑兵向着埋伏圈杀来。徐庆与曲利出清摆在明面上的骑兵已经早缩回了地下。甚至都没故作迷障的派出一支小分队往军寨里跑一回。

  平辽寨与周边多个小营寨内军号声连连,首先是两个营的步甲从主寨平辽寨中开出,接着一支支人数多寡不一的步甲汇入其中,让兵甲数量径直扩张到一千七八百人。

  这很正常,小两千步甲列阵,这根本不是两三千女真骑兵可以冲的动的,加上岳飞部,足以正面击退席卷来的女真军兵。而如此也很符合齐军一贯拥有的积极态度。他们总是不放过任何一个有可能与金兵厮杀的机会。

  错不是这种积极性,锦州这边齐军战损数额,怎可能那么高呢。

  再看那女真兵,两千七八百骑,浩浩荡荡,如洪水泻地,势不可挡。完颜银术可直摆出一副要灭了岳飞军的势头来。

  一前一后两支铁骑迅速向着埋伏处逼近,曲利出清攥紧了手中大刀,就看着先是岳飞引着数百骑亡命一样在前面逃着,但速度已经有些减慢。曲利出清也是战场上混迹多年的人物,这点且还能辨认清楚的。原因也眨眼便想的明白。一来一回路上五六十里呢。便是人手双马,可战马始终都保持一个不慢的速度,这马力也确实到尽头了。

  速度上比之女真骑兵慢了一筹,这叫女真人的士气大壮,就是本只打算常规操作的完颜银术可,眼睛里都闪烁起了希望。

  眼前的这支齐军骑兵可不同凡俗,完颜浑黜说这支齐军所配战甲异常坚固,适才一阵冲杀,他们付出的代价较之汉儿五倍尤多。多少人反应他们手中的刀枪都很难给敌人造成杀伤,也就是狼牙棒、铁蒺藜骨朵、铁骨朵三尺长、铁鞭一类的钝器才效果明显。

  但马背之上,一寸长一寸强,在没有取得绝对优势的时候,谁会放着大刀长枪这种长兵器不用,而拿着铁鞭、铁骨朵这种短兵器上阵呢?

  前文里都说了,女真主力大败,精华损失惨重。女真骑兵现在虽仍不失为一支劲旅,但只看他们士兵当中所使用的武器,便可以看得出来其战斗力的下挫。

  那且还能在马背上挥舞狼牙棒、铁蒺藜骨朵的主儿,已十不存一。更多人使唤的兵器是长枪长矛大刀这种常规武器,只有到了刀枪刷不动的时候,才会拿起挂在马鞍边的铁骨朵、铁鞭这些钝器。甚至还有不少人操着马刀的。

  在高速疾驰的马背上挥动短兵器,尤其是马刀,这最省力。可要是想玩长兵器,那还真不是谁平平常常就可以做到的。

  陆齐马军当中就是如此,那女真马军中也是如此。

  在陆齐,除了被buff笼罩的御前司马军,便是前军都督府下属的三支骑军,也都没能真正做到这点。不少持着枪矛的骑兵,所能用到的就只有最初的一击,这与真正的枪骑有着质的不同。

  这也让军中的骑枪质地有了两个不同的标准,那质量和单体造价也变得迥然不同。后者不仅有硬度,也拥有韧度,浸泡刷油缠丝裹麻都只是寻常操作,实质上他们就是超级穷人版的马槊。而另一种版本的骑枪却是只要硬度不要韧度,一击之后九成会当机则断去,这种骑枪的造价更不值一提。

  女真人为了迅速恢复自己的军事力量,自然是匆匆招入了不少民间丁壮,想要让他们眨眼之间就变得跟百战精兵一样,十八般武器样样精通,谈何容易。

  但这可不是金齐两边死伤比例相差悬殊的借口。之前战场上就没出现这种情况,现在出现了,那当中必有因由。

  或者说眼前的这支齐军与以前的有所不同,这本就叫完颜银术可心中产生了贪念。更不要说岳飞军肉眼可见的马速下滑……

  若是能在这支齐军回到平辽寨辐射范围前追上他们,即使不能全歼,也能狠狠地咬下一块肉来。

  这就仿佛是吊在驴嘴前的那根胡萝卜,叫女真人变得有点忘乎所以了。

  “将军,前面就是汉儿营垒,怕机会已失,不可再赶。”完颜浑黜劝谏道。可能是肋下的伤口时不时的在提醒着他,横竖他的大脑且是清醒,看到岳飞军已经到了现在这位置,就觉得那希望着实不大了。

  完颜银术可不然道:“休管机会有无,且不能弱了气势。如今国事艰难,更不可畏缩!”遂叫完颜浑黜并力穷追。再追两里,忽的听到侧面号炮连响,左边冲出曲利出清,右边杀出徐庆来,两路伏兵杀出,斜处里奔到,叫女真军列一阵混乱。

  完颜银术可勃然大怒,一时不慎,竟然落入了这般简单的圈套。

  当下使人分头去抵挡曲利出清和徐庆。

  但疾驰中的骑兵想要掉头谈何容易,两肋首袭,先就被伏兵狠狠地撕咬下了一口。正面的岳飞军大旗摇曳,大小眼也引兵翻身杀回,三路人马并进,声如潮水,汹涌扑来。让女真兵一时间被夺了气焰。

  完颜银术可尽驱兵将上前抵挡,相持不下。忽然听到女真兵中前军人马又一阵大乱,完颜浑黜慌张赶来道:“齐军步甲正掩杀过来。”完颜银术可听了心头就是一惊,这般情况下若是被齐军步甲包围上来,他再要脱身可就要割肉了。

  “今日中他奸计,这笔账且等来日再算!”

  当下就下令道:“本将军亲自引兵断后,掩护后撤,先回州城!”

  此时齐军一千七八百骑四面围攻小三千骑的女真兵,杀声如潮,两军旌旗进退错杂,方圆数里之内盔甲闪烁,地面血水横流。

  女真骑兵成色不足的缺点便显露了出来。在顺境之中,这些人喊打喊杀,战力并不比先前的金军主力见弱。可是处在逆境里,这些人的战斗力就陡然降落一截。十成的战力能发挥出六七成且就是好的了。

  尤其是正面着岳飞部的那些人。

  叮叮哐哐的金铁交鸣声中,女真兵只以为自己面对的是一窝铁人。

  王贵挥刀砍杀一金环骑将后,一把扯下身上已经破烂的罩衣。阳光之下,胸甲、肩甲、臂甲直泛着耀眼的反光。直把对面的几个女真人都看傻了。他们什么时候见过这种牛逼的盔甲?

  要知道王贵可是岳飞的左右手,也是在陆皇帝跟前挂过号的人,所配的战甲自然与普通士兵有不同,那是经过精加工的。当然不会是去雕龙画凤,而是打磨打磨,抛一下光,以至于现下一旦亮出来,阳光且一照射,直把对面的女真士兵双眼都闪瞎了。

  “弟兄们,且把罩衣扯下。”

  王贵挥着大刀策马冲杀,只片刻他就感觉到了不同。自己这身盔甲似乎有着非同一般的附加效果。

  他的大吼声不止手下的军士听到了,便是冲在最前的岳飞都听了个真切,虽然不知道为甚,但潜意思里却毫不犹豫的选择相信。

  如是当七八百骑忽的变幻了模样,没有了灰扑扑的罩衣遮挡,一面面胸甲、肩甲、臂甲在阳光下闪烁着耀眼的磷光,就是完颜银术可都震惊了看着前军,失去了言语。

  这是完全迥异于东方传统甲衣的另一种美。

  就像历史上西方的板甲,若是大规模的出现在东方战场上,看看能引起多大的震撼?纵然眼下的齐军板甲还不是真正的全身板甲,却也足矣了。

  这种铠甲能给人一个很直观的外在印象铁壳子,让然一看就觉得这就是一铁壳。接着很自然的,就会对其的防御力产生过高的估量,继而心中便会生出一股不可战胜的念头来。

  亏得完颜银术可是女真贵将,身边带着一支二百人左右的亲卫,内有一半人乃是真女真,煞是悍勇,完颜银术可以其为根本,驱使包裹着其他兵马,于乱军中反复冲杀,岳飞部固然犀利,却也不能真如热汤泼雪。很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

  背后辽西州内的女真大队步军也已经开出城去,最早的先头部队距离战场都只剩了六七里地,但他们还是晚到了一步。金军骑兵都没退出两里地远,平辽寨步甲已经开入战场。

  两千人不到的步甲,从三面押杀,一时间叫女真骑兵更是慌乱。

  有了三方面压上的齐军步甲,那不仅大大限制了他们的周旋空间,更是逼着他们不得不向后逃。但若是把后背亮给汉人,他们还不知道要死多少呢。

  当完颜银术可看到一支齐军步甲要向后兜击自己的时候,忙分兵完颜浑黜上前截击。

  两支骑军厮杀正烈,马速已经大幅度下挫,这时候步甲列阵压上,真可以说是如快刀切肉,霎时锲入女真队伍。其时女真兵此刻已经全然慌张,已经是竭力抵挡,但遭此不可抵挡的重击,队形大乱,也是无奈的很。

  “噗嗤……”血染的长枪狠狠扎入骏马的脖颈,枪头抽出,如注的鲜血立刻从马颈上哧溅而下,战马瘁然倒地。缩回的长枪就要再次出击,一道刺眼的雪亮却已然临到了他的眼前,那是他眼睛最后看到的一抹亮光……

  手起刀落,人首旋飞,快马急下的又一名女真骑兵一刀得手,然在他眼睛看不见的地方,坐下战马的马蹄已经被一杆大扎刀径直削断。

  倾倒的战马连同马背的骑兵一同狠狠摔在地上,那骑兵好运的还没立时死去,一支碗口大的马蹄已经重重的踩在他的背上,鲜血和着内脏全喷了出来。

  可能后者马背上的骑兵都会是他平日的亲友,在战场下他们甚至亲如一家,但是到了战场,谁又能顾得了谁呢?骨骼破裂的咔嚓声与临死的呼救,都引不起人分神瞟上一眼,没人会去怜悯的往下去看的。

  雪亮的掉刀照头向战马劈去,沉重的战斧无视一切横扫而出,单单的大枪长矛从来不是齐军步阵的基石。他们起到的作用仅仅是挡下骑兵的冲锋。身披重甲,手持掉刀长斧的重甲步兵才是齐军对抗女真兵的支柱力量。

  完颜银术可大惊,把手中还剩的兵力忙分出两拨向左右支援。这般的就被岳飞寻到了良机。

  “大丈夫立功报国,便在今日!兄弟们且跟我冲――”

  岳飞一声嘹亮的怒吼,如雷贯耳的马蹄声也没能压下他充满杀气的声音。

  马鸣萧萧。岳飞身后数十亲卫已经列成尖锥之型,自己一马当先,位在锋刃之处。片刻之间,两军锲入,岳鹏举奋臂大喝,枪如游龙,但见白光缭绕,人马到处,如轻舟劈浪,杀的女真尸首翻滚。

  破

  破

  再破

  三五十丈距离瞬间越过,迎面女真骑兵尽数被粉碎。带引着数十骑,岳飞像是一把把锋锐的尖刀刺进女真人的阵线。

  “堵上去,堵上――”

  金军中立刻就有人反映过来,岳飞这是要突杀完颜银术可。当下就有人大声喝呼:“不准退,不准退,违令者斩!”

  一名金环骑将近乎尖叫着连发出号令,他眼睛睁得圆大,却如何约束的住众人。

  完颜银术可也发觉不对,但看了一眼乱糟糟的阵列,心中清楚自己要是拍马避走,这前军就算完了。前军完了,整个队伍也就都完了,他自然不甘心。要知道后方开来的女真步甲已没有多远,他只要能支撑住这一阵,此一战他就不能算败。只能说是折损不小,拼杀激烈。就这么一犹豫,再要退避,为时已晚,只得慌忙上前交战。

  岳飞单枪直突眼前,战不十合,完颜银术可心慌力怯,渐渐手乱。这时岳飞麾下亲卫将银术可麾下请冲得纷纷作鸟兽散,银术可心下更是慌张,章法大乱,被岳飞一枪从前胸穿入。

  完颜银术可大叫一声,口鼻喷血,倒撞下马身亡。

  女真骑兵失了主将,士气更加沮丧,如羊被群狼剿,抱头奔逃。

  完颜浑黜乱军中找到几名领兵谋克,厉声说道:“此死地也,若不得舍命突围,我三千将士今日尽死矣!”一人道:“猛安看如何?”完颜浑黜道:“休管其他,全力向东,冲垮背后军马阻截,与步甲大队汇合后再来厮杀,某自引一军断后死战!”

  几名谋克脸上尽数露出感激色,纷纷道:“全仗猛安了!”

  却不知道完颜浑黜也已经有了死志,他两眼且都发黑,便是不留下断后也难逃出生天。倒不如舍得性命出去搏上一搏。

  若是能坚持到步甲上前来救,他也洗去了罪责。若战殁阵中,他也是英雄好汉!

  m..值得收藏无广告ろろ小說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云阅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