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家奴还在努力着,他派了八个人,两人一组,人手双马,拿着鸿胪寺开出的通行证,从不同方向离开益都。一定要把消息尽快的传回辽阳府去。

  可是他们再怎么人手双马,再如何的披星戴月,日夜兼程,也不可能比得过信鸽啊。从益都到燕京,沿路自有鸽巢,陆皇帝白日里决定的事宜,当天晚上便被送到了宋江手中。

  后者见了一惊,忙使人招马植、呼延灼过府议事。

  此时已是夜间,马植、呼延灼二人自在府邸里歇息,二人听到宋江急召之,忙正装快马奔到留守府。

  非是势不容缓,宋公明如何会在此刻急召?

  见到留守府小花厅,宋江已然在里面等候,三人见礼后各自坐下。

  黑三郎拿出译好的急信于二人想看,“二位以为此事当如何剖决?”

  马植当下就笑道:“女真,蛮人也。出没于白山黑水,风餐露宿,枕风卧雪,吃的甚多苦头。故一遭崛起,横推契丹,气焰便嚣张跋扈,不可一世。这等腌臜撮鸟非真的怕了我朝廷,安会弃辽东福地而退回那一岁三百六十日,半岁为苦冬的混同江?”

  “阿骨打既然使人向南,我军这边忽的动手却也平常。只需要控制好规模,休摆出一副决战的模样,女真人只会以为我军出击乃是为了配合益都之洽谈。”这时候的战争在女真人看来,更会是一种故意压价的行为。战争是政治的延续么。

  而女真人觉得自己的条件真的很优越,任谁都会觉得益都会答应。这至少可为陆齐解除一方面的战事。而以燕京府的军力,全力以赴的对付契丹军,那进展会远比现下快速。

  宋江先前都不能判定陆皇帝的打算,左边是陆皇帝的本性,右边是实打实的利益,着实难以取舍也。是哪一种可能都有。也所以,看到现在飞来的消息,没什么震惊的了。

  “知府言之极是。”宋江一捋颔下短须,看向双鞭将道:“陛下执意要打女真,我等自然听命。现下朝廷大军刚刚出动,数万铁骑北上,纵然人配双马,到底是山高路远。沿途路上所需时间难以预料。以我之见,最快也要半月有余。这段日子里,我等一要筹集军需草料,二要调集军马,以呼应朝廷大军。呼延将军则要调遣兵力,竭力以将女真军给以拖在辽西。万不能叫其察觉了,早早走脱去。”

  “马相公,呼延将军,不可大意也。”

  马植、呼延灼连声应是。

  从益都到燕京,官道有八百里之遥,然而从燕京到锦州,却也能走个八百里。

  对于那辽东之战,燕京就是一个后勤补给基地,锦州则是桥头堡。耶律马五坐镇的榆关则是联系两段的要害之处。

  在早期花荣领军时候,燕京军那就是一分为二的。一边是花荣、呼延灼引兵对契丹扫荡,另一边是史文恭和耶律马五跟金军厮杀。

  而在小李广被调回益都之后,因为新补来的岳飞的缘故,史文恭就再放到了北部跟契丹人的战场上,现下史文恭引兵坐镇北安州,张觉屯兵泽州。呼延灼的主要目光也就放在辽军身上。毕竟那与金军的厮杀太过‘小打小闹’了。双鞭将且还以为如此情形还会持续一两年呢,不曾想,忽然之间陆皇帝就要出动大军杀奔辽东了。

  锦州城内,岳飞很快便受到了飞鸽密报。看到译好的密信,大小眼双目精光大作,虎躯一震,直有一股要仰天长啸,壮怀激烈的感触。

  他都已经认命了,准备在辽西刷上三两年的怪。可不想,时来运转,眨眼间就去要推boss了。

  岳飞叫人传来王贵和徐庆,此二人是他手下最得力之人。那陆皇帝对岳飞待遇之好,是无以复加的。把人放出去锻炼锻炼,都给配了一个营的精锐骁骑,稍后把人放到燕京来,因为对比去西北,岳飞无疑对干女真更有兴趣,这是一种生理上的本能反应。

  作为拥兵五万之众的燕京府,背后还有冀北的强力支援,那锦州作为对辽西金军的桥头堡,这里直接驻守着过万步骑。

  王贵和徐庆说到就到,二人一身常服,身披着熊皮大衣。

  待听了岳飞话后,脸上全都露出欢喜。军中汉子,不打仗,恁地有功劳来立?二人也跟岳飞一样都已经任命,叵耐要在辽地熬上三两年。就如当初的史文恭和马植,两人可不就在涿州、易州蹲了两年么,这才能一跃而起。一个做了北都知府,一个做了现今北都留守司兵马副总管。

  岳飞他们三人也以马植、史文恭为榜样,准备也熬上几年,横竖他们年轻。比之当初的马、史二人岁数可小多了。马史且能如此,他们又有何惧?却不想幸福来得这么突然。

  王徐两个脸上全是跃跃欲试。

  “宋相公传来的意思是叫我们缓缓而进。这般筹谋倒也不差。”岳飞深以为然。不能在大部队还没有抵到前就把女真人吓跑了。“二位贤弟天亮后就择选兵马,完毕后立刻出城,前往平辽寨。此事如何拿捏分寸,两位心中须有计较。”

  平辽寨的“辽”字,指的是辽东而不是契丹。

  这里才是辽西战场上真正的前线,在锦州与辽阳府之间相隔数百里,内中岂能无有一座城池?距离平辽寨最近的辽西州就是其一,与之相隔不远处则还有另两座城池分别叫显州和乾州,三地皆被金军掌握在手中。而过了这三州,再过辽河,还有汤州、鹤野和嫔州为辽阳府屏障,之后才是辽阳府。

  王贵、徐庆自然乐意,闻言嘴巴且都咧到了耳朵后了,连连称是。岳飞在二人告辞后,自然也再睡不着。回到书房里去,推门就见到一个占据了书房四分之一大小的巨大沙盘。

  偌大的辽东之地,尽收于岳飞眼底。

  房间里头亮起了明亮的火光,几支儿臂粗的鲸油蜡烛将整个书房照的明如白昼。

  岳飞的眼神在辽西州上停留了片刻,而后就紧紧地盯着辽东半岛。他不信陆皇帝会一点联系辽东南的手段都没,这次出动步骑军近十万众而来,定是要给女真狠狠一记的,岂会把辽东南部给忘了。

  而这一回为了把戏做的充足,他必然是要放慢节奏的。可是真的要等到朝廷大军抵到了,跟在人身后吃掉残渣碎肉么?岳飞是不甘心的,他心中也早有计较。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的士兵,不想当元帅的将军不是好的将军。岳飞也有自己的功名利禄!

  在朝廷主力赶到之前,先要给女真人一记狠得,打痛了他们。

  而此前却需要先钓钓鱼……(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