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起来书屋 ,最快更新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

  不限男女,不限数量的招工,是不可能在全国铺展开的。其实质范围也就在益都、济州两地。

  有好事情,济州这块老根据地是总也不能忘记的。

  此事给民间年节前夕热闹的气氛再增了一把烈火,短短时间里,给皇家做工和羊绒成为了齐鲁之地最是热门的话题。

  自然有不少日子过的不错的人看不上那两块银元的工钱,就比如那李家园的保长李琼。对比让儿女去给皇帝家做工,他更乐意让儿子去参军。

  横竖他现下又没吃不饱穿不暖,人李琼已经渡过了最基本的温饱需求阶段了,改而谋求社会地位了。

  他这辈子能混到保长已经到头了,再向上爬兀是攀爬不动。而他两个儿子也没有读书的天分,更不要说早前也给耽搁许多年,现下家中便是有了余钱也买不回光阴。故而一个留在家里继承家业,另一个就去参军好了。

  参军有危险,入伍需谨慎。在陆齐朝,军人的地位很高,李琼为甚一心叫儿子去当兵?原因不是为了军费,而是为了军属的身份和军人退伍后的待遇。

  九山乡数十个保长保正,超过一半是军属。同时这乡里的治安官,甚至是临朐的不少官员,那不只是司法警局系统,而是泛指整个官府,很多人都是退伍军人出身。

  在军队里,除了习练刀枪之外,还有不少的空余时间,那就是军中教导员们负责的领域。

  从律法、政策的解读和宣讲起,到读书认字,反正三年的从军生涯结束,那些士兵不说一个个都能写会算,却也八九不离十了。更对陆齐朝的律法和政策有一定的认知,这种人在军队里只是一个小兵,可放到地方却是优秀基层人才,进到官府中做公,半点困难都没。

  这种情况至少在陆齐定鼎天下的早期,也就是十年内是不会改变的。因为退伍军人更是新朝的根基。这就像陆谦前世,刚建国时候的退伍军人和改开之后的退伍军人的转业安置有可比性吗?

  不缺吃不缺喝的李琼,现在渴望的是“出人头地”,不说当官,至少子孙能吃上一口公家饭。而就他那俩儿子的本事,参军就是唯一的出路。

  他才不会叫儿子媳妇闺女去报名呢。

  之所以提点到这一个人,只是在举一个例子。彼之蜜糖,我之砒霜。同样的一件事在不同的人眼中,那是有着不同的看法的,人的利益着眼点是有不同的。

  就像如李琼这般的人家虽然有,却也依旧不会影响到百姓中的报名者多如过江之鲫。

  但是齐鲁的这一幕半点也没影响到燕京。后者已经完成了编户齐民和土地租赁,并且随着大批的契丹牧民被迁移去河套地区,整个燕京已然尽在陆齐之掌控中也。

  完颜蒲家奴从马车上探出头,眺望前方,时隔多日,他是再一次看到析津府的城墙了。只是物是人非事事休,相隔才两年不到,契丹与大金就都已经变幻了一幅模样了。

  析津府不再是契丹的析津府,而变成了汉人的燕京。塞外北地的主人也不再是昔日里强横无匹大金女真,而变成了汉人。

  在他旧有的记忆里,只是一群柔弱的羔羊的汉人,猛地变化成了饿狼猛虎,主宰着整个‘天下’。

  此番,他前来这座已经被改换了名号的析津府城,脸上便一丝一毫也没过往时候对着契丹时的傲横,不卑不亢,有礼有节,这才是完颜蒲家奴现有的态度。

  只是当一个人怀着如此的心思去对着另外一个‘人’的时候,无形中,他已经将自己放在了一个弱者的地位上了。

  因为只有弱者才会顾及这些,才会竭力来保持自己的颜面和尊严,强者从来就不会考虑这些。

  这更像先前的赵宋使臣入辽,不止正使本人提心吊胆,整个使团的人都忧心忡忡。

  完颜蒲家奴也是如此,他先前在锦州城被滞留了多日,这方才南下入关,显然锦州的大小眼和耶律马五已经得到了益都的示意。

  顺着锦西走廊一路入榆关,马不停蹄的再赶赴燕京城,稍后再顺着大道一路向南……

  外头的寒风呜呜的吹着,完颜蒲家奴缩了下脖子,把头收了回去,他都担心在年节之前自己到的了到不了益都。

  随着队伍距离燕京城越发近来,路上的行人车马也越发见多。各类嘈杂声纷纷传进完颜蒲家奴耳中。

  后者作为一个见过世面的人,并不以为然。

  当初析津府且还在契丹人手中时候,便是一个繁华胜过辽阳府许多的大城,如今的嘈杂和路人车马,不是那应有之事么。

  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距离燕京城东大门越来越近。道路上的人流量和车马也就越来越多,还没去看燕京城,只眼前的这个景象,让整个女真使团目瞪口呆。

  滚滚人群,数不清的车马,几乎将道路堵塞!

  “这,这陆齐……可真是……”完颜蒲家奴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了。如此的燕京城比他记忆里的析津府,可热闹的太多了。

  当年作为大辽南京的析津府也是繁华热闹的,但那时的析津府外绝对没有眼下的一幕。只看眼前摩肩接踵的行人和如长龙一样的车马,那就可以想象得到城内市井街面的繁荣。

  事实上这是有原因的。

  那内务办的招工自然不会影响到千里之外的燕京府,可羊绒和羊毛对整个燕京府的冲击却是巨大的。契丹人听到羊绒的概念后,整个人都是懵逼的。他们当然知道山羊会在二三月里掉毛了。但过去无数年里没有契丹人回去注意这个。山羊绒单位数量小,又是随即脱落,也叫牧民们根本无法收集来。他们更不知道那东西很值钱!

  现在汉人朝廷给出了高价来收购羊绒,还有羊毛的价格也不差,那可是意外之惊喜。毕竟契丹人养羊是山羊绵羊混杂的。

  草原五畜,牛马骆驼羊。之所以算五畜,是因为里面包含了两种羊——山羊和绵羊各占了一个席位。而相对于牛马骆驼,羊才是草原上数量最多的家畜,它们与草原,就像鱼和水一样密不可分。

  而牧民们在饲养羊的时候,并不会有人单单的饲养其中的一种,而几乎全都是混杂饲养。而这比例是2:1至3:1,绵羊多山羊少。原因不仅是绵羊产肉多,或是能剃毛剥皮,还因为绵羊好管理啊。

  只要是放过羊的人就都知道,山羊很难约束好。它的性格中似乎遗传了太多盘羊的基因,太过活跃。到了夏天,草原上有很多例如苍蝇、蚊子和虻之类让羊群讨厌的小虫子。山羊若是迎着风走,小虫子就不容易飞来落脚叮咬。于是不胜其烦的山羊羊群也不管家在哪儿,干脆一直顶着风走,而且各走各的。羊群很快就散了。兼之山羊的记性也很有限,走远了,同样找不着家。不见那草原小姐妹的故事么,牧民们在大草原上找羊实是件很操心的事。

  可只养绵羊也不好。这种羊是一种很笨的动物,它们仿佛总是迷迷糊糊忘记带脑子出门,早已没有了盘羊的矫健与警觉。

  冬天,草原被积雪覆盖,河流冻结,羊群大都只能以雪解渴,且还简单。可到了春天,等河流解冻,羊群终于有机会喝到流动的水了,便纷纷涌至河边。只是绵羊一心往前,似乎不知道在河岸边分散开来,于是前面的羊到河边之后就只顾低头喝水,走在后面的羊解渴心切,仍然愣愣往前挤。那每年春天都会有羊被挤到河里去,甚至溺死。基于这样的无奈,有经验的牧民只得尽量寻找平缓的河岸,供羊群饮水。

  而且绵羊生性慵懒软弱,如果遇到饿狼,绵羊只知道扎堆聚集在一起,即使被狼咬住喉咙,也很少发出叫声。这时候就需要性格活跃的山羊了,它们知道躲避危险,遇到狼了至少知道叫。

  所以啊,羊绒和羊毛真的是与每一个牧民的生活息息相关。

  那消息传到燕京府后,立刻就引爆了当地的不少大户巨室。他们刚刚历经了改朝换代的剧变,可以说能从陆皇帝的刀下活下命来就是幸运事儿了,那财产势力更不知道损失了多少。以至于在过去的一年中,南方的资本大肆的进入到燕京来,他们还只能笑着来奉承。

  只是破船还有三斤钉,这些家族也不是易于之辈。他们便是自己兜里没钱,也有资本去与本地商贾、外来资本合伙。燕京府现在不少的工坊都是这般做起来的。

  这些燕京府的世家大族可不认为赚钱是可耻的,是追逐铜臭的。

  而现在陆齐虽是同契丹开战,可两面的贸易往来却没有断绝。草原上的牛马羊群还在源源不绝的流入到中原。天祚帝不是没下过禁令,可是有个鸟用?整个草原都需要中原的丝绸、瓷器、布匹、茶叶、大黄等等。

  那后者是草原上的神药。汉朝时候罗马人就曾获得过大黄,那只能是通过丝绸之路的传播,即便日后丝绸之路渐渐从陆上转移到海上,但陆路上的大黄贸易也始终不成断绝。后者造福的不止是北方大草原上的游牧贵族,更是遥远的西方的中亚人、乃至欧洲人。

  前面的却是契丹贵人们生活所必须用品。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契丹人祖上曾经阔绰无比,吃好的用好的,现如今一遭落魄,生活条件大幅度下降且不提,没有了大黄和茶饼,实热便秘,积滞腹痛,就成了致命的苦处。

  多少年了,大黄和茶饼始终是他们的主要滋补剂和清肠去火治牙痛通便解毒的神药。

  而没了丝绸和瓷器,又叫他们怎么穿衣,怎么过活?难道去用粗糙的毡布,或是笨重的陶器么?

  而中原也需要草原上的牛马,还需要草原上的奶酪、奶粉、皮革、角筋等。

  双方互有所需,贸易进行的好不愉快。内中更是需要本地的世家大族去往草原牵头,所以这事情很快就已经从燕京府扩散到北面的大草原上了。

  听到新的经济热点,且是自己手中的废物,草原上的契丹权贵和商人如何还坐得住?大草原上到处都是羊,这是白捡的钱,他们如何不动心?

  眼下燕京城外这般多的车马却就有不少就是他们的。

  兼之这年节时候,作为燕京府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燕京城本就热闹无比。如今赶在了一块,那可不更是人山人海,四面八方齐相聚了。

  完颜蒲家奴不会知道他是正巧碰上了这么个时机,还以为眼前的一幕就是燕京城的常态呢。就觉得方落到汉人手中一年的燕京城比他昔日里见过的鼎盛时候的析津府还繁华不止一个档次,这简直不可思议,心中当下便生出了一股眩晕感。

  汉人都是能‘点石成金’的么?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恋上你看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