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起来书屋 ,最快更新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

  耶律淳的作为就像一颗炸裂的惊雷,在益都城内响起,惊起了无数的人。

  竟然把聚宝盆拱手相让,这人是怎么想的?

  羊绒那东西一经问世便惹来了无数双眼睛的羡热,那就好似棉布一样,蕴含着无穷的利益。

  更是一件大功劳,让皇帝陛下亲口说下“此乃一大功”的殊勋,虽然外人都不甚理解内情,但这有什么关系呢?只要知道它代表的是甚,知道它的不凡就是了。

  现下耶律淳他竟然放弃了,主动与之做出割舍?

  “这厮脑子有坑吧?”无数人同时间里发出了同样的疑问。

  他们理解不了耶律淳的难处,只是看到耶律淳‘有身份有地位’,对比商贾和一般人言,耶律淳的资本已经足够雄厚了。那羊绒与棉毛混纺虽是利益巨大,不可能他们自己吃独食,却也绝对可以占据一块利润不是?

  就像陆皇帝先前想的一样,答里孛的面子在那儿摆着呢。很多人都认为,陆皇帝不看其他,只一个答里孛也不能看着耶律淳吃亏的!

  不过很快,耶律宗雷出仕的消息传扬开来,益都城内官民纷纷恍然大悟,自以为自己懂了。

  用一个“聚宝盆”换取一个孙子早几年出仕的机会,这若单纯的只从“交易”上看,自然是笔赔本买卖。但谁都知道他们的皇帝陛下是个仁义的,难不成还真会看着耶律家吃亏不成?

  只要让皇帝老子记住了你的好,这才是耶律淳一门真正的好啊。

  外界的纷纷扰扰陆皇帝全都不在乎,时间已经临近年底,北面的女真人,西南的赵宋都派来了使臣请见,消息传到益都,他自无有不允,但两边的人现下都还没有抵到益都。

  而内部,各级官府和大小官署都已在为一年的工作做最后的扫尾和总结了,只有身为皇帝的他老人家这段时间却甚是悠闲。

  陆谦不讨厌悠闲,享福么,现下他已经学会了享受生活。虽然在这个科技落后的世界里,电子产品和娱乐精神远不能于后世相媲美,可作为顶级的上位者,却是从来不会缺乏娱乐和放松的手段。

  歌舞厌烦了,还有杂耍说书,相扑角抵,还有打牌麻将,再不成就去校场跑马,现今的御马监里可养了十多匹名骏。

  陆皇帝玩不来那些文雅的游戏,比如下棋,诗词歌赋附庸风雅啥的。

  也不喜欢看戏,纵然那画本都是叫人照着他的指点来写的,比之传统的才子佳人,以及寒门举子中状元,青楼花魁妙眼识英杰,而后寒门状元娶了大家的小姐,贴逼又贴钱的青楼花魁做了小妾的狗血美满,那种奇葩的价值观是焕然一新。但陆皇帝还是不愿意瞧看。

  这种被他拔苗助长的戏曲,实则就是宋时的杂剧 唱曲的改版,虽然极得本时空土著的欢迎,然陆皇帝却怎么看这么别扭。

  他宁愿听人说书。

  内务办的著书局养了几十号人,一个个都是文笔不凡的,专门来为陆皇帝写宫廷画本·小说。这待遇放到后世真是有钱都难办到。

  而除了以上这些,陆皇帝现在还学着玩起了熬鹰。虽然益都周边并无猎场,他也没有走火入魔。

  再不是就是弯弓搭箭,或是拉人打一场马球……,陆皇帝的无敌身手现如今也只能在马球场上一呈英豪了。

  何况还有后宫的美人,还有几个小萝卜头。纵然没有山水游园,没有一座座或华丽或巧妙的园林供他心上,陆皇帝这日子也充足的很。

  偶尔,起了兴致,他还会与人出宫溜达一圈。

  所以,只要有钱有权,那在任何时候都能过的舒舒服服。

  冬天里没暖气,那可以用地龙取暖。宫殿的地下都有火道,火道在地面有洞口,在外面烧火,热气通过火道传到屋内,又有专门的排烟措施,是被称为地龙。给陆皇帝的感觉一点都不比暖气差。

  夏天没有空调,也能有水龙解热。这是李唐时候的先人玩过的‘发明’,与那地龙一般,都是陆皇帝起的名字,也是陆皇帝想出的法。他那日翻看杂文游记,看到记载着唐朝时的趣事。那时的贵人多建造凉殿靠近河边湖边,盛夏之时将水引入殿中的地下暗道,用水车或其他机械传动设备,带动循环制冷,再配上转动的轮扇将冷风送入殿中,真是清风送爽。有诗为证:窈窕瑶台女,冶游戏凉殿。

  故而,紫禁城内便有了水龙。

  那宫殿的下方,不止埋得有排烟通道,同时还有大量的铜管。到了烈日炎炎时候,由畜力水车从水井中提取冷水送入专用的水塔,打开阀门后,冷水进入铜管,排入宫中的蓄水池中。如此过程,屋内再多的热气也进给带走了,感觉比空调更是舒服!直将夏日里的用冰数量直线拉低了好一截去!

  小日子过的更舒坦的同时,也趁机给益都东西两个工业园区增添了两个新的经济热点。

  陆皇帝的享受在益都城内就是一个风向标,无论是地龙还是今年才出现的水龙,一经面世就如那羊绒一样吸引了无数双的眼睛。

  满城的贵人都希望自己有样学样,紧跟着皇帝步伐。就像早前的水晶玻璃片。

  但这么多贵人都挤在一时间要货,哪里能成。那不管是铺设水龙的工人,还是施工需要用到的铜管,可都是有限的,需要根据房间大小而专门特质的,便是水塔和畜力汲水器也都需要专门的技术人才指导。整个事宜直到进入了八月,天且都冷了下,方才告一段落。

  而到了九月,陆皇帝只看着淄水和弥水两处工业园区的新增产值数量,笑而不语。

  从六月开始,两处工业园区的工坊、作坊数量,较之先前的几个月的增益,就有明显的提高。

  因为水龙的出现。益都城内的热潮叫商人明显看到了赚钱的机会。从水塔所需的铁管、阀门,到水龙所需的铜管,还有畜力水车所涉及到的大小零部件,这些就都是新增工坊的着眼点。而且明显可以看到,新增的那些工坊、作坊,产品更加单一,更加细碎。

  所谓的畜力水车作坊,更不用说就是一畜力水车组装点。这很像内务办置下的马车厂。

  名义上是生产马车的地方,实则就是一组装地,因为马车内里的大小零部件,甚至是马车车板,都被内务办外包了出去。

  这种新的生产模式,直接刺激了两处工业园区大量小型工坊,乃至是家庭作坊的出现。

  而现在的水龙,那就是一个新的经济刺激点。

  整个夏天陆皇帝的心情都是极好。

  工业的发展果然需要良好的效益回报和宽松的政治环境,而偶尔一两个新鲜的经济刺激点,也真的能起到不小的作用。

  热闹了整个夏季的水龙,可不就证实了这一点么。

  待到八月中秋过后,马会扩招的第一批会员公布,那本就吸引了数不清的富商大贾齐聚益都,又恰逢摩尼教南下。方腊直向转运使下了一价值二百万贯的大订单。从麻布、生丝,针头线脑,到铁锅、铁勺、菜刀、斧头等金属制品,再到钉子、铁钎,乃至大块的铁锭和一辆辆的纺车与织布机……

  这些都是日常生活中所要用到的器物,是人衣食住行都离不开的器物。如此一张大单,直给本就热闹非凡的益都商界,凭添了一把烈火。

  而后就是明公国的成立,那对不得已的读书人来说,不失为一条好去路。对于商人而言,更是如此。

  想想看,摩尼教上下上百万人南下,加之他们已经征服的土著,这是一个多么大的新增市场啊。

  而且这还只是四藩之一。

  方腊一事让整个中原骚动,也叫南洋诸多土著王国单产心寒,原因就在于如他这般强藩,陆齐朝还有三个呢。

  那是不是就意味着,陆皇帝还需要寻找三个地方来安置他们?一在北,两在南?

  而那三藩在封邦建国时候,是不是也如方腊一样要带走大批的军民呢?那不管被分到哪里去,可都是一巨大的新兴市场。

  马会与封藩建国相配合,那爆发的力量绝对是1 1>2的。

  更不要说,陆谦已经有可信的情报显示,他的那个大计划已经不再是秘密了。也就是说,大齐的功臣已经在与商贾力量近一步合作中。或许那孔家人的身份都已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也保不准。

  不过这点不用理会。

  孔家人的‘作用’本来就不是要施加在那些商贾身上的,甚至它的作用目标也不是那些读书人,而只是广大的平民百姓。

  商人无论在现代还是在古代,为了利益都可以践踏一切,这丁点也不稀罕。

  不然,满清的八大皇商如何会出现?那是晋商永久的耻辱。而87年爆发的“东芝事件”也震惊了整个世界不是吗?

  读书人也是一样,不管在这个时候,还是前五百年后五百年,孔老二始终只是他们捧着的一块招牌。在刀剑强权面前,读书人从来不成气候。

  反倒是那些普通老百姓,他们心中的价值观,才是真正绝对一个国家命运的所在。

  陆皇帝拿孔氏做文章,为的就是打破老百姓心中的某些观念,赵宋一百六十年的统治,是挺短暂的,却已经给华夏这个民族印刻上了自己的标记,陆皇帝需要把它彻底的摧毁。在百姓的心中,这个中国人口基数最大的群体阶层中,刻录下自己的意志。

  因为占据着绝大多数人口的老百姓才最直接的影响着中国的新一代人。

  是“万般皆下贱,惟有读书高”,还是“好男儿志在四方”,这点很重要。

  如今时间已经走到了年底,陆皇帝还没有拿到全国的数据统计,在如今这个时代,要做好这个统计数据可是很不容易的。

  但他手中有益都城两大工厂作坊聚集区的确切数据,有济南和济州两地手工业变化的详细调查。

  “三地同比资产增长皆在三成之上。老臣贺喜陛下。”宗泽还是雷打不动的内阁首辅大臣,这是一个心中有着生民二字的人,也是一个聪明的人,他的政治倾向始终明确无比。

  故而,他首辅职位就始终牢固不可动摇。

  陆皇帝的不少计划在他看都有些过于儿戏,甚至有些轻佻。不像陆皇帝打仗时候最喜爱的正面碾压,而是另辟蹊径,剑走偏锋。

  只是,事实胜于雄辩。益都、济南、济州三地的数据已经在表明,皇帝的想法并没有错。

  事实上这也是历史的滔滔大势。

  那明清时候的会馆,后世的一个个同乡会,一个个私人会所,可不就是现今马会的低配版吗?人是需要沟通的。

  马会就提供了这一平台,再与“封藩建国”结合一处后,其所爆发出的力量是极大地。现在,这股力量方才崭露头角,还远没有进入鼎盛期,却已经成绩喜人也。

  “霖翁,如今可还有担忧?”陆谦笑眯眯的,三地的确切数据和详尽调查报表,写的可不止是三地投入到工坊之中的新增金额累计,和与往年同比的增长幅度。更有它们的生产总值,原料来源、人工收入、工坊主的纯利益收益,缴纳的税金,以及工人数量和工人的薪金水准。

  在宗泽心目中,中原之大却有无数失地之百姓,中国缺乏的永远是土地,而不是人力。他现在还看不到未来工商业与田亩争夺劳动力的那一幕。

  在他看来,工商逐利,纵然再违背圣道,却可以吸纳富裕民力,这便是大利。而且百姓可从中得利。

  那益都一地只工匠便过两万人【两工业区】,从织工、皮匠、篾匠、鞋匠,到木匠、铁匠、铜匠等,人人收入不菲。至少在益都这般大不易之地且能养家糊口,如此之地若能有上个几十处,那岂不是便可叫百多万户百姓衣食无忧?

  宗泽最担忧的便是商贾无仁义,也就是说他担心商贾会死命的压榨工人,叫后者干的比牛多,吃的却比鸡还少。

  根本不知道工商在发展过程中会有多么残酷的宗泽,也根本不知道工商业发展中终究会卷走多少人力的宗泽,此刻只有满心的欢喜。

  陆谦心里呵呵的。商人们若是能克制住自己的内心贪欲,始终用一个相对高的薪水来雇佣工人,那才有鬼呢。

  后世英国人称霸世界的时候,泰晤士河上不知道飘荡了多少女工和童工们的冤魂。那可不只是孟买的纺织工人凄惨,赚起钱来六亲不认的资本家,对于本国百姓也手下无情的。

  身为穿越者,陆皇帝如何不知道“资本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他的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流着血和肮脏的东西”。但人生理想并非只在东亚这一亩三分地上称王称霸的陆皇帝,他不止想要征服中亚与印度,还希望涉及天方,更希望在几十年后能小批量的移民美洲。这一切计划都需要超级强大的国力来支撑,只凭一个农耕中国,恐是难以支撑。更何况陆皇帝希望为中国一举打掉正史上让神州蒙羞受辱的祸害根苗……

  经过一千多年的发展,儒家本身所蕴含的先进性在赵宋一朝已经耗损代价了。

  就像那巅峰,你昨日达到了人生最巅峰,那今天的时候你就已经在走下坡路。

  宋儒的理念不能说没有一丁点的可取之处,那是真正的圣人保准,太高了,红尘中的生民实在很难有人达到。便是那所谓的朱子,扒灰、陷严蕊、玩尼姑等诸公案就都是假的诬陷的么?须知道空穴了,才会来风啊。

  作为一个治理国家的指导思想,千千万万的官员他们自己都达不到水准,再用这个指导思想去治理整个国家,这岂不是有点‘空中楼台’了么?

  所以,陆皇帝坚决掰掉了宋儒,铲去了理学,再大力发展工商,大力对外殖民,他自己都不知道这样做会让华夏在数百年后变成什么一副样子,这个时空的历史又会走向什么方向。但他就是做了。而效果现在看还是不错。

  急速扩大的地盘稀释了中国的人口密度,现在只有方腊一人建国,那还不是很明显,等到一个个藩国建立了,这些个新生国家为了在新的土地上迅速站稳脚跟,怕是每一个都会挥着大旗来中原招揽移民。

  那时候,人均十亩、二十亩的都拿不出手。没有个人均百亩,甚至是土地不限量,只需耕种三五年便就是你家的做口号,你都不好意思来招募移民。

  这会极大地吸取中国的剩余人口,跟新兴的工商业产生剧烈竞争。届时,国内的工坊工厂的东家若不跟着提升工人待遇,他们凭什么留住工人呢?而现如今的田亩租赁制度也多少能保证百姓的生活,那做工若不比种地更挣钱,他们又凭甚要人离开田亩?民间的剩余劳动力总是有时尽的。

  中国现下的情况与约翰牛,或者是我大民国时候,是完全不同的。除了出卖自己的劳动力,给资本家们做牛做马,他们还有种地吃饭和远赴海外移民两条路可走。有了余地,自然会叫资本自己麻爪。

  到时候,‘市场经济’么,二者间自己会在无数次试探和交锋中达成平衡。

  “陛下,内务办总管李道求见!”

  宗泽高高兴兴的回去了,陆皇帝喝了一杯茶,接着见下面的。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恋上你看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