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起来书屋 ,最快更新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

  “陛下何须气恼。彼辈小人,怎知道天高地厚?”吴用呵呵一笑,他很能体会的了陆皇帝的心思的。当初他主理宣政司的时候,陆皇帝交于他的任务之一,是叫他宣传一下“世界有多么大,天地有多广阔。天下非只中国一处。”可结果呢,吴用给气了好一肚子气!

  老百姓也好,官绅官吏也好,就只把此事做另一个“山海经”来听稀奇,与陆皇帝叫他们开拓视野,走出去的想法大相径庭。

  吴用在没看到陆皇帝那副‘乾坤万国地舆图’之前,‘眼界’也是很闭塞的。但在看到那幅地图后,在明白陆皇帝真的有分封建藩之心后,心情就陡然不同了。他倒是没走出去割地为王的想法,吴用和宋江两个人都不是真正有野心的人,这点只看水浒原著便能知道一二。但吴用和宋江却又是有追求的人,这一点上二者的出发点不同,但最终的结果却很相似,那就是他们在追求着一种皇帝的满意。不是汉初三杰、诸葛武侯那种历史名臣式的名垂青史,千古流芳,而是让皇帝信重。在二人夙愿得偿,功成名就,光宗耀祖之后。

  区别在于,吴用的办法是急皇帝之所急,想皇帝之所想。陆皇帝交给他的差事,那不仅要办好,更要做的漂亮光彩。而宋江则是建功立业!

  结果在那事儿上,智多星就遭遇到了第一次失败,且还是惨败。

  官民们听了外头的地理知识,听到南洋一年三熟,果林遍布,听到那流着蜜糖的天竺印度,都跟听另一个世界的故事一样。有叫好者,有赞叹着,有期望者,但就是没有行动者。

  所以,吴用多少能体会中国在苏哈尔心中具体的份量有几分的,纵然后者是个商人,“见多识广”,可智多星也不觉得会比陆齐官民的‘另一个世界的故事’更重上多少。

  对于很多一辈子都没有出过县境的中原百姓言,千万里之外的天竺、南洋和天方,可不就是另一个世界么。反之中国对苏哈尔,也只是一个赚钱的所在。再是强大,对他的生命安危,对他的命运,也不具有甚个影响。

  “苏哈尔不过是不值一提的小人物,陛下宏图伟业,志向广远,日后大军入天竺,进天方,彼辈人自该知道汉官之威仪,明白中国尊严不可轻辱。”

  吴用好歹劝了陆皇帝一波,然后就丢了一个“兄弟,接下就看你的了”的眼神给樊瑞,功成身退。

  樊端执掌宣政司,那手下也有的是人才,看他有些愁苦,就有一人进言道:“既是那苏哈尔惹得陛下震怒,犯下滔天大罪,岂能不祸及家人,株连九族?相公何不知会那鸿胪寺的柴相公,细纠苏哈尔之身份来历,使在华之天方商贾,带国书回至其乡,面其君王,索要苏哈尔之亲眷。待拿回中土,开刀问斩?”

  柴进早就被陆皇帝拿完颜绳果换回来了,后者是阿骨打的嫡长子,也是宝贝的很的。小旋风现下正任鸿胪寺卿。而陆皇帝手中还握着一个完颜蒲家奴,而至于与蒲家奴一同“被俘”的高庆裔,现下则已然是宋公明手下的得力干将之一了。

  燕京兵马已杀入了辽东,高庆裔可是渤海人,而他也是个聪明人。在宋公明体谅的主动提出来在接出他的亲眷之前绝不暴露他的身份的条件下,高庆裔跪的很干脆。

  此话入耳,樊瑞拍手叫好,连忙进宫向陆皇帝告禀。陆皇帝听了也是开怀大笑,这股的装逼范儿很是合他胃口。甚至他都想到了苏哈尔所在国家的君主对陆齐发去的国书置之不理,呵呵,那下一步陆皇帝就会有更多的手段来装逼了。

  从中国到天方,再从天方返回中国,两年时间总是有的。两年之后,南洋早就非今日之南洋了,到时候南洋水师与朱罗帝国接边,再去打望天方,可就是便易的多了。

  古时候的中国人真的是被眼前旧有的这方天地给限制的太牢固了,南洋那么多的好地方,竟然千百年中都置之不理。控制了麻六甲,那就是掌控了东方世界的大门。在正史当中,明朝时候本是最好的机会,结果一个刘大夏毁坏了朱明花了无数心血才经营出的大好局面。而也就是在刘大夏焚书毁图仅数十年后,朱明官方影响力完全退出的南洋地区,忽的闯进来了一股股金发碧眼的欧洲强盗……

  而在如今这个时空,陆皇帝却是不会错过大好良机的。虽然日后的南洋要被分封做一个个藩国,然麻六甲这条黄金水道,却肯定是要被掌控着皇帝手中的。

  曾母大岛只是一个桥头堡,淡马锡才是今后南洋水师的母港。只不过事情要一步步的来罢了。

  益都的陆皇帝开怀了,广州的蒲毂懵逼了。因为苏哈尔的事情径直影响到了他。

  作为蒲家的头面人物,饱读诗书的蒲毂在广州的风评且是很好地。蒲家是归化之民,在广州繁衍生息已有数代人,可与天方商贾的联系依旧紧密。事实上蒲家布置在广州广有家业,那在三佛齐也颇有产业,手下大小海船多艘,往来天方——印度-——南洋——中国之间,是那大海之上很有实力的家族之一。

  他们一边跟天方商贾联系密切,另一边也在积极汉化,至少是表面上的汉化,摆出一副仰慕中华的样子来,这果然有助于他们融入中国社会。如此也赢得了地方官府的信任,成为了中国官方与天方商贾之间一座非官方的沟通桥梁。当然,这种权利和影响力好远没如历史上那样达到顶峰。

  因为赵宋王朝倒塌的太快太迅速了。在陆皇帝没有做大之前,赵宋虽然对契丹软弱,但对天方、南洋的商贾却半点不软,其所实行的官卖制度也决定了官府所占据的主导地位。蒲家人当时更多的是在替天方人向赵宋官员行贿,以便叫天方商贾能留下更多的商品与中国商人进行商业上的自由买卖。

  蒲家在正史中与南宋中晚期,实力迅速膨胀,这与南宋国力的软弱和对海贸利益的日渐依赖有着直接的关系,当一方的态度从不在乎变成需要和依赖的时候,那就怪不得他们的态度会软化了。

  可现在赵宋王朝虽然有着南宋,却与历史上的南宋完全不同,被陆齐大军迅速推到的南宋根本没有历经历史上那长达百年的变化,这也就没了蒲家崛起的契机。随着中原变革涌起,更加强势蛮横的陆齐朝代替了赵宋,蒲家商业上的利益固然大增,但实质上在天方商贾群体中的影响力却在急剧缩小。

  然而蒲家人看到了这一点却改变不了它,陆齐一朝的力量是他们根本无法抵挡的,无奈何,蒲家就只能向着‘正统家族’转变,因为此时的蒲家可不是正史上百五十年后实力强劲的蒲家。早早就走出来的蒲家可已经没有了重新返回天方的实力了。他们现在就只能攀着中国。

  蒲毂就是这一代蒲家子弟的领袖,出身商贾家庭的他见多识广,更精通计算,兼之本就是饱读诗书,很是轻松的就考中了举人。

  岭南都护府在去岁秋季时进行了一次省试,蒲毂不仅中举,且名次还甚是靠前,被广州船舶司录用,也让蒲家本来在天方商贾中不断下降中的影响力迅速回升。

  但是现在,蒲毂的官运却惨遭滑铁卢。他被从广州船舶司这个对蒲氏家族作用巨大的机构调出来了,被调到了卫生局这么个相对而言的冷衙门。蒲毂懵了,蒲澈也懵了。这是弄啥嘞,兄弟两个都不明白了。直到苏哈尔的消息被登报,蒲毂这才似有所悟,自己这是被连累了。那心头别提有多恨!

  “无妄之灾,无妄之灾!”

  蒲毂很有一种哗了汪的感觉,他想骂人,他想活劈了苏哈尔,但却只能默默忍受。

  贾拉笑的很欢快,不,这个时候他已经改名陆贾拉了。去岁他的提议给陆齐的国库很是添进了一笔额外收入,陆皇帝遂以贾拉谏言有功,封了他一个‘通事’的小官,还给了一个‘国士’的爵位,更赐国姓“陆”。如是,贾拉就摇身一变成为了陆贾拉!

  这一事情在整个中国都引起了热议,区区一刚刚归化的海商,因为谏言有功,不仅得了官爵封赏,更被赐予了国姓,如此可谓殊荣也。

  引得不知道多少人蠢蠢欲动,直想着成为陆贾拉第二。

  这就是榜样的力量!

  用后世***的话说,就是在国家层面,时代呼唤精神,事业需要榜样引领。就是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没有英雄。

  时代的英雄就是时代的榜样,就比如哥伦布,就比如皮萨罗。也比如后世中国常听到的***、***、******等等。

  后世的中国要在社会上大力崇尚英雄、捍卫英雄、学习英雄、关爱英雄。而现在的中国也需要如此。

  通事是海关系统中的一个小官,用更直白的话说,这就是联络官。在中国,这个官名旧指翻译人员,如《新五代史·晋出帝纪》:“甲辰,契丹使通事来。”但现在通事更多是指交际往来之事。

  陆贾拉对三佛齐国很清楚,所以他现在人在广州。方腊现下显然很需要他。

  摩尼教军要南下这等事,虽然还没公开,可先期的准备工作却早就已开始,那等大规模的海运是不可能半点苗头都不给露出来的。蒲家作为广州海事上的地头蛇,自然嗅到了一股味道。虽然他们是真不知道摩尼教军的目的,却也以为陆皇帝是要给三佛齐一个厉害看。

  如是,陆贾拉看着蒲家使人送来了请帖笑了。这可是大名鼎鼎的蒲家啊,这个时候派人使帖子给自己,所求何事,原因何在,目的何在,他用屁股去想都能明白了。

  大名鼎鼎的蒲家今日也要求到自己跟前来,陆贾拉哈哈大笑。“告诉你家族人,本官届时必到!”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恋上你看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