噺⑧壹中文網щщщ.x^8^1`z^òм 无广告`更新`最快新八一中文`小`説`網

  紫禁城,永和宫。

  这是赵福金的住处,小小的院子被冠名为宫,说起来也是惹人可笑。但只要一想到宫殿的名号,赵福金觉得自己就是只住三尺之地都是满足的。

  今日里她从西苑回来,进到里屋,这才卸去脸上那甜甜的笑。软软的躺在床上,浑身都泛着股疲惫。慌得身边的姑姑婢女差点要去给她请大夫,赵福金哪里会答应,那不是明白的要得罪了邬氏么?

  推说要休息,躺在榻上却怎地也睡不着。

  今早上宫里的嫔妃都来到方金芝处问好,而后被皇后引着去到西苑瞧看邬氏和那新生的小皇子。浩浩荡荡的一群人呢,这么一晃儿,一上午都过去了大半。赵福金有孕在身,又不比那答里孛舞刀弄枪的身体底儿好,她是真的累了。可就是睡不着。她一闭上眼睛,脑子里闪过的就是方金芝那身上皇后常服。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方金芝身边那个打扮的如同年画上的福娃一样的小陆皖。因为方金芝是歙州人,后者处在后世的皖省境内,所以她生的儿子就叫陆皖。今年方才两岁多,白白胖胖,一双黑珍珠一样明亮的大眼睛,一笑露出的一双小酒窝,煞是可人。

  赵福金就突然觉得自己也好像好像要一个儿子,一个那样可爱漂亮又健康的儿子。

  她自幼生的漂亮,故颇受大艺术家喜爱,多次戏说要为她寻一个如意郎君。赵福金也不止一次做过绯红色的梦,嫁给一个温润如玉又才华横溢的相公,夫妻俩举案齐眉,如漆似胶,再生下一双、两双可爱的儿女,那她这一生就真的别无所求了。可现实却是这般的残酷……

  从她豆蔻之年起,就是大艺术家的笑脸,她都难遇到几次。

  “给我拿领披风来,我要到耶律姐姐那儿坐一坐。”抱团取暖么。赵福金与答里孛身份相似,地位且尴尬,等级更是有相等,处在整个宫廷上层食物链的最底层,那若不抱团取暖,落难时候岂不是连个说好话的人都没有?

  她始终静不下心来,中午饭也恹恹的只吃了几口,还是让身边的婢女夺吃了一些。否则的话被别人多传一句口舌:西苑的邬贵妃诞下龙子,永和宫赵妃神情恹恹,郁郁不乐的。话要传进她人的耳朵里,赵福金可不敢奢望人家就一点儿都不在意。

  在这个面积不大的后宫中,她的地位比之答里孛都要落后一头的。

  紫色云锦绒袄加上百褶裙,腰间紧紧束了一条黄色宫绦蝴蝶长穗儿,又披上了绣着百蝶穿花缎面儿的白狐狸皮做里子的斗篷,赵福金的手中还握着一个暖炉。没奈何,中原已经飘雪,今年九月的天气,就已经很冷了。

  也所以,这个冬季里的工部下的各大工程进度截止到年尾时,是没能达到预期目标的。

  “铛铛铛……”

  寒风中,钟楼上的铜钟被用力的撞响。一串悠扬的钟声从钟楼远远地传开,这是沪港的一特色,设立钟楼,每当到了时辰和正点时候,便敲响钟声。可以说是把中国传统的“晨钟暮鼓”给更家发扬光大了。这种做派还风一样传遍了大江南北,很是出了一把风头。

  这钟楼不仅方便了工地,更方便了码头客商无数。从钟楼到各地不同的场区,从不同的厂区到不同的工地,由大铜钟至小铁钟,再由小钟再到各处的铜锣、铜哨。

  “到点了,下工了,下工了……”

  意思相差仿佛的叫喊声在不同的工地,不同的场合,不同的身份的人的耳朵里响起。

  “吃饭啦,休息,休息啦……”

  皇帝也不差饿兵。沪港工地上的劳工虽很多都是战俘和犯人转化来的劳改犯,但劳改犯也是人,他们不是异族奴隶。更何况内里还有大批的工部下属工匠、官员官吏。

  劳累了整整五个小时的劳工们长长舒了一口气,他们可是卯时正点就起身六点,吃了早饭,辰时初刻上工七点,接下一干就是两个半时辰啊!

  是的,他们吃的不错,能吃饱,更睡眠时间充足,睡眠条件也不错。只说衣食住行,外头怕不少老百姓都比不上他们。但这也要看他们干的是什么活不是?

  泡在淤泥里,或是趟着刺骨的海水,在天上都飘雪的时候,干这种苦工,他们的日子若是再吃不闹穿不暖睡不好,那就只有造反一条路了。

  这一上午又熬过去了,接下来他们就会有一整个下午的休息时间。除了饱餐一顿,每个人还都能窝在暖暖的被窝里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或者是围坐在火炉边,聊天打屁,甚至可以用自己的积分去兑换些食物,不管是酒水还是那种咸的齁死人的小鱼干。

  半天的工作制,这就是冬季里沪港的劳作制度,无奈何,天太冷了,水太凉了。

  工部对沪港的整体规划,简单而言就是疏通水道,修筑海堤。把昔日里的一片沼泽地变成一片沃土,这工作量太大,在如今这个时代里,几乎不可能完成。故而,陆皇帝的要求就是把后世的魔都一分两半,那靠海的东部地区千万别来影响吴淞江沿岸的西部区域。

  现在每天他们卯时正点起床,洗漱穿衣,一刻钟后聚集到劳改营校场跑操。运动了后就是伙房开门的时间了。杂面馒头、杂粮饼子和加菜的米饭团子是主食,咸鱼汤、米稀饭,还有咸菜。这就是工地上给劳工们准备的基础伙食配置。

  沪港在过去一年的时间里,周遭至少涌入了十万人,内里既是有租赁到土地的农民,也有要来这座新兴的港口城市闯荡的商人和年轻人,但更少不了的是一家家临江而居的疍民。

  疍民的来历已经遥远不可考据,有据说是被汉武帝灭国的闽越人后代;还有宣称祖先是东晋时期天师道起义失败而逃亡海上的孙恩、卢循军队残部;或者追宗到唐末时王审知入闽而被夺去田地、驱入水中的福建原住民……

  这些人在赵宋一朝时候,依旧被视为贱民。然而他们都是最好的水师将士,现在更成为了沪港工地上数以万计的劳工门的肉篮子。

  他们每日里扑到的江鱼,无论大小都是输往工地。后者就像是一个永远不见底儿的无底洞,吞噬着一船一船的鱼儿。

  说句不好听的话,沪港工地上的劳改犯们,吃鱼肉都要吃吐了。那再好吃的东西,天天吃也有腻烦的时候,更何况那只是加了些香料的水煮鱼?

  油脂?那当然有。但煎炸烹煮是不可能天天面对所有人的。

  劳工中表现优异者还会得到奖励,比如鸡蛋、鸭蛋,或是监工们才有的炒菜、炖菜。这是为了调动他们的积极性。

  陆皇帝在吃的方面并不亏待他们。他们都是重体力劳动者,只说吃喝,这里的劳工比如今天下至少七八成的人吃的都要好。

  他们只要能吃得下,工地是不会短他们的那口儿粮食的。除了大小鱼外,五天之内还必有一顿荤腥。在所有的劳工心中,鱼肉都不是荤腥了。那天底下的老百姓,即便是手头松绰了些,又岂能如此?即使那些住在江河海畔的。

  即便是今日里,手头都有些宽松了,逢年过节都舍不得割一块猪羊肉的也大有人在!也所以,便宜的鲸肉虽是相对难吃,可销路真的很好。

  现实和时间是最容易磨掉人锐气、心劲的两样法宝。这些来自天南地北的劳改犯,绝不是一个个都忠厚老实,他们对于做工,更是从一开始就持排斥态度,但胳膊扭不过大腿不是?不想饿肚子就只能乖乖听话。就像后世陆皇帝老家的一句“俗话”打死也不干,打不死就干了。

  人就是现实动物,那最初的抗拒意识甭管是有多么剧烈,到现在也都百炼钢变成了绕指柔。

  他们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把刑期熬过去,然后,然后,回家当陆齐的顺民。今后,他们再也不敢犯罪犯法了。

  且不时的用美好的和谐封建社会做诱饵,这就是掉在驴嘴前头的胡萝卜,用充满希望的明天,让这些由劳改犯转成的苦力们,老老实实的为陆齐卖命效力。

  肉香气袅袅的传到周茂盛的鼻子里,周茂盛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鼻子出现了错觉,他觉得今天的肉香特别的浓郁。而且不止有猪肉的味道,他还闻到了羊肉的味道。只可惜后者不是给他们吃的。

  口水条件反射的溢满了嘴,周茂盛捧着一粗瓷大碗,都能跟他脑袋比大小,狼吞虎咽。别说他周茂盛不顾体面,在这地方他一方名儒的体面丁点也没有一块荤肉更珍贵。

  周茂盛,湘南道州人,大儒周敦颐之长孙。当初从湘南逃入广南,组织团练,跟随耿南仲出兵攻南安军,结果一场大败,他跟他弟弟周茂思都当场被俘。

  那时陆齐还在“招降纳叛”,周茂盛、周茂思兄弟出身名门,甚是可做文章,都曾被宣政司重点拉拢过。可那个时候的周家兄弟还有一份骨气,当即严词以据,宣政司到也没把二人给飞灰湮灭了,两个措大呆鸟还不值得宣政司特意去下手,之后就全被扔沪港来了。

  等到时间和苦难磨平了他们的“气节”之后,兄弟二人再想投降,却已经无有门路了。陆齐已坐拥天下,陆皇帝都去摆弄孔家人了,哪里会稀罕周敦颐的孙子?

  兄弟俩人提及此事都恨不得摔头,此事可谓是他们兄弟人生中唯二的蠢事之一了,另一便是他们当年跑去广南掺和那广南团练之举。而横观周氏兄弟之因果,真只能叫人说:自作孽不可活也。

  靠着识文断字,兼通算术,两兄弟顾不得体面尊严,现下在劳改营里做起了文员,日常除了记录工程进度和器具、物质等损耗外,最大的任务就是读报、读文,宣讲律法。

  一定程度上做的就是宣政司最基层的工作,且还没有编制,没有地位,没有哪怕一个铜子的薪俸。

  一年的时间过去,周家兄弟已经从文弱书生变成了手能缚鸡捉鱼的好汉了,文员的职务固然叫他们成为劳改犯中体力劳动最轻的一批人,但也不是说他们就一定体力劳动没有。唯一的幸运就是他们跟家人已经联系了上,后者的日子自然不能跟以前相比,但靠着积蓄,靠着周家的孩子个个都识文断字,周家的日子还能过得下去。陆齐一朝并没特意的去针对他们。

  这也让周氏兄弟更懊恼当初的选择。他们真是脑子进了水,才会在那个时候去自寻死路。赵宋明明都已经行将就木……

  要是能走出的这工地,兄弟二人敢对天对地对他周家的老祖宗起誓,他们再也不会跟陆齐做对了。

  提起来就是一把的辛酸泪,说起来能把他们整个人都给泡起来。

  五年,五年的徒刑,这方才是第一年!

  老铁先定个小目标^记住新八一中文网 м.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