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皇帝摁下了暂停键,进入到六月时候,军务政务果然轻松了下来。以至于他都有时间来关注淄水赛场的发展,还有贾拉事宜的进展。

  那前者已经变成了个聚宝盆,周边空着的店铺店面全部高价租售了出去。内帑里回收了一大笔钱财,虽然还没有完全回本,却也收回了七七八八。那资本收益可谓是完美!不知情的人都会把那里当做一个繁荣至极的城镇,每日里吸引着大量的钱财流入其中。

  同时间马会的名头也彻底响亮了来,不只是益都,整个北地的商贾都眼巴巴的看着它。为了拿到一个入会名额,一个个都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这些人还有时间,因为马会的扩招会员,定在了每年的八月十五公布。

  贾拉的串联也进行的如火如荼,这人还真有几分外财,一边扯着虎皮狐假虎威的拉拢人,一边找枪手在报纸上煽风点火。这才多长时间,海贸的超高收益和海上运输的超高风险,就已经成为百姓们热谈的话题之一。

  政事上,高丽跪服。那李资谦、金富轼、李茂生等三大阀的当家人,已经摇身一变成为了大齐朝廷的栋梁之臣了。“三大阀竟如此乖觉?”这是没人想得到的。却是生生营造出了一股浩荡不可阻挡的大势。

  当然,半岛上自不可能所有人面对着陆皇帝的诏书,全都乖乖的俯首听命。陆皇帝可是要断他们的根基,让大量两班贵族迁移到大陆去,就是那仁州李氏、庆州金氏与罗州李氏当中都有不少人要跳反。

  只是三大家族还是聪明人居多,知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当陆皇帝伸手插进高丽后,高丽的大势就已经不在高丽了。

  更休说陆皇帝也没亏待他们。那些愿意从高丽迁移到大陆的两班贵族,都得到了妥善的安置。一些没落的两班贵族更是可以留在半岛,还能被新生的官府收用。

  一切的原因都在于半岛的‘驯服’,与两次主动进攻大陆的南越相比,如今的高丽棒子都是可爱的。

  而半岛上的局势也大致有了轮廓,仁州李氏、庆州金氏与罗州李氏三大家联手的份量已可占据主导,更不要说还有部分高丽王室的力量前来归附,加上赵彦手中掌握的海东总管府的力量。

  半岛上的厮杀虽还在继续,但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而花荣、史文恭对天祚帝的反击也进行的顺利,一度迫的回离保连北安州都放弃了。西面的鲁大将军也传来消息,西域的高昌回鹘与黄头回鹘要派使臣前来觐见陆皇帝。黄头回鹘直接是要跪的,李乾顺都要被逼的走投无路了,如是他就一边使人防着齐军,一边筹集全部的力量,猛攻黄头回鹘。

  这黄头回鹘本就是西夏人的手下败将。其本是甘州回鹘,在归义军衰落后,以独立的姿态,将河西走廊基本控制在了手中。是同中原地区的五代政府和北宋王朝,甥舅相称,贡使往来十分频繁。宋真宗时,甘州回鹘遣使曹万通入宋朝贡,与之建立了反党项联盟。此后,就屡屡向党项发难,给其以沉重的打击。然而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党项的势力日渐壮大,而甘州回鹘内部却因缺乏统一的集权和割据势力增长而日渐衰退,最终在党项人的一次突袭中,甘州陷落。

  老巢被破的甘州回鹘大部分逃往葱岭以西,也就是投奔了高昌回鹘。另一部则退向西南,同原先驻牧于沙州、瓜州的回鹘人汇合,退守瓜、沙以西以南的地方。这也就是黄头回鹘。大致地盘便是后世的甘肃西南部,与青藏西域交汇的地方。

  这地方距离党项人的核心区域太远,李元昊鞭长莫及,但现在李乾顺到了瓜、沙二州,不想被齐军追的走投无路,他就只能向西进攻。

  而高昌回鹘到底块头巨大,让李乾顺不敢妄自开战,就只能把刀子落在势弱的黄头回鹘身上了。

  后者此番遣派使臣来,那多是要内附请降,好以保命安身的。

  这让陆谦怎么不心情大畅?这军政两面都是那么的顺心,钱财上更是充裕,他觉得他现在就是无敌!

  接下来只要一年一年走下去,以中国的体量,他所有的念想,可不都都是水到渠成的么?或许等个十几二十年,那美洲在中国人看来,就也不是甚神秘的所在了。

  陆谦能明显感觉到一个事实——当他想明白了了一些问题之后,他的神经就再也紧张不起来了。就是他自己想要紧张,那都紧张不起来了。这就像一个亿万富豪不可能再有过去凌晨三四点爬起来捡摊的吃苦耐劳了。而且这种‘惰性’怕还会随着时间的转变越来越深。

  或许这就是不少帝王壮年英明神武,而却晚节不保的原因所在吧。

  外朝一切顺利,后宫也多出了两个孕妇。陆皇帝多少次鞠躬尽瘁,终于大功告成,答里孛先是有孕,接着入宫不久的赵福金也爆出了身孕。前者不提,后者却是叫人吃惊不小。

  那消息传到外头,一种说法就不可避免的流传了起来。赵氏终于有一条好退路了。

  新朝有了一个流着赵氏血脉的皇子,陆皇帝恁地不能对赵氏手下无情不是?那般情况下,大艺术家可不就是进退自如了。

  齐军攻蜀,他能抗就抗,抗不下了投降就是!陆皇帝还能杀自己的便宜丈人不曾?没人会把赵九的死当一回事儿,赵九因病而亡,这是大艺术家都认定的事实么。

  这消息一经流传开来,就引得无数人认同。实乃大艺术家给人的印象便是如此糟糕,他本人那就不是一个刚烈宁死的。

  等安保司上报陆谦的时候,他这才知道民间谣言沸沸扬扬,竟是将大艺术家想的如此糟糕。

  但如此言论都能在民间自发的传播的沸沸扬扬,就也可见赵宋那糟糕的声誉了。拿大艺术家来比陆皇帝,端的是胆小的兔子和山林之王的差距。

  眼见着快是黎明了,翼翼乌云遮天空。炸起一声响雷,雨丝飘落下来,片刻,雨下的越来越大,雨点和珠子一样砸下来。

  陆谦被响雷惊醒,看了眼身旁依旧睡的死沉的程婉儿,眼睛一闭,继续睡去。虽然今日里他是去不得校场了。

  济州新兵营的五百火枪兵经过了三月的初步训练后,现在集体转入御前司亲军中。

  陆皇帝本来还想着去调教调教他们,现如今的火枪兵还没有具体的战法,新兵营也是在拿他们当弩兵来训练。事实上就现如今的火枪性能看,他们也就是在取代弩兵的效用。

  准确地说来,火枪兵还不如弩兵好用。火枪的射程、精准度都不如劲弩,它唯二的好处就是破甲强和造价低廉。

  对比劲弩,火枪的造价叫任何人看了都不忍放弃,更不要说那后续的一系列保养耗费。

  且破甲力极大,不逊于神臂弓。可一张神臂弓的造价能打制十几支、甚至是几十支火枪。而弩兵的选材也远要比火枪手严格。后者是个人都能成,女人都行。而前者则必须要力强的,不然你拉弩都拉不上。

  这场雨下了两天,陆皇帝雨停后还是快马赶到了亲军校场。看到五百名士气高昂,一个个昂首挺胸,望向他的双目中全是满满崇拜的士兵,心中却涌起了一股别扭。

  持着火枪的披甲兵,纵然后者披挂的都是棉甲,整体卖相似还是不错,但依旧叫陆皇帝觉得辣眼睛。

  但是如今这个时代里就必须如此,棉甲重量轻,看着单薄,且能防箭矢,是很有必要的。真要是如后世搞出那无甲衣的火枪手,才是让人送死的。

  西方火器时代的军队都撇开了盔甲,是因为他们双边都持有枪炮,再坚固的盔甲在枪炮面前也会变得不堪一击。故而,两边就都舍去了甲衣。可现在齐军的火枪手要应对的威胁只是弓弩,那甲衣并非无用,而是大大的有用。

  事实证明,新兵训练营依照弩兵的训练方式训练出的火枪手,还是卖相不错的。

  列队整齐,变阵精准有速,无论是三段击还是武断击,玩的都很溜儿。射速也能保持一个相当高的水准线。

  “威力果真不俗。”被火枪兵一排排齐射打过后的木偶已经‘千疮百孔’。陆皇帝用手插进木偶上的抢眼中,手指都能没进去七八。

  乍然一看穿透力似不如弩矢,可不要忘了,弩矢锋锐和圆溜溜的铅弹是有着很大不同的。

  “你等觉得如何?”他向林冲等人问道。

  “威力确实不俗。只是臣看那火枪复装弹药所需步骤繁琐,期间但凡有一处错误,便难击射。这若是训练不足,战场之上,火枪手胆颤心怯,手忙脚乱里恐难以建功。”

  这般的步骤还是陆皇帝几经简化的。若是原本历史上的火绳枪,怕只是一个复装就能叫人信心尽失。

  林冲话音落下,余下几将全都点头。看着火枪的填装,直叫他们想到了炮兵。临阵能打出三炮还是四炮,这可是判断一支炮兵战斗力的关键。

  “那就看训练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云阅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