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丽移民,即使冀北、齐鲁和中原的移民。

  想要统治一块新的领土,向彼处迁移本族百姓,那是最能治本的法子。争取将土著变成少数,不论是用什么法子,那时候外来者的统治便固若金汤了。

  就好比英伦的盎格鲁——撒克逊人,还有后世的南美和大洋洲。

  陆皇帝对高丽的解决办法也是移民,一边将北地的贫苦百姓送去高丽,后者北半岛不说,南半岛还是有不少肥沃之地的。

  而二三百万高丽人经过了彼此的厮杀,以及逃亡——跑来中国,还有人力商行如此的祸害,如今具体剩下多少人,那还真的很难说。但可以肯定的是,此时的半岛人口还远未到饱和态势。

  陆谦已经扫平了吞并半岛的障碍,现下要彻底的将这片土地纳入治下,大批的向朝鲜移民,那是必不可少的。而且半岛上也会有不少人被迁移到大陆来啊。

  就像南越的大户世家一样,南越北上,高丽就是南下。

  偌大的中国要容纳下这两个国家中乐意听陆皇帝话的世家大族,那也是小菜一碟。

  而对于琉球的移民,那就是纯属的对外迁移了。湾湾的土地有多么肥沃,这里就不需要多说了。一座琉球岛,横竖也能为江南减少百十万平民吧?

  那闽地不是以地少人多而‘闻名’么,正好迁移到湾湾去。

  故而陆皇帝觉得眼下的中国,只要点开了‘移民南洋’的天赋,那剩下的都不需要他去怎么做引导,中国本身就是世界第一。

  连续的厮杀后,整个中原方才多少人?有了高丽和琉球做垃圾场,将处在‘幸福生活水准线’以下的百姓通通移民,那中原简直能轻装上阵,创建幸福指数爆表的和谐封建社会。

  然大批的移民必须要涉及到无数的运船,李应接任转运使以来,除了花大把精力在闽地和粤东事上,余下的就是组织运船。

  这不仅需要李应拥有强大的组织能力,还需要他精通数学和统计学。也亏得这几年里,转运司在扈成的领导下已经历练出了一支打得起硬仗的队伍来,不然,李应始初来乍到,便是有天大的能耐也要吃瘪。

  扑天雕早把一个个数字紧急在心里,那本来只是移民琉球岛的,是高丽横插了一刀,突如其来的变故就给转运使本就繁重的增添了新的麻烦。可李应咬紧牙关,再难也给挺住,他不想灰溜溜的回到军中去。

  该是时运不济,横竖李应的军旅生涯并不愉快。现在好不容易皇帝顾惜他资格老,军旅不顺,让他才接班飞天虎,来充作这转运使,可以说是改换门庭,弃武从文了。更重要的是,转运使的份量和地位比之他在军中的地位也高出太多了,李应是失了心窍了才会觉得辛苦,而想着重回军中。

  但是筹集海船容易,要筹集到足够多的移民却难。

  孟子说: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但这句话放在最下层的贫民身上,再掺和上乡土观念,那些赤贫的百姓只要有一口吃的,怕就不会去想别的才有路——移民——吧?

  何况在现如今的中国,只单纯的想要混一口饭吃的,还是很容易的。朝廷一年到头都有修不完的工程,要混口吃的很简单。

  现如今的中国没有一场轰轰烈烈的‘羊吃人圈地运动’。

  土地是中国老百姓的命根子,刚刚凭着租赁将土地拿到手中的百姓们,可不愿意再折腾。那土地可是最能束缚老百姓的“生产资料”。

  没有一场羊吃人圈地运动把这个“盘子”砸烂,只凭自愿的话,狗年马月才能凑够人去填满南洋啊?

  当然,中国虽然有土地兼并,但其实质上与‘羊吃人’是有着巨大差异的。

  那经济上的破产至少能让百姓移民的主动倾向更大更旺盛一些。虽然一路上也是会哭哭啼啼,如此却总好过官府公差拿鞭子抽着,刀枪吓唬着,一路哭爹喊娘,跟上刑场一样的“移民”好吧?

  可叫无数百姓于经济上破产,在如今的环境下,这本身就不可能给办到。

  万幸这第一批的人数并不多,李应还有时间来想法解决这个难题。

  扑天雕躬身退下,陆皇帝在宣德阁又待了小半个时辰后,拔腿回去了后宫。

  自从打崩了阿骨打的主力之后,陆谦心里一直隐隐存在的一股急迫感就没有了。之前他可是在跟女真抢时间,看谁先做好了北上/南下的准备,以便抢得先手。

  然就是他自己都没有想到与女真人的厮杀会这般顺利。燕云一战,女真人就是昨日之黄花也。

  现如今,他完全可以暂缓马蹄,从容收拾内外,以尽可能的争取利益最大化。再也不用担忧被人南北夹击了。

  现在的他已经成功的操起了屠刀,成为了屠夫。而南宋与蜀宋,党项、天祚帝和女真人,就只是他眼中的猪牛羊,随时都可以宰杀。而既然如此,他又何必将自己逼得那么急呢?

  这都是从江南返回的路上始才想明白的。可即便是如此,那已经提上了议程的行动也不会给取消的。就好比对女真的放血战略,对契丹的步步紧逼战略。这也是他上半年时显的忙碌的主要缘故。

  陆皇帝一边打天祚,一边削女真,还要着手解决南宋,以及欺负一下蜀宋,震慑南洋,还要照顾忽的加进来的高丽,及其他方方面面,这不忙碌才有的怪。

  但一些筹划已经准备完全,蓄势待发,那就只能照着原先的打算来。

  但稍后时候,也就是下半年里他就能放慢节奏了。陆皇帝直接叫停了一些筹划。

  对于天祚和阿骨打,他完全可以一边把天祚帝当成南越的李仁宗第二,盼着天祚帝能尽可能的招引来草原上的力量,来与齐军厮杀。一边按照原计划不停的放女真人的血,打掉阿骨打的有生力量。

  这叫先难后易,把大草原上的反汉势力都给打的,那以后才更容易统治草原。

  他最大的儿子现下也才四周岁不到,国本且未稳固,急什么急?

  陆谦有的是时间把‘天下诸侯’一一削平,没必要急着赶着,累得自己气喘吁吁的不是?

  就像那南宋,他就是再放三五年去,耿南仲还能翻了天不曾?徐徽言的作用远没有被发挥出来,甚至可以说都给浪费了。因为一切在陆皇帝去岁提兵收复燕云的大功之下,都显得‘平淡泛味’。

  小小的南宋,其中的争斗在现下这番情况下,总给人一种蜗角之争的感觉。那先前的冲击感就大大的减弱了。但那盘棋陆谦还打算下下去,不然岂不是白费了之前的功夫了?

  那耿南仲大权在握,谋徐徽言不成后,已经光明正大的发出了诏文,将广南西路那十万大山里的生番熟番头领,一个个都封做了土司。而后者多是目光短浅之辈,才多长的时间,就已经有多家土司借机与赵宋官府摩擦生事了。地方官府有着上头的政令则是纷纷选择退避三舍,如此更涨了土司的士气。

  如今这些土司权是站在耿南仲这边的,因为陆皇帝已经公开斥责南宋此举了,叫‘皇权’在南宋小朝廷中的话语权变重了一些,也给了耿南仲‘削藩’的胆量。

  耿南仲正在筹谋把刘正彦、苗傅手里的兵权夺了,然后徐徽言就是那最后的绊脚石。这个策略不能说是荒诞,以南宋的态势,此刻不收权,不整合兵势,那来日无多也。但耿南仲这般做却必定会激化矛盾。

  陆谦就觉得再酝酿上三俩月,横竖他已经改了主意,不打算早早解决南宋了。那有的是时间给他们去酝酿发酵。一旦爆发,徐徽言就肯定能给南宋狠狠一击的。

  陆皇帝就准备把南宋事宜放缓,对女真按原计划不变,对契丹迅速铲除的盘算却也是要缓上一缓。

  这也是陆皇帝自持是兵多将广,不把此时的草原力量放在眼中。天祚帝引导草原骑兵来与中原争锋,他却还乐得看到如此。

  他不怕让天祚帝起死回生,就像他从来不将大艺术家放在眼中一样。因为天祚帝身边有郭药师,那就像大艺术家身边有李师师和燕青一样。说句不好听的话,他们的小命都被陆皇帝掌控着。

  郭药师此番回归草原,可谓是深受天祚帝君臣信赖。且因为其部多是步军,故而被天祚帝大半留在了临潢府里。那耶律延禧的小命可不就握在陆谦手里的么。

  方金芝看着神态有些慵懒的陆皇帝,眼睛里若有所悟。怕是今后陆皇帝会有越来越多的时间呆在后宫里了。

  她从来不对前朝事宜插话,但陆皇帝也从来不隔断她与方毫的联系。那后者就是方腊留在益都的人质,也是眼线。

  相比之前总是一副猛虎下山,吃不饱肚子模样的陆皇帝,现在的他就是一饱餐一顿后的雄狮,懒懒的躺在阳光下晒暖。

  晚上,床榻上一番酣畅淋漓的爱的鼓掌后,陆谦抱着懒洋洋的方金芝,提点她告知一声方腊,南下的时间就是明年了。因为不久后齐军水师的影响力就会笼罩着整个南洋,方腊不趁热打铁更待何时啊?

  但是要去趁热打铁,方腊向手下的士兵告知即将要做的。只是一干领头羊看得到利益倒也不是不可,却太过浪费了。群众的力量才是无穷的。

  升官发财,不要叫手底下的兄弟们寒了心,这才是齐军也好,明军也好,是天下所有当兵的都在追求的一点,而好的上位者就应该在这一点上尽可能的满足他们!

  毕竟他陆谦也好,方腊也好,又不是千千万万个将士们的亲娘老子,凭甚让人家抛头颅洒热血的为你卖命啊?

  为了大齐江山的千秋万代,为了千古仁君陆皇帝?还是为了公平正义方圣公,为了造反真经?

  别开玩笑了。那造反真经也是要均富贵等贵贱的。大家都是有所求有所急的。

  千万别那套话当真,不然血淋淋的现实肯定会糊你一脸!(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