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风万里尽汉歌 第七百三十九章 帝国的底蕴

小说:长风万里尽汉歌 作者:汉风雄烈 更新时间:2018-12-17 09:09:24 源网站:棉花糖
   即打天祚帝,又打女真人,南面还挂着南宋和南越,更有内部的许多事宜,比如全盘从摩尼教手中接过了闽地控制权的齐军,就闽地与粤东劣绅豪强奸商的后续处理。

  陆皇帝人都要忙的飞起来了,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他现在坐拥中原,兵强马壮,完全可缓图之么。非要把自己累得吐血,却又是何必?

  现在锦州战局爆出了个新闻,陆军需要更长更粗的大炮轰塌城池,但这大炮却是给水师索要的……

  为什么会隐隐有种违和感?

  陆皇帝拿着宋江使人快船快马送到的奏折,按下心中的不适,细细思量了来。

  那前路就是在苦逼,跪着也要走下去。虽然那时他自己选的呢?幸好事情已经完成了七七八八,扫尾工作结束后,他下半年就轻松了。因为当他醒悟过来的时候,上半年的布置已经蓄势待发,他就只能照计划进行去了,可下半年的很多事情就被他叫停了。

  话题再转回锦州,这一战确是有些棘手。

  这锦州城坐落于小凌河之北,南城墙外就是小凌河,其最宽处有四五里,便是从锦州城南穿过的那段河面也有里许宽。不要说是石砲,就是现有的火炮也对锦州构不成威胁。

  能够威胁到锦州的只有从辽东湾的小凌河入海口,顺着河道抵到锦州城下的水师炮船。可惜后者三五斤的火炮打在女真人巩固后的锦州城墙上,那只是在挠挠痒。

  对锦州城且还能形成威胁的梁山砲是够不到河北岸的,而能打到锦州城墙上的火炮,威力又有些小。前线的两位统兵大将都在叫着需要更长更粗的大炮,并且这更长更粗的大炮是给水师索要的,事情就是这么一回事。

  陆谦努力回忆起锦州的地形,他记得锦州城是坐落于山川之中的。那从锦州城向西七里便是大名鼎鼎的北普陀山。

  后世许多人都知道南面的普陀山,却不知道锦州这儿也有一个普陀山。为观世音在北方之显化道场,距今已有数百年历史,南望沧海,北望太极,紫气东来,福寿无边,实是洞天福地,人间圣境。素有辽东“第一洞天”,关外“第一佛山”之称。

  北普陀山南北长有小二十里,其向西就是沟壑山岭之地,倒也能绕道过去,可显然不安全。因为那山岭沟壑之间还有一条小凌河穿梭。谁敢说女真人就没有在彼处埋伏人手?他们可是正牌的渔猎民族啊。

  从锦州城向东便是所谓的南山,由架子山、大岭山组成,向北是紫荆山、百花山组成的北山,中间由小凌河穿过。而突破了这最后一程屏障的小凌河就算进入了滨海区域,南北山向东便是辽海近地。在后世里,这儿土地平坦肥沃,水源充足,那自然是上好之地。可现在这里水坑沼泽遍布,就如那不加修正的沪港东部一样,海水涨潮,倒灌反卷,不经过时间的演变,或者是修筑堤坝,隔绝海水倒涌,这里是不可能有百姓落脚,更不可能教大军行进的。

  可以说,锦州的地理地势,确实由北向南打易,由南向北打难。

  考虑清楚了这一点,陆皇帝就责令制造局,迅速将重炮运抵锦州战场。梁山泊炮厂中有的是大口径的重炮,虽然数量不很多,但这些带着实验性质的大炮,品质且值得信任的。锦州城外里许宽的河面在它们面前并非是不可逾越的天堑。

  齐军现下的水陆火炮皆是三斤炮和五斤炮为主,但梁山泊炮厂中不止有八斤炮和更大口径的十斤炮,连十二斤炮、十五斤炮与二十斤炮且都保有。虽然后者的倍径——也就是炮管长度与口径之比,这是衡量一门炮威力大小的重要指标,即倍径越大射程也就越大——已经无限接近于10。

  这似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倍径数,在齐军中就意味这种大炮还是不合格的。

  要知道,陆皇帝给火炮可是定有倍径数的,在12~~15之间,这个限量却也不是没有由来的。陆皇帝他可很清楚的记得前世老美南北战争时期闪亮一时的十二磅青铜炮——拿破仑炮,那倍径就是14.3的。

  也正因为只记住了这一个西方滑膛炮的确切倍径,他才那般坚持。又因为拿破仑炮是青铜炮,齐军火炮却是铁炮。所以他这才把数字放宽松了一些。对于火炮一知半解的陆谦很坚持这一点。

  但他也不会去造红夷大炮,在中国明清历史上大名鼎鼎的红夷大炮,大多数炮长都在3米左右,口径110-130毫米,重量达2吨以上。

  这种火炮是标准的重炮,也可算是攻城炮了。超高的倍径带给它的是超远射程。而对重型火炮而言,射程确是衡量其性能的重要一环节,即使后世也不例外。朱明士大夫言红夷大炮可“一炮糜烂数十里”,这自然是有些扯淡了。一度在网络上成为了后世人嘲笑明朝士大夫不靠谱的铁证。

  但红夷大炮的射程达十里却不是不可能的。

  西方的同类型火炮的性能证明了这个数据是靠谱——当时西欧各国已有领海这一概念,且当时的领海就是以海岸火炮的射程来定的。1703年荷兰法学家C·van宾克斯胡克提出:武器力量终止之处即陆上权力终止之处。当时大炮射程约一里格,即三海里,因此很多人便认为一国控制的沿岸海的宽度应为三海里。而三海里的长度便是5.5公里。

  可那样的重炮是以后的中国皇帝才会遇到的问题,现在全世界只有中国点亮了火器制造,这方面中国是无有抗手的。然这些都不是齐军现下的大口径火炮倍径缩短的借口。

  在陆皇帝眼中,如此的大口径火炮只是中国的技术储备,是帝国强盛的底蕴。他现在不需要高倍径的大炮,而且刚刚点亮火炮这项技艺的齐军,还处在这一技术积累过程中。陆谦并不急于求成。

  他有的是时间等候着大炮合格!

  只是眼下这忽然送到手中的折子,却叫陆皇帝生出了一丝急迫感。或者说,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在积累火炮技术底蕴的同时,也点亮臼炮的制造了。

  后世人多有知道西历1453年爆发的君士坦丁堡战役的,奥斯曼人用一种超级大炮轰碎了君士坦丁堡坚固的防御。在西方的军事史上,这代表着冷兵器时代要塞防御工事的彻底没落。因为君士坦丁堡便是西方冷兵器堡垒的巅峰。

  在此之后,到棱堡出现之前,火炮,大口径的重型攻城炮,成为了防御方的噩梦。

  陆谦现在思索的就是,他需不需要造出几门自己的超级大炮?就是当做杀手锏也是好的啊。

  默罕默德二世用匈牙利籍的铸炮师创造性的搞出了“长达17英尺(约合5.18m),重17吨,炮筒厚达8英寸(约20cm,以便承受开炮时的巨大冲击力),口径则高达30英寸(约合762mm),足以容纳一位成人,所用花岗岩炮弹重达1500磅(约680公斤)”的乌尔班大炮。陆谦觉得自己没必要搞得那么大,但也需要在必要时候行一击致命的手段不是?

  就如眼下的锦州战局。

  在陆皇帝的整体布置里,锦州之战的份量并不重,却也不是全无半点重要。不将这里拿下,陆皇帝下一步如何对辽东形成更直接的威胁?

  燕云一战后,他是不把阿骨打和女真当成主要对手了,但这也不意味着,阿骨打与女真在他眼中连起死回生的天祚帝都不如?

  事实上,陆皇帝现下就转变了一些想法,比如早前的速胜天祚帝。现在他就希望天祚帝带着草原骑兵和齐军不足的拼杀作战,就像他希望金齐两军在辽东不断的拼消耗样。两边都在消耗,陆谦可以不在乎自己的死伤,但那草原民族和女真人定然会首先受不住的。

  在他的想法里,今后的辽东战场,对于女真而言就是一个不住流血的伤口。也只有在女真人向北逃回来家之前,就叫他们流淌下足够鲜血,这般日后他清理完颜女真,才算是有了足够的铺垫。同时那阴山以北的茫茫大草原上,也是注定会是草原游牧民族的伤心地。

  儿这锦州一战还催生出了另一个问题,海军需要制造更大的战舰,以来装载更大更重的火炮。

  锦州的战局叫水师也产生了警惕。

  混江龙是水师的核心人物,自然知晓陆皇帝的宏伟大业,且与“心无大志”,直想着攻城掠地,痛快自在的阮氏三雄不同,李俊是有心分封海外,独霸一方的人。“心有多大,世界才会有多大!”

  那陆皇帝虽然许诺了要大分封,但朝中的文武大臣里面,却是有不少人已经向他表示,不愿意就藩海外,此生只愿为陆齐效力。

  比如那李铁牛就是一个,林冲、花荣、徐宁、晁盖等军中大将也纷纷如此。宗泽、赵明诚、宋江等文官重臣也是这般模样。别看陆皇帝大封群臣的时候放出去那般多封爵,可实际上愿意远赴海外的,不是没有,却绝不是超多。

  内里是何原因,那定是有他们自己的考量的,但横竖他们在海外就藩与扎根中原之间选择了后者。

  现在陆谦看的很清楚,那愿意出去的,除了方腊这些必须出去的外人,就是扈成、程万里这些后妃之族,最后是闻焕章、柴进、李俊这些个人。

  怕是只一个东南亚,就能把他们给都装进去。

  在知悉计划的混江龙眼中,他的敌人从来不是区区女真,而是日本,而是南洋,而是那佛祖诞生之地的天竺,甚至是更遥远的天方。

  彼处可不是野蛮之人,那天竺与天方,也是诞生出一片璀璨文明的地方。别的不说,只一个印度诞生的天方数字,就叫李俊不敢对其小觑。

  那被陆皇帝改了一番的数字,以及被陆皇帝一同诏令办法下去的标点符号,给他们带来多大方便啊。

  那些个地方怎可能没有比得过锦州城的城池在?难不成,到时候他们水师就要去做那旁观者吗?

  如是,陆军要攻城重炮的同时,水师也在叫喊着要重炮大船了。

  而其实呢,陆军所要的攻城重炮不提,同时间提及的要加强的随军火炮,实则就是水师炮船上常可以看到的五斤炮。而水师这边所谓的更大舰更大口径舰炮却根本就是瞎嚷嚷的。叫那李俊自己来说,水师想要多大吨位的战船,想要多大口径的火炮,他都道不出个所以然来。

  只是陆皇帝知道,接下的时间里,制造局和船舶司都有的烦恼了。

  可不管金钱豹子和玉幡竿的烦恼有多么重,得到了后方大力增援的锦州战场,齐军无可争议的获胜了。(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