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风万里尽汉歌 第七百三十八章 更粗更长

小说:长风万里尽汉歌 作者:汉风雄烈 更新时间:2018-12-18 09:13:13 源网站:笔下文学
  阿骨打怕还不知道高丽内附中原的消息,当然,他就是知道了也没办法。只眼下的事宜就已经叫他心有余而力不足,更休说去担忧齐军从半岛向辽东挺进了。

  燕京的军马在锦西走廊的攻势且还如火如荼,齐军水师在辽东半岛的攻势也是风生水起。两面受敌的大金国,不只是兵力被迫分做两段,便是如今它的对敌之策也在摇摆不定。

  那以粘没喝为首的一批势力,主要是国相撒改一派。前文里说了,完颜女真的统一始于完颜乌古乃。

  这乌古乃喜爱次子完颜劾里钵(阿骨打他爹)的胆勇材略,所以劾里钵的后代在完颜女真的政治中占统治地位。当儿子们都长大成人时,按女真习俗应当各自搬到不同的宫邸【部族】中生活,但乌古乃让长子劾者与次子劾里钵同邸,由劾者专治家务,劾里钵主外事。这是以后劾者之子孙完颜撒改、完颜粘没喝长期担任国论勃极烈(相当于国相)一职,而劾里钵之子完颜阿骨打、完颜吴乞买成为皇帝的一个原因。

  因为历史原因而不得不尊重伯父一系完颜阿骨打,在刚继承完颜女真族长一职的时候,就与完颜撒改分治女真诸部。匹脱水以北由完颜阿骨打统治,来流水一带则由完颜撒改统治。

  如此态势若是能持续个百十年光景,完颜女真就真的分成两部分了也难说。可完颜女真一分为二的时间太短暂了,所以,阿骨打起兵反辽的时候,整个完颜女真都掺和了进去。也是因此,粘没喝在女真当中的地位方才会如此重要,有着举足轻重的份量。那就是因为粘没喝是女真的大股东!

  现在粘没喝就主张集中兵力固守锦州,齐军想要打开进入辽东的通道,这拿下锦州就是必须的。粘没喝觉得,金军实力经过去岁的大战后,固然被削弱了很多,可多少还有一战之力。那就当死守易守难攻的锦州城——锦州城南临小灵河,也就是小凌河,河面宽里许,直入辽海。城池左右又各有山脉,小凌河穿过东侧山脉流入滨海平原,后者虽是平原却更多是水坑与沼泽地,因为这地方常常有海水倒灌,故而锦州城从南向北打,真有困难。粘没喝就是看准了锦州城的地理优势,觉得金军可以一战。而辽海沿线则只需不出大乱即可,战船闹得再欢腾,它们也开不到岸上啊。终究只是袭扰罢了。

  且要知道,此番进击锦州城的辽军尽是燕京兵马,只彼处一地之军,能有多少人?

  这般即能保住辽东门户不失,又可一振女真兵马的锐气。之后他们女真关门自守,三五年时间,等到中原汉儿彻底把北方的契丹残部给扫平的时候,女真人的实力即使不能恢复如初,也能比现下大有起色?

  而吴乞买和完颜斜也为代表的‘阿骨打一派’【都是一个爹娘生的,就这般说了】,却不觉得固守锦州是个好法子,甚至都准备着把辽阳府也给丢了。因为敌强我弱态势分明,汉人一击不成,还能有第二、第三、第四,人家就是兴兵十次且不能得手,还有力量兴兵第十一次……

  女真实力已经衰落,如此与中原汉军硬碰硬,只会不断流血,实非智者之所为也。

  他们觉得趁早带人重回黄龙府也并无不可。虽然这般做很叫人气馁,很让人失落,但谁叫汉人强横,这虽是无奈之举,却也是最现实之举。

  等到他们女真人回到老巢后,中原人再来攻杀,那便是他们有利,而汉军不利了。后者第一是地理不熟,第二是路途遥远。并且那辽阳向北的地方,一年中有半年是冬季,天时地利人和皆在女真。中原兵马若再来攻杀,他们未尝不能重来一次护步达冈之战。

  在自己弱小的时候,就主动的去距离敌人更远的地方,这是很简单的道理。

  何况他们回到老巢后,还能向西经营大草原……

  现下,两派都在坚持己见。

  时间进到五月初,大股的齐军已经纷纷就位。辽东的雷横、朱仝与李俊、呼延庆,水陆呼应,步军已经要向着北地进发了。而锦西走廊,宋公明坐镇榆关,花荣、史文恭提马军向北进入辽中京草原,牵制北地的契丹兵马,呼延灼则与耶律马五,合兵文仲容、崔埜与刘舜仁部,大军直逼锦州城外。

  战事已经拉开,阿骨打又一次召开御前会议,讨论目前局势与对策。

  结果仍然是谁也说服不了谁。

  有人主张坚守锦州,有人主张趁机北返,那辽东让给汉人,也叫汉人少几分对他们的注意力,赶快卯足了劲去打契丹人。

  甚至吴乞买都认为,等人马回到黄龙府,那完全可以派人去跟汉人商量,我给你称臣,然后你陆皇帝大人有大量,就放他们一马吧。

  重臣们唇枪舌剑,争论不休,谁也不想让。究竟该如何选择?阿骨打不能决断。不然这会叫两派人的分歧更深更重的。

  “陛下……”吴乞买不解的看着阿骨打。都这个时候了,为什么不趁机乾纲独断呢?

  这再拖下去,便是要从容的抽身退去,就难了。

  “我刚得到的消息,王伯龙,不稳!”

  阿骨打给了吴乞买一个叫后者震惊的消息。王伯龙,这可是女真的老臣子了。

  “不只是王伯龙,还有那耶律余睹。”

  完颜斜也从西京道败逃大草原之后,阿骨打对耶律余睹且还是多了些信任的。这耶律余睹没有在关键时刻掉链子。

  可是他接到了王伯龙不稳的消息后,那心中对耶律余睹的信任就一下子跨了。使人去紧盯耶律余睹,一时半会儿的虽拿不到把柄,可当你对一个人产生了怀疑之后,那就是拿有色眼镜看人,看他干什么都觉值得怀疑。尤其是在耶律余睹的外甥女答里孛还做了陆皇帝的后妃后,阿骨打怎么看他怎么可疑。

  吴乞买脸色一下凝重了来。女真人现下的兵马组成部分,一是真正的女真人,二就是辽东汉儿,三是投降的契丹人,四是渤海人。

  现在,辽东汉儿与契丹人的头面人物竟然都有不稳,这事儿就严重了。

  “陛下是要……”

  “借刀杀人!”

  阿骨打不会调王伯龙和耶律余睹去锦州或是辽东南,但他会调派汉儿军和契丹军前往,打光了了事。再说了,这些人还多跟粘没喝一党有关联。

  正史上的女真,因为完颜斜也早死而径直引爆了金国皇位之争,整个女真高层一分为二,一则是希望全盘汉化的改革派,一则是固守女真传统的守旧派。

  因为按照女真的传统,吴乞买死后,完颜斜也又早死,那应该接位的便是完颜乌雅束【阿骨打大哥】的嫡子,乌雅束的嫡子没有,就是阿骨打的嫡子。当时阿骨打的三个嫡子也已经都死了,那就是吴乞买的嫡子——也就是守旧派的核心人物,那可是有活着的。

  这是一场皇位之争。最后以改革派拥趸的阿骨打嫡长孙完颜合剌【即金熙宗完颜亶】受任为谙版勃极烈,确定为金国的皇位继承人。金国的皇位传承也从早期的兄终弟及,变作了父子传承。

  但现在这一幕都可能不会再出现,女真上层也没有理念上的分歧,一切都愿意本身的势力划分。粘没喝实力不小,行军打仗时候,又常为一军主帅,攻城掠地,逼降俘虏无数。跟近亲宗室以外的势力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他的第一心腹是已经死去的完颜希尹,后者精通多家文字,是女真人中的第一博学者。自然同契丹、汉儿等都有联系,夹带里还有渤海人高庆裔。兼之女真宗室涌现出的人才忒多,挤得外人不得不抱团取暖也。那粘没喝就是天然的领袖。

  阿骨打长吐了一口气,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这话说的果然不假。

  早前一路大胜,席卷而来的女真内部,所有的纷争都被胜利给掩盖。现在,当胜利远离了女真之后,被它这样的裂痕也涌现了出来。

  放在一年之前,阿骨打何须理会这些‘细枝末节’?那时,他就是端坐于上首的主宰,执掌着一切。但现在他却已经落入了‘凡尘’。

  次日,便是粘没喝都心中没谱的时候,他接到了阿骨打的旨意。阿骨打封其为右都元帅,引兵两万增援锦州。虽然这两万人中多是汉儿军和契丹军。

  稍后,阿骨打再以完颜斜也为左都元帅,引兵数千,出辽阳府,进抵耀州。

  两边的齐军此刻都还不知道女真人的反应,那辽东半岛上,雷横与朱仝在攻取了顺化城后,兵锋已经触及到更北边的镇海府了。

  如今这个时代,辽东半岛的开发还处在一个很低端的水准。一个最简单的例证,那偌大的半岛之上,地舆图表示出的只有七座城池。

  辽东半岛就是一把刺向大海的匕首,东西临海地区地势平坦,就像是剑锋。中间,尤其是在中北部区域,连绵起伏的山脉像是剑脊一样隔断了半岛两侧的交通。

  故而,齐军在进攻辽东半岛时候就已经定下了策略。水师多扰起辽海,而陆师则重点进攻半岛东侧。

  而在锦州城下,抵达前线的呼延灼与耶律马五,看着锦州城坚实的外墙更是觉得气闷。

  锦州城与其军隔小凌河相望,因手中兵力有限,他们纵然有顺着河道直趋锦州来的水师战船的襄助,却也不敢轻易的出动兵马越过河对岸去。那要有效的打击锦州守军,便只能依靠水师战船之力。

  可惜,水师现有的火炮根本打不动锦州城,真不知道女真人到底增加了多少城墙厚度,那金军在入关之战败后,就开始筹集民力加固锦州城。

  后者本是连石砲都抵挡不几日的小城,可现在金军在城墙内外都行夯土版筑,城墙端的不知有多厚。横竖三五斤炮子打在城墙上,给齐军的感觉就像是在挠挠痒一样。

  “大炮,要拿下锦州必须要有更粗更长的大炮!”耶律马五看着小灵河上,打出今日作罢,明日再战旗号的战船,烦躁的说道。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笔下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