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比胡宗旦等辈的患忧患喜,王楷却很是惊喜的打望着自己的府邸。今后这便是自己的家园了,高丽的一切必须忘记,先蛰伏些日子,等到半岛局势风平浪静,自己也不再那么引人注目时候,他未尝就不能得到真正的自由。

  毕竟陆皇帝的江山是自己一拳一脚打拼出来的,可要比赵匡胤那篡位之流大度多了。且陆皇帝还素有仁义之名,他只要安分守己,就完全不用担忧自己变成李煜第二,或是孟昶第二。

  年纪尚小的王楷,在身家性命得保之后,心神也彻底安定了下来。他知道自己现在必须忘了高丽。

  虽然他几次在夜里梦到他父亲的疾声厉喝,而被吓的醒来。但他却知道,自己已经献表内附,今后若不安分守己,还日日想着高丽,那才是找死呢。

  他固然是辜负了父亲的期望,更对不起列祖列宗,但他至少还活着不是?王氏的家庙仍旧明着灯火。

  何况陆皇帝也没有亏待他啊。世袭罔替的开城侯,这般封爵,已经进入大齐的顶级权贵之流了。

  而他随船带来的高丽家底儿,陆皇帝也分文未取。高丽国库剩余的财訾,对于一个国家而言是很可怜的,但对于个人而言,却是一笔天文数字。何况高丽王室的私库里多少也有些财货留下。而这些就是今后的王氏家族在中原立足的本钱!

  王楷很聪明,他知道一个家族的发展,一离不开嫡系族人,二离不开羽翼,三则离不开钱财。

  而对现在的王氏一族眼,眼前的这些人便就是他的羽翼,搬空了高丽国库后的他也不缺钱才,现下他唯独缺失的就是子嗣。带着王氏一族的血脉,同时也必须带着汉人血脉的子嗣。

  这个他倒也不急。他现在还小,还有几年光景去谋划。

  这陆齐一朝的规定,男子必须满十八周岁,女子必须满十六周岁,始能成婚。否则便不被国家承认,拿不到官府婚书。

  这婚书乃中原唐时便有的礼仪,上面书写着男女双方的生辰,介绍人、主婚人、订婚人、结婚人以及祖父母的名字甚至曾祖父、曾祖母的名字等等。而现在陆皇帝却把婚书作了结婚证,那是受法律保护的。

  国字号的婚书上,首先是大大简化了婚书上行文,但内容仍旧婉约浪漫,泛着一股甜美气息。

  如:两姓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看此日桃花灼灼,宜室宜家;卜他年瓜瓞绵绵,尔昌尔炽。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此证!

  再如,嘉礼初成,良缘遂缔。情敦鹣鲽,愿相敬之如宾。祥叶螽麟,定克昌于厥后。同心同德,宜室宜家。永结鸾俦,共盟鸳蝶。此证!【民国婚书行文】

  可是再唯美的贺词也不能改变一个冷酷的事实,皇权的力量更进一步加强了对人身的控制力。那违者不仅要接受司法的惩处,其男女和离之时,女方应得权益也不受保护,更重要的是他们的孩子也没办法上户籍。

  事实上陆皇帝还希望佛道能进一步介入其中,就像后世一神教一样,但后来想想,用皇权的力量去做这个,太掉分了。且还是由着佛道自己转变去吧。

  不然,烂泥糊不上墙,你便是把它推上去了,效果也只会因人而兴,因人而亡。

  道家作为中国本土诞生的宗教,在兔子时代,已然是势弱的很了。后世的很多人提起它的衰落,很多人都是很轻率的就道家的无为思想进行抨击。认为道教从它诞生之初,它的根本思想就决定了其无法像佛教或是一神教、天方教那般普世。

  虽然很多人都知道太平道黄巾起义,都知道张鲁与五斗米教的关系,一些人更是知道天师道孙恩、卢循起义。但很多人脑子里的观念就是那么根深蒂固。

  那道教在诞生之初,表现的爷很很普世,因为政治的缘故,它不得不高冷起来。

  陆齐朝现在皇权甚是稳固,陆谦以公孙胜和鲁智深为桥接,也在向道家、佛教传递去了信息。因为在今后的大封国过程中,佛教与道教是他手中的两把软刀子。刀子虽软,却一样能杀人。

  但这种事涉及到教义,涉及到很多方方面面,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拿出成果的。

  天色不知不觉中已经暗淡了下来,王楷披着浴袍,进到浴室中。他自然不是第一次进入到这里,但看着眼前与往日旧有记忆里格调全然不同的浴室,还是感觉到微微的不适。

  这里并没有满月台的浴池来的大,但任王楷这么怀念高丽,也不能说这儿就比不上满月台的浴池。

  四壁和地面完全被瓷砖覆盖,入眼处是白的闪闪发亮,有着舒雅花纹装饰的大浴缸。

  说真的,在他父亲王俣病逝前,王楷日常洗浴也只能用木桶。而任凭是全新的,散发着木香的浴桶,在洁白的浴缸面前也不堪一提。更不要说,这里的自来水龙头向右扭就有源源不断的热水,而向左扭则是有源源不断的冷水。再也不用叫宫婢内侍抬着一桶桶的冷热水注满浴桶。洗个澡罢了,却要一拨人烧火,一拨人抬水,一圈人来围着浴桶转。而事实上泡澡的人还被打扰的不轻……

  眼前的浴缸比之过往来,那就是一种享受。

  而在高丽,就是他老爹也不会每每在浴池里洗澡。对比那润石垒砌的浴池,浴桶才是过往高丽宫廷贵人洗浴的器具,包括他父亲和诸多嫔妃,包括他本人。

  陆皇帝倒是更喜欢泡浴桶。但是在眼前这个时代的人眼中,浴桶却必不如浴缸的。

  如今陆皇帝让自来水走进了生活,至少是走进了富贵人家的生活之中,那对于生活卫生而言,当的是一次重大的进步。

  数日,益都警局户籍科的人果然上门来收取名表,以及核实材料。

  名表都已经填好,上到王楷本人,下到随行的内侍、宫女,照例由警局警来逐一核对登记信息。

  名表上已经十分详尽,这些户籍警只是照本宣科的问了些问题,包括他们从哪里来,祖籍何处,家里还有什么人没来,之前的身份,……事无巨细,全都一一问上个遍。

  这些事情虽让不少高丽人心情有些不愉快,可他们还是认认真真的回答,在满脸带笑的恭送户籍警们离开。从这一刻起,他们益都户籍就已经进入倒计时了。

  【有朋友问陆皇帝迁都之后,这些人会怎么办。那就是凉拌啊!那侯府都落在益都了,还能被陆皇帝走哪带那吗?】

  到了下午,益都警局又送来一份通知,大意就是叫王楷这一波人中派出一个代表,参加益都司法部们和宣政司联合举办的宣讲会。

  后者是特意针对入籍的归化人而举办的。之前就折腾了契丹人一番,现在又轮到高丽人了。

  此次王楷没有让胡宗旦前往,而是派出了郭舆。

  郭舆是高丽大臣郭尚之子,出身清州郭氏,科举及第,任内侍府。不久后退隐山林,王俣在太子时就将他征召到身边。郭舆常以乌巾鹤氅侍奉在睿宗左右,睿宗多次与之置酒唱和或研讨文学,人称金门羽客(效仿宋徽宗对道士林灵素的称呼)。

  这厮在王俣死后并没趁机抽身,而是始终伴随在王楷左右。倒是有一份忠诚,但他终究有家势连累,本身更无甚权谋大才,只是一文士而已,自然不能像胡宗旦那般受王楷倚重。

  但这种人却都有着一份轻蔑世俗之心。在明白了那宣讲会是甚个玩意儿之后,心中对之已嗤之以鼻。

  在他眼中,所谓的宣讲会,不过是假大空罢了。为的只是将中原描绘的鲜花似锦而已。

  等进到那宣讲会场所,却是一个变了样的教室。上首一张讲台,下面放着一张张茶几和圈椅,错不是讲台太小,场所有限,倒是更像剧院。

  花厅里只看到了不多的十几个人,分做三班的在不同处坐定。其中一波显然是富贵老爷们,这些人穿着汉服也不像是汉人,一个个眉目高深,还皆是大胡子,通常还都是落腮胡。对海商有了解的人都知道他们多是天方人。再一波还是富贾,别说郭舆是怎么看出来的,眼下这些人身上都透着一股海腥味道。这一波人身材普遍瘦小,皮肤黑了些,手上皆带着佛珠。那就是来自南洋了。最后一波则该是随从管家之流,也是身着汉服,平日里必也个个都着体面的,但现在却不由得带上了一股小心翼翼战战兢兢的谨慎味道。

  郭舆用脚趾头想都能知道这些人是为何在此。一群逐利海商而已,愿意归化中国,也必然是因为利益所至。郭舆尤为不耻这些背国之徒。

  他虽然也‘背叛’了高丽,但他自认为自己与眼前的海商是不同的。他逼不得已的!

  郭舆一进花厅便就吸引到了所有人的目光,因为看他模样,叫那些海商第一时间就想亲近。三波人中两拨人站起来对他以示友好。但高傲郭对之是视而不见,独自在一处坐下,便就闭目静候。

  叫那两拨海商神色都有了触动,但这是什么地方?他们气炸肚皮也只能忍着。

  隔了一盏茶功夫,就听到外头一声铃声响,而后就看到一二十来岁的小官大步走来。

  这人头戴一梁冠,看长相只是普普通通的青年人,肤色且有些黝黑。郭舆从这人身上看不出甚个官威官气来,但人浑身上下却都透着干净利落劲,让人看着就精神。

  来人姓王名承,开场说了几句场面上的客气话,无非是欢迎大家,热烈欢迎之类的。而后就重点介绍了宣讲会。在他的口中,这宣讲会就是一普法之会,是叫大家知法懂法的地方,因为入乡随俗,大家既然选择归化,那就要按着中原的规矩来。同时也介绍一些中原社会上的常识问题。

  郭舆心中暗暗鄙夷。话说那些要归化的人等,又有谁对中国是一无所知的?看那两拨海商,既然能亲自前来,那就必是能讲汉话能写汉字,对中国的了解怕不是一般的深刻。这地方果然就是个面子活儿。

  接下就见王承站到中央的讲台前,将手中之物放在桌上,抬眼横扫会场,目光从容镇定,完全不似他所见过的高丽小吏那种或是唯唯诺诺,胁肩谄笑;或是嚣张跋扈,贪婪狠毒。

  这倒是叫郭舆高看了他一眼。(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笔下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