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儿晚上看了本章说,感觉大家似乎误会了什么。同仇敌忾只是一定几率触发,不是百分之百触发。而且士气是不会锁定的。否则这书就崩了:一路杀过去,横推全世界,全书完。

  ……

  “哥哥来看。那都监蒋磊便是属乌龟的,忒是稳固。”

  断金亭,刘唐遥指金沙滩方向。就见那大量宋军厢兵和丁壮正在伐树取木,安营扎寨。在一干忙碌的兵民之前,近五百禁军,严严实实的立下一座军阵。

  其当先是数十面长方形尖顶旁牌,第二排是一手圆形藤牌,一手利刃的刀盾兵,多披着铁甲;再之后两排全是手持大刀长枪的刀枪兵,亦有少量披着铁甲,然后六排就尽是弓弩兵了。

  陆谦的眼神看望不到那后六排兵卒手里的弓弩,但不出意外的话,里头就必然有那三百步外依旧能洞穿重甲的神臂弓。只不过区区一个营的神臂弓决然是没百十具之多的,就如是那四五六十斤的步人甲,两样东西威力全都巨大,造价也极其不菲。济州府虽然地势关键,却并非边关,这儿的禁军十之八九是禁军中的下军,一个营中能有三二十具神臂弓、四五十领轻重不一的铁甲都已经是了不得了。

  且知道,那神臂弓虽名是弓,实际上却是弩,踏弩,射击频率比较低。所以宋军会设张弩人,进弩人,发弩人,来减短发箭间歇。

  否则只单兵操纵,神臂弓最强张力为一百五十斤,北宋一斤抵后世1.2市斤,可不是玩笑的。

  【啥时候看的资料,有那么一说,宋军步兵每一都刀盾手八人,枪手一十六人,其它的都系弓弩手。小说里么,没必要全照正史,小细节略有调整。】

  而在远处的水面上,一艘艘宋军小船上满载弓兵,引弓以待。保护了后路。

  就阮氏兄弟所带领的水军那点人手,便是来硬拼,也只是送死。

  陆谦在断金亭打量宋军,此刻蒋磊也在仰望着梁山,“真是一个险要之处。”

  这山上尽是合抱的大树,四面高山,大军难行,半山里一座断金亭子。再转将上来,就见一座大关。关前摆着一个个拒马,隐约可见,关墙弓弩戈矛,四边都是擂木垉石。

  如此一座贼窝,倒真不是郓城一县之力就能剿灭的。

  蒋磊心中有点忐忑,在刚刚挥师抵达到金沙滩的时候,看见梁山贼寇并未在此设防,以至于他部轻易地上到滩头,有了立足之地,他还笑陆谦徒有虚名,实乃无知无智之人,以为靠着手里的三千人马,荡平梁山不在话下。

  可亲眼看到了梁山后,他又怪起了那黄安,疏忽大意,白白葬送了数百人马,还让梁山贼得去了好一批军资。却是蒋磊在担忧他部能不能把梁山攻下了。

  只不过,他所幸运的是,此次征剿梁山,他在前方奋战,背后却无人敢使绊子。不管是郓城县还是济州府,都会竭尽全力,保证钱粮物质之供给,乃至于是兵力的补给。盖因为此战他们可是为高太尉办事的。

  如此一想蒋磊复又信心大增,济州府的兵马是不多了,但临近州府呢?如果需要,只要自己张开嘴来,相信知府自会招军买马,集草屯粮,招募悍勇民夫,甚至上书申呈中书省,转行牌仰附近州郡,并力剿捕。无人会在此事上于济州不痛快的,否则那便是于高太尉不痛快也。

  是的,如今的梁山之事比之原著上的梁山之事,可是更加重要。女婿给的生日礼物再贵重也比不得仅有的继子啊。陆谦杀了高坎,可以说是被高俅恨之入骨也。

  因为一个生辰纲,蔡京就能给济州府换个知府,这高俅的权势是没有蔡京大,但谁又敢说恨意冲天的他不能让一个地方知府滚蛋回家,甚至是以戴罪之身一脚踢到荆南岭南去?

  断金亭上,陆谦看了详细后,带着刘唐等回到关口上,所下的第一道命令便是要人擂鼓,将地牢中关押的黄安带上关口来!

  “咚咚咚……”

  战鼓声响亮如雷,将金沙滩头的蒋磊一干人吓了一跳,直以为梁山贼要杀出来一般。继而大喜,自感正面拼杀能战而胜之,如杀伤甚重,则日后攻伐将大大有利。

  遂传令下去,让禁军打起精神,整装备战。

  却不料等了半天也不见人下来,倒是对面的关口上的贼子忽然叫好声大起。

  这边陆谦右手提着一口还滴着血的腰刀,另一手揪着油腻腻的头发拎起一颗齐颈而断的头颅,这颗脑袋的主人正是黄安。

  这几日黄安一直都被关在山寨的地牢里,留他不死,为的就是好在大战来临前砍了脑袋祭旗。

  用一团练使的脑袋祭旗,效果想必是绝好的。

  事实证明,如此想法一点不差。梁山喽啰尽是社会底层,休说是团练使,就是雷横那样的都头对于他们来说,都是了不得的人物。

  现在杀得却是一团练使,还是陆谦亲手砍的,这就很提劲,很提神。内心中如是一团热火在涌动,骨血里的暴戾分子在膨胀。他们扯起喉咙大喊大叫。

  “叮,士气 3!”

  陆谦收到了一个不错的回报。而这边的蒋磊在从斥候口中知道,梁山人马擂鼓呐喊的原因不是别的,而是砍了团练使黄安脑袋的时候,气的眼睛都红了。

  陆谦将黄安的头颅放入一个小笼子里,就如他上辈子在电视上看的近代战争片,被果党抓到的赤党首领砍下头颅挂在城墙上的那种小笼子。

  并且在笼子下用布条写了一道字符——济州府团练使黄安首级。

  又惹来喽啰们的大笑欢喜。“黄安首级在此,黄安首级在此……”

  “呜呜呜……”金沙滩上响起了号角声。陆谦听在耳中,面上半点不显颜色。他不在宋军进攻的时候,再砍了黄安以振声威,那就是逼蒋磊动弹的。

  他是不愿意看到宋军扎好营垒后,再大刺刺的扑杀来,如此就未免过于被动。所以他先杀了黄安,就是要激怒宋军,逼着蒋磊主动来战。

  如此蒋磊若还是能把持得住不来,还能保持得住他手下士卒的勇气,那就真厉害了!

  事实陆谦所料,蒋磊出动了。不然的话,他手下军丁士气比挫。

  团练使都被砍了脑壳,这群无法无天的梁山贼寇,太凶残了。他手下禁军可是许多年都不闻兵阵声的,那不是跟西夏人杀成血葫芦的西军,也不是河北前线拒辽的精锐。何况即便是河北前线的精锐也是一塌糊涂。

  百年不闻兵仗声,一个个手中没见过血,很多士兵连拼命的勇气都没。他们装备是远远胜过梁山之人,但他们的心比起梁山上的喽啰来可弱的多了。

  蒋磊他们知道为什么打这一战,打赢了这一战他们好处大大的,但不管是济州知府邓同,还是蒋磊本人,却没人想着多发几个钱给手下的士卒。许是在邓同、蒋磊看来,几千人马剿灭小小的梁山还不是手到擒来,就不用许下诺言,发下重赏。

  现在蒋磊就坐蜡了。

  团练使的脑袋被砍,兵马都监还依旧按兵不动,他们小兵算个屁,又拼个毛啊?必伤士气。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