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起来书屋 ,最快更新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

  渤海地区属于温带季风气候,冬季是偏北风(西北、东北),夏季是偏南风(东南、西南)。

  而在春夏之交的时候,这儿更多的吹西风,或者说西南风。

  但这再多的西风或西南风中也兀自有东风和东南风吹送。虽不极是给力,可也够大军浮海蔽空而来。

  旅顺之地,汉代时属沓氏县,东晋时名“马石津”,隋唐时谓“都里镇”,契丹时则称“狮子口”。其后的苏州关,以及后世金县所在的苏州,可谓是契丹对海贸易的重地。

  当然,这海贸对于契丹来说,效益真的几乎可以忽略掉,那苏州关虽然有海关之意,但也是有防御之意的。

  那地方与登州间隔太近。隋唐时候,中原军队几次在辽东地区大打出手,征讨半岛,皆是海陆齐发,叫所有人都认识到了渤海的不可靠。

  苏州关在契丹又被叫做哈斯罕关,后者在契丹语中的含义便是栅栏。这内中的意义就显而易见了。

  正史上,洪武四年朱元璋派马云率部从山东乘船跨海镇守辽东,因海上旅途一帆风顺,由此将狮子口改名旅顺口,在明初时候这儿就是登州海运军需的接收点之一,后来朱明在金州建卫后又在旅顺设金州卫中左千户所。

  女真人夺取了这里后,他们所面临的海上压力更重。陆齐频频从海上与之互通有无,更早时候,更是起数万大军浮海向东打破了高丽。阿骨打深感苏州不宁!

  使人在狮子口筑城,号南城,周围一里三百步,城壕深一丈二尺,阔两丈五尺。布置兵马五百驻守。

  这座周长仅一里多的小城就坐落在后世的旅顺军港旁边,离岸不过两百步,西侧里许外便是西官山,也就是后世的白玉山。晚清时,李鸿章陪同光绪的老爹醇亲王视察旅顺口时说,既有黄金,当有白玉。从此西官山更名“白玉山”。

  此地与登州一南一北控扼渤海,旅顺周围群山环绕,由铁山延伸出的老虎尾形成一道天然的防波提,仅有旅顺口一条水道通往港口,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使得该地成为后世的著名军港。这个不提。

  就说现在这个时候,火炮都尚且是中原齐军手中的独门武器,而契丹人也好,女真人也罢,都无吃水甚深的大船,那易攻难守的狮子口显然不是他们防御的重心之地。过去的契丹人和现在的女真人,对这儿的防御重点都在那其北部的那块平原地带,也就是后世的金县,大连的金州区。

  故而,狮子口的大小山头上,林木葱郁,满目嫩绿。

  南城周围且有平地,都是可耕种的沃土,但女真人只用它们来放马。此刻南城的瞭望塔上忽的敲起了急促的警钟声音。鸣金声远远地传出去,让城内城外的人停下动作,伸出头来向南面眺望。

  经过一日夜的航行,天亮后又在海上完成了整个船队的集结和清点,如此后方才向着狮子口奔来。

  李俊还是很激动的。

  这的一战,还是他这些年来所遭遇到的第一场真正的战事。陆皇帝为他配备了呼延庆这般经验丰富之人做副手,他可不愿登台便砸了场子。

  大小上百艘战船浮海而来,南城内的女真人自然会有察觉。

  李俊站在座船那高高的艉楼上,用千里镜望去,就见那小城城头上已经有许多人头出现了。岸上也乱成一团,一些人急忙向城内奔去,可还有一些人则提着长矛弓箭等冷兵器窥视着海上。

  同时那小城中也奔出了一支百十号人的马军!

  “哈哈哈,釜底游鱼,端的不知死活。”这些个女真蛮子不知道火器的厉害,等火炮开轰了,他们就知道怎么做了。

  皇帝老子已经给狮子口命名为‘旅顺’了。这次的旅途,他就一定要一帆风顺,顺顺利利。

  呼延庆在自己的坐船上,也正看着岸上女真人的表现。说真的,若是没有火器在手,想要对付岸上的那些女真兵,还真要付出些伤亡。因为对手在岸上么!有着天然的防守优势。

  可是现在他们手中有火器,大炮、虎蹲炮,还有轰天雷,如此手段下,对面女真兵的抵抗便也很叫人不放在眼中。

  因为船上的火炮可以直接对准女真人的小城开火。

  “轰轰轰……”

  火炮的轰鸣声响起,一颗颗滚烫的铁球向着对面打去。

  海上上百艘战船,炮船仅只有十中之一。然大小十艘炮舰,算上李俊的座船——一艘海鲨船,拢共七八十门火炮,单面也只三四十门,可一同开射的威力却也是甚为壮观。

  就看对面的小城荡起了不止一处的烟尘,夯土垒砌的城头上人头晃动,守军一片惊慌。

  任何一个没有历经过火炮射击的人,面对此景都要慌张。驻守此地的谋克完颜呼敦惊愕的看着城头那崩坏的垛口,而后再去看那滚落到身边的铁球,就这么大点的东西,恁地如此大威力?

  他曾经随军攻取锦州,见过石砲的威力,也看到过砲石的大小。与之相比,铁球显然小了许多。但现在它却发挥出了不逊于砲石的力量。

  连连的铁弹落在这小城上,垛口女墙纷纷崩坏,城墙浮出了裂痕,就是城墙内里也唰唰的掉落尘土。并且随着射击的持续,炮击的精准度在越发增高。

  若说,早前十发炮弹中只能有五发命中小城范围内,五发中又可能只有一两发打中城墙或是城头,那么现在十发炮弹就能全然命中小城,而且至少能有五发击中城墙或是城头。

  完颜呼敦是抱头而窜。无奈何,城池太小,几轮炮击之后,城内房倒屋塌,且倒塌的房屋还燃起火苗来,也是控制不住,这眼看着小城就叫人待不下去。

  而他这一逃,城内的女真兵就更是抱头鼠窜。这些人在城头早待不下去,那些个被打成肉泥的同袍,明明穿着重甲,却似乎半点作用也不当。就是蹦飞的碎土都能打的人呲牙咧嘴的疼。

  有死人就有伤者,残肢断臂,哀声叫嚎,更让人胆气尽泄。

  何况那铁球还越发的密集来。他们不怕真刀真枪的拼杀,但这般都且够不到敌人,自己便被打的抬不起的战斗,实在叫人颓气。

  而那城外岸上的骑兵和其他士兵,此刻就更是已经逃的看不见了。

  女真人的战马若是听到连连的炮声炸响,都能始终待着不乱,那女真人进步真就是bug了。

  至于那些拿着刀枪弯弓的女真兵,看到小城的模样后,更是吓的浑身发软,那里还敢再待在远处呢?这要是一通炮打过来,他们可就凄惨了。

  而苏州城内坐镇的完颜撒卢母,此刻已经接到了信报,但接到了消息他又能如何?

  须知道那苏州关是在苏州,而不是在狮子口。那汉人的战船能靠近狮子口,就也能逼近苏州关,逼到苏州城下。

  现如今女真兵力短缺,偌大个辽东南,金兵也不过六七千人,且内中还多有新兵。如今分布在苏州、复州、顺州、宁州、镇海等地。

  纵然苏州是重中之重,他完颜撒卢母手里的兵马,拢共也三千人不到。

  他若出兵救狮子口,汉人们偏偏向苏州袭来,那就全完了。“要完颜呼敦速速撤回!”他就守着苏州为第一要务了。

  而后,果不其然,只是当天下午,一支汉人船队便出现在了苏州外的海面上。

  作为一个眼界较为开阔的女真人,撒卢母却还真没见过打炮。

  立在苏州城头,他就望到海上浮着的几艘汉人大船忽的响起雷鸣声来,一股股白烟从船舷升腾来。

  而后,他就看到隐约有些小黑点落到码头上,然后,再然后就看到了码头上,那是一个房倒屋塌。

  却是因为一颗铁弹凑巧打中了码头牌坊。

  撒卢母直打了一个激灵,脸色大变。

  朗朗晴天之下,那坚固的石头牌坊愣是变成了一堆废石。那么他脚下的苏州城就比石牌坊更坚固吗?

  稍后,越来越多的炙热铁弹落进码头周遭的民居中,大火便不可阻挡的熊熊燃烧起来。

  一刻钟前还是百年不变的苏州关,这眼睛一眨,就变成眼下这一副惨样……

  撒卢母和呼敦猛地觉得,自己心中那堵原本很坚固的“城墙”忽的变成了一座被海浪一拍就能摧毁的沙滩城堡,轰轰然的化作了一堆废墟。“人力不可敌!”撒卢母的脑子里只剩下这个念头。

  城头上的喧杂吵闹声平息了,每个人都被眼前的景象给傻楞、惊呆住了。

  彷徨、惧骇、泄气……等等情绪在这群人的心头升起,“这城还能守吗?”

  女真人心中本来对齐军还有的不服气,阿骨打去岁的大败而归叫女真是流血又伤心。可是对于辽东南的女真兵马来,他们并没有见过齐军战阵,没有真正的历经燕京城外的那场厮杀,而心里对于汉儿又历来都有蔑视,如何会平心静气的接受不如人的事实?但是这个时候,那再多的不服气也已经变得荡然无存。

  当很多人在心底自问:“这城还守得住吗?”的时候,这苏州城就必然守不住。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恋上你看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