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赵官家前世怕是没了鸟儿的阉人,端的没骨气!”

  “自然是没骨气的。叵耐万里江山败坏到恁地境地,人早该披发遮面而死,无颜见列祖列宗了。”

  “说的正是。这赵家靠欺负人孤儿寡母得的江山……”

  河东大同府的一处酒楼里,正值饭时,二楼一二十张座头已然满了七七八八。人声鼎沸,叫声嘈杂,男人们喝酒谈天,讨论事宜是各有不同。但很显然,那南面传来的新鲜事儿,正教百姓们热议中。

  蜀宋与陆齐间的‘破冰之旅’就像那春风一样,迅速席卷了大江南北,四面八方的每一个角落。

  大艺术家竟然卑躬屈膝到这等的境地,称臣纳贡送女儿,端的是厚颜无耻,软的没了骨头!

  消息传扬开来,民间是一片鄙夷。而陆皇帝一刀砍了张邦昌,虽也引起了一点波澜,但张邦昌罪有应得,民间反倒是更多的叫好声。

  想想这没了骨头的赵官家,再来看霸气强硬的陆皇帝,人心中都有一股骄傲生出来。

  大江南北瞧不起赵官家的人多了去了,而这北地的大同府,以及东边的燕京府里,就有更多的人瞧他不上了。这等不是男人的作为,叫人实是无法苟同!

  你若是打仗到了山穷水尽之时,这般做且还情有可原,可现在蜀宋显然还没到那一步。赵佶这般做就显得太不是男人了。

  临窗一屏风隔出的雅座,杨温正与年纪小小的孙儿杨再兴多面而坐。二人听着楼上酒客对赵佶的鄙夷之声,脸上早没有半分怒色。

  如今都这般境地了,赵官家与杨家又有鸟个关系?

  “翻遍青史,软如赵官家之君王,千年未见一人。”那汉献帝且还有反抗,后蜀皇帝孟昶也是几次败于宋军之手,川蜀无有大将,自身且欠军略,这方才无奈投降。可眼下这位赵官家,却端的有可能只被人一吓,便就一片降幡出城头,十四万人齐解甲!

  “而同是纵览史书,强硬霸气如今日大齐皇帝者,亦恐只有大秦始皇帝可比!”

  面对兴盛的北方胡族,汉有和亲之耻,唐有渭水之盟,隋朝建国之初也被突厥打的难堪,数十万突厥军深入掠夺武威、天水、安定、金城、弘化、延安、上都等陇右朔方六郡。那突厥沙钵略可汗本来还想继续南侵,但因为其侄染干与叔父达头可汗发生纠纷,只好率军北返。到了赵宋就更不用提了。

  翻遍华夏青史,能在建国之初就摁着被巅峰之中的塞北精兵痛打的,且是一副要开疆扩土模样的皇朝与帝王,唯独却匈奴七百余里,叫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的大秦始皇能与陆皇帝相提并论。

  杨再兴不说话,他知道自己祖父对陆皇帝的推崇。事实上他也对之敬佩不已。横扫中原是本事,但扫荡中原后就马不停蹄的征讨契丹,打崩女真,这就更是真英雄。

  休管那赵官家是怎样的推崇文人,书中怎么的有颜如玉和黄金屋,东华门外唱名的怎么就是好儿了,这驱除北虏,恢复中原故土之功业,那是谁也抹杀不了的大功。更是被杨家这般将门之后认可并推崇的。

  北宋一朝的武人,哪个不想着恢复燕云?

  若说东汉三国、李唐、朱明等朝的武将,那最高之追求是勒石燕然,封狼居胥,北宋一朝的武将之最大追求便是恢复燕云,一如南宋的主战派要恢复中原一样。

  而赵宋皇帝和文人墨客,嘴上‘不在乎’收复燕云之功,但若是真的不在乎,那宋神宗就不会在遗诏中留下“复燕云者王”的许诺了。

  自己平日只能在遐想中期颐的最高目标,似很轻易的便被陆皇帝给实现了。中原士民扬眉吐气之余,如杨温杨再兴祖孙这般的武人,对于陆皇帝的崇拜,就已然视为神人了。

  可以毫不客气的说,收复燕云,打崩了女真主力后,陆皇帝在天下黎民的心中,其地位都陡然一跃。早前且还有文人会用山贼水寇来蔑称他,但燕云一复,陆氏代宋,那就似带有几分天经地义的意味了。

  “祖父放心。此番上阵,孙儿定争一份头功来。”

  三月里春风已经吹遍了大地,不只是江南中原春意盎然,就是北地也一片春暖花开。而这同样也是齐军出击的大好时机。

  寒冷的冬季过去了,两边的战马都在掉膘,此时战马的素质远不如秋高马肥时候。而这也是陆齐最是有利的出击时机。

  与塞外契丹人的战马一样,齐军手中的战马状态也不是最佳水准。但他们有充沛的饲料,甚至是精贵的细料和青贮饲料。

  可惜陆皇帝只听说过青贮,对其具体之做法便说不上了。这青贮饲料且还是紫髯伯皇甫端弄出来的。

  在这厮投效梁山之前,陆皇帝早就叫人着手去实验青贮技术,换来的却是一次次的失败。而那皇甫端端的是’地兽星’,水浒上的第一兽医。上手后,只两年时间便初步有了成果。

  以至于功成之日,陆皇帝亲自写下诏书,封其为开国男!

  皇甫端这位平日里素来没有甚存在感的人物,在诏书下达后,一时间都成为了益都城内的热门话题。

  只是青贮窖投入不小,又因为时间缘故准备不充分,去岁寒冬时候的青贮饲料还有很大不足。故而,在蓄养战马的时候,青贮只能作为细料的替补。

  财力粮秣充沛的齐军,青贮不足,细料来补!在双边歇息后,齐军的战马并未继续掉膘,养到二三月时,状态较之停战之时已经有了很大的恢复。

  而现在,杨志认为,这个时候就是他手下马军最好的出击之时。已经转回益都的刘法不提,种师中甚是认可杨志的想法。

  双方马力我强敌弱,此刻齐军的优势正值最大时,此刻再不出击,莫不是要等到秋高马肥时候,契丹人自己气势汹汹的打来吗?

  那天祚帝与回离保、耶律大石、郭药师等已经汇合,本人更是从云内进到了中京大定府。女真人也知趣的让出了原先的辽中京道与上京道。

  从某种意义上说,现如今的契丹,比之得燕云之前的契丹也就少个辽东。

  单纯的来讲,契丹的国运从最危险时刻的近乎灭绝,到现在依然是直线拔高了。可是天祚帝他们也清楚,这般‘飞速壮大’的后果并非没有半点危害。

  首先,被女真人扫荡后的中京与上京道,契丹的忠实力量和在东部草原上的影响力已大幅度消弱。

  ——草原上多的是墙头草,随风倒。便是那契丹人,底层的契丹人,也能身子一转,去做女真顺民,只要女真人能一直强大。

  所以,后者在此处的统治是全部瘫痪的,中京道与上京道的政治态势也已经重回到了部族时代。

  所以,天祚帝的地盘看似扩大了,可他手中的实力却没有实质性的增长。反而因为地盘的扩大,而摊弱了兵力!

  其次,女真人如此痛快的退出了中京道与上京道,这是心怀叵测,是希望天祚帝的‘扩张’能吸引去齐军的注意力,是拿天祚帝来顶缸,为自己做肉盾,好争取更多的时间恢复实力。

  但天祚帝明明看出了内里,却不得不踏入这个不是陷阱的陷阱。横竖现下他声威是起来了。

  或许还有最后一个缘故,女真人希望缓和自己与契丹人的关系。

  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么。现下塞外局势大变,女真人与契丹人,甚至还有西夏人残余,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是盟友了。他们都拥有陆齐这个共同的敌人!

  那不管契丹和女真怎么‘亲亲我我’吧,大同府是已经在准备着跨越金河山,进击云内的准备了。

  杨志没想过一举杀进上京道去,后者与中京道作为契丹主力所在,要对付之,也要看燕京府。他们这儿收复云内就是第一。

  年纪一样不满十六的杨再兴并不是真的以一名士兵的身份参加先行的马军的,他只能算是个学生兵。等到年满十六,他就要进武略院了。而杨温的观点是,在进武略院之前,叫他最好先见识见识什么是真正的厮杀。

  当然了,这也是因为杨温知晓云内等州已经无有契丹兵马,在天祚帝离开后,彼处已经成为了谟葛失部的地盘。

  谟葛失部就是蒙古人。辽国时候,蒙古人已有一部南徙阴山南北,辽西南面招讨司所属有梅古悉部。

  当然,此时还没有蒙古这个词汇,更多是被汪古及萌古。

  谟葛失部人口不小,但契丹人既然敢把他们放在西京道之策,那自然是有手段制衡的。彼辈有马而无铁,控弦之士不少,战力且不是一般的差。

  祖孙二人正低声细语时候,外头传来了宣赞的声音。“宣都统!”杨温与杨再兴站起相迎。

  宣赞很给面子,人杨温放着青面兽的面子不动,亲自上门以杨家的名义相求,他岂有不认的道理?

  今日再看这杨再兴,明知道是一少年,却也好喝上一声彩。若说他昔日的大哥关胜乃是关云长在世,眼前这少年却给他一种赵子龙重生的错觉。

  前发齐眉,后发披肩,虽身长六尺,面相却端的十五六岁年纪,眉如宝剑,目如朗星,一表好人材。

  若论长相,他宣赞见多了人物,也不是没有见过这般的英雄少年。别的不讲,陆皇帝身侧的那几位,少年时候也个个都是英杰。

  但那几个气质却不尽相同。内里最出众的两个,栾廷玉的沉稳,岳飞的轻剽,给人感官十分明意。

  这却是其他人等所不能有的。

  许是那王贵、徐庆等经过时间的沉淀后,才能如此。

  而眼前的少年却也是如那般,锋芒毕露,在面前一耸,如一支刺破青天的长枪。给人一种斩将夺旗,冲锋陷阵,舍我其谁之感!

  “果然是将门英才。无怪杨公常常记挂嘴边,有后如此,夫复何求!”宣赞大是羡慕。

  他也已娶妻生子,可是儿子刚刚会走,日后且还不知道能否成才。而眼前的杨再兴,却已经能上阵杀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云阅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