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人马连带民壮,总数足足过四千。整个队伍的开拔是一件很繁琐的事情。但放在文中却只需要聊聊几句话就能概述完:济州府兵马都监蒋磊点差郓城县尉,并本府捕盗官何涛,带领土勇,拘刷本处船只,就石碣湖、济水口并汶水口三处调拨,分开船只,作三路来取梁山泊。

  其本人引主力杀奔金沙滩,余者两路分取东西港。

  赵县尉‘身先士卒’,引领着郓城数百土勇奔赴东港,而何涛就领着那日后的残兵败将,赶赴西港。说真的,别看济州府吃了一个打败仗,还折损了黄安这么个团练使,但眼下的何涛却比原著之上的何涛好多了。

  首先他不用脸上被刺下字,其次无须遭受恐吓,担惊受怕。那黄安既已去了,何涛手中的权柄就陡然增大了不少。那几个先前不服他的都头、巡检,要么被他一纸告书交到知府面前吃了官司,要么就服服帖帖。

  东西港已被放弃,金沙滩都已丢下,只留山门三关耸立。陆谦集结了四百精壮喽啰把守,多备下滚木礌石,沸水金汁。谅官军人马纵多,也能一日便破。

  四五百艘船舶漂浮水泊,十中八九都是那走舸小船,如果梁山有那正规战船,只需五六七八艘,都不需要打拼,只是冲撞就能将这数百艘走舸尽数翻在水里。

  这一刻陆谦甚是想念那饮马川的玉幡竿孟康。这种专业的技术型人才,才真真是宝贝。

  可惜原著上,如孟康、陶宗旺、汤隆、皇甫端、凌振这等人都一笔带过,相对于安道全,孟康与陶宗旺、皇甫端的着墨太少。但在陆谦的眼中,这三人的重要性也不比汤隆、凌振、安道全差。

  就像那国难思良将,陆谦现如今受制于人,看着一群走舸在自己眼前晃荡,那自然就想念玉幡竿孟康了。

  何况这梁山泊通着济水,联接渤海,陆谦的目光早就瞄到了高丽、倭国。前者的南部可产粮,后者一座座的金山银山更是现成的宝贝,完全是上佳的殖民地,尤其是倭国的金山银山,死死地吸引着陆谦目光。

  而有着如此野望的陆谦,虽不知道他几时能够如愿,却绝对离不开船舶。那孟康是奉命监造花石纲大船的船舶大师,花石纲是赵宋朝廷的第一流要事,孟康能被派来建造运送花石纲的大船,再说他是一船匠,就真的是扯淡了。

  陆谦不信这样的船舶大师不知道怎么去造内河战船,去造海船。梁山被诏安后,将这等技术性人才派到军前效力,简直是暴殄天物。【那九尾龟陶宗旺南征方腊的时候,第一战就死了,叫个搞土木的工程师去拎刀子,真真是浪费。】

  再看那蒋磊,乘坐着一艘大船——客船,一身甲衣,大红披风,凤翅盔上的红缨,迎风招展。此刻正皱眉看着前方的大片大片的芦苇荡。

  这梁山泊多生芦苇荡,深港水汊繁多,多的是埋伏兵马之处。八百里梁山水泊,果然是个陷人的好去处。

  万幸那黄安做了自己的前车之鉴,不然骄纵大意之下,兵败覆亡,那黄安的下场就是自己的榜样啊。

  现在他打足了精神,用足了谨慎,就是不要重蹈那黄安的覆辙。

  看看渐近滩头,只听得水面上突然传来了刺耳的尖鸣声。

  “这不是画角之声?”蒋磊第一时间做出判断。这时那大船顶处的瞭望兵,去看那芦苇荡中,只见水面上远远地三只船来。看那船时,每只船上只有五个人,四个人摇着双橹,船头上立着一个人,头带绛红巾,身穿一领旧衣服,赤着双脚,三只船上人都一般打扮。

  大船之上一阵号角声响,就看到船队前方一队走舸忽然加速,二三十只船,一齐发着喊,杀奔前去。而那三只船坚持唿哨了一声,一齐便回。蒋磊把手中刀柄搭动,向前来叫道:“休管这贼,直往金沙滩去,破了贼寇山寨,我自有重赏!”

  三只船前面走,背后官军船上把箭射将去。当头的三人可不就是那阮氏兄弟,各自举起一面大盾,将箭矢通通挡下。

  后面船只只顾赶,飞也似划去,阮氏兄弟一点不怕,反是看着身后的船只满满是笑。可却不曾想到,只片刻时间,官军大队里忽的响起鸣金声,那二三十艘走舸登时停了下。

  三兄弟看着官军大队船舶直向金沙滩奔去,面面相觑,只得叹气一声向着芦苇荡钻去。

  他们本是想着好歹赚去一部分官兵性命,哪里想到那蒋磊如此持重。

  再看那官船,外围一艘艘船舶上尽是弓弩手,虎视眈眈。梁山水泊虽小港挟汊无数,浅滩淤泥无边,但官军尽是那小船走舸,根本阻他们不住。

  许是好水性人能凿破船底,弄翻走舸,但人非游鱼,力迟早尽,需浮出水面换气,必被官军乱箭射杀。

  况且这等好水性之人,阮氏兄弟算在内,也不过一二十人,可做不得大事。

  那原著上的高俅,几次兴兵攻打梁山,水陆并进,大船繁多,却是尽被梁山算计。用小船装载柴草,砍伐山中木植,填塞断了水道。叫那大船橹桨竟摇不动。而后无数小船摇出来,钻入大船队里。鼓声响处,一齐点着火把。那小船上装载芦苇干柴硫黄焰硝,杂以油薪。霎时间就大火竟起,烈焰飞天。任你前后杀来多少官船,一齐烧着。却乃是寸有所长尺有所短也。

  眼下蒋磊以走舸为主,反倒难让陆谦放火了。陆谦所求者,也只是等到夜晚。

  时间转到下午。大队官军已经在金沙滩安营扎寨,东西港也被赵县尉和何涛所夺。消息传到黄安镇上,有人大喜过望,如那背弃梁山的李家;有人黯然神伤,比如宋江与晁盖。

  宋江已经对王伦彻底失望了,时局到了现下,王伦就算能动手杀陆谦,他也不会动手了。官军就压在水泊,他这边砍了陆谦,梁山一干人心尽散,回过头来蒋磊就能砍了王伦。那陆谦的首级已经是他的。

  宋江与王伦没有亲自见过,却并非绝无往来。王伦能在梁山泊站稳脚跟,宋江可是也出过一把力气的,看在柴进的面子上。若不然,就梁山泊那惹人眼的位置,王伦上山之初,晁盖一干经济命脉都维系在水路上的江湖大豪,就拎起刀砍杀上去了。

  在宋江眼中,王伦并不是一个无能昏庸之人。所以曹京的盘算,已经破产了。

  他可不以为梁山泊能逃过眼前这一劫,七八百人的山寨,岂能扛得过两千官军和上千土勇的并力围剿?

  如此这大功劳就是蒋磊、邓同的了,宋江渴望的龙门一跃也就变成雾中昙花了。

  与他同样黯然的还有晁盖。但这位晁天王却只是单纯的在感慨江湖上又要去了几名好汉。他却如是宋江想的一样,认为梁山此遭在劫难逃!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