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光如来,当日一别,经年不见也。”

  金陵东郊直渎山燕子矶上,陆皇帝笑着招呼邓元觉。这可真的是老朋友了。当日梁山泊一别,时隔多年,方才再见。且这位大和尚还是将‘造反真经’传入摩尼教的第一人。

  陆皇帝记着这人情的。

  邓元觉如花和尚一般,仍旧是和尚装扮,向着陆谦一礼。面上宝相庄严,心中如何,就不为人知了。横竖那头顶上的气柱,颜色淡如空气。

  事到如今,那造反真经虽然叫不少摩尼教人仍旧遵奉为真理,但也有不少人觉得,他们且是被陆皇帝给坑了。邓元觉就是其中之一!

  错不是知道事不可为,他都恨不得拿出浑铁禅杖来,狠狠给眼前这厮一下不可。

  燕子矶周边旌旗招展,侍卫亲军环布左右。伴随着邓元觉的到来,观礼之宾客也尽数到齐,燕子矶顶上顿时鼓号震天,声音远远地传到黄天荡——黄天荡就是金陵城东北的长江江段。

  江南水师总管刘梦龙与副总管张公裕脸上尽数荡漾起振奋。今日可是他们内河水师少有的露脸之际。

  陆齐的水师分为内河与外海两部分,从陆皇帝的策略来看,那显然是外海重于内河的。

  别的不说,只看当年梁山泊水师头领的分布便可知道一二,那留在内河的只有浪里白条张顺一非人,放在外海的却有阮氏三雄与李俊、童家兄弟等。

  所以,刘梦龙、张公裕今日才尤为的振奋。阮氏三雄呈威南洋,攻城掠地,决胜汪洋之人,那是好不威风。

  他们内河水师却常年无有动作,以重中之重的长江一线水师言,东西共分两大部分,一是江南的太湖水师,二是荆南的洞庭湖水师。张顺现下就带人坐镇荆州,防备着夔州之敌,不然今日受阅水师怎的只会是太湖水师?

  燕子矶上人头攒动,而山下的江面上,也是战船蔽江,帆樯林立。

  陆皇帝协同身后文武宾客,观望着东侧八卦洲江面上一队队的战船,从东到西,把长江都要堵塞了,那真的有生出无纠情,激荡胸怀。这些都是他的兵,纵然他们这辈子都可能立不下大功劳,但这就他坐拥万里江山的本钱。

  能让这么多人闲置着,也是陆齐强大的一个表现不是?

  虽然这内河水师真的有些无用,军事价值上近乎于无。那川蜀的大艺术家,仅有的钱粮用来发展陆军且还不够,如何有富裕钱财用在营造水师上?

  故而,长江黄河中的内河水师,看似军兵,实则更多是一种治安巡逻队。现下他都已经想着将内河水师拆分来,沿着长江,以及太湖、鄱阳湖、洞庭湖,这儿放一营,那儿安置一部分,真有当做水上治安巡逻队的念头。

  “轰轰轰……”江面上大炮的鸣响打断了陆皇帝的回忆,水师战船行到了燕子矶前,先期而行的就是足足二十五六艘的战船。大小不一,但皆配有火炮。上百门火炮齐齐空鸣,是何等声势。

  长江南岸全都挤满了人。这个时候的长江可不是后世那狭窄的一条线,就说这燕子矶前的江面,不比汉末三国时候的八十里江面,那也有五六十里长远。倒是东侧黄天荡处江面显得狭窄,因为那儿有八卦洲这座江心岛充塞江道。

  “可恨可恨,竟疏忽了这点。”人群中一皇城司之人忽的痛心疾首道。指着江面上的炮船对身遭不明所以的同伴说道:“若是能在内河水师中多做些勾当,叫那忠勇之士登船,只把火炮对准了燕子矶……”那就是炸不死陆皇帝,也能叫其在江南万民面前颜面尽失啊。

  现在,后悔已经晚了。

  这些只在传说中听闻火炮厉害,却根本不知道火炮的射程,也不清楚今日受阅的炮船中根本就只有炮药而无炮子,只凭大脑想象力,便就后悔不已的皇城司之人,那可不就跟泰白楼中死去的那人有种异曲同工之妙了。

  “阿弥陀佛。”邓元觉宣了个佛号。“和尚久闻天兵火器犀利,非人力血肉之躯可挡。今日只闻声响未见厉害,便已觉胆颤也。”

  陆皇帝听了哈哈大笑,别看宝光和尚头顶上气柱那啥,邓元觉也是会说好话的。这厮知道今日陆皇帝招他到场的用意。邓元觉也确实清楚地很,只是他眼睛扫了一下陆皇帝身边脸上都带着笑意的文武主人,特别是看到了宋万、杜迁这两个梁山泊老人时候,心理面却无论如何也平静不下。

  这两个当初都不被他放在眼中的人,现如今却是伯爵了,还是世袭罔替的开国伯。这真的叫人无奈!这么些年来,江湖也好,战阵沙场也罢,谁听说过杜迁宋万的名号?但人家就是有这般的福气,此时伴随在陆皇帝左右,脸上神色好不轻快。气质也与当初在水泊相见时候大相径庭。不说雍容华贵,却也如山岳屹立,沉稳从容许多。

  居移气,养移体,这人要富贵了之后,就该追求内涵了。太赤果果的东西,之前还能不在意的直接享用,现在就嫌它太过直白了。就好比后世的暴发户与贵族范儿一般。杜迁宋万就是如此。

  如此寻常的人物,只因为好运的撘上了梁山泊这趟顺风车,便能有今日之果,这让大局尚未确定的摩尼教一伙儿,怎生不羡慕?

  直渎山燕子矶,石峰突兀江上,三面临空,端的如燕子展翅而欲飞。矶下惊涛拍石,汹涌澎湃,一队队战船鱼贯而行过。

  燕子矶上的气氛非常轻松,太湖水师为主的江南内河水师,前前后后三百多艘兵船与战船。

  “大齐真是兵多将广。这且只是长江水师的半数,便有如此之多战船,若是全数,当倍于之。更况且数万水师兵勇空置……”

  江南岸上有的岂止是南宋的皇城司之人,还有蜀宋的皇城司之人,看的个个黯然神伤。这陆皇帝江山已经坐稳,日后彼此的差距只会越拉越大也。那当中的明眼之人,都已经看到自家日后的覆灭了。

  当年有人看到纣王用象牙做了一双筷子就失声痛哭,现下的局势较之那时岂不是更明显呢?

  费萨尔·本·阿卜杜勒-阿齐兹也在江畔,比邻的便是那来自波斯的沙鲁克·阿夫沙尔。两个人之间的抵触情绪似已经消褪了三分,二人当初都在吴淞口有出手,现如今也都是翻倍的赚到。

  “这真是一个强大的帝国。”沙鲁克低声喃喃。

  科技发达,文明繁盛的中国,对比分裂中的天方世界,自然无比强大。但叫沙鲁克由衷的赞叹中国的强大的还是因为那些犀利的火炮。他曾在海上不止一次亲眼看到中国的炮船轻轻松松的将不守规矩的中国帆船、大三角船等不同的船只,打成只会漂浮在海上的大号棺材。

  装备着传统武器的船只面对火炮的时候,简直是无有反手之力。

  在广州时候,沙鲁克,也包括了费萨尔,很多天方番商都曾经谋求过大炮。谁都曾经做过——如果我能得到那些火炮,大海都将为我拥有的美梦。

  但很显然他们都失败了。那些动作过火的家伙,更是被投入了大牢,抄没了家产。妻女亲眷,通通被罚没为奴。

  如此严厉的惩罚叫所有‘心怀不轨’的人都静若寒蝉。

  而想到自己曾经的‘贸易之路’,在大海上,海商与海盗是根本没有分界线的。中国人的商船早晚有一日会装备上这种神秘而又威力巨大的武器,那时候,整个大海都属于中国人统治。如此一个国度,如此一个帝国,还怎么可能不强大?

  沙鲁克眼睛里看到的只是长江中的小船,想的却是遥远的未来。

  为此,费萨尔也不禁想到了未来,想到了自己曾无意中生出的一念头。哦,那真的是要好生筹划了。再看了一眼旁边的沙鲁克,要保密,不,是自己想差了。二人的关系本就不好,便是沙鲁克说自己坏话,可信度又有多高呢?甚至自己还能先下手为强!

  “中国当然强大,这里的亿万子民,未来的前景更会美妙而充满光明。那么,沙鲁克,你希望成为一个中国人吗?”费萨尔端起茶盏,神情如是闲谈瞎扯一样,实则却万分之劲爆。

  沙鲁克本以为是自己听岔了,可看着费萨尔的神情,那副从容的模样,显然不是这鸟人精神恍惚了。自己刚刚没有听错的。他眼睛都要睁圆了。

  作为波斯的子民,他虽然在广州置了房产,在吴淞口购了店铺,但沙鲁克从没想过成为一名中国人!

  他满脸嘲笑的看着费萨尔,没有想到费萨尔这个贵族出身的家伙竟然起了如此心思,待回到广州了,看他不给费萨尔好生的抖落出来!让费萨尔名声扫地不可。

  “像蒲家那样不好么?”费萨尔看到沙鲁克脸上嘲讽的表情后,当下就明白了他的选择。但费萨尔觉得很不解,这是为什么?

  他费萨尔是阿曼王国的贵族,如今都希望归化中国。那沙鲁克在波斯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富商,他有什么可坚持可骄傲的?像广州的蒲家那样,家族兴旺发达,东西左右逢源,不好嘛?

  “蒲家?”沙鲁克表示很不屑。这种在外都已经侨居几百年的天方人,早已经不是纯正的天方人了。如那蒲家的蒲毂,除了长相且还带有天方人的痕迹,言行举止俨然就是中国的读书人。也所以,广州编户齐民时候,蒲家人自然而然的成为了中国人,便是广州的番商都不觉意外。

  二人不欢而散。费萨尔的仆人在边上担忧道:“主人,那沙鲁克若是回到广州了说出来……”这会对费萨尔的形象造成沉重一击的。

  “那就让人先回广州,说沙鲁克看到了中国之繁盛强大,为之倾倒,欲归化中国。”

  费萨尔与沙鲁克的关系本就不很好,沙鲁克‘诋毁’他本身都不见得有用,更不要说他先下手为强。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云阅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