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风万里尽汉歌 第七百零五章 燕云战了

小说:长风万里尽汉歌 作者:汉风雄烈 更新时间:2019-01-11 10:03:34 源网站:云阅小说网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宣赞、唐斌。你二人速带兵冲下。”

  杨志拳头一握,两眼精光闪耀。他知道这个时候只需把耶律余睹麾下的马军给打垮了去,这一战中,金军就再无翻身的余地了。

  宣赞、唐斌已经等候许久了,乍然听令,二人都喜形于色,向着青面兽一抱拳,掉头就奔回阵上。

  “将士们,随某杀贼!”唐斌高吼着。

  而宣赞的叫喊就更直白了,“都跟我上,杀出个封妻荫子,杀出个功成名就。”他们正黄旗的身份与普通齐军将士可不一样,那是杀敌就得功的。过去的时间里,他们在地斤泽里,与李察哥带领的向北方撤退的西夏残余势力可是斗的不可开交。

  虽然折损了一些人,但不少人亦得到了赏赐,陆皇帝早前许下的诺言,真半点不差。但凡立下功劳,要钱有钱,要宅邸田亩有宅院田地,甚至要仆人都有包衣。

  当然,这包衣的数额是有限制的。

  就是那千户也只能有十户包衣,且还限额五十男女。陆皇帝允许有包衣,一是心中的恶趣味,二是为了解除八旗的后顾之忧。那家中的田亩都有包衣伺候着,他们就安心作战厮杀吧。

  这时候宣赞手舞大刀,一马当先冲了出去。

  “万胜!”

  不但他身后的正黄旗兵马,便是唐斌带领的马军也都是咆哮喝道,人人催马冲出。

  这支骑兵半数衣黄,半数衣红,远远看着人马连成一片倒也颇有气势。铁骑滚滚,轰响如雷的蹄声,六七千骑如同两股并行的洪流,齐齐向耶律余睹射去。

  “都统,咱们走吧。阿骨打在燕京失利,今后金齐方是大敌,如何还顾得我等?”

  “是啊。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只要有这四千铁骑在手,到了北方草原,也一样逍遥。”

  就在齐军马军出动的档口,耶律余睹身边兀自有契丹军将在劝他走人。这般的一支军队,人心不齐,更休说战意沸腾,要说能打得过众志成城的齐军,才有鬼呢。

  此时齐军马军的士气已经亢奋到极致,休说眼前的金军人数且还没有他们多,那即便人数比他们多,也无人会胆怯。

  “杀贼!”

  双方凶狠的对冲,轰隆隆的蹄声让大地都震动了起来。

  那种千军万马的冲锋,那种万马奔腾的驰骋,大地在晃动,无数的旌旗在猎猎飞舞,一股铁血男儿的激情飞扬期间。

  “骑兵的拼杀,真是叫人热血沸腾。”

  望车上,收拾好心中对未来的那些想法,刘法笑着与种师道道。

  “是啊。”种师道看着眼前的一幕,想到了东面传来的消息,燕京城外的一战,金军可是有五万骑。陆皇帝也带了四万精骑,内中更有数千具甲铁骑,那碰撞的场面,必然十倍于眼前。

  杨志自然也看到了眼前的一幕,甚至他都想起当初的往事,早年的梁山军可极媳战马的。当初陆皇帝那第一等的高头大马充作寻常骑兵的坐骑,那心里都只流血。

  事实上那也端的是可惜。

  梁山日后做大了,与契丹、女真互通贸易,从彼处购入的战马,也极少有当初呼延灼打景阳门外牟驼冈天驷监带来的那群可做具甲铁骑的骏马高大。

  而且所有的马军,被陆皇帝不是集中在了亲军,丢失集中到了前军都督府。这右军都督府里,是知道去年大军席卷了西北,方才有了四个骑兵营的建制。

  早期他也不是没想过策马冲锋,带领千军万马踏遍万千敌军的场面,但现在,他在收心了。

  当然,他目光始终都盯着马军,是因为杨温就在那儿。

  这一幕或许他永远也忘不了,两支骑兵越奔越近,仿佛奔腾的浪潮,凶狠的撞在一起。不仅因为一个杨温,也因为这一仗的意义。

  灭了眼前的金军主力,他就可以席卷整个西京道,而后早**近云内。

  骑兵的战斗非常残酷,双方的生死只在瞬间。

  杨志看得清楚,双方对撞过后,就是一路的人马兵器抛起,等到两军交错而过后,场地上就只剩下满地悲鸣的战马,和被踏成肉泥的双方士兵,当然也少不了一个个哀嚎的伤兵。那里头许就有杨温。

  这就是骑兵的战斗,就是这样残酷。

  不过也可以明显看出,己方马军占了上风。

  对面的金军骑兵显然不如适才冲撞左翼的那对马军骁勇敢战,杨志看了都怀疑,若是换他们去撞阵,可能左翼步军连刀兵肉搏都不需要。

  除了他们本身战力不够,战斗意志匮乏才是最大的原因。

  杨志说道:“就该这样打,再来两回合,不怕他们不逃。”而没有了马军在侧,他就不信金军的主将不逃。那剩下的步军可不就是要任他鱼肉了?

  届时骑兵掩护,步阵逼近,三斤炮跟随,拉近了距离后只管火炮全开,不信砸不烂他们的步阵。

  右翼的步阵在一点点向着金军步甲逼去。

  杨志举旗,中军也分出两万步甲向对面压过。那后头兀自还有大片的齐军步甲列阵。别说其他的,人齐军就是兵多将广。

  一阵火炮过后,对面的金军步甲翻滚了一大片,他们滚在地上惨叫,却也不能缓解半点痛苦。

  整个大势都已经被齐军掌控了。就是完颜蒲鲁虎都下都正被人劝离!

  事不可为,何须在白白浪费性命?

  “不!”

  完颜蒲鲁虎目眦欲裂的看着前方战况,他手下的兵马惨遭屠戮,损失极为惨重,这些可都是金军翻盘的本钱啊。

  如今被不断的屠戮收割,损失的是金军的底蕴和获胜的最后一丝希望。

  旁边一将似是知道蒲鲁虎的心思,却兀自在全。都什么时候了,还不死心,真要把所有人都打完么?

  可这谈何容易啊。

  就像后世股市里被套牢的屁民,有多少人会去断臂求生、短尾求生,及时止损?没有几个。人都是有侥幸心理的,先前已经付出了许多,如何忍得一朝舍弃?且更多人在濒临毁灭的绝望中时,更愿意去毁灭而不愿意苟延残喘。这就是“慷慨赴死易,忍辱偷生难”的道理。

  完颜蒲鲁虎一脸死了老子像。完了,完了,这一战完了。他也完了!悲愤得差点要流出血泪,却还是示意让身旁的号手吹号收兵。

  齐军左翼处,残余的金军骑兵听到号声,有的耐不住恐惧,当下发出一声兴奋的喊叫,拔马就回逃。可还有的却忍不住流下了泪来,听到鸣金收兵的声音后,都要失声痛哭。

  金军的精骑潮水般的败退,那边齐军的步阵处传来震耳欲聋的欢呼。

  是啊,金军败了,齐军胜了。

  在完颜蒲鲁虎吹响撤兵嚎叫的那一刻起,金军就败了。

  这边的耶律余睹目瞪口呆看着败退的金军精骑,这些席卷大辽,百胜而无一败的常胜精锐,就这么的被南儿的步阵给打得狼狈而逃,这真的是太出乎他的预料了。

  即使他之前就知道完颜蒲鲁虎失败了。但真的看到金军骑兵撤军了,兀的在心中觉得不可思议。

  女真人多年来百战百胜的不败形象在他心中彻底粉碎了。即使他早就知道阿骨打在南京道遇挫,却都比不得眼前所见更具震撼。

  完颜斜也脸色火辣辣的,更失望透顶,喃喃低语道:“为甚他们步卒比马军还犀利?真个没天理。”南儿只是两万步军,便顶住了六千金军铁骑的冲锋,更叫金军不得不狼狈逃回……

  就是他之前所遇到的契丹最精锐之军,也做不到这一点啊。

  蒲鲁虎的惨败叫完颜斜也知道,此战金军翻盘的最后一丝希望也没有了。他心里后悔啊。自己怎么就出兵追击了?好好地待在大同府城内不好嘛?这些是全完了。

  齐军阵上猛地响起了欢呼声,几声激昂的号令后,“咚咚咚,咚咚咚”有节奏的战鼓声音再次响起,大批的齐军向着金军步阵压过去,人山人海,行走见宛如抖动的红色波浪。

  看到齐军中军有动,整个压了来,完颜温迪罕焦急道:“父亲,接下该怎生是好?”

  完颜斜也脸色极为难看,今日的战局是他意想不到的,他提兵数万信心满满而来,却落得如此下场。

  但他也是有决断的。当即就道:“叫阿虎迭引步甲死战,咱们走。”

  完颜阿虎迭乃完颜斜也手下大将。

  早走一分,还能早日保留些实力,不然便是全都拼死,也图自牺牲。完颜斜也这一刻很悲痛。

  如此命令下达的那一刻,他想到了大同府城与蒲鲁虎会合时候的一幕,那时候的他是多么意气风发,现在的他就有多么垂头丧气。

  自己这一败,他不甘心却也只能接受。

  残肢碎肉,兵器残片,旗号盔甲乱舞。士气满膨的齐军直压的金军步甲节节败退,而那外头的马军,更是在追击中狼狈逃窜去。

  完颜斜也与蒲鲁虎这么一逃,金军步阵自一片慌乱,便是内里的真女真兵也惶恐不安,更不要说是收编的契丹降兵和辽东汉儿了。

  完颜阿虎迭自然不愿意投降,在被留下的那一刻里,他就已存了死志。“死有何惧?”阿虎迭从马鞍下摸出一袋烧酒,这是他的挚爱。酒劲儿上来了,自己坐下宝马都能拿去换酒。

  “好酒啊,可惜日后就喝不到了。”大口的灌着烈酒,一种熏熏的感觉涌上心头。他就喜欢这感觉。

  只是他正值做最后的陶醉时候,却没看到身后几个辽东汉儿在他身后交换了一下眼色,一大汉猛一咬牙,重重的点了点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他不想死。

  猛然一声喝,一人从马鞍处抽出铁锥,寒光一闪,就从阿虎迭的后心直直刺了进去,“噗”的一声,鲜血立时笔直射了出来。

  双重的厚甲也没有挡住那大汉的猛击。

  这突如其来的一击让完颜阿虎迭如受雷击,双目圆睁中发出一声野兽般的嚎叫,他满脸的不敢置信,一手向后抓住那铁锥,另一只手就拿着酒囊直向后打去。

  那人用力向前摁着铁锥,锋锐的尖锥继续向阿虎迭体内刺入。他脸上溅满了阿虎迭身上射出的血迹,一边慢慢转动,叫完颜阿虎迭嘶吼着,挣扎着,却就是转不过身,最后双手无力的落下,到死也没能看一眼背后捅他的那贼厮。

  这兔起鹘落的一幕将阿虎迭身后的许多亲兵都吓呆了,直到一人反应过来,悲愤的吼道:“猛安!”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云阅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