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到如今,只能奋力一搏了。”完颜斜也脸上显露出片刻的犹豫,很快就化作了坚定。他到底不能放弃全部的步甲,只率马军逃回大同府。

  “蒲鲁虎,你率骑兵袭齐军的左翼!耶律余睹,你且带人只管看住对面汉骑。”

  齐军已经两翼齐飞,大举压来。完颜斜也此刻再不奋力一搏,那就想去一拼都难了。

  而既然要拼死一搏,他就只能放出手中的马军,全力奔袭齐军两翼中的一路,打爆他们,赶着败兵倒卷齐军中军。只有如此,这一战里金军才能有一线翻盘的希望。不然,他非大败而输不可。

  那样的话,金军在西京道的局势,便看不到一丝儿的希望了。

  “杀——”蒲鲁虎没有半点迟疑,受命之后便奔回本部处,舞起一支狼牙棒,高声的叫吼着。六千骑蜂拥而出,耶律余睹也率领四千契丹骑兵行到侧面,隐隐为蒲鲁虎护卫。

  杨志半点没有叫手中马军出击的打算,他手中握着有六七千马军,内里有快一半属于宣赞带领的正黄旗军,余下的则是右军都督府下属的四个骑兵营,以及打河东行省收拢的各处零碎骑兵千多人。

  这样拼凑的队伍,青面兽才不会拿去与金兵骑军硬拼,横竖他有大把的步军,两翼步军各有两万人。便是要拼消耗,也是先拼步军!

  左翼领军的主将正是武松。他从一个只会耍横斗狠的武夫,走到今日,那自是付出了无数的努力和心血的,谁叫他原本的基础太差呢。

  行军打仗这门可是深奥的很,武松为之努力了多年,也不敢说一个“贯通”了。然他能在军中站稳脚跟,靠的可不止是与陆谦的瓜葛,他不是黑旋风。人武松在军中,靠的就是一个服从命令,敢打硬仗。他不擅长在具体的指挥作战中玩弄一些小技巧,打起仗来始终是大刀阔斧,大开大合。可他也有自己擅长的,那就是能硬打硬拼,敢硬打硬拼。且他本人常常冲杀在第一线,将是兵的胆,故而所率军士多奋勇作战,不畏损伤。

  可以这么说来,现今的武松他就是一名能打硬战服从指挥的合格将领,但他绝不是甚帅才,甚至不是可独当一面之将才。

  齐军当中,这般敢打敢拼的猛将、勇将多不胜数,但能统帅一方,独当一面的,则真挑不出几个。

  家学渊源的杨志是一个,呼延灼也是一个,但他的资历是一问题。别说什么能者上庸者下,那人心都是肉长的,并且‘义气深重’这个词可是陆皇帝身上印刻很深的一标记。

  至于霹雳火和花和尚,那显然后者更适合西北。

  除此外,林冲、花荣、徐宁也都是有用之人,但同样都欠缺一些火候。陆谦当然知道磨砺的重要性,金枪手在南阳坐镇带兵许久,便有日渐成熟的迹象。

  水面上的三阮和李俊,也是要磨砺出来的。

  而性格上有着一定缺陷的晁盖,陆谦始终对他付以重任,甚至将黑三郎都放到了燕京留守的位置上,原因就是这二人虽有缺陷,却都有着一定的统率力。

  将兵是一种才干,将将也是一种才能啊。

  至于以后郭药师、徐徽言等人投降了,刘法、种师中等人能光明正大的露面了,陆谦也只能把他们放在老人之下。至少短期内必须如此。

  武二郎看着汹涌奔来的金军铁骑,当下止住了大军,两万兵马迅速收缩阵列。三列盾墙枪林后,一排排弩兵已经严阵以待。

  齐军已经逐渐取消了步弓手编制,后者是绝大多数士兵的必通技艺。但弩兵,则还没有被彻底取缔。造价昂贵,工艺繁琐的神臂弓,到如今时候仍自是精贵玩意儿,可不能粗暴对待。

  只是弩兵的建制被大幅度压缩了,或者说,许多弩兵转职成为了步甲肉搏兵。虽说他们还是要与弩兵绑在一起,为弩兵上弦上箭,甚至要拱护弩兵。

  前文里说了,赵宋为了加快弩矢射速,一队弩兵被分做三列,分别是上弩——进弩——发弩。

  齐军对立则更进了一步,一名‘转职’射手后足足跟了五个帮手。两名上弩,两名进弩,一名替补。

  须知道神臂弓拉力极大,非大力之人不能为,那是极耗力气的。没个替换的对象可不行。

  盾墙枪林竖起,而后齐刷刷下蹲。露出上头的空间叫神臂弓尽情来发挥自己的威力。

  战马奔腾,声响如是炸雷。

  见金兵铁骑不断过来,第一线的折可存只感觉自己全身发烫,嘴巴发干,他从军也有多年,但还没有见过这般数千骑蜂拥卷至的场面。口中却是沉声道:“兄弟们,且都稳住了。”

  “等女真蛮子进了射程再打。”

  没有经历过大批骑军蜂拥冲来的场面的人,是不知道这种感觉给人的冲击。但万幸金军前军溃败去,叫齐军上下倍感鼓舞,士气高涨到爆棚,此时此刻人人都站得稳,立得住。那不管是右军都督府的精锐正军,还是河东、关中的守备兵马。

  马军冲锋的速度是很快的,即使先前并没将马速放到极致,也很快就奔到了二百步距离。

  弩兵引而不发。

  直到对面的金军骑兵都拉近到了百步距离,一些眼神好的人,甚至都能看到前方金军骑兵那狰狞的面孔和粗壮的身材。这些人身披重甲,甚至是两层重甲,身上鼓鼓的样子,看着就知道披了双层重甲。手中持着大刀阔斧,个个凶神恶煞。

  “哔哔哔……”

  尖锐的哨声吹响。

  齐军阵上一片‘嗡嗡’的弓弦震动声,肉眼就可看到,前方整整一排的金军骑兵遭了殃。任你武艺再高强,除非是运气极佳的,不然就只有惨叫着翻到马下的命。

  齐军都是有吩咐的,知道冲在最前的马军,不仅个个勇猛敢战,更会身披重甲、双层重甲,若是对着人去射击,很难一击致命。倒不如去学杜夫子,射人先射马。

  如是,出去几个幸运儿外,冲在最前方的金军骑兵就一个个惨叫着翻下马背来。

  这些人并非全都死了,有那体格健壮,幸运值且高的,虽被摔得晕头转向,但还能挣扎着站起身来,那自然有稍后的弩矢去料理他们。就见几个重新站起的粗壮金兵,闷哼一声,身上的重甲,也冒出一股股血花,踉跄中被一个个打翻在地。

  齐军阵上的弩兵则已经陷入了机械式循环中。第一次齐射、第二次齐射、第三次齐射。对着面前的金兵骑兵,根本不用怎么瞄准。只要扣动弩机板机,对面就会有人马到下。

  也有金军骑兵得老天庇护,策马直冲过来,一排排的弩箭愣是没能把人拦下。可是当马儿近到三十步距离时候,兀的有难了。

  那地上撒满了一个个黑铁打制的铁蒺藜,那一个个向上的尖儿上,寒光耀目。

  那战马当下就跪了,马背上的金兵连人带马攒到在地上,当长就崴断了脖子。

  就似是汹涌的海浪遇到坚硬的礁石,从空中看下去,密密层层而来的金军铁骑都被阻碍在离齐军战阵二三十步的距离处。那狭窄的一条‘线’,就仿佛变作了不可逾越的天堑。

  只是女真人用事实证明了一个真理——世上无难事。

  也就是这一开始,弩兵准备充分,火力强大,射的金军苦不堪言。但等到最初的准备用完后,那火力密度一弱,便叫越来越多的金军骑兵跨进了‘天堑’之中。越来越多的金骑踏入铁蒺藜里,后者固然人仰马翻,却也用血肉之躯,硬生生撞出了几条通道。

  随后弩兵就只能退出前沿,让大批的肉搏甲兵顶上,前线的盾墙枪林也纷纷立起。

  骑兵与步阵的冲撞这才正视开始。可结果却叫完颜蒲鲁虎失望了。

  左翼步军硬生生顶住了金军铁骑的冲击。武二郎的将旗始终立在第一线,三列盾墙枪林在金军的舍命撞击下,自然是‘粉身碎骨’。血肉靡飞中,虽然金兵也没能得好,因为齐军后续大批的重甲兵已经在列阵以待,是以,金军的冲击并没真的得手。

  这只是一次相互伤害。不知道多少齐军被踏成了肉泥,也不知道金兵丢失了性命。

  当金军骑兵的冲击被遏制时候,两边的肉搏就真的来临了。武二郎抄起条鸡蛋粗的蟠龙棍,就一个箭步跳上前去,混铁打制的棍子撕破空气,发出一声低沉的呜啸声,拦在他面前的一金军骑兵根本无力去抵挡,连人带兵刃被这一劈给震的抛飞了出去。

  稍后再就只听得噼啪的骨骼碎裂声响,另两名金军骑兵也连人带马的尽被铁棍砸翻,战马倒在地上,人则被打的似断了线的风筝般飞出去,跌到地上就眼见是不活了。

  他引着亲卫,直冲到了第一线。

  他带领的兵马为何会拼死敢战,原因就在于此。人武二够悍勇,统兵将军奋战在第一线,那激励作用能直给将士们增添一勇气光环。

  “弟兄们,时机已到,随我杀上前去——”

  武松舞起蟠龙棍,知道这个时候且还不能完全放下心,必要集中更多的军兵堆积在前线,彻彻底底挡住金军的马蹄,再反裹回去,这般才算稳妥。

  杨志在中军阵上眺望着左翼的战事,也是松下了一口气来。“武二勇毅敢战,女真蛮子偏偏一头撞过来,活该他们受死。”

  “都督,甚个时候该俺们出战啊?”宣赞与唐斌在旁焦急道。他们从开打时一直等到现在,等的花都要谢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笔下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