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起来书屋 ,最快更新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

  耶律马五出了明智的决断,这可高兴坏了耶律淳与李处温,滦平的张觉也大肆松下了一口气。陆皇帝更是喜笑颜开,唯独景州的回离保与耶律大石恼火异常。

  那休管二人是怎样提防着郭药师,横竖人郭药师且还没易帜降齐,而耶律马五这位宗室大将却先软了骨头,如何不叫二人恼怒之极?人总是对自己人的背叛更恼怒的。

  当然,女真人也恼火。完颜蒲家奴被擒,连同早一步被擒的完颜绳果,这都有两个重要人物落在陆皇帝的手中了,他们现在只庆幸最初没有把柴进给放还回去。且顺州也早被齐军攻下,完颜挞懒自尽。

  当日的一战,连同后续的追击和收尾工作,战后统计表明,毙俘金军近七万人。且还有许多金兵在被追的走投无路之际逃入北面的山岭之中,很难相信他们能真的翻越燕山。能随着完颜阿骨打逃回北地的,许是一万人且不足。

  不高兴的人群中或许还有营州的那撮渤海人,然而这些人都还没有来得及实施计划,如同一窝老鼠一样缩在洞中,在阴暗中蝇营狗苟,且不说陆皇帝都没看到他们,即便是看到了,也不会多言语一句的。

  大势不可逆转之下,如此之类者,可不是多如牛毛?

  直到花荣、呼延灼引步骑军两万攻克儒州,探明了一些消息送回来,陆皇帝的好心情这才戛然而止。

  娘希匹的,天祚帝竟然没有被俘!

  这些便有些麻烦了!

  首先,景州事宜要立刻停止。陆谦本准备与郭药师里应外合,一举拿下耶律大石和回离保,可现在,天祚帝没死,那边需要郭药师继续去‘深海’。

  其次,耶律马五的态度有可能会反复。

  故而,陆皇帝要急忙抽调兵力赶去营州、榆关,同时进攻景州,要与郭药师做一回局,趁着耶律大石和回离保还不知道信儿的时候。那耶律大石若是自立了,才滑稽可笑也。

  最后就是把耶律淳、耶律得重祖孙等看的结实。

  耶律得重和他那俩儿子都是不错的人才,可惜,天祚帝不玩完儿,这些便就不能放出去。

  “臣以为,陛下当纳辽天寿公主为正妃。”陆皇帝称王时候,定下后宫制度,王后下定夫人、贵人、美人三等。现在陆大王变成陆皇帝了,皇后之下便有贵妃,正妃、庶妃三等。

  简而言之,所谓贵妃就是有定额的,只能有四,四大天王余下的两等便是数额不定的。其中正妃是有封号,比如丽妃、容妃、宜妃、舒妃;而庶妃则以姓氏为点缀,比如李妃、王妃、张妃……

  现下陆皇帝的四贵妃已经齐额,再要拉拢契丹,也不可能自己打自己的脸,何况那天寿公主还是个未亡人。后者允了也即是正妃罢了,顶好得一个好的封号。

  随着花荣、呼延灼攻克儒州,杨志与金军已经交兵的消息也传了来,没人认为杨志会败。

  那么,陆皇帝娶了辽天寿公主,对于耶律余睹可不也是个善意的信号么?这对所有投降的契丹人言,都是一个充满善意的信号。

  就算天祚帝未被俘的消息传过来,后者也当心安。

  “乐和,你去寻赵明诚,叫他与耶律淳只会一声。”陆皇帝可不愿意被打脸。那天寿公主据说能使双剑,能带兵马,绝非是文文弱弱长于妇人之手的宫廷贵女,且与前驸马感情颇佳,陆谦自然要双方通气,那边答应后,这才好明诏册封。不然被打脸了,丢的却是他自己的颜面。

  眨眼之间燕京城内就要办起了喜事,那耶律淳父子,以及一同投降的契丹权贵们,听闻了消息之后,十个当中有九个是欢喜不已。便是那答里孛,也一口答应了下。

  “残花败柳之身,得陛下厚爱,自无敢不从。只望陛下来日破灭女真时,能款待我兄长一二。”

  一切礼仪从简,三天后陆皇帝后宫中便又多出了一位贤妃来。陆皇帝特意取的封号,不是和妃,不是容妃,取一“贤”字,足以证明陆皇帝对答里孛是寄以希望的。

  可是他从这位贤妃的话中,却听出了一丝不对来。耶律淳瞒下了么?这有必要么?

  “耶律敖卢斡,人品厚重,又是你哥哥,只要安分守己,朕自会善待。但却无须待到破灭女真之时。天祚帝并未被俘,当日被推到阵前者,乃是耶律余睹追击天祚时,抓到的一替身也。此事朕早叫人知会了耶律淳,莫非你还不知?”那耶律淳祖孙且都握在陆皇帝的手中,还是居庸关投降的元首,在陆皇帝眼中这是无法回头的人。而天寿公主与天祚帝这位老爹有着杀母杀夫之仇,她嫁给陆皇帝,对陆皇帝有大利,对天祚帝却甚有害,他认为这事儿是无须相瞒于答里孛的。但现在看,耶律淳无疑是隐瞒了实情。

  后者应该心中还有疑虑吧。

  但他看着答里孛脸上先是一愣,继而就露出一抹怏怏不乐来,心中为天祚帝叹息一声,这厮当皇帝不合格,当爹也不合格。他最好是早早的病逝,若日后真被齐军俘获了,那才是苦日子呢。

  而此时大同府西的白登山下,一场厮杀刚刚结束。

  早前耶律彦光接着金军主力皆被齐军牵制的机会,一路向西,叫西京道内亲契丹力量精神一震。

  那从朔州一代,一路钻山沟沟,向北逃入德州【晋北岱海】的耿守忠,便得到了云内天祚帝的示意,后者却是起了趁火打劫,要与耶律彦光会师大同的念想。在耶律彦光破了奉圣州、归化州,继续向西的时候,耿守忠率部七千军,也从北部威胁大同府。

  而后被完颜蒲家奴和耶律余睹回师击败于大同府东,无奈退向了附近的白登山。

  没错,这白登山就是千多年前刘邦白登之围的白登山。早在战国时候就是赵国的边防要塞,山上面积有限,根本摆不下三十万汉军。故而,白登之围“围”的只能是刘邦带领的数千先头精锐,匈奴人猛攻数日仍然未能攻下。加上汉军主力即将赶到,因此毛墩才被迫撤围。

  千年之后的白登山已经早不负当初时候的光景了,但耿守忠人到了绝境,亦能奋起一搏。如此那荒山野岭就成了两军殊死搏杀的战场。一方为求活命,一方急欲建功,已相持十数日不下。

  因为那白登山的防御工事是没有了,但地理优势仍在。辽军拼死相搏,完颜蒲鲁虎和耶律余睹再是勇猛,一时间也无可奈何。只能把耿守忠残部围困于山上。如此时日一长久,那必然是不战而下。

  仓皇而逃的耿守忠残军,还能有多少口粮?便是将战马都杀了,又能坚持几日?日后结果不想可知。

  白登山下,金军的一处营寨里,中军大帐中。满脸喜意的完颜蒲鲁虎正会同他手下的得力干将,商讨早日歼灭耿守忠残军,大军杀奔大同府下的策略。他领兵向西,总算是立下了实打实的军功,倒也不枉他奔波一通!只需再把耿守忠歼灭,他就能会同耶律余睹,早一日引军去大同。

  南京道齐金开战的消息已经传到,杨志军也开启了攻势,金军兵少,只能据城而守。眼看局势不妙,大同府城南侧的战略要地不时传来易手的消息,这也叫他心中更有了紧迫感。

  当然,他的野心不止于此,他更希望能辅佐完颜斜也在大同府城下,击破齐军!

  在金军主力溃败的情况下,只有如此,方才能重新挽回大金的声势!那完颜斜也与他是同一个想法。

  这两人一个是阿骨打的同母弟,一个是阿骨打的嫡亲侄子。阿骨打、吴乞买、完颜斜也都是一母同胞的嫡亲兄弟,完颜闍母则是阿骨打的庶弟,故而完颜闍母的地位远逊于完颜斜也。也所以,老二阿骨打死后是老四吴乞买继位,因为老三完颜斜带早死,而老四吴乞买死后,就是老五完颜斜也继位。这是女真人的规矩!

  如果二人的图谋能一举功成,那么,完颜斜也的地位将牢固不可动摇。完颜蒲鲁虎的老爹吴乞买在军中的声望也将大涨。金军更会扬眉吐气,一扫燕京城外主力溃败后的颓势!同时对于完颜蒲鲁虎个人言,他也将成为金军中,最为闪耀的一颗将星!

  不逊于粘没喝、娄室等。便是那耶律余睹都能得到莫大好处。

  如此诸多的诱惑,完颜蒲鲁虎怎能不上心,只盼着早日将耿守忠斩尽杀绝,而后大军杀奔大同府下。

  “辽军守在山顶,如今季节,滋味可不好受。吩咐下去,于各处要冲且守得紧了,必要困死他们。”完颜蒲鲁虎说道。白登山面积虽不大,可他手中的兵力更少,与耶律余睹回合,也才一万多人。

  旁边一将便就接口说:“这几日里俺们不攻山,他们倒急着突围,只都被我军杀回。小人估计,山上当已经断粮,那些个残兵败将也撑不了多久了。”

  旁边的军将也听说了南京道之败,却也不甚放在心上,因为他们不信阿骨打全军被打崩的传言。以为那是齐军故意放出的谣言,以来动摇他们的军心。就像榆关北的完颜斡鲁一样。

  只认为金军是受挫了。然而败就败了,中土不能得,可在塞北,女真兀自能称王。

  看那李唐时候的契丹,时叛时降,李唐也自气恼不已,可契丹大汗兀过的自在。

  这些人可不知晓陆皇帝的野望,只觉的南京道金军这一败,只是关上了女真入主燕云的道路,但契丹人在没得到燕云十六州之前,不也过的逍遥快活?

  没人觉得女真已经到了国破族灭的边缘的他们,脑子都想的很简单。便是那完颜蒲鲁虎和大同府城里的完颜斜也,兀的也没意识到这一点。

  “辽军一路溃退,随军的大批军械物资尽数丢了,粮草辎重扔得漫野都是,白白便宜了我军。那山顶上许早已经断粮,只以杀马为食。这天气越发寒冷了,见天便要下一场大雪来,如此那三两日内,此间事必能了了。”另一军将亦笑道。

  坐于上首正拿刀划着烤羊肉的完颜蒲鲁虎闻听此言,也表现出了少有的放肆和乐观,朗声对在座众将道:“待山上之敌肃清,我等这便可会师耶律都统之军,进援大同府。后者城高池深,内又有三两万军丁防御,如何能轻易的陷落?”大同府城中只女真兵就有万多人,兼之投降的契丹兵,三两万人定是有的。

  “这般严寒,汉儿自南而来,岂能经历过?”大同冬天是很冷的,与辽东漠北自不能比,却也不是齐鲁中原可比拟的。完颜蒲鲁虎就觉得齐军必然冷的受不了。“若再有风雪降来,彼军攻城更见无力,而长久屯兵于坚城之下,非善战者之所为也。汉将定然知晓这个道理的。届时,必会谋求撤军。我军就与城内兵马趁机攻之,定可大破汉儿也。”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恋上你看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