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头第一句话,陆谦就明着告诉所有的人,水泊外又一批两千左右的官军,不两日就要抵达。这支官军与先前并不一样,乃是正规官军,有两个禁军营做核心,外加四个厢兵营,领兵大将是济州府兵马都监蒋磊。

  “弟兄们怕吗?”

  台下鸦雀无声,陆谦自问自答,“怕,当然怕。我陆谦都怕,你们怎么不怕?”

  “一个禁军营五个都,四五百战兵,上百战兵披挂铁甲,余者也都为皮甲。有不少于二百张战弓,每一张都能射到七十步远,还有上百张神臂弓,三百步外也能力透重甲。【唬人】

  就是那不堪战的厢兵,着甲者也有三成。休管是铁甲、皮甲、纸甲,都比我山寨弟兄们身上的单衣耐上百倍。

  正面阵战,十战无一胜算,我陆谦怎能不怕?

  然而,我们怕就有用,怕就能让这支官军不战而退吗?

  不能。

  能让官军落荒而逃的,只有打败他们,打痛他们。教他们不敢正视我梁山好汉,叫他们听到我梁山名头就胆颤心惊。

  此即乃我陆谦身为山寨统兵头领之重任。”

  “兄弟们都是苦命人,有的受乡绅逼害,有的被污吏迫害,还有是受那士绅谗害,如唐伍者比比皆是。都家破人亡,食不果腹,以至于落草为寇,也是为搏一条活路。”破唐庙后,唐伍的名字在山上也响亮起来,他的经历对喽啰们来说,很有感染力。

  “还有如陆谦这般,被那狗官所害。大家各有各的因由,各有各的苦衷,都是被逼上梁山。”一场成功的演讲有很多进行方式,接地气就是其中之一。这能调动听众兴趣,产生情绪上的共鸣,热络现场气氛。就比如现在!

  “但我告诉大家,告诉你们,我辈众生所受苦难之根由都只是一个——”陆谦很轻易的把梁山喽啰全部混为一谈,没有引发任何歧义,大家都是受压迫欺凌的么。他眼睛慢慢扫过全场,七八百喽啰,包括一部分俘虏,这一刻所有人都把目光聚集在他身上。

  “因为我等无力也。”

  “虞侯、秀才、市井小民、农夫,且不提我辈先前身份之高低贵贱,有甚异同,直面害我之力时候,均无那还手之力。是以他们才能任意的欺凌我等,夺我财富,夺我性命,夺我全部。”

  全场所有人都静静地听着,看着,看着高台上怒发冲冠、嘶声力竭的陆谦。

  “直到我辈人聚啸梁山,昔日仇寇焉敢再欺负于我?彼辈只闻我声名而胆寒。”

  “此是为我辈同心协力,力大难欺矣。”

  “或是有人骂我等贼寇强匪,辱没先人,令祖宗蒙羞。便是我辈之中亦会有人觉得我等是在行大逆不道之举,早晚或都要落得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然不如此,我辈人早做那刀下鬼、饿死鬼、屈死鬼、冤死鬼也。”

  “晚死岂不胜过早死?”

  “且此事因由焉能怪罪我等。皆世道不公!官司污黑,恶人不报。”

  “如此之人不念我等哀事,一味轻蔑,迷糊人也。岂不知那哀事一遭落到他辈头上,其人就只坐以待毙乎?”

  “我陆谦凡夫俗子也,自愿生而不死,还要活的快活。如此一日,聚啸山林,天不管我,地不拘我,胜过那苟苟且且十载性命。

  蝼蚁尚且贪生,何况是人?无人愿坐以待毙。只是为生存也。

  况且还有如唐伍者,不报仇雪恨,他日九泉之下岂有颜面去见父母祖宗?”中国的农民绝对是诚朴的农民,要是世间没有那么多的不平事,要是让人能够衣食裹腹的过活,就算跪在外族鞑子的脚下一辈子,就算几百年后脑袋后头缀着一根猪尾巴一辈子,也不会有几人想过造反。这都是因为被逼无奈,不聚啸山林就没第二条活路可走。

  操场上依旧鸦雀无声。但是一个个人都情不自禁的攥紧了自己的手,咬住了自己的嘴唇。

  是啊,不到走投无路,不到没办法生存,谁愿意冒着大不韪来投奔梁山泊?

  想想自己忙忙碌碌一整年,冬天里照样缺吃少穿,年年有人饿死,他们都不敢渴望着有一片自己的地,只渴望着能有糊口的粮食,能够让一家人全全活活儿。他们不会奢望着大富大贵,只愿意能过活。就是那市井中的地痞无赖,说起来也可怜,名声都烂到了家又能赚几个大钱?顶多是顾着了自己一张嘴。还要时不时的给那些富贵权宦人家当狗来使唤。

  陆谦的话说进了他们的心坎里,要是有活路,他们才不提着脑袋投奔梁山泊呢。

  接下来就顺理成章了,陆谦高声点了几个喽啰上台来。

  这是朱贵这几日调查的成果了。这几个喽啰来自济州府城,其中两人是一张姓豪强的佃户。

  “俺大伯的二娃,说来还是俺堂兄,那年刚才六岁,济州闹灾荒,他就偷摘了东家桑树上的几把叶子。被东家养的狗腿子抓到,才六岁大的孩子,用大棍打得他混身青紫,并且罚了俺大伯五贯钱,五贯钱啊。俺大伯为了还债,只好去向亲戚借钱,直至十年以后,这笔债还没有还清。”

  “……俺绰号疤瘌头,大伙只瞧俺秃头上尽疤瘌,就给俺取这诨号。可你们都不知道俺这头是怎么遭祸害的。三年前俺家娘子被庄上大户的侄子糟蹋了,俺就动手打了那个淫虫,被那大户差人拿住,拴住头发吊起来毒打,俺这头皮就从脑顶上裂开了,人栽到地上,好悬没死。但俺娘子死了,被那淫虫抢了去,当天就死了。俺就杀了那淫虫,逃出村来……”

  陆谦在一旁静静的听着。在七八百年后更加黑暗的满清时代,丑妻薄地破棉袄,被称为农家的三宝。只想一想,那就充满了心酸。

  北宋的农民一样艰苦,或许比八九百年后要强上一些,但本质半点没有改变。

  “前几年闹灾荒,俺村的大户对佃户们毫不留情。打下的粮食还不够自己糊日,可是大户硬要俺们把租子交齐。俺们就是想拿自家的地抵租,但被拒绝。俺家为了交齐租子,被迫向别人借粮。租子还清以后,再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充饥,俺爹娘不到开春都饿死了。

  那年灾荒有多厉害,大伙都知道,到处是死人。可俺村的大户把一切能征收的欠租都催上来,积在自家后院的地穴里,等粜售高价。那好多粮食都因储的过久霉烂掉了。”

  陆谦站在台上,目光犀利的扫视着所有人。“大伙可知道不日后领兵前来的州府兵马都监蒋磊是何许人也?这位兄弟所说的把佃户逼死,把粮食储烂掉的大户,就是他的小丈人。这大户姓张。害了这位兄弟娘子的那狗大户的侄子的亲哥哥,就在蒋磊手下当差,那狗大户也是姓张。”

  “俺们是打小一起长大的同乡,兄弟们有的是人知道。那狗大户就是庄上的张大户,那老狗,仗着他闺女给蒋都监做了妾,横行霸道,鱼肉乡里。俺就是死了变成鬼,也不会放过他。”

  疤瘌头泪流满面,他身边的喽啰想起死去爹娘,想起逃荒路上死去的兄弟,也恨得呲目欲裂,两只拳头狠狠地握着,指甲掐进了肉里,鲜血直流,都不知晓。

  “杀,杀。杀了那老狗,杀了蒋都监。不杀他们,我死了无颜见我爹我娘。”

  陆谦眼睛也有些泛红,一股叫他汗毛都倒立的杀意在胸膛里翻滚,“弟兄们,世道黑浊,张大户此辈恶人该不该杀?”

  “该杀,该杀。”底下的喽啰都不知道有多少人被触动了伤心事,不少人已经泪流满面。

  “官司污秽,蒋都监这种恶官该不该杀?”

  “该杀,该杀。”便是那些被拉来的俘虏中都有一些人高叫起来,雷鸣一样的呼声叫后山被软禁起来的王伦吓的胆颤心惊,直以为自己罪证被曝光,陆谦已掀动喽啰来扑杀自己。

  “两千官兵算什么?铁甲神臂弓又算什么?爷爷知道咱山寨军备浅陋,才不会正面于他们拼杀。那狗官要想灭我梁山,就先越过这浩荡水波。”

  “这梁山泊就是爷爷们最好的甲胄,再厚实的铁甲掉进了水里,也是那只能沉底的铁王八。”

  “咱们兄弟怕他们吗?”

  “不怕!”近千人一同呐喊,那声浪,那感情,仿佛一股滔天浪潮涌来。

  陆谦也好,刘唐朱贵,杜迁宋万也好,这一刻自觉浑身都是力量,别说是两千官军,就是两万也不叼。

  “替天行道,除暴安良。”一面杏黄大旗陡然从旗杆落下。

  陆谦本是不打算把这个大杀器现在就拿出来的,但却不想王伦自寻死路,被自己的心腹给掀翻了,那他还不趁热打铁?这几个字一出,果然大威力,杜迁宋万自再无芥蒂,双双拜道无有二心,只愿牵马坠蹬,效犬马之劳。

  “当今朝廷不明,纵容奸臣当道,谗佞专权,设除滥官污吏,陷害天下百姓。这满世的污黑于我等有不共戴天之仇,就都为我梁山之敌。我等今后不劫来往客人,不杀害人性命,只替天行道,除暴安良,杀出一个朗朗乾坤,清平世界!

  “官司不管的,爷爷们来管;官司不收的,爷爷们来收。只要诸位兄弟同心合意,同气相从,共为股肱,共聚大义。便是外有百万大军压来,陆谦要有一个怕字,叫我做那小娘养的。”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笔下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