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起来书屋 ,最快更新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

  24h新增很凄惨了,求订阅啊!

  ……

  “可不正是我么!”曾魁枪锥扎地,发力一撑,人复跃上马背。始才坐稳,便就抬手一枪再向史文恭刺去。

  “你小爷武艺不精,不能杀了你这匹夫,给我兄长报仇。但你这恶贼却也要给记住了,小爷早晚要取了你狗命!”

  就在曾魁的说话之间,二人两枪并举,已然走了七八个回合,曾魁实不是史文恭的对手,在偷袭未能得手时候,他就知道今日里自己是不能得好了。可他也知,婆卢火正看着他,故断然不能胆怯避战。又过了五六回合,他手下有意的一缓,被史文恭的浑铁点钢枪戳在了肩上。而后人就嗷嚎了一声,拍马而走。叫史文恭拦他且不能!

  “好个奸诈小人!”史文恭大怒道。

  适才的一枪他根本没想着能戳中,发力三分犹且不足,破开铠甲后,恐是只能叫曾魁得个无关大碍的皮肉之伤。这叫史文恭如何不气恼,他被曾魁给算计了。内心里深恨自己当年瞎了眼,竟为一窝狼心狗肺的异族尽心效力多时,还收了一伙鲜廉寡耻之辈做徒弟。

  只恨自己心软,是下定决心要下次撞到曾魁时候,一枪结果了他!

  怒火中烧,史文恭一杆钢枪在手,舞的似乎更急切了两分。

  “噗——”没有响亮的金铁交鸣声,没有四溅的火花点缀。从头到尾,只见一道乌色光芒直如流星划过,没入了劈头盖脑砸来的骨朵、狼牙棒中。

  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仿佛是被阳光刺穿的阴影,几名金军猛士在史文恭面前无有一丝一毫的抵抗力。

  战马堪堪交错,史文恭手中的浑铁点钢枪向后反手一挑,锋锐的枪头向后精准地刺穿了那仅剩的一金环骑将脆弱的咽喉。后者且还满是惊悸的眼神猛一呆,两个滚圆的眼珠向外凸出,一片死沉再无丝毫色彩。

  长枪抽离,打马向前,直若行云流水,金环失去生命的尸体颓然从马背上栽落下地。

  “南蛮可恶!”不远处婆卢火痛苦的大喊。他万万想不到一个史文恭就能给其军造成如此巨大的破坏力。许多个军中猛士就这么轻易的死在史文恭手中,很多还仅仅只一个照面——

  他征战多年,还从未见过有人能做到这一点!

  “杀,杀,跟我杀了他!”此时此刻,寝其皮食其肉都不足以来形容婆卢火对史文恭的恨意。

  愤怒的咆哮声在乱军中犹自传入史文恭的耳朵,他听不懂婆卢火的话,但他能感受到对方恶森森的杀意。“想要杀爷爷?看咱们谁先杀谁?”属性增幅下强悍的亲军铁骑如铁剑削泥一样劈入了金军当中,摧枯拉朽,挡者披靡,拦者粉齑。

  无奈何,战术本就不如人,当金军骑兵的个人战力比之齐军都还要有不如,且还是相当大的不如时候,金军骑兵就只能挨刀了。

  他们战术上本就不如齐军,单个战力也不如骑兵,这厮杀起来还有能得好么?只会死的很惨。

  不管是吕方、史文恭这里,还是另一侧的袁朗、孙安处,尽都是如此。

  史文恭根本就不用担心战事大局,后者有吕方掌控,他唯一的作用就是作为全军之锋锐,破阵杀敌!望着不远处冲着自己大吼大叫满脸狰狞的婆卢火,冷冷一笑,只有百十步的距离,便是现下要退,又如何能退出我的视线之外么?

  当下一摆长枪,双腿用力夹吓,坐下宝马仰首一声嘶鸣,疼痛之下野性大发,四蹄奔飞,几个落踏间马匹就向前窜出了十多步。

  婆速脸皮一颤一颤,眼看着杀人逼近,他舞着狼牙棒给自己打气,可临到头了,兀自将马往斜处里带去,落荒逃避去。

  一个个女真勇士落在史文恭手中,就犹如宰鸡杀猪一样,叫婆速想来都胆寒。

  史文恭眼中根本无有这人,他心里只有婆卢火。但婆卢火心里却有婆速啊,这是他的嫡长子。当初完颜盈哥【阿骨打之前】上位时,完颜女真还未发家,便封卢火及子婆速,俱为谋克。

  这就像是三七年八路的团长与四九年解放军的团长,二者都是团长,可能相比吗?

  当时的谋克比现下金国的猛安都要少很多。

  现如今他婆卢火在军中也是一名上将,官至泰州都统军,他的儿子随他每每征战沙场,自也该是勇士,但现下婆速竟然怯战逃避,一时间失望与愤怒叫婆卢火都陷入了魔怔一样。

  他周遭的亲卫看到史文恭直向着婆卢火从来,就要遮掩着他退去。

  史文恭那里愿意,“兀那胡狗哪里逃!”猛的一声大吼,雷霆怒喝间百十步方圆内的杂音噪音似都被这一吼给盖住了。接着人是猛一夹马腹,战马驰骋中,像是一柄炙热的利刃切入了黄油中,一路驰骋,纵横披靡,一个个拥上来的金军骑兵,人数虽多却无力阻其分毫。

  “给我死来!”百十步的距离并不遥远。婆卢火又没有真的逃走,恨史文恭入骨的他见到史文恭打马向自己冲来,虽明知道自己不是对手,可就是半点不愿意退步。他不能也叫人看做是懦夫,若父子二人俱逃避,他们这一支便是毁掉了。

  恨意完全烧红了他的眼睛!他恨自己的儿子不争气,却更恨逼的自己儿子做胆小鬼的史文恭。

  然而在下一刻,婆卢火想什么就都是晚了。史文恭的长枪已经刺到了他的面前。婆卢火身边自是有队忠心耿耿的亲卫环护卫,史文恭也不是单枪匹马陷阵,身后也跟着一营铁骑。

  兵对兵,将对将。一式再普通不过的疾刺,直贯婆卢火脑颅,就像是切开了一个薄皮大西瓜一样,血花与脑浆飞溅,迅若奔雷的一枪完全打碎了他的项上首级。

  婆卢火不招不架,以命换命,挥舞着狼牙棒就砸向史文恭天灵盖,但是他的脑袋且都全碎了,狼牙棒距离史文恭头顶兀自还有一尺多远。

  任凭金军铁骑厉害,主将战死,士气被慑,面对着稍后袭来的大股亲军铁骑,也只有丢盔弃甲狼狈逃命的份儿。

  婆卢火的死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三千金军铁骑本就不可能是五千亲军铁骑的对手,吕方与史文恭引两营铁骑先入,那径直就撕开了金军铁骑的阵列,搅乱了内里的布置。随后又有四个列对紧密的骑兵营冲过,就像是铁犁划过地面一样,在金军阵列中划开了四条鲜血淋漓的通道。然后就是两千铁骑蜂拥而至……

  那婆卢火便是不死,三千金骑也要完蛋。

  他的死只是加速了这一进程,并且叫金军骑兵崩溃的更粉碎罢了。

  就算女真骑兵有人人战死的决心,但三千骑中更多的还是辽东汉儿与收复的契丹骑兵,这些人可没有个个为女真人效死的忠诚,史文恭开门大红。

  金兀术【还是这么写吧】吃惊的勒住战马,两眼不敢置信的望着前方。自己眼睛看到了什么?

  ——婆卢火的败兵。

  “怎生回事?败得忒是快速。婆卢火何在?”金兀术勃然大怒。

  三千铁骑,这可是三千铁骑!

  曾魁翻身下马,丢掉兵器,痛哭流涕的跪倒在地上,向金兀术哭诉:“四太子,统军孛瑾已经战死,三千儿郎只一个照面,便就折损了千人多啊……”那剩下的人还如何敢战?

  金兀术脸色寒冷的能刮下一层霜。

  就是说对面的南军骑兵只一个照面就打垮了婆卢火的三千骑。且还阵斩婆卢火,绞杀上千铁骑……,他不是在听神话传说吧?

  后方,陆皇帝本来是东西两边皆有注意的,但很快他的注意力便都集中在了西侧左翼处。

  “好,好!”看到吕方、史文恭统军若摧枯拉朽一样扫荡了一支金军铁骑,陆皇帝心里如三伏天喝了杯冰水一样爽。对金兵就该如此的暴戾,方才叫人深感畅快淋漓。

  他现在都可以想象得到,那阿骨打在接到两翼包抄的骑兵作战失利后丢魂落魄的模样,但陆皇帝对于女真却绝无手下留情的可能,而只会落井下石,痛打落水狗。

  再把视线转向正面,就看到此时的金兵中军已然是岌岌可危了。并没有步阵厮杀,中军处一开始便用上了具甲铁骑军,三千虎贲齐出。

  直接撞碎了金军的步阵。

  后者一个个身披重甲,手中也多持有钝器。这样的步甲那是骑兵的噩梦,即便是具甲铁骑们,正面冲击这等步阵,也多得不了好。

  正史上,岳飞大破金军铁浮屠的时候,不就是靠着重甲步兵硬怼的么。当人马俱披重甲的铁浮屠们冲不起来的时候,他们兀自就也变成了铁罐头了。麻扎刀、掉刀、大斧等,上砍金兵,下剁马蹄,那就是以步击骑的利器。

  然可惜的是,这虎贲军乃是处在buff笼罩下的军队,战力加成之下,他们就无愧于虎贲之名,浑如冷兵器时代的铁坦克,一路坦荡克敌,横行无忌。

  径直破开了金兵中军的步阵。那跟在后头的轻骑顺势杀入。

  没有了缜密的队列,步兵,哪怕是重甲兵,面对骑兵也兀自陷入绝境。

  阿骨打自然不允许中军立刻就溃散,那时候他布置在两翼的万骑才刚向后包抄。他还没彻底丧失翻盘的希望。

  当下引身侧(中军)最后的一支骑兵投入进了厮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恋上你看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