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风万里尽汉歌 第六百八十四章 燕云(七)

小说:长风万里尽汉歌 作者:汉风雄烈 更新时间:2018-12-18 09:13:13 源网站:笔下文学
  丈二钢枪急若流星,快如闪电。

  玉麒麟引着五百亲卫若一柄神兵利刃,直入金军铁骑中。当面冲来的女真骑兵根本连反应都没来得及做出,咽喉处心口间已然血流如注。而在他们的尸身还没来得及翻落马下的时候,卢俊义座下的青骢马已然疾驰而过,似一道霞光一般在黄白色的金军中直穿而过。

  是由于其地理位置有关,女真人认为白为纯净,故而金国尚白。尤其是现下已入冬季,金兵的盔甲外多罩着件白色的毡袍,带着毛翎帽子。但偏偏因为技术原因,那毡袍毡帽都会变作淡黄色,这是后世之人生活中且会普遍遇到的一问题,更休说现下了。

  下一刻,潮水般涌来的齐军铁骑已经追随在卢俊义的马身后汹涌而至。五百亲骑真就化作了一个硕大的箭头,在女真骑兵那显得散乱的阵势里冲杀而出的一溜空挡。

  就如斧头恶狠狠地劈进木桩中,顺着一道缝隙不断前进,直至将目标一分为二。

  人仰马翻中,惨嚎声响彻长空。

  后续的铁骑纷沓而至。

  齐军与金军,从天空上鸟瞰,那就像是高速路上迎头相撞的惨烈车祸,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而同时间里,双边两翼的部队也都齐齐有出动。

  甭管那女真人的马队是不是真的能打上一百合,陆皇帝是不会给它留出这个机会了。

  刚经过惨烈的碰撞的两军骑兵,多只能接着一头撞向对方的步军阵列。至少齐军这般是如此。

  “撒离喝!”阿骨打俩拳头攥的紧紧地,手指骨节都发白。“你速带五千骑出左翼。”他实是心中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而大股骑兵碰撞的那一瞬间,陆皇帝眯起了眼睛,骑兵的战斗是非常残酷的,双方的生死只在瞬间。等双方冲过分开,就是满地的悲鸣战马,被踏成肉泥的落马士卒,以及一个个哀嚎的伤兵。

  骑兵的战斗就是这样的残酷。猛烈、迅速以及牺牲!

  一合过后,且能明显的看出,金兵落马的士卒更多。金兵即便从早前的战斗中看出了战法战术的受制,却也不可能短短时间里就迅速调整对策。

  残酷的碰撞结束后,完颜娄室血红着双眼怒视着面前的齐军步甲。“冲,冲过去——”此时此刻也只有冲过去,他部才能得到一喘息之机。

  不然,就只能白白付出惨烈的代价,顶着汉人的弓弩箭阵,从侧面突围而出来。汉人的劲弩可不是金兵手中寥寥无几的强弩可比较的。顶着弩矢攒射而奔逃,那样死伤多少且不去说,只说这是白白付出的代价,就是任何一将领所不能容忍的。

  看女真骑兵又发出一阵歇斯底里的叫吼,虽依旧若天崩地裂,可这叫声半点再无欢快的意思,有的只是受伤的猛兽,穷途末路的王者发出的悲鸣。随着他们的喊叫,远处长矛如林,人头如海般一**冒起,那是赤色的浪潮,在阳光下精甲闪烁。齐军步甲的威势,看得完颜娄室内心里惴惴,更是不安起来。但木已成舟,只能硬着头皮顶上了。

  他是紧咬腮帮,脸色如铁。

  战阵对面,霹雳火冷笑一声,望向了右翼前军位置的火炮营处。

  此次征伐燕云,陆皇帝一共带来了五十门大炮。这已经是梁山泊所有的储备了。中军一部分,两翼也各有十门。

  “开火!”

  各门火炮早己经调整完毕,随着指挥的一声大喝,十门三斤炮齐齐开火,地面都仿佛剧烈的抖动一下,炮口喷出凌厉的火光,浓厚的烟雾随之冒起。强大的后座力,使得双轮炮架向后足退了一丈多远。

  震耳欲聋的炮响中,一颗颗三斤重的圆滚滚铁球恶狠狠向金兵阵中砸去。

  女真人的叫嚎声依旧在继续,因为无知,故而无畏。火炮留给他们的记忆且还很浮浅,那一个个女真兵都不知道它的厉害。

  就如热刀切牛油,一颗颗炮弹就是一把把切入牛油中的尖刀利刃,毫无半点阻碍的在金兵阵中掀起了好大的一波骚动。

  无奈何,炮弹所致,摧枯拉朽,所向无敌。人也好,马也好,甚至是兵刃,凡是挡在它路线上的存在都变得如朽木一样不堪一击!

  尤其是被战马奔驰后的土地,那炮弹在这坚硬的地面,奔跑跳跃。一路过去,不知道削去了多少只马蹄。

  完颜娄室身旁便有一个亲卫被炮弹扫中,右臂整个都被带走,肩膀全没有了,血雾喷溅,人都只是惨叫一声,就直挺挺摔落下来。

  又是一波炮弹呼啸而来,接着砸在完颜娄室的中军位置,盖因那竖起的大旗就是最好的目标。噼啪的骨折声响,人叫马嘶,在金兵铁骑密集的前军阵列中——要撞阵了么,每次虽只十颗炮弹,却能给金军造成三四十骑的伤亡。

  先是弩矢,再就是箭矢,“嘣嘣~~”的弓弦震动声中。一片片箭雨如是倾盆暴雨,浇泼过去。

  “嗖嗖嗖——”

  锋利地箭矢掠空而起,在空中交织成一片死亡乌云,致命的雨点噼里啪啦地向着金军铁骑头上罩落下来。瞬时间,箭矢碰撞到毡袍、甲衣、血肉,凄惨的嚎叫声就冲霄响起。

  但这并没有阻挡得了金兵策马冲刺的脚步,抓紧每一分每一秒的金军,不惜代价,不惜牺牲。直想着将前方的枪林盾墙都彻底撞零散了。

  距离越来越短,虎蹲炮、投弹兵也纷纷在准备中。金军骑兵顶着箭雨弩矢冲到。

  “放——”黄信将令发下。

  “杀——”完颜娄室大声嘶吼,挥舞着狼牙棒打飞了射来的几支箭矢,眼睛中却没半分热度,冷色尖厉,沉重的狼牙棒已经做好了嗜血的准备。

  马嘶人嚎,血溅刀飞。

  爆炸声中,金军铁骑与齐军猛地撞击在一块。很可惜,他们并没有如意。

  一声声巨响和爆炸后闪亮的火焰让他们的战马不可遏制的受到了惊吓。事实上,他们的冲击力远没有正常的发挥出来。

  那排在首列的重盾兵或许已经换了人,或许还没有换。本该是火星撞地球的大碰撞,陡然间变成了种蘑菇,后者的威力也不小,但不能跟前者相比不是?

  但不管如何,那一瞬间中的冲撞,就是搏命的一击。

  鲜血淋淋,肢体残飞。双方将士的惨叫呻吟声,让天上的太阳都不忍目睹。

  当然,在女真骑兵撞上齐军的时候,卢俊义也带领着身后的齐军铁骑撞上了金军左翼的边缘。

  对比齐军的豪华配置,金军却差了不少。他们有良马,有坚实的战甲与兵刃,可在远程打击武器上便就与齐军相差甚远。

  他们只有弓箭和少量的弩箭。与齐军的火炮和神臂弓、橛子弩相比,就是个渣渣。

  卢俊义很清楚这一点,故而在与金军骑兵交战后,他就引着人马直向着金军侧翼奔走去。错不是谋良虎来的快捷,卢俊义都能带着兵马‘飘’出去了。当然,他“前路:上还有撒离喝带领的五千金骑!

  “杀!!”齐军骑兵阵爆出嘶声力竭的吼叫。

  “轰!”

  两股马群,两股洪流迎面对撞在一起。无数折断的枪杆,伴随着人马碰撞连绵不绝的惨叫,响彻在人们耳旁。

  那五千金军铁骑虽是以逸待劳,更是生力军,可齐军铁骑也不是白给。刀锋枪刃与甲衣硬铁碰撞,生与死的相搏。

  人仰马翻,到处都是喊杀喝叫,有汉话,有胡语。

  卢俊义仍旧作全军之锋刃,一路冲阵,没有一合之敌。

  到处都是血腥,随处都有两军将士倒地不起,无数尸体被马蹄践踏的血肉模糊,手臂与内脏到处洒落。

  一个齐兵长枪捅入一个女真人腹部,拔出之时带出大段的肠子。

  可还没等他抬头,一根狼牙棒就已经盖在了他的头上,头盔飞出几丈,白色的脑浆混着血水撒落得满地都是。

  齐军敢战,女真人亦是凶猛。

  血肉横飞的场面,声嘶力竭的嘶喊,这就是战争,这便是厮杀。它就惨烈到如此地步。

  在轰鸣的蹄声中交错而过,卢俊义一枪捅穿了那人的腹部!但要拔枪时却忽的发现枪头好不沉重,赫然是那金人发狠了用双手握住了枪杆。

  卢俊义并没丢掉长枪,而是拖着那人摁倒地上,青骢马依旧奔驰。他拔出腰刀。眼前已经再晃过几名女真骑兵来。两道寒光从他眼前划过来,玉麒麟挥刀劈开了迎面扎来的长矛大刀,旋即就一刀砍在一名交错而过的金兵臂膀上,也没来的及看战果,他就觉得大腿处忽的一痛,却是一支箭矢钉透了战裙。

  卢俊义右手处忽的一轻,却是那枪头终于脱了出来。可且还不到他高兴时候,一根狼牙棒从侧面猛地打来。

  那金将生得面如火炭,颔下无须,坐着一匹黄鬃马,手舞狼牙棒。

  玉麒麟手中钢枪方才脱困,错过了战机,此时狼牙棒再来,只有避其锋芒,身形一低,完全趴在了马上。

  狼牙棒贴着他的后背飞了过去,一根根铁齿划过卢俊义后背甲片,咔咔作响。错没落到实处,不然必会被砸得肋骨尽断、五脏破裂。

  再抬头,卢俊义连人都没有看清,手中钢枪便已经扫去。

  那金人速度倒也快,收回狼牙棒,便是再砸。无招无式,就是势大力沉,悍勇无畏。

  一声巨响之后,那金人的战马似都僵硬了下。虎口处更是鲜血横流,竟是半点卸力的法子都不懂得。玉麒麟若还兀自与其拼力气,他就不是河北三绝了。钢枪借力抡起了个圈,三寸长的枪锥被卢俊义直捅入那人背脊。后者当即就嗷嚎一声,翻身落马!

  就在齐军右翼战斗厮杀惨烈时候,大军的左翼战场上。粘没喝带领的金军右翼兵马终于赶到。

  战场上厮杀声不绝。粘没喝已经看不到另一侧的具体形势,但他并不担忧。对阿骨打的信任,对金军的信任,叫他信心十足。

  现在他目光紧紧盯着对面,手中握着千里镜,脸皮绷得紧紧地。

  千里镜是个好东西,这同样是人大艺术家交给大金国的国礼。对比女真人带来的几匹良骏,大艺术家好生大方的。

  “预备——”

  对面的齐军阵地上,炮兵指挥高声叫喊着。一门门火炮早已经填装好了炮子和炮药。

  “开火——”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笔下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