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起来书屋 ,最快更新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

  出不出兵这是不需要考虑的问题,赵县尉肯定是要出兵的,不然州府上头肯定不会介意送他一个玩忽职守的罪名。多少双眼睛盯着梁山泊的,他半点‘把柄’也不能留下的。

  所以说,陆谦是低估了这个时代北宋官员的胆量的。不过,他也低估了这个文官盛世里官员们的无耻和龌龊。

  太阳西下,赤红的余晖洒落水泊之上,仿佛一潭血水。

  汶水口,一艘走舸上,陆谦身穿一领青色劲袍,腰缠墨黑袍肚,凝眉注目岸上。

  那间距一箭多远的岸边,数百土兵乡勇拱护着中心一位穿着绿色官袍的中年人,此刻正笑的开心。这人就是那郓城县尉,一个从九品的芝麻小官。

  带着数百人渡济水南来,只为目送陆谦一干人‘满载而归’。

  这期间,他无师自通,领悟了那游击战法之八字精髓——敌进我退,敌退我进。但没有‘敌驻我扰’,更不存在‘敌疲我击’。

  如此大半日时间,陆谦从汶水两岸收拢了七八百石粮食,三百余头猪羊,还有五十余头耕牛,和五百多只鸡鸭。这里头至少一半是取自大户家中,剩余的是买于百姓。

  后者买的欣喜。这都是钱啊。

  梁山的大王要是再晚两日,待那些官兵来到,一处处动掸便害百姓。但是下乡村来,先是把百姓家养的猪羊鸡鹅,尽都吃了。

  那水泊近处的渔村,比如那石碣村,为何宁愿苦熬着,也不报官要官府去捉贼?那就是如此。到了最后,他们村落还要出盘缠恭送一干做公的离去。

  那哪是来捉贼的啊,他们自己就是那做贼的。

  于是,今日陆谦是体会了一把什么叫‘礼’送出境,这一刻他心里真将整个郓城小瞧了。“一群鼠辈耳。”陆谦回顾阮氏兄弟说道。

  回到山寨,聚义厅内刘唐第一个嘲笑起那官兵,宋万随之附和。只王伦眼里泛着谲诡的神光,思考了片刻,摇头严肃道:“一干土兵乡勇,如何能视为官军?小可如想的不差,那州府的官军这两日怕就要到。郓城土勇自也不愿再与我等血拼。”

  陆谦也正高兴得意,内心里小瞧了郓城,从不曾去想到与州府官兵相连。在那聚义厅内,只做喝茶,故作稳重。心中还想着这王伦要是高捧自己了,他还要怎么做谦虚。

  现在却猛地一惊,茶碗里热烫的茶水都晃了出来。

  王伦可时刻都观察着陆谦,看到此说道:“虞侯怎的……”引得厅内一干人都向陆谦瞧来。

  陆谦放下茶盏,定了定神,皱眉思想了片刻,起身郑重向王伦一拜:“却是陆谦忘形了,被近日的几场小胜迷了眼。幸得哥哥点醒,适才之言如晨钟大吕,惊我心肺。”

  他恍然感觉到,自己真的是有些得意忘形了。那郓城县土兵乡勇中有朱仝雷横两个高手,自己怎么就能把人家视为无物?

  陆谦他并不是真把州府大军忘在脑后了,这几日里他天天将这四字挂着嘴边。知道那是对梁山一重大的威胁。也知道自己武艺不怎么高强,天天盼着,祭刀黄安,自己好再提升一点武力。但就是因为这几次连连的胜利,让他心中不再有惧害,更不自觉的让他生出了一种我很牛的感觉。

  陆谦他自己都没有认识到这一点。若不是王伦一语道破今日郓城土勇的行为与那州府大军的关联,他都认识不到这一点。自己是怎么了?这么明白的一件事,自己怎么就如迷糊了一样,一点都没往这方面想呢?

  不该啊。他脑子没这么笨啊。系统评定,他智力很高的。同时陆谦他也很清楚看问题要从大局着手的道理。

  但事实就是如此。

  人就仿佛着了迷一样,全然忘了联系。

  陆谦的脸色很严肃,他就是如此认为,觉得自己的这般‘疏忽大意’便是被近日的几场小胜迷了眼,骄傲忘形了。

  从聚义厅回到住处,陆谦今夜鲜有不宿在潘金莲处,而是拉来刘唐、朱贵,一次次核算着手中的实力,核算着山寨的储备,推演着官军前来进剿方案,推演着山寨的抵御方案。这却似有点矫枉过正了,可他就是如此。

  现如今的梁山山寨已经有千多人,这当中有不少俘虏,其他的便是喽啰和少量家眷。这段日子梁山虽然声名大振,但并没有多少人前来投奔。加之梁山驿之败的折损,是以喽啰数量与先前也是相差仿佛。因为梁山的处境太过不妙了。

  可战的精壮喽啰还是原先的那些人,其中绝大部分的喽啰都历经过不止一次阵仗,论血性该远超禁军的。今日的汶水之行,喽啰们就表现的士气旺盛。可陆谦又知道,这些喽啰的旺盛时期只是针对实力不强的郓城土勇,要是对阵装备豪华,正面作战实力强大的州府官军,这士气又还能保持几分?

  是的,北宋绝大部分的禁军都承平日久,别说是京东,就是河北禁军,也大部是不堪战的。但他们的装备却是超级豪华!

  他没办法短期内增强梁山的实力,就算他知道火药配方,以梁山现今的态势,也起不到大用。梁山没那么多的硫磺与硝石。

  这个水浒背景的北宋,可是有火炮存在的,那袁朗就是被火炮打死的。加上现在陆谦还无法证实的法术,这简直是水浒的两大bug。当然,那个姓俞的所写的垃圾书中还搞出火枪来者,陆谦这点却能证明是虚假的。赵宋现如今有火炮,但绝对没火枪。

  他现在觉得,要在短时间里增强梁山的外在实力,已无可能。但短时间里能不能增强梁山喽啰们的内在精神呢?

  “哥哥吩咐的事情,小人岂有不用心的?这几日来我已大致摸查一遍。我山寨里兄弟,有一成是水泊周遭破产的渔民,再有一成是那犯了官司之人,剩下的还有一成是当初受王头领蛊惑上山,而余下的七成便都是那无有活路的贫民、流民。”

  “其中不乏有类唐伍、李四郎之惨事者。”

  朱贵是知道陆谦打算作甚的,老早认为这诉苦会能大有作为。甚至觉得便是那些俘虏,受诉苦会的开导,也保不准能有人当场反正。

  陆谦对他要准备的‘变味’的诉苦会一样报有重望,但他在此事上很冷静,并不寄于奢望。

  这些被俘之人与当年的解放兵可大不一样。这些土兵、乡勇、家丁,不是解放战争时候的光头党军。当时的光头党军中充斥着相当残酷的阶层压迫,所以才有数之不尽的的“解放兵”能够上午被俘,中午改造,下午就成为TG军人投入战斗。

  可眼下俘虏的土兵、乡勇、家丁,相当一部分就属于剥削阶级,而是人就会忠于自我的阶级,那比皇帝更让他们忠诚。

  陆谦更多的期望还是在于山寨的喽啰。现如今的梁山,扣除了那些山上之前的地痞流氓和犯了官司之辈,大部分的人是属于社会底层,受尽剥削。

  陆谦期望着前世自己看过的那句话能成为现实:阶级斗争,一抓就灵。

  这山寨中的七八百喽啰,如果能在大战来临前,消除心中恐惧,坚定了造反信念,官军就算是能来三五千人,陆谦也不惧!

  当然,这诉苦会的斗争目标永远只会是那‘土豪劣绅’。可不会扩大到整个地主阶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恋上你看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