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起来书屋 ,最快更新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

  “陛下糊涂也。安能在此时自相残杀。那徐徽言再是桀骜不驯,亦没投靠北朝,较之那等贪生怕死的贰臣,便是忠臣栋梁也。如何能起兵攻杀之?”一脸病容的耿南仲急的直跳脚。

  他知道自己这学生耳根子软,却不想他脑子还这般糊涂。这等大事竟招呼都不给自己打一声,便发出了圣旨。如今是骑虎难下,便是要反悔也为之晚矣。

  “昔年汉末,曹操兵入荆州,逐刘备,欲席卷江南。《魏书》有记:曹公征荆州,孙权大惧,鲁肃实欲劝权拒曹公,乃激说权曰:“彼曹公者,实严敌也,新并袁绍,兵马甚精,乘战胜之威,伐丧乱之国,克可必也。不如遣兵助之,且送将军家诣邺;不然,将危。”权大怒,欲斩肃,肃因曰:“今事已急,即有他图,何不遣兵助刘备,而欲斩我乎?”权然之,乃遣周瑜助备。

  此何因也?莫不过是,江东众人皆可降曹,唯孙权不可降曹。”

  耿南仲的确是有一肚子的学问,文章典故,信手捏来。“昔日之孙权,今日之官家也。”那些叫着徐徽言死罪之人,就是昔年劝孙权降曹的人,于耿南仲之见,尽数包藏祸心之辈。

  赵桓看着耿南仲焦急的面容,脸上露出一丝笑。“老师实爱惜寡人。”孰好孰坏,他还是能分得清的。耿南仲才能上如何且不去提,只说这心意,叫赵桓就深感熨帖。

  到了他现在这个份上,想要寻一个真心相待的人,不容易。

  他这人性格生来软弱,当日陈过庭等人请他当庭下命时,赵桓也觉得事情不对。可被陈过庭等一口一个祖制给压的无可奈何,只能随了他们的意。那心中虽然不利索,却也没计较这般多。今日听了耿南仲之言,始觉得陈过庭等极是可恶,内心里如何不气?

  但要见耿南仲要他立刻换相,彻底罢免了陈过庭等人,要他与陈过庭等彻底的翻脸,他却无那个魄力。都是一艘马上要沉下去的烂船了,何苦去纠结船上的人有没有早跳下船的心呢。反倒还在耿南仲面前为陈过庭等说起了好话。

  这就是破锅配烂盖,凑合着过吧。横竖船沉的日子也不剩几天了。

  甚至赵桓已经在想着怎么好在陆皇帝手下讨生活。他也是饱读诗书的人,很清楚历朝历代投降的帝王就没几人结果是好的,尤其是那名声颇佳的。所以,他心中计较一番,始觉得自己发出旨意叫种师道去讨平徐徽言倒是错有错着,误打误中,不失为一上佳选择。

  那徐徽言是忠臣啊,自己下旨叫种师道征讨,可不就是昏庸之君么。这个名头好。

  甚至他都想到了早年的一件事儿。那时候的陆皇帝还是一大都督,暗示东京城要做他的妹婿,就能息兵罢战。赵桓就可惜啊,自己那些个妹子全都跟在了大艺术家身边,否则他一定敲锣打鼓的给人陆皇帝送过去。

  是以,耿南仲沮气而归。他并没能说服自己这耳根子软的学生,因为他不知道赵桓心中是宁愿做一个舒舒服服的乐不思蜀,也不愿当个颠沛流离朝不保夕的晋文公的。当然,赵桓连晋文公的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

  耿南仲给他出主意,要他在事不可为时候,借道大理,前往川蜀。呵呵,他老师也把他老子想的太好了。许是他才进入川蜀,就已经被他爹给控制了。

  当然,耿南仲是不会放弃的。赵桓这儿说不通,还有刘延庆可以诉说。后者与北朝可是有杀子之恨,其长子刘光国又在大艺术家身边为将,刘延庆定是忠于赵宋朝廷的。

  “君有过,臣子谏。太尉为国家柱石,何以视而不见?”耿南仲的语气并不是质问,因为今日他要与刘延庆这个昔年都不放在眼中的匹夫达成共识。这并不能叫他觉得羞辱和难为情,残酷的现实已经把两者都抹消去了。

  刘延庆捻着手中的酒杯,看着耿南仲这往日里斜眼看人的家伙,今日也低下头来,这心中如是吃了蜜一样得意。“耿相公此言差矣。此等大事,当诸位相公筹谋决断,刘某人一介武夫,懂得甚个?”他是真不觉得这有啥。

  那叫老种去讨伐徐徽言,在刘延庆看来固然是件荒唐事,但这些年老赵家做下的荒唐事多了去了,再多这一件两件的也不算甚。别的不说,那唐恪逃回来后不还是风光如旧么?!

  耿南仲苦笑,是的,老赵家的糊涂事多了。那唐恪的事儿,他也在其中掺和了一把。谁叫那是他的政治盟友呢。“我的老太尉啊,此一时彼一时。你若再是放纵,那些个无耻小人就把朝廷全给卖了。”

  唐恪是什么人?官场老油子也。在粤东逗留了两日,就觉得风头不对,忙厚着脸皮回到广州。否则小朝廷非给他弄个安抚使、制置使一类的头衔不可。叫他待在粤东继续奋斗。

  这般,耿南仲还有甚个不知道的呢?

  耿南仲思之前者,再看现下,就觉得陈过庭等辈亦是那等心生二意的无耻小人也,卑鄙无耻,分外可恶。

  刘延庆也挺老奸巨猾的,但他是武将,肚里的肠子终究没有文官来的多。但耿南仲说话再是隐晦,他也能听得出来。脸色登时一变!

  他可不能连累到自己的儿子。

  刘光国在蜀中也是有数的大将,而蜀中困于地形,作战得力的话,那蜀宋未尝不能坚持些时日。长远的不敢说,几十年的富贵还是有的。何况他还知道当初赵宋与金国立有密约,那金兵解决了契丹是不在话下,届时必然会引幽云十六州与陆齐生怨。女真蛮子再是愚蠢,可会乐意看到蜀宋的存在的。那会叫中原与北国厮杀时,捆手捆脚。

  故而,蜀宋还有希望。后者无论是何时遭殃,他总不能先于长子投降,陷刘光国于险地之中。

  刘延庆内心里并非没有翻腾着投降的念头,他与新朝是有杀子之恨,可死去的刘光世再得他喜爱,也没有活着的刘光国更重要啊?但在他的心中,那蜀宋的刘光国可比他自己重要了。

  现在听到耿南仲隐晦的暗示后,脸色顿时一变。南宋这艘烂船,再是破旧,刘延庆也不愿看到它早早沉没的。

  “太尉请看,朝廷抵到贵州,一月有余。却一不见招兵,二不见练兵。只召集一些团练乌合,徒费钱粮,不堪重用。这岂是为政之道?”错不是耿南仲抱病在身,流连病榻,实无法理事,他是断然不会坐视陈过庭等人这般浪费时间的。

  他们这是在拿刀子放南宋朝廷的血!

  如是可以,他现在咬死陈过庭他们的心都有了。

  刘延庆被说服了。这短时间里发生的事儿,他这一瞬间里是都想通了。“错也,错也。延庆实是错也。”他赶忙向着脸上兀自带着病容的耿南仲拜道:“刘某只是武夫,朝廷大事上实难参详。且听相公吩咐,莫敢不从。”

  耿南仲哈哈大笑,他要的就是这一句话。后者可是御前司马步军都指挥使,执掌御营。纵使小朝廷的御营兵力且还不足万人——苗傅、刘正彦兵力也有所加强,但因为以早前的西军做底,战力是远胜过广南团练的。

  次日,耿南仲抱病向赵桓进言,要分出两路兵马来,一则向南,坐镇邕州,就是后世的南宁;二者向北,去桂州,也即是后世的桂林。彼处是广南西路的路治,但位置太靠近湘南行省,故而赵桓一行当初不敢前往之。

  理由充分得体,招募军力,镇平地方,防备南越,朝堂上下自无有不可。

  刘延庆当天便送苗傅、刘正彦二将出贵州。“相公派遣此二人离去,莫不是连他们也信不得?还是以为,老夫辖制不得彼辈?”

  在刘延庆心中,苗傅、刘正彦二将与他是大脑与胳膊腿之间的关系。他们之间有家族世交,甭管是不是叫人高兴的交情,却真的是几辈人的交情。

  再则,刘延庆与二人都出身西军,且身份上始终位居二人之上,这般辖制两将,可不就顺理成章么。在他的眼中,这是他的助力。

  可在耿南仲眼中,这却是不稳定因素。这二人是御前司兵马的实际统帅,他们的影响力深深的扎根在这支军队中。若是到了关键时刻,二者与他们态度相反,刘延庆是越不过他们而调遣御前司兵马的。陈过庭等人当政不断,谁知道他辈人与苗刘二将有无勾结呢。

  是以,在行大事前,耿南仲宁愿分兵一半,将此二人派遣出去,才是最稳妥不过。

  耿南仲的行动力是很强大,正史上为了排除异己,那是在金军都大举南下时候,还依旧能遣散地方援军的人物。

  看到刘正彦与苗傅一南一北,都已经领兵前去。他只是按捺了三日,给出让刘延庆召集手下军官行事的时间,便就果断下手。

  三更天过,贵州行在宫邸。

  国舅爷朱孝章歪了歪身子,呼呼地夜风顺着窗口吹进来,叫他好生凉快!

  一正日的闷热都像是被这夜风给吹走了。

  晚上更值,他虽领着差遣,却并无实职,更多的只是做一个态度,并不是真的有一封接着一封的公文要送给皇帝处理。实是乏味的紧!

  且因为赵官家体弱多病症,这几日百官都要为皇帝祈福,虽说家里头照样吃肉喝酒,但是在宫邸里,却是要注意影响的。

  闲来无事,朱孝章只能取上一本笔谈闲书,聊以解乏。另外有几个堂官也无不是如此。

  事实上,这就是一个空架子罢了。朝廷抵到贵州都一月有余了,朱孝章等人就这般一日复一日的混迹罢了。

  可今夜却是有不同,外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叫朱孝章放下手中的书本,疑惑的望着外面。

  难不成今夜自己还真碰到了什么紧急军情?

  但听外面的堂官有问道:“朱长安,你怎么回来了?你不跟在国丈左右侍奉,如何来此?”

  内里朱孝章听到‘朱长安’三字时候心里猛的一紧,这可是他爹的贴身长随啊!连忙起身走到外间,就已经听见朱长安道:“小人有急事要见二相公。”待下一眼看见朱孝章,便三步并作两步的赶忙上前,压低声音说话,又递来了一个东西:“二相公,老爷有命,让您立刻持此信印收拢禁军班值,严防死守,务必叫宵小惊了圣驾。”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恋上你看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